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Autopilot 到 FSD ,特斯拉的「全自動駕駛」來了!

作者:極客公園/趙子瀟   |   2020 / 10 / 23

文章來源:36氪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現在是特斯拉歷史最好的時刻,成就自動駕駛的路上也存在著許多小機會,兩者相加,馬斯克的「不一樣」也就有了保障。

全自動駕駛,馬斯克奉上。

特斯拉全自動駕駛 beta 版已推送

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在當地時間週三晚上發布推特表示,特斯拉的全自動駕駛(Full Self-Driving,以下簡稱 FSD)beta 版軟體已向少部分客戶推送。

儘管目前還沒有太多完整的資訊放出,也暫不清楚哪些地區的用戶會收到推送,當地政府是否允許使用,但作為可能是全球第一個最高級別的自動駕駛系統,特斯拉這個動作還是賺了人們不少眼球。

本月早些時候,馬斯克就向大眾透露了一些關於即將發布的全自動駕駛軟體測試版的資訊,表示將能實現零干預的自動駕駛。

從推出輔助駕駛 Autopilot 到 FSD,特斯拉對待自動駕駛的態度一直是產業公認的「激進派」代表。在全自動駕駛面前,情況又變得有些不同。 Autopilot 在一定程度上成了整個產業的標竿,但經歷過被資本追捧的發展熱潮之後,整個產業逐漸趨於冷靜,基本形成了共識:全自動駕駛系統短期內絕不可能到來。

馬斯克的高調宣布,又讓特斯拉成了「異類」。所以,特斯拉到底有什麼不一樣?

「謹慎」的全自動駕駛來了

馬斯克又跳票了,不過只維持了一天。

10 月 21 日,馬斯克發布推特稱,FSD beta 版將於晚上發布。直到第二天,這項功能才正式上線,馬斯克同時宣布,從下週一開始,FSD 套件價格將上漲約 2000 美元。

同時,推特上也有人開始「秀」自己收到的 FSD beta 版更新推送,發出了圖片和影片演示。根據某些用戶貼出的FSD 升級說明,這是FSD 早期的測試版本,必須謹慎使用,「它可能會在最壞的時間裡做錯事情」,強調「司機必須始終把手放在方向盤上,隨時關注道路。」

當 FSD 啟用時,車輛將能夠在高速公路道路上實現自動變道。根據導航在分岔路口選擇正確的道路方向,同時還能按照導航線路處理與其他車輛及周圍物體的關係,比如超車等等,車輛還能夠自動實現轉彎。但特斯拉官方提醒,在視覺死角區域、十字路口和狹窄的駕駛環境中,司機要尤其關注周圍環境,並隨時準備接管。

▲ 網路上流傳的特斯拉 FSD beta 版升級說明|Twitter

馬斯克在推特上稱,FSD 測試版軟體更新的推送將非常緩慢且謹慎,「因為它應該如此」。

在另一位用戶發布的影片裡,能看到 FSD 系統的工作狀態。直線道路上遇到紅綠燈自動停車起步,整條路上的車輛都能在特斯拉中控大屏的左半部分看到,右半部分則是導航地圖。

據已經體驗過 FSD 的用戶表示,特斯拉在一個十字路口安全左轉,體驗令人驚艷。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大螢幕上顯示道路的畫面實在太醜。可能後期系統 UI 的交互設計方面還需要迭代。

和剛推出輔助駕駛系統 Autopilot 時的激進不同,特斯拉對 FSD 的態度略顯低調,對「安全」進行了反復強調。最重要的是,特斯拉邁出了通向「全自動駕駛」的第一步。

激進的輔助駕駛

2015 年 10 月,特斯拉輔助駕駛功能 Autopilot 正式發布,讓全世界特斯拉車迷為之振奮。

事實上,直到 Autopilot7.1 系統發布,搭載全套自動駕駛硬體的特斯拉才能使用輔助駕駛功能。由於體驗超過當時所有豪華車型,算是重新定義了「輔助駕駛」。同時,Model S 也可以看作是第一款搭載 L2 級別輔助駕駛系統的車輛。

