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聘網IPO:中國最大獵頭招聘網站上市

作者:Rica   |   2018 / 07 / 27

文章來源:投資界   |   圖片來源:Haowei


這一刻,戴科彬和全體獵聘人等待了七年。也意味著,搶在拉勾網之前,獵聘成為港股科技人力資源第一股。

2017 年底,在一部講述獵頭產業的職場商戰片《獵場》中,戴科彬與演員胡歌、陳龍同台飆戲,賦予了 “中國式獵頭” 新的定義。電視劇播出後,他在自己的公號上發感慨,分享自己的小緊張,以及胡歌是怎麼教他演戲的,文章有近萬閱讀,上百個讚。

這個帥氣的 CEO 在劇中扮演自己,在微博(WB-US)上有近 25 萬粉絲,做的是 “撮合” 人才的交易。

今天,獵聘網赴港上市的鐘聲敲響,股票代碼 06100。獵聘網今日開盤價 31.6 港元,較 33 港元的發行價下跌 4.2%。若以開盤價計算,獵聘網市值 163.29 億港元。

這一刻,戴科彬和全體獵聘人等待了七年。也意味著,搶在拉勾網之前,獵聘成為港股科技人力資源第一股。

現實版《獵場》上演! 獵聘網香港 IPO,成 “人才服務科技第一股”!

虧損收窄,七年首次盈利

獵聘網於 2011 年上線,是一家企業、獵頭和職業經理人三方互動的職業發展平台。目前,獵聘網主要的服務對象來自中國,針對企業客戶與個人用戶。

當所有招聘平台還在以一邊對 2B(企業),一邊對 2C(個人求職者)的模式在招聘市場裡廝殺時,獵聘另闢蹊徑將獵頭這一環引入了人才招聘市場,改變了以往招聘網站只是充當一個資訊仲介的作用,打通了企業、用戶、職業獵頭三者之間的關係。

獵聘網 CEO 戴科彬透露,獵聘網的收入主要來自企業付費和增值業務收入,來自用戶的個性化服務收入也是主要發展方向。根據招股書,這兩部分業績都成長迅速。

截至 2017 年 12 月 31 日,獵聘網擁有 3,890 萬個人註冊用戶,24.8 萬企業用戶和 10.1 萬獵頭。個人註冊用戶從 2015 年 2,500 萬名增至 2017 年的 3,890 萬名,年化成長率 24.8%;企業用戶從 2015 年的 75,088 名增加至 2017 年 24.8 萬名,年化成長率為 82%;獵頭從 2015 年的 62,392 名增加至 2017 年的 10.18 萬名,年化成長率為 27.8%。

營收方面,獵聘網 2017 年總收入為 8.25 億元,其中來自企業的收入為 7.96 億元,來自個人用戶的收入 2,724 萬元。2016 年總收入為 5.87 億元,2015 年總收入為 3.46 億元,年化成長率達 54.5%,淨利潤由 2015 年的大幅虧損逐漸縮窄。

值得一提的是,2017 年獵聘網首次實現扭虧為盈,盈利為 755 萬元。2015 年和 2016 年的虧損分別為 2.31 億元、1.40 億元。

截止 2018 年 5 月底,獵聘為超過 24 萬驗證企業用戶提供崗位招聘管理服務,其中,通過大數據和人工智慧技術,獵聘能迅速、準確地讀懂用戶的招聘需求,助力提升人才招聘的效率。目前獵聘業務已研究北上廣深等 15 個全國重點城市。此外,獵聘還在積極佈局全球業務, 2015 年,獵聘在美國波士頓成立了北美分公司,為全球企業招才引智。

招聘服務中,不一樣的 “撮合經濟”

“獵聘的商業模式已經得到驗證,就是可以通過效率最佳化去得到一個可持續發展的動力。”戴科彬將能夠盈利歸因於目前諸多互聯網公司所不具備的這一 “超能力”。

目前中國的招聘市場大概分為四大模式:以前程無憂(JOBS-US)和智聯招聘為代表的大而全的傳統模式;以獵聘(6100-HK)、拉勾為代表的定位中高端招聘平台;以脈脈、大街網等為代表的社交模式;以 58 同城為代表的分類資訊招聘。它們的基本盈利模式都是以廣告和人力資源服務作為主要盈利點。

但是,這種脆弱的平衡很可能在獵聘上市之後發生改變。有業內人士認為,這可能是下一輪招聘網站洗牌的前兆,早期僅憑充當求職者和企業的 “撮合者” 就能賺錢的時代,早已一去不復返了。

引入獵頭、提供深度服務,這是獵聘和傳統招聘網站最大的不同之一。

戴科彬介紹,獵聘採用的是 “BHC” 的模式,分別代表了企業、獵頭、求職者。簡單來說,就是公司負責建立平台,邀請這三者來共建生態。在他看來,獵聘的本質是,搭建了一個幫助企業、獵頭與個人求職者進行全面互動的平台,一個推動人與人間連接的社交平台。

撮合交易中的對象是人與職位,但是在這一過程中是通過撮合人與企業、人與獵頭來完成的。在撮合過程中,對於主動求職者而言,撮合資訊互通是容易的,但是匹配效率很低,因為求職者的投遞行為是不可控的。對於中高端人才職業發展平台,更多存在的是被動求職,這就使得撮合資訊互通更複雜。

