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收漲 30%、股價跌 20%,是前程無憂還是「前程堪憂」?

作者:智通財經   |   2018 / 10 / 05

文章來源:雪球   |   圖片來源:Koko


特斯拉(Tesla, TSLA-US)私有化的消息並未讓其股價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但是,繼續維持營運的中概股前程無憂(JOBS-US)近來卻因為業績成長而陷入慘不忍睹的境地。

根據智通財經 APP 觀察,前程無憂在 8 月 2 日公佈第二季度財報後,次日股價大跌近 20%。要知道,該公司當季的營收成長 33%、毛利成長 31.6%,而該公司的業績成長也被看空,不少投資者都在憂心這家公司究竟是「前程無憂」還是「前程堪憂」。

老牌招聘平台的過去

中國的招聘平台為數眾多,但能稱得上「老牌」的,前程無憂算是一家。因為這家公司 19 年前就已經成立了。

互聯網招聘產業競爭激烈,能讓一家公司近 20 年屹立不倒,沒有核心主幹是做不到的。而前程無憂的主幹就是公司 CEO 甄榮輝。

每個能人都有傳奇經歷,甄榮輝亦不例外。

1988 年,甄榮輝獲得法國 INSEAD 商學院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後,次年便加入了全球三大頂級管理咨詢公司之一的貝恩公司。

此後,他幫助百威啤酒、戴爾(DELL, DVMT-US)電腦等知名品牌進入中國市場,而世界 500 強中的許多企業也都曾獲得他的市場分析指導。

由於甄榮輝的表現出色,短短 4 年便從顧問、經理升遷至合伙人,成為貝恩有史以來升遷最快的外籍員工。

但貝恩的 100 萬美元年薪並未鎖住這位能人的心。

百威、戴爾等外資在上世紀 90 年代相繼湧入中國,當時中國的創業風氣盛行,於是「下海當老闆」成為甄榮輝最想做的事,而他把目光投向了中國的招聘產業。

那時的美國人才市場,一年產值高達 50 億美元,而中國市場規模則不足其 1/5,無疑是一座巨大的金礦。

隨著互聯網開始興起,甄榮輝在 1999 年投資建立了以招聘為主營業務的前程無憂,並在一年之後徹底離開貝恩,全心投入前程無憂的建設發展之中。

「公司要贏,30% 在戰略,70% 是在執行」這是甄榮輝對公司經營的看法。

在參考美國、日本同業的一些普遍做法後,甄榮輝逐漸確立了以「To B」為主的營運戰略,之後便是著重對銷售團隊的打造。

「我曾有幾次創業失敗的經歷,失敗的原因之一就是沒有建立團隊。」甄榮輝如是說。

目前市場對傳統招聘平台商業模式的理解是,「以 B 端為主,本質上仍是以企業為核心的互聯網招聘廣告展示平台,主要是為企業發佈招聘資訊、獲取簡歷」。

雖然這一模式如今看來稍顯落後,但是在開拓市場的初始階段,掌握 B 端客戶卻是最容易變現的發展模式。這一模式的核心邏輯在於,雖然中國求職者眾多,但優質招聘公司卻是「稀缺」,只要掌握優質招聘公司,就可以吸引大量求職者,從而掌握整個市場。

所以,甄榮輝在選拔公司銷售團隊時要求嚴格;「能力第一」是甄榮輝選拔人才時最重視的一點,而這一風格從公司創辦至今一直如此。

優秀的銷售團隊為前程無憂帶來了出眾的業績。公司只用了三年,便建起了容量達 150 萬的人才簡歷庫和研究全國 20 多個城市的網路,網站的每日瀏覽量也飆升至 400 多萬人次。

直至今天,前程無憂已成為中國互聯網招聘平台的龍頭。據易觀統計,截至今年第 2 季度,前程無憂的市佔率高達 29.6%,超過智聯招聘成為產業第一。

招聘產業蓬勃發展

隨著技術進步和業務發展,市場對於專業性人才的需求越來越大。

以近年熱門的「人工智慧」概念為例,人工智慧的爆紅使得市場對於大數據人才的需求猛增。

智通財經 APP 表示,根據商聯會統計數據顯示,目前全國大數據人才僅 46 萬,未來 3—5 年的人才缺口將高達 150 萬。除了人工智慧領域外,其他專業技術領域,例如金融與會計領域,擁有 CPA、CFA 證書的高階人才也存在較大缺口。

