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機器人「越來越像人」!表情超逼真,為何反倒令人害怕?
作者 36氪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36氪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當機器人「越來越像人」!表情超逼真,為何反倒令人害怕?

2021 年 12 月 8 日

 
展開

它不是人工智慧。

一聲響指,機器人 Ameca 醒來了。

她的臉上寫滿不知今夕何夕、此地何地的困惑,一旁的工作人員看了看她,又自顧自轉過頭去。Ameca 試著伸展了手臂和手掌,發現活動自如,她驚訝地挑起了眉毛,但神情依舊茫然,說不上開心與否。

▲ 機器人 Ameca/圖片來源:autoevolution.com

她轉過頭看見了你,她顯然被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地張大了嘴巴。

▲ 機器人 Ameca/圖片來源:autoevolution.com

猶豫了一番,她對你擠出了尷尬又不失友好的笑容,這是她醒來的第一個笑容。

▲ 機器人 Ameca/圖片來源:autoevolution.com

Ameca 怎麽這麽「有人味」?

如你所見,Ameca 是一個逼真的類人機器人,它由 Engineered Arts 研發,這是一家總部位於英國的類人機器人設計和製造商,有 15 年以上的類人機器人開發經驗。

為什麼 Ameca 的表情這麽「有人味」?根據官網介紹,Ameca 結合了 AI 與 AB(Artificial Body)技術,底層系統是機器人操作系統 Tritium 和工程藝術系統 Mesmer。

當然,Ameca 首先要配備廣泛的感測器,包括攝影機、麥克風、位置編碼器以及具有數千個參數的智能電子設備,以確保它是響應性和交互性的機器。

Tritium 可以直接在瀏覽器運作,適用幾乎任何編碼語言和多種軟體,登錄後即可快速處理各種數據,遠程控制機器人面部、頭頸、四肢等的各方面組件,使得機器人適應環境的突然變化並即時做出響應,保證人機交互的安全和樂趣。

如果機器人被要求同時做兩件不同的事情,Tritium 會以安全的方式解決衝突並決定行動的優先級。

Mesmer 則通過對真人的 3D 內部掃描,準確地模仿人體骨骼結構、皮膚紋理和表情,這需要細分為幾個步驟:

  • 第一,真人坐在幾十台攝影測量裝置的中間,Mesmer 從不同角度捕捉到多張重疊的數位照片,再比較像素顏色和定義錨點,以數字方式將其重建為 3D 模型
  • 第二,將原始 3D 模型帶入建模軟體,經過「去除頭髮」等細節處理,建立一個乾淨的 3D 模型
  • 第三,在立體光刻 3D 列印上生產精確模具,並將矽膠注入模具中,為機器人打造類人皮膚,頭髮和精細的細節塗料則需要手工添加到矽膠皮膚上
  • 最後,將矽膠皮膚放置在機器人頭部以完成組裝,再使用 Engineered Arts 的雲軟體 Virtual Robot 添加運動序列和聲音。

Engineered Arts 對 Ameca 的定位是:

Ameca 是用於人機交互的完美人形機器人平台,我們專注於為您帶來創新技術,這些技術可靠、模組化、可升級且易於開發。

也就是說,Ameca 是一個採用「模組化設計」的機器人,未來將在硬體和軟體各方面進行升級,目前還只是一個起點,帶有強烈的試驗色彩。雖然 Ameca 有逼真的面龐,但它還不能步行、跳躍或跑酷。Engineered Arts 計劃「隨著時間的推移升級其能力,以便有一天它會走路」。

Ameca 將於明年 1 月的 CES 2022 上登台亮相。據路透社,Ameca 現在可供購買或出租,購買價格超過 13.3 萬美元。

有意思的是,Ameca 的皮膚呈灰色,似乎刻意帶有理性、中立的特徵。Engineered Arts 營運總監 Morgan 表示:

Ameca 代表了一個完美的平台,探索我們的機器如何在未來的可持續社區中與我們共存、協作並豐富我們的生活。Ameca 將 AI 與 AB 集成在一起,提供先進的叠代技術、卓越的動作和手勢,所有這些技術都以人類形式和機器人面貌呈現,以無威脅、性別中立的方式融入包容性社會。

類人,但遠遠不是人

像 Ameca 這樣的類人機器人,究竟是用來做什麼的呢?

▲ 官網問答,圖片來自/Engineered Arts

從官網問答頁面來看,Engineered Arts 專注於創造用於娛樂的人形機器人,Ameca 可能會成為場地和活動的關注中心,而不是在各方面接替人類:

我們的創新機器人擅長向觀眾表演,在各種活動中俘獲人心。對於希望吸引人群的科學中心、主題公園和企業,我們的機器人將為遊客、代表和觀眾帶來永生難忘的體驗。

觀眾可在現場通過觸摸屏直接控制機器人,行動機器人的頭部和眼睛,改變其 LED 和動畫圖形,選擇一些預先配置的姿勢、動作和問候;企業也可以提前租用,Engineered Arts 將為機器人製作 5 分鐘的內容,用於宣傳新產品或品牌。

除了像 Ameca 這樣的機器人,Engineered Arts 還有客戶服務機器人 Quinn、演講機器人 RoboThespian,你甚至可以定制自己的交互機器人,不管它是什麼模樣,從前的例子有巨大的怪獸 Kong 、《捉妖記》的井柏然和胡巴。

