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處於高水位 應該採用什麼樣的投資策略?

作者:Grahamites   |   2017 / 10 / 04

文章來源:GuruFocus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因為霍華德・馬克斯 (Howard Marks) 的備忘錄“歷史再度重演”以及一些朋友的反應,讓我寫下了這一篇文章。

我們都知道在美國,估值持續攀升,風險也相當地高。但最重要的問題是,我們現在應該怎麼作呢?這是個可以說是很容易,但也可以說是很困難的問題,這取決於許多的因素,像是投資人投資的目的、是否已有明確的衡量因子 (像是時間軸、能力圈等等)。這使事情可能變得複雜,也可能變得容易。在目前的環境當中,可用的衡量因子相當地少。

  1. 如果你是個人投資者,假設你知道自己的能力圈在哪裡,並專注於長期,那麼在目前的市場要如何投資和在兩年前的市場判斷基本上是差不多的。除非你的持股的估值像 1990 年代晚期、在 1960 年代晚期至 1970年代早期的 “漂亮 50”或者是網路泡沫時期一樣高。在長期之後–也就是至少十年以上,估值會變得平滑,而企業的基本面將會決定投資的報酬。
  2. 你應該怎麼作,這取決於你的機會成本。你的機會成本則取決於你的投資時間以及想要的報酬率,應該仔細思考這兩件事。假設你的投資時間為 3 至 5 年,而你所想要的報酬率則為 15%,你會考慮自己目前所持有的投資以及市場提供給你能夠達到 3 至 5 年報酬率為 15% 的標的。因為 3 至 5 年相對來說是較短的,在這段期間當中,乘數的變化是相當重要的因素,且在目前的投資市場當中,並沒有太多的公司在未來的 3 至 5 年當中估值能夠比目前還要高。
  3. 而你是否應該持有現金呢?這在投資界當中,已經有過多次激烈的討論了。持有現金暗示著在一段特定的時間當中,從機會成本的角度來看,其他的選項比持有現金還要差,這或許是真的。但是僅因為市場的估值而持有現金,這個市場乘時者所作的事情是差不多的。在之前的文章當中,我曾經指出大概從 2013 年開始,不管是使用席勒本益比 (Shiller price-earnings ratio) 或者是巴菲特指數 (Buffett Indicator, 總市值除以 GDP) 來看,市場的估值都已經過高了。你必須對於時機掌握得相當精確,否則這樣的機會成本是很高的。市場上有一些 “取代現金” 的股票,在去年 Daily Journal (DJCO) 的股東會當中,查理・蒙格 (Charlie Munger) 指出華倫・巴菲特 (Warren Buffett) 買進了艾克森美孚 (ExxonMobil, XOM)來取代持有現金。
  4. 投資時間較短的業餘投資人以及專業投資者可能會掙扎著現在應該要怎麼作。特別是那些客戶付錢讓他們來管理資金,希望在不同的市場環境都要有投資回報的專業投資人。對於這些專業的投資人們,我完全同意馬克斯所說的話—現在是個必須十分小心,應該採行防禦策略的時刻。在股票市場當中,有一些能夠保持謹慎的防禦性措施,這些不一定是互斥的。
  • 首先,我們可以研究過去的熊市,並了解牛市晚期到熊市這段期間以及在熊市當中的股票行情,有什麼不同。這能夠讓我們知道有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情,而因為未來的情況可能會有所不同,因此或許有些事情是不會發生的。舉例來說,折扣商店 Ross Store (ROST) 以及一元商店在過去的兩個熊市當中,都有不錯的表現。前一陣子,因為亞馬遜效應 (Amazon Effect) 而使 Dollar General (DG)、Dollar Tree (DLTR) 以及 Ross 受到市場的懲罰,這是一個很好的時機。
  • 第二,應該專注於那些高品質的公司,特別是那些防禦性類股,像是醫療保健和消費必需品產業的公司。當然估值是很重要的,因此你必須尋找那些乘數合理的高品質公司。舉例來說,Allergan (AGN) 和 Kraft Heinz (KHC) 都是防禦性類股 (醫療保健和消費者必需品類股) 當中乘數較為合理的股票。但你必須確定這些公司落在你的能力圈之後,才能進行投資。
  • 第三,投資人可以買進那些在某些情況,包括因為特殊情況會下跌的股票。國際公司和美國股市的相關性會較低。舉例來說,如果你認同瓦特蕯 (Prem Watsa)、楓信金融 (Fairfax) 以及非州的投資機會或 Fairfax Africa (FFH.U) 的話,或許你會對這個選項有興趣。它在非洲進行選擇性的投資,美國的專業投資人大多都不在乎這個機會,因為非洲充滿了投資機會和波動性,因此他們再投資的機會很高。
  • 最後,也最重要的事情是我之前曾強調數次,你應該怎麼作取決於自己個人的人格特質 (怎麼樣能夠讓你睡得安穩)。我們每個人能夠忍受的程度不同。在你採取任何行動之前,你應該要記得了解自己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有許多的投資人詢問我在目前的市場環境當中,我會怎麼作。我管理自己的投資組合以及兩個專業的策略投資組合。在我個人的投資組合當中,我集中投資 (前五大持股超過我的投資組合的 60%) 一些複利成長速度相當快的公司,像京東 (JD.com, JD)。我也持有一些複利成長速度較為緩慢的公司,像是波克夏・海瑟威 (Berkshire Hathaway, BRK.B) 以及 Enstar (ESGR)。

我在現在的市場環境當中所作的事情,跟上述第 1 點所說的事情差不多。我也一直持有一些現金,因為每年至少都有一個或兩個以上為時短暫的投資機會,我必須保有一些現金作出反應。

在我所管理的專業策略投資組合當中,我遵循的是上述的第 4 點。雖然目前的市場水位過高,有著一些取代現金的股票,我仍未保有過多的現金。這個投資組合較不集中 (前十大持股僅佔投資組合的 50%。我持有各式各樣的股票,包括高成長、穩定複利成長、特殊情況以及著重資產的公司等等)。

在過去的一年以來,我減持了那些高度成長的公司,像是京東、騰訊 (Tencent, TCEHY),並配置了較高比例的高品質防禦型股票,像是 Allergan、Dollar General、Dollar Tree 以及雀巢 (Nestle, NSRGY)。我也增加了對美國股市相關性較低的其他國家的股票,像是上述所提到的 Fairfax Africa。

聲明:持有 Allergan、波克夏・海瑟威、Dollar General、Dollar Tree、Fairfax Africa、雀巢、騰訊以及艾克森美孚。(編譯/Ing)

GuruFocus》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GuruFocus

GuruFocus.com核心理念為價值投資。也是Warren Buffett在長期獲得成功的投資方法。網站中提供許多投資所需研究工具、股票篩選功能以及價值投資相關文章。另有進階版Premium Membership

GuruFocus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