到底有沒有泡沫?看看這些另類經濟衡量指標

作者:Dave Roos   |   2015 / 08 / 21

文章來源:網易科技   |   圖片來源:Joseph Wang


最近關於泡沫的論調再次甚囂塵上。

我們是以一篇說“泡沫”的文章作為這個公眾號的開篇的。當時市場一片向好,甚至流露出了過熱的傾向。時至今日我們仍然認為當時的判斷事後來看都是正確的——我們當時說的是估值的泡沫,而非經濟體正在發生結構性的危機,而產生的泡沫。

最近有一些指標讓人們明顯還出現了新的擔心。比如貨幣政策調整得更為頻繁,資本市場對風吹草動也更為敏感,還有其他很多指標,比如流動性在悄然緊縮等等。

縱觀人類的“泡沫史”,雖然每次泡沫​​的徵兆都不盡相同,但總有一個指標是相似的:那便是當所有人以為市場一片欣欣向榮,好得不能再好的時候,也往往是市場準備反戈一擊的時候。這也就是所謂的市場在繁榮背後總會伸出的翻雲覆雨手。

今天分享的這篇文章,我們想說的是關於經濟變動,很多預測都是提前的,但也有一些是始料未及的。這裡面有非常多經濟學意義上的指標,也可能晦澀難懂。但有一些你身邊的指標,它們同樣是可以幫助你去做判斷的,它們則更好懂一些。

這裡面有一些你肯定已經聽過了,但還有一些可能對你還會有價值。不管怎麼樣,今天我們只提供方法論,而暫時不提供結論。

通過查看生產總值或者每月失業率數字,你可以了解當前經濟的運行情況。同樣,你也可以根據男士內衣或者香檳的銷售情況,洞察經濟。經濟學家堅信:消費行為反映經濟運行狀況。這看似奇特,但他們確實可以通過觀察消費者往購物車裡扔了哪些東西來準確預測未來經濟能否健康發展。或許真的可以把它們作為經濟指標呢。

不是所有的這些指標都具有同等的參考價值。有些比較穩定可靠,有些則受多方面因素的影響。包括股市著名的“口紅效應”在內,我們收集了10個值關注,但也很另類的經濟衡量指標。

漢堡經濟學

漢堡經濟學

根據“漢堡指數”,大麥克的售價可以用於貨幣估值。早在1986年,經濟學人的作家們就想到了一個十分“美味”的計算購買力平價指數(PPP)的方法–對比各國麥當勞大麥克的售價。這一方法也許並不完全準確,但卻可以快速便捷地計算出各國貨幣相對美元匯率的大概情況。

且看這一理論的工作原理。2011年大麥克在中國的售價僅為2.27美元,對應美國國內為4.07美元,根據漢堡指數,這意味著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被低估了44%。另一方面,在巴西大麥克的售價比美國高51%(美國為6.16美元),說明美元作為國際貨幣被高估了。

按照這一理論,隨著時間的推移,各國匯率應該趨於一致或向購買力平價靠攏。這對從事電子商務或外匯市場交易的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訊息。《經濟學人》很快也指出,大麥克價格還受很多其它因素的影響,最顯著的如工資和生活水平,這在各發展中國家的差異非常大。

紙板銷量

大部分商品主要採用紙類包裝,紙板暢銷說明消費市場全面看好。

紙板消費是帶動商業貨運產業發展的主力。你想像得到的所有商品—鞋子、罐裝食品、網球、燈泡—按業內說法,都是裝箱發貨的。這也是為什麼說紙板生產和銷售是經濟運行狀況晴雨表的原因了。

以襪子為例說明其原理:消費者手上有錢花了,於是襪子就會銷量增加。商店發現襪子即將售完,於是向工廠下更多的訂單。工廠訂單數量增加,就得採購更多的包裝盒來封裝生產好的襪子。紙板消費不僅僅反映了襪子或其它某個產業的情況,它更是反映各行各業的消費市場情形。

破窗理論

研究人員發現塗鴉盛行和反社會行為之間的聯繫。

1969年,史丹佛大學著名的心理學家Philip G.Zimbardo多做了一個實驗,在兩個社區分別放一輛壞了的汽車:一個在城市貧民區,另一個在富裕的郊區。市裡的這個貧民區到處是破窗戶和塗鴉,很快車子被洗劫一空。在郊區,車子一直無人理睬,直到研究人員親自將其車窗打破,之後劫掠者才開始入場。

