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潮頭上的台積電:兩堵高墻,一柄尖刀

作者:遠川研究所   |   2020 / 09 / 17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虎嗅網


1989年12月台北陰雨綿綿,三星(Samsung,005930-KR) 掌門人李健熙赴台考察,秘密約了台積電創始人張忠謀吃早餐,目的只有一個:挖走這個已經58歲的老將。

此時台積電(2330-TW)已經默默成立了兩年,在業界還名不見經傳,所走的「代工」模式也非當時晶片領域的主流,讓人看不懂。而在台積電成立的1987年,三星創始人李秉哲去世,三子李健熙接位執掌三星,一上台後便喊出了「二次創業」的口號,大舉進軍電子和半導體。

張忠謀正是李健熙急需的人才,1983年張忠謀從德州儀器(Texas Instruments, TXN-US)「三號首長」位置上退下來,雖然可以享受「一幢宅、兩部車、三條狗」的美國夢,但總感覺心有不甘。所以兩年後,孫運璿邀請他去台灣擔任工研院院長一職時,張忠謀決定再賭一把:創業,做一家專門為其他晶片公司代工製造的公司,這種模式在當時並不被同行和投資人看好。

在餐桌上,李健熙娓娓分析道:半導體需要大量資金、人才,風險也大,三星目前正好發展還不錯,希望張忠謀到三星工廠看一看,瞧一瞧。李健熙的言語中充滿了惋惜愛慕,仿佛當年曹操看著劉備說出「唯使君與操耳」,恨不得讓張忠謀立刻跟著他私奔到首爾。

張忠謀此時正為訂單疲於奔波,但他厭倦了當二把手三把手,對三星自然堅定拒絕。李健熙並不死心,邀請他去三星參觀,張忠謀欣然應允,逛了半天廠區後,連誇三星的產能「令人驚嘆(impressive)」,但仍然拒絕離開台積電。李健熙見他態度堅決,並只好放棄。

此次一別,兩人的軌跡還將繼續交匯:台積電和三星分別沿著自己的路線,崛起為全球半導體巨頭,並隨之展開了的血腥的對決,頂峰時雙方紅著眼砸錢,一度買下了世界40%的半導體製造設備。這既是兩家公司的商業戰爭,也是兩個地區產業升級的無奈之選。

在過去相當長時間裡,以及未來相當長時間裡,台積電最大的對手都是三星。

超車:從產業邊緣,到舞台中央

台積電雖然位在台灣,但張忠謀為它注入了「美國魂」:老東家德州儀器的管理經驗、IBM授權的技術、以及大批美國回流的人才。

像是台積電首任技術執行官胡正明是加州伯克利大學教授,其得意門生梁孟松也從AMD(Advanced Micro Devices, AMD-US)跳槽台積電;研發隊長蔣尚義曾在美國德州儀器、惠普工作;後接任張忠謀出任CEO的蔡力行是美國康奈爾大學博士;技術核心人物余振華則是美國喬治亞工學院博士。

台積電從美國拿到的不僅有人才,還有訂單。半導體產業起源於美國,隨後便開始向日本轉移。日本半導體公司修煉出超強戰鬥力,在存儲晶片領域,靠著精細管理、成本優勢,將美國企業打得落花流水。1980年代末,世界十大半導體公司中有6家是日本企業。打不過只能換賽道,於是美國從存儲晶片撤退,開始發力CPU等邏輯晶片。不同於存儲晶片強一體化的要求,邏輯晶片可以將設計、生產環節分工,這就為台積電帶來了機會。1988年,英特爾(Intel, INTC-US)送來第一筆大單,並對200多道工藝進行了指導,可謂「資金扶上馬,技術送一程」。

當然,好處也不白給。快速發展的台積電,開始反哺美國半導體業。由於不用再承擔獨立建設晶圓廠的巨額成本,大量初創晶片設計公司得以輕裝上陣、快速發展,美國晶片公司重新占領全球晶片產業制高點,如今巨頭的高通(Qualcomm, QCOM-US)、英偉達(Nvidia, NVDA)、Marvell等都是得益於此。1995年,英偉達創始人黃仁勳遭遇商業化瓶頸,於是他寫信給張忠謀求助。沒多久,他就在吵鬧的辦公室接到了張忠謀的電話。黃仁勳激動地對身邊人說:快安靜!Morris (張忠謀)給我打電話了。隨後台積電出色地完成了英偉達的訂單,幫助其快速占領市場。