按照美國汽車工程師學會(SAE)對 L2 級別自動駕駛的定義,該功能的實現基本操作由車輛完成,駕駛員負責周邊監控和隨時接管車輛,主要包括功能有ACC 自動巡航、自動跟車、自動泊車等等。

後來也有許多車商跟進,甚至成為中高端車型的標配,但回頭看特斯拉無疑是最激進的一家。當然,這樣的策略也為特斯拉招來一些爭議。一開始,特斯拉甚至都沒有明確說明, L2 級別輔助駕駛需要司機在行駛過程中始終全神貫注,手不能脫離方向盤,只寫在了產品說明書裡。這個隱晦的操作,甚至間接造成了,僅 2016 年就有兩起致死交通事故因 Autopilot 而生。

直到現在,雖然特斯拉車輛配備的硬體升級到第三代,軟體也日漸趨於完善,但依然無法讓司機完全脫離方向盤。偶爾還是會有事故發生,有的車主竟然膽大到敢在行駛的車內睡覺。

▲ 開著輔助駕駛功能的特斯拉沒有分辨出前方卡車,發生事故。司機當時也並未注意|網路

本次更新的 FSD beta 版,則在 Autopilot 的基礎上直接跨越了幾個台階,觸碰到了 L5 級別的門檻。而 SAE 對 L5 級別的自動駕駛定義為完全的無人駕駛,中間隔著 L3 與 L4 ,屬於最高級別的自動駕駛能力。前者是車企正在努力實現的,後者則是車企或自動駕駛新創公司現階段希望攻下的領域。

不難想像,要做到 L5 級別的自動駕駛有多難:大量多變的交通場景、多樣化的道路類型、複雜的交通參與者和極端的氣象環境,均會對自動駕駛系統的感知、決策和控制能力提出巨大挑戰。事實上,特斯拉如今展示的 FSD beta 版,其實也還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全自動駕駛。

但特斯拉在這方面做了不少準備。硬體升級​​就是其中很重要一點。特斯拉 2019 年推出了自研 FSD 晶片,使得高級別自動駕駛的實現有了可能。

特斯拉自主研發晶片是「迫於無奈」?

有趣的是,從現在往回看,特斯拉自主研發晶片似乎是「迫於無奈」。

最早幾年,特斯拉自動駕駛晶片及部分解決方案都交由合作夥伴,從​​ 2014 年 9 月到 2016 年 7 月生產的 Model S 全部搭載了 Mobileye(後被英特爾(Intel, INTC-US)收購)的晶片。可惜好景不長,合作僅維持了兩年,二者的關係就破裂,官方宣佈「分手」。

雖然特斯拉與 Mobileye 都沒有公開理由,但多數人猜測這個舉動與技術路線有關。特斯拉屬於激進派,而 Mobileye 更願意與大型車企合作,走一條更保守的自動駕駛路線。

▲ 特斯拉最早的輔助駕駛由 Mobileye 提供晶片解決方案,但之後終止合作|網路

之後特斯拉選擇輝達(NVIDIA, NVDA-US)作為自動駕駛晶片的供應商,同時,也許為了保險起見,特斯拉開始晶片的研發,並於 2019 年 4 月發布FSD 晶片,和基於FSD 晶片打造的第三代硬體架構。特斯拉最後完全「拋棄」了輝達。

一位汽車領域資深從業者曾對極客公園表示,輝達打造的是通用晶片,在自動駕駛這種垂直領域並不能發揮最大的作用,而FSD 晶片專門為自動駕駛技術研發,算力等參數也能最大程度得以發揮。

「輝達xavier 能分配給自動駕駛的算力不足 50% ,FSD 晶片可以把 90% 的算力用在上面,並且完全符合特斯拉自己的硬體架構,為自動駕駛做出了充足準備。」上述從業者表示。

只是沒人想到特斯拉可以走得這麼快。

馬斯克在 2020 年的世界人工智慧大會上宣布,特斯拉已經非常接近 L5 級自動駕駛了,將在今年完成開發 L5 級別的基本功能。馬斯克特別指出,將通過現有的硬體版本和不斷改進的軟體來實現 L5 級別自動駕駛。