兩位為大西洋月刊撰文的犯罪學家用“破窗理論”揭示了一個降低犯罪率的方法:嚴厲打擊小的違法行為可以震懾搶劫、謀殺等嚴重犯罪。很多城市採用了這一方法,著名的有魯迪·朱利安尼主政時期的紐約市。紐約的犯罪率確實下降了,但社會學家們卻無法解釋兩者之間微妙的關係是如何產生的。

2008年,荷蘭一個更細緻的研究可能揭示了兩者之間的關聯。研究人員在一個自行車停放處的牆壁上貼了一張“嚴禁塗鴉”的警示牌,並在自行車上放置廣告傳單。首先,他們將這面牆刷成統一的顏色,並統計地上丟棄的傳單數量。次日,他們在牆上塗鴉後再統計地上的傳單數量。結果,牆上塗鴉後亂丟垃圾的人數增加了一倍。

內褲理論

男士內褲絕對不會和流行時尚搭上邊,艾倫·葛林斯潘的理論認為內褲銷量的細微變化意味著可支配收入的明顯波動。

這一理論正是來自美聯儲前主席艾倫·葛林斯潘,因其具備準確把握美國經濟脈搏的能力而被稱為“掌握真理的人”。據媒體報導,葛林斯潘自有一套預測經濟走向的指數,其中包括乾洗指數(說明經濟好轉,消費能力上升,他說)和奇特的內褲指數。

查看過去數十年的男士內褲銷量圖表,我們只能看到平平的一條直線。男士內褲銷量不受時尚潮流影響,只受單一指標市場需求的影響。因此葛林斯潘的理論認為內褲銷量的微量變化意味著可支配收入的明顯波動。

華夫之家

颶風過後,FEMA工作人員根據華夫之家的開門營業情況判斷災害損失情況。

颶風季節裡,華夫之家黃黑相間的招牌堪稱暴風雨中的燈塔信標。發生自然災害時,其它餐館和商店都會關門歇業,華夫之家仍然開門營業,繼續售賣其“香香甜甜”的土豆煎餅—或者至少還有燒烤。華夫之家這種不懼風雨的作風,使得聯邦應急管理局(FEMA)可以根據其菜譜情況來預測災害損失的嚴重程度。

這不是開玩笑,FEMA局長Craig Fugate用一個叫“華夫指標”的顏色告警機制來指示受災區域的損失情況。如果當地的華夫之家提供菜單上所有食物,“華夫指標”為綠色。如果停電卻仍然開門營業,但只供應菜單上的燒烤食物時,指標為黃色。紅色指示說明店鋪已經關門了,這是一個“非常糟糕”的信號,Fugate說。

可樂經​​濟學

可口可樂是非洲最大的私營經濟雇主。旗下的含糖軟飲料售價低廉,且銷售渠道遍布鄉野,一年可賣出360多億瓶。該公司發現其在非洲各國的銷量與這個國家的時局是否穩定直接相關。

2008年,肯尼亞大選後發生暴亂,可口可樂的銷量一度下跌。直到政局恢復穩定,通往鄉村和城市貧民區的物流暢通後,銷量才回升。像索馬里和厄立特里亞等國,連年動亂,連罐裝廠都無法建立,交通線路又被海盜和軍閥所佔據,銷量更是隨著時局上下劇烈波動。

如果可樂指標真實可靠,那麼非洲、亞洲和東歐的時局應該看穩。2012年這些地區的銷量較2011年上長了5個百分點。在北美和西歐,可樂指標就不那麼靈驗了,消費者口味變化和較高的銷售可能是影響銷量的主要因素。

口紅效應

“口紅指數”指出當經濟環境惡化時口紅銷量就會增加,然而事實並非一定如此。

2001年美國經濟衰退,化妝品公司雅詩蘭黛的口紅銷量卻激增。前總裁李奧納多·蘭黛稱之為“口紅效應”,並將其原因歸結為:當經濟狀況吃緊時,女性便開始尋求相對廉價的“奢侈品”。

事實證明蘭黛的說法並只對了一半。經濟衰退時期女性的確更傾向於購買價廉一些的商品,但時尚流行是導致這一現象的另一個重要因素。在經濟蕭條時期,如2008年,口紅銷量隨著市場整體情況一路下跌,但當時美甲產品卻衝破紀錄,2008至2011年銷量增加65%。

經濟衰退週期越長,經濟總體的下滑趨勢和銷量突破性增長個例之間的相關性越不強。2013年經濟情況繼續停滯不前,香水和美甲產品都是銷量平平,當人們開始進一步減少不必要的開支時,甚至還出現了下滑。

裙擺效應

裙擺效應

當今流行的裙擺長短不一,是否暗示經濟環境複雜多變?

