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Uber到Airbnb,矽谷互聯網公司換了一種方式進中國

作者:唐云路   |   2015 / 09 / 09

文章來源:好奇心日報   |   圖片來源:Olivia


這是一個無數外國公司帶著希望而來,又黯然退出的市場

“你在全球比我們早,但我們總有一天會超過你。”這是滴滴快的CEO程維第一次見到Uber CEO崔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 )時說的話。至少,他上周是這麼對《華爾街日報》說的

對於第一次與競爭對手CEO見面,Uber方面的回憶則完全不同。據一位Uber發言人的說法,程維在友好的交流中對卡蘭尼克說:“你給了我靈感。”

一場“你說了”、“我沒說”的爭執大約是滴滴快的和Uber之間最和平的衝突。今年2月,滴滴與快的宣布合併之後,雙方之間的競爭便趨於白熱化。

有消息稱,Uber正在為中國公司單獨融資10億美元,讓這個公司的估值達到70億美元。雖然傳聞細節有多個版本,但可以肯定的是 —Uber將在中國引入本土的風險投資,並作為一個獨立公司在中國上市。

這是一個不同尋常的舉動,Uber 母公司估值超過了500億美元、還沒有上市計劃。

但Uber在全球沒有第二個滴滴快的這樣的競爭對手。今年2月宣布合併的滴滴快的快速將業務從賺不到錢的出租車轉向自己控制的專車。在夏天完成了20億美元融資後,滴滴快的已經有超過35億美元的現金儲備。

正如卡蘭尼克早些時候談到過的:“中國和世界其它地方太不一樣了。”在歐洲、南美等地,Uber的到來往往意味著商業競爭結束,惟一的挑戰是當地政策限制。在中國,Uber最大的問題是滴滴快的以及它背後的投資方騰訊、阿里巴巴。

在中國設立相對獨立的團隊、引入本土風險投資…這些都是Uber為中國所做的準備,也是新一代矽谷互聯網公司進入中國的標準路徑。Evernote、LinkedIn、Airbnb都用了類似的方式。

Start-up companies

進入中國的新方式

四年前,當Evernote考慮進入中國的時候,CEO Phil Libin說自己思考的第一個問題就是:“為什麼其他的科技公司都失敗了?”

2012年,Evernote 推出了中國版產品“印象筆記”。印象筆記並不僅僅是一個Evernote 的中文版本,而是一個相對獨立的產品,它就像是Evernote 的複本,服務器、營運團隊和客服都在中國本地。本土化產品背後是中國寬帶產業基金領投7000 萬美元融資。

“從2012年5月10日宣佈到現在的這一路,我和我的同事們把印象筆記當成了自家的創業公司。”谷懿在總結幾年的工作之時,這樣寫道。3 年下來,印象筆記中國註冊用戶達到1500萬,成為Evernote全球第二大市場。

2014年年初,剛剛上任的LinkedIn中國區總裁沈博陽面對媒體常說的一句話也是:“我們就是一個創業公司。”

那年二月,LinkedIn中國作為一個獨立的公司獲得寬帶產業基金和紅杉資本的數千萬美元投資。

為了維持創業公司狀態,LinkedIn中國宣布員工不拿LinkedIn 全球的股票,而拿中國公司股票期權。

靠股票維持創業公司狀態

期權激勵通行於矽谷的創業公司。當一個新的公司要和甲骨文之類的巨頭甚至更早的創業公司比如Google、Facebook 競爭時,往往提供不了同等的薪水以及同等的福利環境,能用來激勵員工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的財務回報,在創業初期只有期權。

股票價值會隨著公司增長而激增,公司上市的那一天,就是回報到來的時候。Twitter上市的當天,大約有1600人因為手上的股票在那一天獲得超過百萬美元的資產,大部分是Twitter的老員工。

Uber在過去的兩年間進行了5輪融資,估值從35億美元上升到510億美元,增長率1457%。同樣的兩年時間,蘋果的市值漲了70%左右,已經是成熟公司裡罕見的高增長。這樣的差異最終將反應在兩家公司員工通過股票得到的回報。

對於Uber、Airbnb之類已經有數百億美元估值的創業公司來說,從今天到上市,能有數倍的增長已屬不錯。而它們在中國更接近自己早年的狀態—從零開始的業務,上千個百分點的增長。