隨後幾個月內,特斯拉的「超級電腦」項目Dojo、電池日上宣布對整個自動駕駛軟體堆棧進行根本性的重寫等消息,有關特斯拉全自動駕駛的消息不斷放出,用戶乃至整個產業的期待也水漲船高。

汽車的核心競爭力

自動駕駛出租車現在已經變成了「網紅」項目,嚴格意義上說是限定範圍內的自動駕駛,屬於 L4 級別。對於更高級別的 L5 ,業界普遍處在觀望階段。

「在經歷過一波熱潮後,產業回歸理性, L4 和真正意義上的 L5 還隔著巨大的鴻溝。」一位業內觀察人士告訴極客公園。

但是特斯拉偏偏不信這個邪。在全世界都對自動駕駛持悲觀態度的時候,FSD 橫空出世。

不談傳統汽車廠商的商業邏輯,即便把當下造車新勢力的商業邏輯往特斯拉,或者說馬斯克本人上臉上套,也無法完全成立。

對於一家從 0 到 1 的汽車企業,首要目標是打造出一個佔領消費者心智的品牌,在自動駕駛具備成熟條件之後,再用高級別自動駕駛這種前沿技術押注,形成品牌的絕對競爭力。不止一位從業者向極客公園表示,高級別自動駕駛在目前還沒有形成可以大規模應用的成熟條件,如果車企貿然投入自動駕駛研發,很可能對公司營收造成極大影響。這也是車商不如專做自動駕駛的新創公司激進的原因。

這是一個相對於傳統汽車而言更新的時代,也是一個新的商業邏輯逐漸展現的時代。但在特斯拉身上,可以確定的一點是,從 Autopilot 開始,特斯拉自始至終都把自動駕駛技術當做拓展市場和用戶規模,最急迫、最關鍵的競爭力。

馬斯克:自動駕駛是一種「狹義的 AI」

在 Autopilot 正式推出之前,馬斯克在某會議中提到,自動駕駛汽車是一種「狹義的 AI」。 「自動駕駛的實現難度要比人們想像得小。我幾乎將其視為已解決的問題。」沒過多久,馬斯克還預測 2018 年全自動駕駛將推出。不可否認,這些話都有「吹牛」的成分,畢竟馬斯克跳過不少票。但從他長期堅信的趨勢,以及特斯拉完成的情況來看,特斯拉正在快速地完成之前承諾的目標。

「你無法用常規的思路去判斷馬斯克想做什麼。」上述觀察人士如此評價。如果把馬斯克看作一個商業系統的核心,圍繞他的絕不僅是特斯拉一家公司,而是航空航天、清潔能源、汽車製造、人腦科學等多個前沿科技領域組成的一個商業系統,其中的版塊既獨立,也相互呼應。

比如車商都在試圖把 L3 級別自動駕駛作為接下來重點研發宣傳的目標時,馬斯克用一條推特告訴眾人, L5 才是特斯拉最關心的。有關特斯拉的所有舉動,也都可以用這個邏輯講得通。

極客公園先前提到特斯拉 Model 3 在中國降價一事,除了銷量上的成長,為 FSD 的推出累積數據,也是核心要素之一。

馬斯克:我們產品缺的僅是實惠程度

在剛結束不久的特斯拉 2020 年第三季度財報會議上,馬斯克就直面了這個問題:「有必要將產品價格降到人們可以買得起的程度,我不認為大家對我們的產品是沒有渴望的,我們的產品缺的僅僅是實惠程度。因此,我們得提高我們產品的實惠程度,這樣人們就能有機會獲得它們。」

這裡提到的「實惠程度」,自動駕駛當然算得上其中一類。馬斯克也提到:「關於利潤率,如果大家將自動駕駛考慮進去的話,所有這些其他的利潤率就會顯得不值得一提。」

大環境下,現在是特斯拉歷史最好的時刻,成就自動駕駛的路上也存在著許多小機會,兩者相加,馬斯克的「不一樣」也就有了保障。

36氪》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36氪
致力於服務中國新經濟參與者的卓越品牌和開創性平台,以賦能新經濟參與者實現更高的成就為使命,連接和服務初創企業、TMT 巨頭、傳統企業、機構投資者、地方政府、個人用戶等新經濟社群,加速信息、人才、資金和技術四大要素的充分流動。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