「物以稀為貴,人才亦如此」,企業對於人才的渴求使得其與求職者之間的天平發生變化。招聘模式也一定程度地從曾經的「公司找人才」變成了「人才挑公司」。

在這種產業變化下,主打 C 端服務的招聘平台應運而生。這類平台以用戶為主導核心,讓 C 端用戶(求職者)獲取職業認同、完成價值發現、進而實現自身價值。

在商業模式上,該類平台一反前程無憂這種「互聯網招聘廣告展示平台」的存在方式,創新地採用「企業+獵頭+個人」的 B-H-C 模型架構,盡量減少人才與公司雙方「資訊不對稱」的風險。

「流量」是互聯網產業永恆不變的大邏輯,對於互聯網招聘平台來說也是如此。

但是對於招聘平台而言,其流量來自於求職者與公司雙方,若按流量大小及活躍度劃分,求職方的流量品質明顯較高;於是,吸引求職者流量便成為如今招聘平台對抗的本質。

要吸引求職者,當然要抓住其痛點,而求職者的痛點不言可喻,就是「薪資待遇」。哪裡給的工資高、福利多,自然可以到吸引人才,「人往高處走」的道理幾千年都不會變。

倘若再回到招聘平台間的對比,我們便可以很清晰發現,為何主打「2B」的前程無憂在模式上劣於主打「2C」的同業。

如果是為企業服務,招聘資訊所給出的工資自然較低;如果是為求職者服務,那麼招聘資訊所給出的工資則會較高。

以深圳地區招聘「大數據開發」一職來看,獵聘網(06100-HK)整體而言比前程無憂所給的薪水高,獵聘網給出的月薪水大多在3萬人民幣以上,而前程無憂則一般在3萬人民幣以下。

薪資的差異是導致前程無憂求職者流失的重要原因,而失去流量也意味著前程無憂在求職者方面的獲客難度增加,這正是此次導致前程無憂股價下跌的關鍵原因。

導流難度加大是股價下跌關鍵

回到該公司的第二季度財報,我們先看看前程無憂的總體業績概況。

公司第二季度總營收為 8.955 億人民幣,比去年同期的 6.732 億人民幣成長 33%,超出預期區間;公司同期毛利率為 72.4%,相較去年同期為 73.2%;公司同期淨虧損為 5,660 萬人民幣,相比去年同期的淨利潤為 7,060 萬人民幣。

單就數據來看,前程無憂第二季度財務數據並不算差,但深究其虧損的根本原因則會發現問題似乎並沒有那麼簡單。

智通財經觀察,該公司第二季度的營運支出為 4.23 億人民幣,較去年同期大幅成長 41.5%;其中,銷售與行銷支出為 3.34 億人民幣、與上期相比成長 46.4%,總務與行政支出為 8,870 萬人民幣,與上期相比成長 25.5%。

公司銷售開支主要用於支付員工薪酬及廣告品牌促銷,間接地說明了該公司已開始加大銷售力度以吸引客流。

然而,這同時也反映出公司的市場競爭力正在下滑,由於求職者不斷被分流至其他招聘平台,使得公司不得不加大力度進行品牌宣傳。

在投資者眼中,該公司突然在同一季度內與上期相比增加近 50% 的行銷投入,說明這並非是「自上而下」的規劃,被迫使然的機率更大。因此投資者下調了對前程無憂的預期,最終導致其股價出現大幅下降。

在互聯網時代中,「靜觀其變」往往容易會被市場淘汰,而這條「鐵律」已被無數公司驗證;在競爭中「思變」,或許已成為這家擁有近 20 年「高齡」的互聯網招聘平台最後的出路。

2017 年 9 月底,「B-H-C架構」招聘平台拉勾網以 2 億美元的估值,獲得前程無憂 1.2 億美元的投資,這足以看出前程無憂正在努力進行轉型。

只是目前前程無憂依然處在新模式的探索階段,此次股價暴跌足以說明投資者的耐心或已被消磨殆盡,該公司若不能在短期內找到出路,往後在資本市場的處境也許只會更加艱難。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雪球
「雪球」是一個社交投資網絡,它有網頁版(xueqiu.com)和手機客戶端。用戶可以通過雪球:
● 訂閱股票、封基、ETF,全方位收取新聞、公告和用戶討論
● 通過自選股功能查看股票漲跌
● 通過持倉盈虧功能管理個人投資組合
● 和其他投資者實時交流互動
雪球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