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稅,讓美國再次偉大?川普減稅誰來買單?

作者:非凡油條   |   2020 / 09 / 09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減稅,讓美國再次偉大?

2014 年我還在美國留學,一天,一個美籍義大利裔教授和我閒聊。現在中國人最熟悉的義大利裔美國人莫過於國務卿蓬佩奧了,不過他那張肥頭大耳的臉顯然不能代表義大利裔的長相。就說這位教授,長得就酷似超級瑪麗,不僅矮胖的中年男人體型和麵孔像,連頭上戴的那頂帽子和上嘴唇的鬍鬚都幾乎一模一樣。這樣的長相自然頗有喜感,而他也是一個幽默而健談的人。他那天下午跟我講了很久,我已經忘了很多,只記得不知怎麼他談到了雷根當美國總統的時代。在他口中,雷根時代顯然不是個好時代。按照他的說法,在此之前,美國的社會福利還是有一些的,但是自從雷根上台之後,普通美國人負擔的大學學費和醫療費用都大幅增加,一些福利支出被砍掉了,民眾的生活質量是下降了的。

我回中國後看很多寫美國事情的網誌,總覺得有一種隔膜感。這種隔膜感在於,這些網誌裡寫到的美國,其指代是模糊不清的,也不知道指的是政府、體制還是什麼別的東西,但是真正的美國人民感受卻缺乏細節。他們描寫美國只是想藉用這個國家發生的事情來講自己的觀點,至於那裡的民眾究竟過的是怎樣的生活,他們並不關心。雷根在中國很多人看來,內政的主要功績是減稅。但是減稅同時伴隨著削減福利,減稅的好處,很多自由主義的網誌都說過。但是削減福利的問題,我是從美國人那裡聽到的。

簡而言之,沒有共同生活和共同記憶,很難有好的觀察。但是生活在美國也並不意味著有好的觀察,像我浮光掠影地待了兩年,也並沒有深入了解過美國人究竟是怎么生活。而那位教授,也是體面的中產階級,他了解的也只不過是自己生活中的細節,對於其他不同的階級、族裔的了解,未必有多深。

我所在的大學坐落於一個鐵鏽帶的搖擺州,在很多州都是鐵定的民主黨或共和黨票倉的情況下,這樣的搖擺州投向哪個黨,那個黨就更有可能取得選舉的勝利。那年正值美國國會中期選舉,同學們對投票形勢的理解倒也頗為統一,和大學相關的中產階級會投票給民主黨,其他城裡的窮人和農村的農民(有農場那種)會投票給共和黨。儘管價值觀分裂在當時就有了影子,但那年的中期選舉還是顯得比較乏味,那是因為中期選舉的熱度本來就不如總統大選,而且也沒有川普這樣的話題人物參與。而後來有了川普,總統大選的熱鬧程度,我們也都見識過了。

回憶起這 6 年前的事情,都彷彿隔了很長一段時間一樣,畢竟情況發生了很多變化。如今川普都在考慮限制中國學生赴美留學,已經有美國的高校開始驅逐公費留學生了。情況突變的時間節點是2016 年底的美國總統大選,那年鐵鏽帶搖擺州城市裡的窮人相信川普將工作帶回美國的許諾,鐵鏽帶的幾個搖擺州被川普贏下,決定了川普的勝選。川普在競選中還有一項政治承諾就是減稅,某種程度上他是在效仿當年雷根的政策,而且在他上台之後也迅速履行了這一承諾。

川普減稅,誰來買單?

又是美國總統大選的年份,今年拜登在競選承諾中提到,要給年收入在40 萬美元以上的人(在美國這算是富裕人群了)加稅,以支持氣候變化、教育和醫保開銷。我看到這條新聞的反應是,儘管現在民調顯示拜登領先不少,但拜登真認為自己穩操勝券了?敢在競選的時候就提加稅?

美國以直接稅為主,也就是直接對企業和個人徵的稅佔大頭,是直接徵收企業所得稅、個人所得稅的,房產和遺產都要繳稅。川普當年就是利用避稅手段繼承了其父親的龐大家產。作為擁有不少產業的富豪,川普自然很願意推動減稅,在他任內推動的減稅法案,將企業所得稅稅率從35% 降低到21% ,個人所得稅則是實現了包括富豪在內大部分人的普降。

減稅在一定程度上確實會刺激投資和消費,從而帶動經濟增長。但是問題來了,稅減了,政府的財政收入就少了一部分,可是川普在競選中還承諾要大搞基建,建邊境牆等等,都是要花錢的,這錢又從哪裡來?就更不用說美國現在高積的國債了,用什麼錢去還本金和利息呢?