黃仁勳對此感動不已,並把這段經歷畫成漫畫送給了張忠謀。

儘管台積電羽翼漸豐,模式得到了業界的認可,但由於技術都來自於IBM授權,自主能力差,依然被矽谷公司們認為是打雜的二流企業。張忠謀不甘於成為美國的技術附庸,一直在等待翻身做主人的機會。終於,機遇來了,而且是兩次:銅製程逆襲、光刻機突破。

銅製程逆襲終結了IBM的技術霸權:2003年,IBM希望把新開發的銅製程工藝賣給台積電,但張忠謀認為IBM技術不成熟,不如自己幹。率隊研發的是蔣尚義,充分發揮在德州儀器學到的工藝管理經驗:為防止材料污染,研發人員連行走都要求嚴格按照地板上畫好的路線。一年多後,台積電銅製程率先突破,發揮核心作用的是6個人:余振華、梁孟松、孫元成、蔣尚義、楊光磊、林本堅。而IBM的技術卻仍未走出實驗室,IBM的代工技術霸權被終結了。

而光刻機突破,則不僅為台積電帶來了技術超越,也培養了堅實的設備盟友:2004年,台積電打算另辟蹊徑,研發濕法光刻技術,而技術發起人林本堅也來自於IBM。這項技術和當時的方案背道而馳,林本堅還被吐槽是「擋在航空母艦面前」。而方案也遭到了當時「光刻機霸主」日本尼康(Nikon)和佳能(Canon)的抵制,只有荷蘭小廠阿斯麥爾(ASML)願意嘗試。最終,台積電完成了技術突破,阿斯麥爾也迅速崛起,擊垮日本霸主成為行業巨頭,和台積電結下了深厚的戰友情。

學習美國再超越,這兩次彎道超車令台積電的代工工藝,一騎絕塵。2004年,台積電拿下了全球一半的晶片代工訂單,位列半導體行業規模前十。排名第二的則是韓國三星,它在存儲晶片領域和日本死磕獲勝,拿下全球30%份額,而曾經輝煌的日本半導體,僅剩三家企業位列全球前十。

看著大勢已定,張忠謀渴望為家人留出更多的時間。於是在2005年6月,張忠謀宣布卸任CEO,退居二線。每天7點準時下班陪伴家人,吃吃飯、聽聽音樂會。而此時,他的老朋友李健熙,卻正在集結兵力,準備殺入台積電的腹地。

驚醒:李健熙進攻,張忠謀回爐

李健熙是三星半導體的總設計師。在1974年他就提出了規劃,並先後50多次前往美國引進技術。這也打動了他的父親李秉喆,表示一定要在自己閉眼前啟動這個事業。然而,面對80年代如日中天的日本,直到李秉喆去世,三星半導體也僅僅虧光了3億美金本金,毫無收獲。

而就在李健熙接位的1987年,三星半導體也等來了機遇。當年,日本東芝私下出售設備給蘇聯的秘密被美國發現,被日本半導體壓著打的美國,立刻借著機會揮舞起了制裁大棒。不但對日本存儲晶片征收100%關稅,還啟動了讓不少貿易國聞風喪膽的「301」調查。

眼瞅著日本半導體被美國按倒在地,三星大喜,立刻衝了過去,踩上一腳。

李健熙的訣竅是「高價買人、低價賣貨」,用三倍工資挖空了東芝工程師,快速提升技術,再用低於成本的價格戰發動攻勢,而且還大打感情牌,呼籲海外韓國工程師回國參戰,在IBM工作了7年的技術核心陳大濟(Chae Dae Je)聽到後馬上沸騰了,當即回國參戰。

在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時,三星依然保持著高資本支出,敢打價格戰,使用「反周期」投資大法越虧越投。終於,在2004年時,擊垮日本東芝等公司,成為存儲晶片霸主。隨後,李健熙大手一揮,炮火瞄向了台積電,開始進軍晶片代工。李健熙的策略很簡單,發揮三星多元化優勢,以點帶面,全面突圍。比如面對台積電第一大客戶高通,三星採用的方式是「以買尋賣」,讓三星手機去買高通晶片,然後說服高通把晶片代工也交給三星;而對蘋果,三星則拋出了存儲晶片、面板、晶片代工的捆綁銷售策略,所謂賣顆白菜送根蔥。