而對於中高端人才來說,撮合中信任關係的建立尤為重要。因此,獵聘除了依賴社區以外,更依賴科技的力量。獵聘從 2014 年就開始佈局 AI,推出基於大數據的產業分析,來提高企業、獵頭、求職者在效率、服務質量方面的滿意度。

戴科彬認為,撮合交易終將逐漸實現閉環,而招聘網站將通過三個方面實現閉環。第一,定位數據公司而非廣告流量公司,結果導向,以合適人選為結果,而不是僅僅幫助企業發布招聘廣告。第二,結合人工服務團隊,將撮合的階段由資訊展示推進到撮合對的人選,即面試階段。第三,尋找高質量的獵頭,與其合作促進線下招聘求職過程管理,真正提昇平台的效率。

他補充道:“這個模型讓獵聘人最驕傲的一點,它是中國人首創的。很多年以來,學習和複製美國模式是中國互聯網企業快速成功的捷徑,但我們現在已經可以創造並輸出模式了,這是時代的偉大進步。”

5 輪融資成獨角獸,經緯中國 “一投到底”

獵聘網 2011 年上線,當年獲得了經緯中國主導的 A 輪融資,2013 年再次獲得經緯中國主導的 B 輪融資,2014 年又獲得了由華平領投、經緯中國跟投的 7,000 萬美元 C 輪融資。經緯和華平成為其兩大主要投資方。

現實版《獵場》上演! 獵聘網香港 IPO,成 “人才服務科技第一股”!

根據招股書,IPO 前,CEO 戴科彬自己持有 8%左右的股份,通過其全資擁有的 MayFlower 持有 24.91%的股份,共持有 32.95%股份,為第一大股東。經緯中國占股 24.49%,華平投資佔股 23.89%,三啟未來佔股 8.04%,邵亦波的 Tenzing 佔股 7.47%。

經緯中國從天使、A 輪、B 輪開始,華平投資之前,作為唯一資方,主導了獵聘網三輪融資。此後,又參與了獵聘網 C、D 輪融資,可謂 “一投到底”。眾所周知,經緯最喜歡投的是平台性的公司,而獵聘網正在提供了三方職場社交的成熟平台。這在某種程度上證明了經緯對這家公司的信心。

戴科彬曾回憶自己最艱難的時候,對他來說 “2008 ~ 2010 年是我很迷茫的三年,今天可以說了,以前不太好意思講。” 他想幹互聯網,但沒幹成,為了活下去只好讓公司先幹 “自己即使幹得好也不想幹” 的事兒。

2010 年,他接到了經緯的電話。那時候的經緯遠不是今天的樣子,所以戴科彬的第一反應是 “經緯是誰?” 戴科彬隨後見到了邵亦波、左凌燁和肖敏,這被他形容為終於有機會去做 “渴望了很久的互聯網”。

這個 “一心想做互聯網但沒有錢去幹,對互聯網也不了解” 的年輕人,拿到了第一筆啟動資金。戴科彬將彼時的獵聘形容為 “在那個時候,(經緯也許會覺得)這個公司大部分人都在幹獵頭,只有創辦人跟 CTO 兩個人在幹互聯網的事不可靠。”

後來的戴科彬可以說是破釜沉舟了,他砍掉了當時最賺錢的線下獵頭業務 —— 這個業務的利潤能達到 300 萬/年,足夠他安逸地做一個小老闆。事後來看,這個決定成了他高速發展的開始。

僅次於經緯,獵聘網第二大股東華平投資早在 2012 年就接觸了這一項目。華平投資合夥人丁毅發現,“從 2013 年到最近幾年,互聯網已經從 1.0 時代的純資訊廣告,過渡到 2.0 時代,而在招聘領域,交易是獵頭,獵頭到最後成交了,但決策環節還是比較長。所以這中間需要一種基於互聯網的方法資訊加服務的模式,因為並不是所有環節都可以用資訊解決的。”

人才的重要性人盡皆知,尤其是中高端人才。但遺憾的是,在長期的發展過程中,中國招聘網站都只是野蠻生長,為了省時、省力、省錢,更願意向企業輸送中低階人才。而隨著中國經濟日益轉向外向型,中高端人才或定制人才需求緊俏。

丁毅認為,在此背景下,獵聘網獨特的業務模式切中市場痛點,脫穎而出。獵聘網透過獵頭網路將人才與企業大規模連接,打破傳統線下獵頭招聘、線上招聘網站及職業社交網路的模式。尤其是,利用數據及科技能力向個人及企業用戶提供精準的匹配結果,大幅減少傳統線下招聘公司與其客戶之間的資訊錯配。

“現在的招聘產業不管是企業還是求職者對於對方要求都需要更加全面化和個性化,而現在互聯網招聘平台則缺乏這種全面的生態系統。” 他補充。

投資界》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投資界
投資界以強大的投資人關係網路為基礎,致力於為業界人士提供最即時、準確、深入的市場報導,並整合清科集團十餘年的行業研究資源,傾力打造具備豐富數據及深入分析的專業化網站。
投資界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