別急,他總會找到鵝把毛攥下來的。比如說他想把工作帶回美國,那就有藉口加關稅,特別是中國作為美國進口的第一大來源,對中國加關稅更成了理直氣壯的選擇。對中國貨物加關稅就能彌補財政收入的不足。如果美國的進口商趨利,減少從中國進口商品,那就正好也實現了與中國脫鉤的目的。這麼兩頭算都賺,川普的小算盤,算得還挺精。

但是需要中國廉價商品的人,顯然主要是美國的底層民眾,對中國商品加了關稅之後,無論是繼續進口中國商品還是找其他替代者,進口商品的成本都被提高了,最終這個成本還是轉嫁到了底層民眾身上,等於間接從底層民眾那裡收稅。而且對中國商品加關稅也確實阻礙中國商品出口到美國,從2019 年1 月開始,中國就不再是美國的第一大貿易夥伴,而且它的貿易額與加拿大、墨西哥與美國貿易額的差距越拉越大。好像是挺有效。

可是千算萬算,算不到疫情來了。疫情全世界爆發後,中國率先復工復產,重新成了美國第一大商品進口來源。這關稅加得是事倍功半,不合算。

▲數據來源:美國人口調查局

還有一個辦法,就是降息,繼續量化寬鬆,開啟核動力印鈔機,錢多了,國債不怕還不上。川普要求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搞負利率,鮑威爾把美國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扭扭捏捏地下調至0 ~ 0.25% ,結果疫情來了3 月股市大跌,鮑威爾只好給出無限印鈔的保證來救市了,算是從了川普。而且就現在美聯儲的表態,加息回去短期也不大可能了。

但是量化寬鬆等於稀釋底層民眾手裡的現金,持有房子股票等資產的有錢人是從資產升值中賺到了,等於又拔了底層的鵝毛。像川普這樣嘴上喊減稅,實際上從底層拔鵝毛的做法,著實是高明的。雖然長遠看對美國國力有損,但短期確實讓他能贏得有錢人的支持,很多他想做的事情也就這樣做成了。至於底層?總有部分底層是要投民主黨票的,靠煽動民粹穩固支持自己的那部分底層選票就好了。

間接稅稅率合理嗎?要說拔鵝毛又讓鵝少叫,間接稅比直接稅要好使。而且有的時候被間接稅拔了鵝毛的鵝都不知道自己被拔毛了。中國的稅收收入中,間接稅佔了很大比重。以營改增改革後 2017-2019 年的稅收收入情況為例,在主要稅種中,作為間接稅的增值稅比起主要的直接稅個人所得稅和企業所得稅加起來還要高。而另外兩種主要間接稅,國內消費稅和關稅也很可觀。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而不同於直接稅,間接稅是指納稅人能將稅負轉嫁給他人負擔的稅收。往往因為一些偶然的契機,大眾才會發現,原來這項商品含稅。比如大家最近才發現,衛生棉是含稅的,稅率還不低,高達 13% 。一時間這件事情成了熱點,吵得熱火朝天。13% 的稅率正常嗎?按理說也算正常。畢竟沒有一個專門的“衛生棉稅”,所謂的“衛生棉稅”也不過是一般的增值稅。除了某些特定商品如糧食、食用植物油、報紙、圖書、化肥等適用 9% 的增值稅之外,一般的商品增值稅率就是 13% 。

衛生棉適用增值稅稅率13% 可能不好變動,但也可以有其他辦法,比如熱搜內容中的散裝衛生棉價格便宜質量也可靠,是不是可以通過大量採購的方式,扶植這樣的便宜衛生棉生產商生存下去,為貧窮的女性提供衛生棉保障?大量採購也不是什麼新辦法了,算是藥品價格管理中的成功實踐了,這樣的成功經驗是不是可以複製到衛生棉上呢?那廉價散裝衛生棉下面評論區的“生活難”三個字,可是很多人亟待解決的困境。

減稅會怎麼減

在這幾年經濟成長減緩,市場主體利潤越來越薄的時候,減稅降費就是大趨勢了。今年經濟形勢面臨的壓力有些大,減稅降費更應加大力度。中國有上億市場主體,保住市場主體,就能實現今年城鎮新增就業 900 萬人以上的預期目標。已經頒布了減稅降費一攬子政策,預計全年可為企業新增減稅降費超過 2.5 萬億元,各級政府要把該減的稅堅決減到位,該降的費堅決降到位。

減稅最直接的是降低了市場主體的負擔,它們不破產,就能保住就業。如果繼續針對增值稅這樣的間接稅減稅的話,是會實實在在減輕流通領域負擔,最終惠及的還是負稅人。假如負稅人群體很大,又比較貧窮,某些特定類型的商品增值稅減稅也不是沒有可能。

中國社科院副院長蔡昉最近的講話裡就提到,歷史上的發達國家國家進入高收入階段,政府加大了再分配力度,用稅收和轉移支付的辦法把吉尼係數縮小了。他還提到,居民消費特別是農村居民的消費、低收入群體的消費,應該成為越來越重要的拉動經濟的需求因素。

也就是說,通過稅收等再分配手段,減小貧富差距,提升居民消費,將會是下一階段應當挖掘的經濟增長潛力。那麼,給農村居民、低收入群體相關的稅收減免,是不是會考慮的更多呢?即使不考慮未來的減稅預期,近些年增值稅從一般商品的 17% 稅率降到 13% ,部分商品稅率從 13% 降到 9% ,就已經是減稅的良政了。

參考資料:

虎嗅⟫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