三星的捆綁策略,是半導體公司開拓業務的常用套路。比如高通也利用基帶處理的優勢,搭售晶片;AMD也把CPU、GPU放在一起賣。2006年三星代工收入不過0.75億美元,但四年後,便增長了3倍,其中給蘋果代工的A系列晶片就占了85%。可以說,三星的晶片部門是一口一口吃著蘋果長大的。

2009年,連戰連勝的三星召開了內部會議,李健熙的長子李在镕躊躇滿志宣布了一項計劃:Kill Taiwan,即先消滅台灣面板和存儲晶片產業,再打垮台積電這個台灣產業的珠穆朗瑪峰,讓三星完全主宰先進電子產業,也為自己順利接過父親的大權打下基礎。

從2009年那時來看,三星擊垮台積電並非沒有可能。當時台積電屋漏正遭連夜雨,2009年金融危機後利潤大幅下滑被迫裁員。裁員主導者是CEO蔡力行,已經在台積電工作近20年,做事沈穩、執行力強,曾主導了台積電第一座8英寸晶圓廠,被譽為「小張忠謀」。

蔡力行推行了比張忠謀時代更為嚴厲的績效考核制度,對於考核後5%員工,取消了以往的觀察期,直接宣布裁退。這套快刀斬成本的優化,本是常規操作,但卻因為執行得不近人情犯了眾怒。與此同時,公司新產線良率也遲遲得不到改善,客戶甚至取消訂單。張忠謀內心焦急:虎視眈眈的三星都要打到家門口了,蔡力行居然還在壓成本增利潤的財報技巧!

2009年6月中台積電召開董事會,78歲的張忠謀宣布重新回爐,且不設置期限。回歸後的張忠謀做了兩件事:擴軍、擴裝備。他宣布之前的裁員無效,願意回來的馬上到崗,而且還邀請已經退休的蔣尚義到他辦公室吃了一頓麵,不談薪水不談補貼,只給了一個命令,回來把公司新增的近10億美金研發費用,盡快花出去。

為了鼓舞士氣,張忠謀在給台積電員工演講的時候,甚至引用了莎士比亞描述亨利五世戰鬥的詩句:「Once more unto the breach, dear friends?」(再衝啊,我的朋友們)。亨利五世被英國人視為民族英雄,他帶領著不足6,000人的疲弱步兵,打垮了六倍的法國精銳部隊。張忠謀此舉意味明顯,希望台積電也能創造以弱勝強的奇跡。

老將出馬,台積電迎來客戶回流、技術提升。尤其在28納米製程的關鍵技術上,蔣尚義選擇了後閘級方案,而非三星正在研發的前閘級。正確的判斷、嚴格的工藝,台積電良率大幅提升,三星卻仍沒有進展。

然而,此時的張忠謀並沒有舒展眉頭,他知道,要擊垮三星、除去後患,決勝點不在千里附近的首爾,而在遠隔萬里重洋的美國西岸,那里有能支撐任何一個代工廠走向世界頂峰的超級客戶:蘋果(Apple, AAPL-US)。

起義:蘋果抗韓,台積電遞刀

2010年,張忠謀在家里接待了一位特殊的客人:蘋果的COO杰夫・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雙方喝著紅酒探討著建廠生產的方案,一席長談後,達成了合作意向:蘋果同意將整代晶片訂單交給台積電,前提是台積電準備90億美元建廠資金和6,000個工人以確保產能。

這次會面是兩廂情願,蘋果正被三星逼得喘不過氣來。2008-2011年,三星智慧手機全球份額增長了6倍、達到了20%。然而蘋果卻有超過一半的關鍵零件要從三星採購。蘋果大口喘著氣,漸次推進三星替代計劃。2008年,蘋果把閃存晶片訂單從三星轉給東芝。兩年後又分了一部分螢幕訂單給夏普。

2011年4月,蘋果一口氣向三星提出了16項指控,稱三星手機是在「生搬硬套」的抄襲蘋果。但手握蘋果命脈的三星毫不認輸,立刻在美國反訴蘋果侵犯其十項專利,還要求在美禁售iPhone。蘋果被人握著咽喉吵架,便催促著台積電加速研發。而張忠謀也鞭抽快馬,在2011年底派出了頂尖的「one team」戰隊。

這支戰隊由百逾位跨部門的研發工程師組成,他們從台北、新竹等地,悄悄飛往美國、駐紮到了蘋果總部,工程師們都簽下了嚴格的保密協議,而他們的秘密任務就是和蘋果一起研發,繞開三星、製造A8晶片。

