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VS.希拉蕊 美國大選會為經濟帶來什麼影響?

作者:K@W   |   2016 / 09 / 18

文章來源:K@W   |   圖片來源:Joseph Wang


今年的美國大選除了鬧劇般的氣氛以外,兩位競選人提出的經濟方案將對美國和全世界產生截然不同且不容忽視的影響。

共和黨候選人唐納·川普(Donald J. Trump)提出大幅縮減稅收的方案,觀察人士認為這能夠激發人們的工作積極性,但會使政府面臨大面積削減開支或增加財政赤字的艱難選擇。川普提議對中國和墨西哥的進口商品徵收高額關稅,並大力限制移民。

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克林頓(Hillary Clinton)的方案則與之相反,她提議向富人徵稅來增加政府收入,並對工薪階層實行一系列的稅收減免。

兩位候選人所要爭取的選民見證了經濟蕭條後的復甦,但也經歷了從傳統製造業到高科技產業與服務的經濟結構轉型。一部分選民在這一轉型過程中被甩在了後面,尤其是鐵銹帶區域(the factory workers of the Rust Belt,譯者注:指的是美國老工業區、經濟衰退區域)的工人,川普贏得了這部分人的支援。

歐巴馬執政期間的經濟成長步伐緩慢,與九十年代和經濟蕭條之前的力道和程度對比鮮明。不過,近幾個月的就業成長形勢可觀,失業率良好地保持在4.9%。

沃頓國際管理學教授、勞德管理與國際研究中心(The Lauder Institute)主任馬婁·吉蘭(Mauro Guillen)指出,近年來經濟成長的主要動力是國內消費者。

他說,“現在,美國面臨一個經濟問題。我們的經濟是消費經濟,但中產階層舉步維艱。” 

稅收之爭

希拉蕊計畫減輕這些中產階層選民的負擔,她提出的方案包括降低育兒和上大學的成本,以及減輕大學貸款帶來的壓力。她提議將最低時薪從7.25美元提高至12美元,並降低醫療服務的價格。(川普在夏季提議10美元的最低時薪,育兒開支享受稅收減免。)

希拉蕊提議撥出2750億美元投入基礎設施建設和相關工作。

希拉蕊給出了這些項目的籌款思路,遵循巴菲特提出的“巴菲特法則”,即百萬富翁和億萬富翁所繳納的所得稅稅率不應低於中產家庭。希拉蕊計畫要求年收入超過一百萬美元的選民繳納至少30%的所得稅,年收入超過五百萬美元的選民則需額外繳納4%的所得稅。

希拉蕊也提議如有需要,通過行政命令來堵上“附帶權益”的稅收漏洞,防止私募基金經理在獲得收益後少繳稅。

稅收政策中心預測,根據希拉蕊的計畫,美國年收入73萬美元以上的最富有的1%家庭每年要多交至少7.8萬美元的稅。

沃頓會計學院教授珍妮佛·布魯恩(Jennifer Blouin)認為希拉蕊的計畫與川普的相比“從財務上看更合理”,但希拉蕊“要使方案通過受共和黨控制的國會將面臨重重困難”。

川普提出了調整稅務等級的方案。根據稅收政策中心的資料,目前年收入48.545萬美元及以上的夫婦將向聯邦政府繳納39.6%的稅。川普8月8日在底特律的演講中提到,將把這一最高等級簡化為33%,這與他之前所說25%不同。

目前的公司稅率是35%。川普計畫減至15%。他將取消美國公司海外收入延稅的做法。

稅收政策中心去年冬天表示川普的計畫會讓所有人少交稅,但最富有的0.1%人群每年能少交130萬美元。該中心同樣表示川普的稅收計畫將在接下來的十年內使聯邦政府的收入減少9.5萬億美元。他在調整他的計畫後這一數字就將有所增加,但具體增量並不清楚。

該中心報導,“他的計畫將鼓勵人們工作、儲蓄和投資。但是,除非同時大幅削減開支,否則國家債務會在2036年增加到國內生產總值的80%,抵消稅收削減的部分或全部激勵效應。”

