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沒有那麼值錢!」 TOYOTA執行長預期自家利潤翻倍

作者:汽車公社   |   2020 / 11 / 13

文章來源:第一電動網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因為 2009 年的 Prius 北美召回風波,社長豐田章男曾在美國聽證會現場哽咽著道歉,並在與員工的會面中流著眼淚鼓舞士氣。在歐美很多國家,企業高層很忌諱在公開場合表現負面的情緒,豐田章男以哽咽的姿態出現在大眾面前,一度成為當地媒體爭相報導的熱門焦點。

而在連續兩個季度業績減益的 2017 年股東會上,豐田章男也曾紅著眼睛,對內立下復興成長的軍令狀。


把鏡頭拉回今年 6 月,豐田章男亦在股東大會現場突然流下了眼淚。因為新冠肺炎的肆虐,豐田 2021 年 3 月期財年第一季度( 4~6 月)的營業收入幾近腰斬,顯性數據與上期相比下滑 40% ,營業利潤雖維持獲利,但也只是去年同期的一個零頭而已。

每次遭遇看似 “ 走投無路 ” 的艱難時刻,豐田章男都會在公開場合哽咽著表態,但每一次留著淚的真性情,最後都成為豐田從危機中抽身走出的一個訊號。此次疫情黑天鵝事件也一樣。

就在近日,豐田公布 2021 年 3 月期財年上半年( 4~9 月)的聯合業績報告,撥開新冠肺炎疫情籠罩的陰霾,這家東瀛第一的汽車製造商終於成功穿越黑暗的迷霧,在各項業績的逐漸回暖中迎來又一個新的拐點。

全年利潤預期提高一倍

11 月 6 日,豐田章男親自出席了 4~9 月財報業績的記者發表會。一般來說,豐田的社長通常只在年度財報對外發表時才主導發表會全程,豐田章男在半年期現場發表重要講話,自前社長張富士夫以來,這是後續 18 年裡的第一次。因為新冠危機,豐田章男選擇親自坐鎮。

在今年 4~9 月,豐田營業收入為 11.38 兆日元,與上期相比下降 26% ,營業利潤 5,199 億日元,與上期相比下滑 63% 。但是與 4~6 月財季相比, 7~9 月的業績已經有明顯的復甦跡象,鑑於中國市場的反彈,豐田將全年營業利潤預期提高了一倍以上。

豐田預計,本財年銷量將達 942 萬輛,較先前預期的 910 萬輛上漲 3.5% ,但仍不及上一財年的 1046 萬輛。關於全年預期,豐田將營業收益從先前預計的 24 兆日元提升至 26 兆日元,營業利潤則從早先的 5,000 億日元提升到 1.3 兆日元,整整提高一倍以上;除此之外,息稅前利潤預期也從之前的 8,900 億日元提高至 1.76 兆日元,增幅也超過一倍左右。

執行董事近健太在發布半年業績數據時表示,雖然豐田目前各方面表現良好,但由於多項指標在 4~6 月受新冠肺炎重創,以及疫情第二波潛在風險依舊存在,該公司下半年還有太多不確定因素,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 這半年的成績來之不易,自從我任職社長之後,經歷了金融危機、東日本大地震以及日元升值等不利事件,但每一次轉機,都是整個公司孜孜不倦努力突圍的結果。 ”

豐田章男在發表會現場如此感慨,特別 2009 年金融危機以後,豐田開始反省,並將經驗教訓回放到新冠肺炎事件中深刻思考,最終以提前主動減產的方式抑制供需的不平衡,並降低成本加快收益恢復的步伐。


其中,中美兩大市場的恢復勢頭最為明顯,豐田過去 10 月份的新車銷售,在美國與上期相比成長了 9% ,中國市場也成長了高達 30% 。產能也在逐漸恢復。根據豐田最新數據,該公司 7 ~ 12 月的世界生產計劃為 460 萬輛,預計將超過歷史最高紀錄——也就是 2015 年同期的約 453 萬輛。

業績利多上游供應商

10 月 29 日,豐田汽車集團旗下主要 8 家零組件企業提前公布 4~9 月的聯合結算報告,雖然累計有 5 家公司最終虧損,但業績恢復的速度要比市場分析師預想的要快很多。

雖然新冠肺炎帶來太多不確定因素,但豐田在日本本土、北美、中國等核心市場的銷售情況已在逐漸復蘇,預計 2021 年 3 月期財年下半年( 2020 年 10 月~ 2021 年 3 月)將有至少 7 家子公司實現獲利。值得一提的是,因為上半財年業績的樂觀榮景,豐田紡織、豐田合成、愛知製鋼等 4 家字公司均上調了全年的核心指標業績預測。