拿中國公司期權意味著員工的股票收入將與中國地區的業績掛鉤。

這一批進入中國的矽谷創業公司用來激勵中國團隊的正是這樣的願景:你已經錯過了Google、Twitter、Facebook 的原始股,也錯過了見證Uber、Airbnb 們的估值從幾億爬升到幾百億美元的奇蹟。

但是現在,擺在中國團隊面前的是一個類似加入早期Uber 的機會。它們希望像在創業初期一樣,激勵在中國開拓市場的團隊。

因為只有像創業之時的狀態,才能在中國市場生存下來。

但這可能還不夠

相對於那些早年進入中國的外企,新一批矽谷互聯網公司在中國的股權結構為員工提供了更好的工作動力。但是反應速度的問題並沒有隨之消失。

在加入LinkedIn 後接受的一系列密集的採訪中,沈博陽每一次都會談到他享有的獨立與自主。但具體到對核心產品LinkedIn.com 的調整,速度依然很慢。

沈博陽告訴《好奇心日報》,他提交的第一個產品需求就是用手機號碼註冊,而這個需求直到18個月以後的今天也沒有實現。最終沈博陽選擇去做赤兔,一個需要冒險,但完全由中國公司控制的產品。

這就像eBay、雅虎、亞馬遜等上一代美國互聯網公司的前車之鑑。

“當中國公司有了新的創意,我們需要向總部報告,並等待他們的反饋,”正如曾在雅虎中國任職的一名員工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所說的:“當他們同意的時候,已經晚了。在和本土公司的競爭中,我們已經落後了。

目前全球市值最高的10個互聯網公司中,中國公司佔了4個。阿里巴巴、騰訊、百度、京東4家公司的市值之和目前接近4000億美元,接近Google。這幾家公司各自每年都會通過投資扶持海外新商業模式的本土效仿者。

Uber在中國的反應已經不能算慢。進入中國不久之後,Uber就將在中國定位不准的Google 地圖換成了百度地圖、提供支付寶和銀聯支付。在觀察到中國用戶習慣電話與司機聯繫之後,Uber 新版已經會自動在下單後彈出撥打電話的提示。

中國用戶使用率增長速度遠遠超過美國
Uber文檔顯示,中國用戶使用率增長速度遠遠超過美國,圖片來源:好奇心日報

當滴滴和快的合併時,程維發給快的員工的郵件裡只提了一個競爭對手,便是Uber。Google 之後,你再也看不到哪家海外互聯網公司能讓本土巨頭如此緊張。

但背靠騰訊和阿里巴巴的滴滴快的並沒有留給Uber 太多時間。

滴滴快的今年5月才推出滴滴快車服務,與Uber的低價服務人民優步競爭。不到一季時間,滴滴快的每天已經在處理300萬個專車訂單。根據Uber文檔引用的第三方數字,滴滴快的目前佔據著整個專車市場的80%。

面對擅長用人海戰術進行地推的中國互聯網公司,Uber在進入一個新的城市的時候,仍然堅持著全球通行的3人團隊開闢市場。

小團隊在提升工作效率的同時也對團隊成員的能力提出更高要求。而招募高水準的人從來不是件容易的事。到目前為止,滴滴快的的專車業務已經覆蓋了全國超過110個城市,而Uber 只有18個。

速度問題對於最近一個進入中國市場的美國創業巨頭Airbnb 來說更為嚴重。7月,Airbnb 獲得了一筆高達15 億美元的融資,估值達到了255 億美元。15億美元中有一部分來自紅杉中國和寬帶資本產業基金,這兩個合作夥伴還在幫助Airbnb尋找一位負責中國地區業務的CEO。

世界上最龐大的連鎖酒店準備深入開發中國市場了。不過儘管延續了類似Uber、Airbnb的資本合作。但目前為止,Airbnb 在中國的營運還是一個反面例子:在中國運作了兩年的Airbnb,離中國最近的一個辦公室在新加坡。

遠在新加坡的營運團隊和服務器、只能靠郵件聯繫的客服、房東收到的房租是美元…矽谷估值最高的創業公司之一的Airbnb,在中國的表現並不比上一代外企靈活多少。

“參與中國市場的競爭,不適合膽小的人。”卡蘭尼克早先在致投資者的郵件裡寫道。這裡也不適合速度慢的人。(文/唐云路)

好奇心日報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好奇心日報
「好奇心日報」WeChat ID:qdailycom — 與你有關的商業新聞。每日報導與你有關的商業新聞,無論它是科技、設計、營銷、娛樂還是生活方式。另外還有一個“好奇心研究所”供你吐槽生活。
好奇心日報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