沃頓金融學教授若奧·戈麥斯(Joao Gomes)認為,共和黨議會將樂意通過川普的稅收方案,但由此帶來的預算赤字意味著政府規模應當大幅縮減。

戈麥斯指出,儘管簡化稅制的想法不錯,還能促進經濟成長,但川普方案的主要目的是減小各種政府專案的規模。希拉蕊的方案則是尋找各種收入來為擴大的政府專案融資,這比川普的方案更現實。

吉蘭教授指出雷根總統在提議稅收減免的同時也減少支出,但川普則表示支出的具體方案將在後續公佈。

吉蘭教授說,“總統候選人提議稅收減免卻不說明支出削減的方式,這不是個嚴肅的方案。”

在天狼星衛星廣播公司111頻道沃頓商業電臺的訪談中,來自穆迪金融資訊諮詢業務的馬克·贊迪(Mark Zandi)指出川普“想削減稅收,還大幅削減,每年削減一萬億美元。這很大程度上使高收入家庭少繳稅。他沒有說明怎樣為政府支出籌款。”

目前,遺產稅免稅額個人為545萬美元,夫妻為1,090萬美元。希拉蕊將把這一數字調降至350萬美元和700萬美元,川普則打算完全取消遺產稅。

取消遺產稅只會使最富有的美國人受益,吉蘭說,“必須對隔代財富轉移課稅。否則我們又回到富人通過代代傳承更加富有的局面。” 

關稅與貿易

川普以美國利益為先的強硬貿易思路已被大幅報導,希拉蕊對其夫比爾·克林頓20多年前簽署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則頗有微詞。兩位候選人都表示反對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提案

但吉蘭教授指出自由貿易對美國消費者一直是有利的。美國消費者能以更低的成本購買所有商品,商品和服務的種類更多,品質更好。

吉蘭教授說,自由貿易使掌握某些技能的人受益,同時也損害了掌握其他一些技能的人的利益。鐵銹帶地區的人,尤其是四五十歲的人受影響最大,他們日子艱難,除了退休別無選擇。但這只是勞動人群中相對很小的一部分。

吉蘭教授說,“更好的方案是保持有利的方面,並制定方案來幫助那些受影響的人找到新工作。”

贊迪認為川普提議的關稅政策會“很難被消化”,因為這將意味著更高的商品價格,而製造業是否會轉移回美國國內也並不明朗。

川普在移民政策上的立場是媒體對本次競選報導最多的一項,他聲稱要在美國與墨西哥邊境築一道牆,並讓墨西哥支付築牆的費用。吉蘭教授認為他的提議“相當極端”,並指出墨西哥的淨移民數量已經減至零,大多數移民是來自中美洲。《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使墨西哥的經濟實力增強,從而減少了到美國的非法移民數量。

贊迪說, 2013年參議院通過了一項受希拉蕊支持的移民改革方案,類似的方案將對經濟產生刺激作用、促進成長、擴大稅基並能為資金不足的政府項目籌款。 

醫療方案

沃頓醫療管理學教授馬克·保利(Mark Pauly)介紹,希拉蕊也提議完善奧巴馬醫保方案的一些方面,擴大對處方藥覆蓋面並限制處方藥的支出。希拉蕊也贊成“公共選擇”,同時贊成美國人在55歲時可選擇加入聯邦醫療保險,這是對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競選方案的回應。

保利說,川普提議取消歐巴馬醫療保險方案,用保健儲蓄帳戶下高免稅額的醫療保險方案來取代。美國人透過繳稅能免交保險費。各州將實行面向低收入美國人的大額醫療補助計畫,州官員也可以自行決定如何使用。

保利說,這一方案有些諷刺,因為儘管取消了監管負擔以及個人和雇主的義務,但方案的其餘部分仍與歐巴馬醫療保險無大差別。

保利說,醫療問題一直以來是希拉蕊的專長,但她在民主黨全國大會接受候選人提名演講時只提了一句話。兩位候選人都在迴避討論這個話題,因為他們知道談這個話題不會帶來什麼好處。

保利補充道,“不存在致勝戰略,只不過讓選民生氣的方式不同。”

K@W》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K@W
賓州大學的華頓商學院致力於在他們的線上刊物Knowledge@Wharton當中分享他們的智慧資本。網站中提供以下的免費資訊: 近期商業趨勢分析、與業界領袖和Wharton教授的訪談 、近期商業研究相關文章 、研討會概述、書評以及相關連結包含6,300多篇文章和研究摘要的檢索資料庫。
K@W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