有些說法甚是滑稽,幾乎可以一笑而過。在美國上世紀“瘋狂的20年代”,經濟學家喬治·泰勒提出的“裙擺理論”就是最好的例證。時為沃頓商學院教授的泰勒注意到,1929年股票市場崩盤前的牛市時期,時尚女性裙擺高度一路上升。根據泰勒的理論,經濟景氣時,大眾消費能力增強,女性裙擺上升,是為炫耀其購買的昂貴絲襪。經濟不景氣時,消費不起了,裙擺高度自然下降。

難道裙擺高度真的可以準確預測股市走向?恐怕很難。荷蘭一組經濟研究人員曾將1921年至2009年間流行的裙擺長度和經濟指標進行了對比,結果發現裙擺長度變化相對市場情況滯後了3到4年。也就是說,裙擺在經濟下滑3年後才開始變長。

一些品牌服飾的消費者指出,時尚潮流和經濟情況並不相關。儘管當對經濟前景信心充足時,女性更傾向於購買品牌服飾—不論款式長短。經濟狀況不佳時,則更願購買打折商品。

跨境匯款

在洛杉磯的某個活動中,歌手懷克里夫·金把一張西聯匯款50美元的優惠卡交到歌迷手中。西聯匯款營收情況可以體現勞務人員的流動趨勢。

對於遍布世界各地的海外務工者,通過西聯匯款可以最快捷、方便、可靠地把錢匯給家鄉的親戚和朋友。該公司成於1851年,開創電報行業先河,是業界領先的跨境特快匯款公司,其業務發展情況可以準確反映勞務人員的流動趨勢。

以2003年為例,西聯匯款半數收入來自美國跨境勞務人員的匯款業務。這些人主要來自墨西哥,薩爾瓦多等國,他們向其母國匯款把收入帶回老家。03年後,該公司源自美國的收入只佔30%。來自新興經濟體國家如巴西、智利、馬來西亞的業務增幅明顯。由於多數勞務人員為非法移民,西聯匯款公司業務流向可以客觀真實地反映勞務人員的流動情況。

香檳銷量

昂貴的香檳是生活富裕的象徵。正因如此,香檳銷量精確反映家庭收入情況。

如果你去年開了不少瓶香檳酒,說明你可能是老闆給你加薪了(或者你只是個接了很多場婚禮業務的酒保)。美國國家公共電台(NPR)環球經濟小組的研究表明:在美國,香檳消費量可用來估算前一年美國的平均家庭收入情況,並有90%的準確率。

研究人員追踪了1996年至2011年香檳銷售和平均家庭收入情況,發現兩者趨勢驚人相似。經過通脹係數調整之後的家庭收入和香檳消費量曲線相當吻合。絲毫不奇怪,1999年互聯網泡沫和2007年房地產泡沫前夕,是香檳消費的兩個高峰期。

作者註:在寫這類文章的調研過程中,我經常在個人的主觀想法和現實的統計數字之間來回碰撞。我時常認為自己是一個思想獨立和追求獨特的人。

但當我站在宏觀的角度觀察自己的行為時—特別是購物方面的—發現自己總是逃不脫“普通美國中產階級白人”的圈子。我甚至還專門為之取了個名字:“IKEA綜合症”。每次在IKEA購物,我總認為自己的消費觀念反映了本人對生活標新立異卻符合情理的見解。然而一周後,我發現朋友家購買了同樣的抱枕和窗簾。

通過此事,反映出個人觀點其實很大程度上受大眾品味和時代潮流的影響。因此我的新年願望是—不做一個走大眾路線的人。(文/Dave Roos;譯/朱利雄)

網易科技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網易科技
網易科技有態度的科技門戶,以獨特視角呈現科技圈內大事小事,內容包括互聯網、IT業界、通信、趨勢、科技訪談等。
網易科技的最新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