之所以要保密,因為三星手握核心專利,如果台積電用類似的方法生產,就會被三星告到不能自理。而三星也時刻準備這麽幹,他們在接待股票分析師的時候,都會強調「只要台積電敢做,就一定敢告!」為打消蘋果的擔憂,台積電先參與設計了A6晶片,彰顯實力。隨後還把自己的工藝專利,毫無保留地交給蘋果做驗證。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台積電專門開發了兩個A8版本讓蘋果挑選,不繞過三星專利墻誓不罷休。與此同時,台積電也化身基建狂魔,瘋狂擴產。位於新竹的第十二廠、台中的第十五廠、台南的第十四廠,都在以接近平時三倍的速度擴建。台灣省西海岸線上空,一架架飛機忙碌的運送著來自歐美日的晶片加工設備。

2011年到2013年期間,超大規模的12寸晶圓廠全球一共只增加了3座,而台積電一家就新建一座,擴建兩座。2013年,台積電一半收入用來擴張產線,可以說,張忠謀已經把自己的籌碼全部押了上去。此時的三星,雖然不知道蘋果和台積電的小秘密,但擴建的動作卻看得清清楚楚,於是,三星心生一計。

三星竟然主動聯繫台積電,希望台積電來代工自己的4G晶片。給訂單為虛,探一探台積電工藝、產能狀況為實。而這擺明的黃鼠狼給雞拜年,張忠謀自是心知肚明。他要求三星下單給台灣設計公司,再由設計公司和台積電合作,切斷了三星直接接觸的念想。三星也只好擺手作罷。

2014年,蘋果終於公布了A8晶片的代工名單:台積電獨中花魁。台積電的股價大幅飆升,員工們如釋重負,「如果不是榮譽感,期待打敗三星,誰願意犧牲長期時間跟家人分隔兩地?而台灣媒體更是興奮地播報著號外:“一只手機救台灣”、 “張忠謀揭竿滅三星”」

但不料,幾個月後,一個自稱身上流著台積電血的男人,卻在三星公司,再次把台積電逼到了峭壁邊緣。

重挫:三星喜得猛將、台積電連遭失敗

在張忠謀的辦公室里,有一張他和夫人的合影照,拍照的人正是他的愛將梁孟松。

梁孟松是台積電首任CTO蔣尚義的學生,也是台積電2002年銅製程突破的研發核心,是最有望接替蔣尚義坐鎮研發總監的候選人。然而,就在張忠謀2009年回歸的四個月前,梁孟松提交了辭職,要離開效力17年的台積電。

梁孟松顯然不是被5%考核淘汰的,而是因為感受到了排擠。2006年蔣尚義退休,梁孟松自認為是公司內最佳的繼任者。然而,他等的來的調令,並不是升職,而是被派去執行一個剛啟動的「超越摩爾計劃」。這個計劃聽起來很高大上,但卻只有兩座落後的晶圓廠使用,辦公室也只有一個小小的四人間。

梁孟松每天到辦公室都覺得是在冷宮裡,他甚至一連八個多月白天就坐在辦公室裡,不出門也不見同事。梁孟松覺得顏面盡丟,但事實上現任台積電的CEO魏哲家也接手過「超越摩爾計劃」,並從一單單小訂單開始,把這兩座小廠做的有聲有色。這個「計劃」也許不過是張忠謀給他的一個考驗。

冷宮也好,考驗也罷,心寒的梁孟松在2009年2月還是選擇了辭職。梁孟松的妻子是韓國人,因此,他到台灣清華大學任教沒幾個月後,就在娘家人的介紹下,來到了韓國的成均館大學教授通訊學。兩年後,梁孟松的競業禁止協議到期,他也找到了新東家:台積電的老對頭三星,做晶片部門技術長。

三星對梁孟松可謂是求賢若渴:據傳年薪高達1.35億台幣,是台積電標準的三倍,甚至超過了三星聯席CEO的待遇。李健熙常說,三個比爾蓋茨就能把韓國提升一個檔次,自己的任務就是找到三名這樣的天才,這種對人才不計成本的重視。

然而,三星的這份大禮,梁孟松還沒任職滿3個月,台積電的訴狀就冷冷地甩過來了。訴狀措辭嚴厲,要求他停止泄露機密、立刻從三星離職。梁孟松捏著訴狀,也許要感慨:一個合格的前任,不應該是再也不要聯繫了嘛?台積電痛下禁令,是因為他們察覺,三星變了。

