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英雄天團的誕生看迪士尼的創意設計方法論

作者:三文娛   |   2015 / 03 / 08

文章來源:網易科技   |   圖片來源:網易科技


在席捲北美和日韓市場、捧得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小金人之後,《大英雄天團》在中國大陸也火爆登場了。對於萌萌的杯麵和它的小伙伴們,媒體和網路好評不斷。當然,也有零星的質疑,比如指責迪士尼將漫威旗下漫畫原作進行了低幼化處理,又或是“流水線下的產品,不看也罷”。

筆者想要探討的是,為何迪士尼這樣一款“工業化”生產的創意作品,最後票房與口碑雙收。也許迪士尼的做法或方法論,對於面臨“下一款作品是否​​會成功”的動漫乃至遊戲等娛樂產業的企業,能夠有所啟發。(本文部分內容參考時光網等報導文章)

迪士尼的設定初衷

對於一家創辦接近百年、早已由職業經理人掌舵的上市企業,迪士尼的管理團隊需要為股東負責,不能任性地創作。在2009年收購漫威之後,迪士尼CEO就鼓勵部門之間資源共享。

霍爾(Don Hall)當時完成了《小熊維尼》,正在尋找下一個項目,迪士尼動畫工作室首席創意官拉塞特(John Lasseter)就建議他去漫威的作品中尋求靈感。霍爾最初被這部漫威宇宙中三線漫畫的名字所吸引—六大英雄Big Hero 6,看過之後他意識到漫畫的兩個關鍵點,一是日本文化元素,第二是描繪了一個少年與機器人之間很強烈的情感。這符合迪士尼動畫常用的設定,有歡笑也有淚點,有熱血又有萌點。於是他決定要圍繞這一故事製作電影,項目於2012年6月正式通過,開始籌備。

大天團01

《大英雄天團》主角和杯麵cos龍貓

不過,霍爾與《大英雄天團》聯合導演威廉姆斯(Chris Williams)表示影片也受到日本動畫非常大的啟發。相比於漫畫,影片中有90%的內容是原創。霍爾將杯麵(醫療機器人Baymax)與龍貓做類比,“在西方文化中科技常常扮演壞人或敵人,或者要統治這個世界,比如《終結者》,但在日本就是另一幅景象”,霍爾他們相信,科技要讓生活更美好。

角色設計─算出來的萌

霍爾和威廉姆斯強調,拉塞特堅信一部電影的故事會在深入調研的過程中浮現。《大英雄天團》也是這麼做的,團隊拜訪了許多機器人專家,去了解在這個領域有哪些進展,希望能創造一個螢幕上從未有過而且惹人喜愛的新形象。在卡內基梅隆大學,他們發現科學家正在研發可以充氣膨脹的醫用機器人,然後有了杯麵的草圖。

大天團02

卡內基梅隆大學實驗室裡的充氣機器人

霍爾還與專家談到他們進入機器人研究領域的初衷,有的美國科學家說,“我玩樂高長大的”,日本科學家則提到《鐵人28號》(1956年開始連載的漫畫,1960年後陸續有真人特攝版、動畫和真人電影),這些機器人科學家們喜愛的作品,都給了《大英雄天團》團隊啟發。當霍爾做了一圈研究之後,杯麵的形象就差不多成稿。

另一方面,“六大英雄”漫畫中幾名核心成員都曾是“X戰警”系列的角色,但X戰警的電影改編權漫威授予了二十世紀福克斯,迪士尼最後也是只從漫畫中尋求靈感,人物設定要大幅創作一番,甚至將許多其他漫威超級英雄的特徵嫁接到杯麵一個機器人身上。

杯麵的萌,也體現了迪士尼的許多技巧。比如萌的一個關鍵點是討人喜歡、讓人想要擁抱,那需要軟軟的、手感讚的,上述充氣機器人就正好符合。杯麵的面部設計選擇了極簡方向,在拉塞特建議之下去掉了嘴,動畫師讓杯麵通過眨眼、閉眼、肢體語言來與人類溝通,反而更容易吸引觀眾融入角色。杯麵的臉借鑒了霍爾在一次日本考察中發現的日式鈴鐺,角色設計師Shiyoon Kim參考鈴鐺一條細長豁口連接兩個孔,來設計一條線連接兩隻眼睛。

大天團03

杯麵的面部設計源自這對日式鈴鐺

在設計杯麵的走路姿勢時,霍爾團隊研究了很多紀錄片,先是從自然界中選出走路姿勢最萌的三種—嬰兒走路、穿尿布的嬰兒走路和企鵝寶寶走路。動畫師據此做了三個版本,最終選定企鵝寶寶的姿勢。