後者陳列在杜莎夫人蠟像館之中,他們能夠檢測人們的面部表情,並改變螢幕上的圖像與之匹配。如果有人在機器人面前皺著眉頭,螢幕上將出現雷電,胡巴會模仿他們憤怒的表情。

但這些機器人帶來的,都是逼真的人機社交互動。何為「逼真」?意思就是「還不完全是」。

舉例來說,Engineered Arts 的機器人可以直接處理在飯店辦理入住手續的日常流程,而當涉及到「無麩質早餐」等複雜情況,提問者將通過名為 TinMan 的遠程呈現軟體與機器背後的人聯繫,雖然看起來依然是與機器人本身在對話。

在這個過程中,人工智慧也將通過機器學習不斷改進。問的問題越多,它從真人那裡學到的東西就越多,但真人依舊不可缺席。所以,不必擔心機器人已經有自我意識。

Engineered Arts 機器人的局限性還存在於很多地方。

通過自動語音識別,它可以「聽到」,並將聲音轉換為文本字符串,但無法識別說話語氣或關聯上下文。

通過安裝在類人眼中的攝影機,它可以「看到」,並使用電腦視覺和名為 Visage 的軟體,定位圖片中的人臉並猜測年齡、性別和面部表情,但是它還無法識別個人。

所以,當被問及 Ameca 是否是 AI 時,Engineered Arts 指出,雖然它包含一些可以被描述為「AI」的軟體,但機器人和 AI 之間還是有區別的,純 AI——在《她》《銀翼殺手》和《 2001 太空漫遊》等電影中描繪的那種——尚不存在。

他們將自己的機器人比作電動汽車:

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與人類智能(human intelligence)的這種結合是混合智能。想想電動汽車,在有可能擁有全電動汽車之前,半電動半汽油出現在 1990 年代。類似的事情最終會發生在 AI 身上。

當我們看到 Ameca 這個栩栩如生的機器人時,我們可以優哉遊哉觀賞,同時將恐懼和機器人三定律安全地藏在腦海裡,再多等上一段時間。至少,它遠不能取代人,它在現階段也沒有這樣的目的。

朋友,你陷入恐怖谷了嗎?

Ameca 的出現,也引起了對「恐怖谷效應」的關注。恐怖谷是一個關於人類對機器人和非人類物體的感覺的假設:

由於機器人與人類在外表、動作上相似,所以人類會對機器人產生正面情感;到達特定程度時,機器人與人類間的細微差別會顯得非常刺眼恐怖,人類的反應突然變得極為負面;當相似度繼續上升,人類的情感反應再度回到正面,產生人類與人類之間的移情作用。

▲ 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但這個「谷」究竟出現在什麼時候,沒有明確的界定。當你看到 Ameca 的時候,你覺得它過了恐怖谷的節點了嗎?它是否已經足夠讓你移情了?

關於恐怖谷效應的成因,主要有兩大類解釋:

  • 第一類認為,恐怖谷效應是人類在漫長生存中逐漸產生的生理防禦機制,類似我們看到屍體和重病病人時對惡疾、病菌、死亡的聯想
  • 第二類認為,恐怖谷效應來源於人類的認知焦慮,因為類人機器人不能輕易地算人,也不能輕易地算機器

無論是什麼角度,其核心都是對當下的「人」的境況的關注。我們沈浸在一種焦慮中,希望將自己與他人、社會、物品相區分開來。《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裡,界定仿生人的一項標準是「移情測試」,不管它事實上科學與否,其實就是在尋找一個具有確定性的界限。

與此同時,我們熱衷於將機器人打造成人的模樣。儘管 Engineered Arts 表示類人機器人尚不能取代人,但他們同樣認為,它有「在各種活動中俘獲人心」的作用。但類人機器人究竟有什麼好看的?為什麼不能做一隻哆啦 A 夢或瓦力呢?

如果是為了提高工作效率,造出類人機器人似乎很劃不來,還不如造出各種專門用途的機械或電子設備供人類使用,比如有長臂、多足和水陸空多棲的機器人。

目前這個外貌最像人的機器人,它的作用也只是聊以自娛,還沒有到威爾·史密斯的《我,機器人》中的恐怖境地——智能機器人在反烏托邦世界中填補了公共服務職位。這往往是我們對機器人最擔心的地方之一。

今年 6 月,日本大阪大學教授石黑浩成立了新創企業 AVITA,致力於「分身機器人遠程工作」的研究,以此解決勞動力不足問題。概念是,分身操控員安坐家中,電腦上的麥克風和攝影機讀取操控員的表情和動作,並反映在分身上,分身在螢幕上和餐飲店顧客溝通。

石黑浩稱:「計劃把人類從肉身中解放出來,創造一個任何人都能隨時隨地自由工作的社會。」在他看來,人類在面對機器人時會感到安心,不會產生精神上的疲憊感,原因是不需要察言觀色。與 Ameca 突出類人特質相反,石黑浩看重的其實是「類人機器人」非人的部分——不需要像對待人一樣對待機器人。

但兩者亦是殊途同歸。在許多科幻電影和小說的探索思考之外,我們看到許多類人機器人在現實生活的用處,依然是一種因逼真模仿而產生的娛樂效果,以及對重複性、情緒性工作的代替作用。它們尚不是我們中的一員,我們通過它們,確認自身的特別所在。

36氪》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36氪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