三星在商業上被張忠謀稱為「三百磅的大猩猩」,但是在技術上卻被調侃為「雷達裡的一粒黑點」 。然而,自梁孟松離職後,三星像拿到九陽真經一般,技術一年一個台階:45nm、32nm、28nm,2011年時幾乎和台積電平起平坐。而同樣的追趕,中國的中芯國際則花了7年多時間。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台積電對梁孟松一番調查後,還真發現了不少可能違反競業協議的線索:梁孟松教書的成均館大學,號稱韓國的清華,背後的金主正是三星;成均館的校區就在三星總部的水源市;而梁孟松實際的教學地點,乾脆就在三星廠區內。這幾年梁孟松往返於韓台之間時,也都是三星集團的私人飛機來接送。

一想到梁孟松可能早就違反競業協議在替三星工作,台積電自然氣不過。然而,氣勢洶洶的台積電,卻碰到了滿腹委屈的梁孟松。於是殺氣騰騰的訴訟公堂,成了梁孟松的傾訴大會。梁孟松幾乎哽咽著說:憑我的資歷要我去一個不能發揮的單位、我感到被欺騙、被侮辱、高層完全不重視我。台積電為何如此無情無義?對一個終身為台積電奉獻的人,我但望重披戰袍為台積電效勞,但我無法收到回應。

他又高亢道:我不是他們講的言而無信,也不是媒體說的投奔敵營的叛將。這對我的人格及家人,造成很大傷害。

梁孟松的委屈慷慨,令人動容。最終,法官認為梁孟松已經離職2年之久,早就過了競業協議期,遂駁回了台積電的訴狀。吃了敗訴的台積電,還沒緩過神,就又遭到重擊。本以為勝券在握的蘋果A9晶片訂單,居然被三星拿下了。而且三星這次靠竟然是是無人能敵的工藝 — 全球首個14nm FinFET 工藝。

FinFet的發明人胡正明是台積電首任CTO,梁孟松正是他最得意的弟子,也是台積電FinFet量產的執行者。FinFET即晶片3D化,是台積電憋了近十年的大招,也是公認打開20nm以下製程的鑰匙,沒想到因為梁孟松的改換門庭讓三星搶了先,真是教會了徒弟餓死了師傅。

當時媒體遺憾地稱「台積電的技術優勢,已在一夕之間被抹平了」。

蘋果倒戈後,高通也宣布將最新的晶片交給三星代工。客戶跑了,投資人也怕了。已經連續五年看好台積電的瑞士信貸,第一次在評級中給出了負面評價;里昂證券則認為台積電將失去八成蘋果的訂單,損失10億美金以上。

2015年1月的股東會上,張忠謀面對鏡頭,面色凝重的承認:「沒錯,我們有點落後。」

反擊:十萬青年十萬肝

張忠謀承認落後的當天,股票應聲上漲了8%,善於腦補的投資者們相信,Morris(張忠謀)很生氣,後果很嚴重。而台積電也確實在籌備多線反擊了。

在技術上跌倒,就在技術上爬起來。台積電組織了一個行業前所未有的研發團隊:夜鶯部隊—即晚上幹活的人。台積電參照富士康流水線,把研發制度改為了三班倒,讓台積電從「24小時不間斷生產」,升級為了「24小時不間斷研發」。夜鶯的薪水遠高於流水工人,也高於普通研發人員,底薪上調了30%,分紅上調了50%。

重賞之下,夜鶯部隊很快就超過了400人。由於熬夜傷肝,因此夜鶯模式也被稱為「爆肝」,台灣便流傳著「十萬青年十萬肝」、「肝越硬,錢越多」。2014年,全年總勞工工時為2,135小時,遠超全球其他地區。2017年英特爾被台積電技術超越時,有員工去台積電打聽原因,得到回答:你們睡覺,睡太多,睡太久了。

安排完了技術攻堅隊,張忠謀給律師團下了命令「打到底」。為了圍剿梁孟松,律師團也掘地三尺的搜集了一批重磅證據,包括梁孟松的10名學生都是三星資深工程師,梁孟松2009年就用上了三星的內部郵箱,三星的工藝有7個關鍵特徵與台積電雷同等。最終法院強力判決梁孟松不得在2015年底前回到三星。這是台灣歷史頭一次競業禁止期結束後、也不能到競爭對手公司工作的判罰。而台積電這場勝利也是商界、政界、法界的合力之作。

