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邊際大師談風險:低估風險的投資人從沒好下場

作者:Mark Melin   |   2016 / 07 / 24

文章來源:ValueWalk   |   圖片來源:Simon


低估風險的投資人從沒好下場?讓我們來看看有「安全邊際大師」之稱的賽斯.克拉爾曼(Seth Klarman)在2013年寫給投資人的信中是怎麼形容低估風險的投資人。克拉爾曼在信中指出,多數投資人總是低估風險,投資人很少為可能發生的壞事做準備,通常這類投資人都沒有好的下場。克拉爾曼還說道,“沒有人知道未來會怎麼發展,不過當某年標普500指數和那斯達克指數分別上漲了32%和40%,但企業獲利卻沒有增加時我們就應該擔心,而不應該過度樂觀。畢竟市場的存在並不是為了讓人能夠簡單致富。

克拉爾曼警告股票市場存在風險,而且並不保證能夠獲利,這些都是很常聽見的建言,不過在聯準會(Fed)當時史無前例的寬鬆政策下,市場是非常扭曲的。克拉爾曼認為,未來某一天金融市場會再度下跌,股市和債市的上漲將不再是政府的政策,而且有一天量化寬鬆政策也會結束,市場不會再有這麼大量的資金。政府到時也會讓企業自行破產,全球經濟會再度衰退。到了這一天,輸掉資金的投資人將再度偏好保留現金而非投機。當利率開始回升、債券價格降低,持有固定收益資產的報酬率將再度和風險趨於一致。

至於上述的事情什麼時候會發生呢?克拉爾曼說道,“或許不是今天或明天,但遲早有一天會發生,當市場開始反轉,那些自以為知道所有事的投資人將被重擊,大跌時買入的想法將變成埋怨不知道自己當時在想什麼。當投資人認為事情已經不會再更慘時,實際上卻會。他們將透過慘痛的代價意識到,永遠對風險保持厭惡是正確的,投資虧損的疼痛感遠遠比投資賺錢的喜悅更讓人難以忘記。投資人也將意識到買進股票遠比賣出簡單,當市場陷入熊市時,所有虧損股票都會變得難以賣出。投資間的連動性此時會變得極高,投資人也會不斷的接受這些考驗。這時任何資產配置不佳而且沒有準備好的人,都會發現還有很長的一段跌幅。只有少數的人會毫髮無傷的逃過。

關注聯準會的動向

克拉爾曼同時再度把矛頭指向聯準會,因為聯準會試圖控制這個自由的市場。克拉爾曼表示,“聯準會在2013年的政策決定時不斷想降低市場波動,不過真正的問題其實是在於溝通。若能夠找到和金融市場明確的溝通方法,並提供可預測的政策,那麼聯準會的機制就能夠更有效率。市場也不會再受到聯準會的言論影響而有很大的異常反應。投資人跟市場都會比較平穩。

目前市場上對聯準會不了解真實經濟狀況感到擔憂,會有這樣的擔心原因在於他們認為聯準會正透過刺激政策將經濟帶往過去不曾走過的狀況。克拉爾曼表示,“目前聯準會所做的事是過去未曾發生過的,接下來他們的每一個步驟都會比過去更刺激。簡單來說,聯準會的員工對於理論很了解,不過卻缺乏現實世界的實務經驗。我們正冒險進入不曾發生過的領域中,聯準會也沒有地圖可以指引大家,而這種旅程最終通常都沒有好下場。

許多主流媒體都稱讚聯準會的寬鬆刺激政策,不過真正受惠於這些政策的卻是一些大銀行。克拉爾曼認為,這些大銀行將讓經濟陷入極大風險。克拉爾曼說,“2009年之前,聯準會從創立的100年來都沒有買過任何房貸債券,但到了2013年聯準會卻成為這些債券的最大持有者,持有的金額超過4兆美元。美國的GDP受此影響,總共上升了約25基點。

經濟學家到底懂什麼

對於學術派經濟學家根本不了解真實市場運作的討論已經很多,學院派出身的經濟學家目前多半擔任聯準會官員,他們常從自己的理論觀點來看待世界。克拉爾曼表示,“2013年諾貝爾經濟學家的得主有三人,其中兩個人是支持效率市場的假說,另一個則是相信市場無效率的行為派經濟學家。入圍者之間存在著不同的觀點,不過卻都獲獎,這在科學的領域上如物理和化學是不可能出現的。既然諾貝爾獎是一個人一生研究的總和,那麼這些研究不是應該要能精準的呼應現實世界嗎?

Gluskin Sheff首席經濟學家Daivd Rosenberg對此有個有趣的評論,他說道,“這難道不有趣或諷刺嗎,這三個獲獎的經濟學家之所以得獎,是因為他們同時為現在的資產價格立下一個觀點基礎,而這個觀點就是今天市場受到聯準會史無前例的寬鬆政策扭曲,市場力量已經不如過去強大。

ValueWalk》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ValueWalk
ValueWalk的使命─提供一個投資的架構來改善你的投資流程,並提供具參考價值的投資資訊。從2010年成立以來,ValueWork.com在與價值投資相關的財經新聞、避險基金、大型資產管理以及價值投資理念領域已成為了全球的領頭羊。我們為投資者提供有幫助的價值投資相關資訊。本網站提供許多有名價值投資人的相關資料以及投資人所需的資源。
ValueWalk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