除了美術設計,迪士尼還為杯麵的身體研發了新的技術Hyperion。這項渲染技術讓光線投射到半透明的胖子身上之後,不同部位發生不同方式的反射,散發出柔和光線,最大程度還原複雜而真實的光影效果。這再次佐證了迪士尼皮克斯的口號,“藝術挑戰技術,技術啟發藝術”(拉塞特是皮克斯出身)。製片人康利(Roy Conli)認為最讓他驕傲的地方是對​​極簡與極繁關係的處理,畫師和技術團隊付出許多心血,卻是想辦法讓動作變慢和減少,讓一個再也簡單不過的杯麵站在那裡,但又有諸多可品味細節來打動人心。

場景時空—讓團隊生活在其中

《大英雄天團》的官方數字顯示,在他們營造的東西方結合城市“舊京山”,有8.3萬個建築物、26萬棵樹、21.5萬展街燈、10萬輛交通工具等等。(這裡用的是San Fransokyo 原譯名)

在做這些場景的設計時,霍爾團隊堅持的是皮克斯與拉塞特的深入調研工作方法,設計師們往返舊金山和東京以及其他日本城市采風,切實感受環境,然後創造出有創意又可信的時空。比如舊京山以舊金山地圖為基礎搭建,在維多利亞和安妮女王時代風格建築以及現代大樓之上融入眾多東方(主要是日式)的路標、廣告牌、店舖等。比如主角阿姨Cass的咖啡店,以舊金山一家咖啡店的實景照片為參考,然後嘗試添加東方元素。

為了激發設計靈感,在實地調研之外,霍爾團隊還把工作室的一部分佈置成設想中的城市舊京山一角的模樣,把一些假的海報和活動告示貼在牆上,放置日式自動售貨機,甚至還擺上一個水果攤—他們將製作中的動畫場景搬到工作環境裡,讓團隊彷彿就像生活在其中。

故事劇本—觀眾最大化的通俗無害情節

《大英雄天團》這部​​動畫電影,比傳統的迪士尼作品增加了很多戰鬥元素,比漫威宇宙的故事又多了各種溫情,有親情,有兄弟與機器人的情誼,有團隊之愛,有穩定而持續的萌點笑點(比如杯麵卡在窗口),還有個溫馨的結局……虛張聲勢的大反派不是真心反派,而是一個無助父親,被主角的團隊拯救而不是消滅,happy ending,小伙伴們繼續守護地球。

賣萌、溫情、教化,雖然不夠暗黑不夠酷炫(甚至不如漫畫原作冷感),雖然杯麵不太像英雄更像是寵物,雖然情節有些通俗、有些好萊塢式審美疲勞,但大眾買單。(也許了解韓劇的會聯想到外星人都敏俊,擁有超能力卻可以被女主角隨意蹂躪捏臉)……此外,除了主角是日本面孔,六大英雄之一還被設定成黑人。

這是迪士尼的動畫故事,一個可以闔家欣賞的故事

霍爾說,他要做的是向大家展現,究竟是什麼成就了真正的超級英雄。威廉姆斯則說,影片講述的是失去的意義,杯麵讓失去了哥哥的主角懂得,失去的東西會繼續存在於身邊。製片人康利認為英雄的主題貫穿動畫,每個人都從無私中學到許多,甚至Cass阿姨都是英雄。

編劇貝爾德(Robert Baird)說的更詳細一些,他認為這部動畫要講的是家庭親情。就像《冰雪奇緣》是​​個公主故事卻圍繞兩姐妹的愛來展開,《大英雄天團》要講述的也是人在生命中的經歷—需要有家族成員紐帶的形成,有親情在身邊。對於動畫的主角,失去親人的悲劇讓他開始思考這個問題,或者說意識到這個問題,然後在與不那麼邪惡的反派戰鬥的過程中,在其他夥伴的關愛中尋找答案。

最後—擁抱變化的迪士尼

也許你已經看過《大英雄天團》,也許你也看過鼓勵大家去電影院看的文章版。筆者最後想說的是在這背後的事,那些盜版,很可能來自迪士尼的數位電影銷售渠道,隨著藍光和DVD銷量下滑,它已經和蘋果、Google合作推廣數位影片,2014年2月就啟動了DMA(Disney Movies Anywhere),用戶可以在蘋果設備上購買觀看迪士尼影片,後來與Google也達成類似協議。而《大英雄天團》上映後不久就開啟了數位版預售。(作者:三文娛,是關注動漫與創意人的產業新媒體,微信賬號是hi3wyu。)

網易科技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網易科技
網易科技有態度的科技門戶,以獨特視角呈現科技圈內大事小事,內容包括互聯網、IT業界、通信、趨勢、科技訪談等。
網易科技的最新文章
More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