梁孟松自是不服,再次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訴。官司一直打到2015年8月,顯而易見,梁孟松再次敗訴。雖然這個時候,他只需要再等4個月就可以奔赴三星就職了,但梁孟松卻高興不起來了:由於疲於應訴、無暇工作,而三星又急於求成,結果在A9晶片上翻車了。

網民測試中發現,三星代工的iPhone 6s晶片續航時間比台積電代工的少了2小時,機身溫度卻上升了10%。甚至有課程教大家怎麽區分三星代工,以盡早退貨。儘管蘋果對性能差異予以否認,但身體卻很誠實地把A9訂單從三星轉移部分給了台積電。而A10之後的代工名單中,就只剩下了穩紮穩打的台積電。

2018年 6月,86歲的張忠謀再次宣布退休,在自己的最後一次股東大會上,伴隨著熱烈的掌聲,他深情地說到:台積電的奇跡絕對沒有停止!張忠謀功成身退,而他的老對手李健熙卻自2014年就一病不起,至今仍沒有踏出三星醫療中心。而少主李在鎔在2017年因賄賂罪被關進了7平米的監牢,6個月後改判釋放。

2019年7月,日本對三星斷供了半導體材料,李在鎔不得不趕到台灣,懇求購買原料庫存,在12月台積電市值還短暫地超越了三星,當上了全球半導體老大。這場自2004年開啟的對決,歷經四個階段,終於落下帷幕。

然而,正如張忠謀勸誡的,台積電只是贏得了一場戰役,但對於半導體這個從70年代一直打到現在的行業來說,戰爭怎麽會結束呢?

尾聲

台積電成為台灣的圖騰,離不開張忠謀的個人魅力、自主研發的戰略、人人拼搏的精神、以及在創立之初張忠謀就強調的「中立的服務理念,贏得夥伴信任」。

信任,既能讓蘋果沒有後顧之憂,也能讓華為安心托付。華為的麒麟晶片全部由台積電生產,貢獻了超過10%的訂單。對此,台灣IT教父施振榮曾說過:台灣是世界的朋友,三星是世界的敵人。意思是三星什麽都做,台灣則安安心心給全世界的科技企業打工。

當然,台積電還是太年輕了,當太平洋版塊開始碰撞的時候,大陸和美國就如同兩堵無形的氣墻,這個時候台積電真的可以隨心所欲地交朋友嗎?

而回顧歷史來看,台積電創業之初的四寶,便是美國加州伯克利的人才、德州儀器的管理、IBM的技術授權、以及美國晶片公司的訂單。決定三星和台積電天平平衡的,是蘋果,更是背後的美國,而台積電的股東,也早已被華爾街占領,持股比例高達80%以上。

而台積電的背後,還始終存著三星的那把尖刀。雖然三星在7nm製程上翻車,落後於台積電不少身位,但由於蘋果和高通等忌憚台積電的一家獨大,所以三星永遠都不會徹底被拋下。而且電子行業的歷史告訴我們:永遠不要小瞧韓國人發瘋的勁頭和豪賭的膽量。

而當左右都有高墻,背後又有尖刀時,台積電是否還能繼續「一攬眾山小」?是否還能像以前一樣享受「中立」的瀟灑,答案無法獲知,但張忠謀卻已經無法再復出征戰了。2016年底,台積電的二號功臣,被台灣人尊稱「蔣爸」的蔣尚義,敲開了張忠謀的辦公室,告訴他要去中芯國際當董事了。又過了半年,從三星辭職的梁孟松,拿著僅僅20萬美元的年薪,率領團隊抵達上海,成為中芯國際的聯席CEO,僅三個季度就為中芯帶來重要的14nm技術突破。

2019年,帶領台積電戰勝IBM的「研發六君子」之一的楊光磊,在退休一年後接任了蔣尚義中芯國際董事的職位。而蔣尚義的下一程是出任武漢弘芯CEO。去年在一場峰會中,他這樣說:「摩爾定律放緩,對於中國內地半導體實現技術趕超有了絕佳機會。」

而在這些高管之外,更有數不清的台灣工程師絡繹不絕的趕赴大陸,加入到晶片行業的歷史進程中去。從深圳海思,到武漢新芯,從江陰長電,到合肥長鑫,都有越來越多的海外歸來的工程師加入,涓涓細流匯成洶湧的浪潮。

這場商戰還在延續。在中美科技戰的夾縫中,台積電既左右逢源,也左右為難,想「中立」,卻難「中立」。在戰略定位上,未來台積電如何繼續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呢?

《轉載自虎嗅網》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