一方面,是進一步削減成本和縮減設備投資,豐田紡織先前設定全財年削減 100 億日元的經費計劃,上半年已經完成了近 70% ,而愛信精機 8 速 AT 變速箱的成本改善正在取得階段性成果;另一方面,則是研發費用的合理壓縮,並聚焦配置新四化轉型的研發費用。

產銷的復甦,開始利多周邊供應商。根據日研工作所的數據,大部分日本的零組件企業在當下依舊面臨訂單停滯不前的困境,但是以豐田為大客戶的供應商們,眼前訂單的恢復程度已超出預期。金屬線加工企業石川研究所的荒川亨社長表態說,他們已經在上半年成功避免了最壞的業績,先前曾以為下半年的銷售額將持續減半,但現在看來,這樣的擔心是杞人憂天了。

以特殊鋼製造為主業的宮崎精鋼,約有 60% 的銷售額是面向豐田集團,雖然該公司的生產在上半年暫時減半,但 9 月份已經基本上與去年持平。而反觀其它汽車製造商的供應商,當下的生存就艱難得多。三菱汽車的一家零組件供應商近日表示,來自三菱的供應需求一直處於低迷狀態,而三菱汽車今年 4~6 月的全球銷量也較去年同期堪比腰斬。曾在泡沫經濟時期風靡一時的SUV車型帕杰羅,其位於岐阜縣坂祝町的一家製造工廠也將在下半年關閉。

這是自 2001 年三菱大江工廠(位於名古屋市)關閉以來,時隔 20 年再次關閉國內工廠,綜合日本媒體的報導,越是與三菱有著深厚交易關係的零組件供應商,在僱用和資金周轉方面將面臨更為嚴峻的局面。

持續深耕電氣化改革

值得一提的是,豐田在後疫情時代依舊將降本增效放在首位,但是在研發費用上卻始終穩定地處在高位。該公司在過去的 2020 年 3 月期財年累計消耗研發費用 1.11 兆日元,預計本財年的研發費用依舊高達 1.1 兆日元左右。

也是在最近, “ 豐田總裁罕見批評特斯拉(Tesla, TSLA~US) ” 的新聞在業界流傳開來,在財報發表會現場,豐田章男第一次在公開場合評價特斯拉。這位一向以中庸和低調形象示人的掌舵者,第一次用犀利的言語,對競爭對手進行了略帶些許調侃意味的評論。

一直以來,特斯拉代表了創新激進的極致,傳統車業們原本遵循製造業發展進程,按部就班擴張,卻在特斯拉旋風的影響下,於新舊兩端進退維谷、深陷迷惘。

在實力最強的傳統車業裡,大眾已經在口頭上朝特斯拉低頭,那麼這一回合迎戰特斯拉的傳統車業代表,便是特斯拉昔日股東豐田。在特斯拉市值超越豐田、並且高過日本七家汽車製造商估值總和的當下,作為豐田掌門人的豐田章男也終於坐不住了。


“ 特斯拉嚴重高估了自己 4000 億美元的價值,他們還沒有成熟到足以引領全球汽車產業的趨勢,尤其是在電動汽車技術領域。 ”

豐田章男用了一個詼諧的比喻——

他把兩家公司的業務能力比作 “ 廚房 ” 和 “ 廚師 ” ,對於豐田來說,已經擁有成熟的廚房和廚師,一直以來也深諳自己客戶的飲食習慣和口味偏好,並源源不斷地為客戶提供美味的食物。而特斯拉僅僅擁有一張菜譜,現階段的他們還在努力推銷他們菜譜的初級階段,在沒有創造太多真正有價值的美食及服務之前,就匆匆對外宣布,他們的菜譜將來會成為世界的標準。

與特斯拉的差異點

豐田章男承認,特斯拉確實在最新的車業估值排名中搖搖領先(市值漲至約 4,075 億美元),且估值也的確超過了日本七家汽車製造商估值的總和(豐田市值約 1,918 億美元),但業界無法忽略的現實狀況是,豐田目前無論是生產還是銷量,最終的規模都要比特斯拉大得多。

只是和特斯拉一樣,豐田也把發揮效果的重點朝中國市場傾斜,但是與特斯拉不同的是,作為一家東瀛汽車製造商,面對中美當下微妙的特殊關係,豐田要權衡和考量的問題要比特斯拉複雜得多。

應對中美貿易摩擦,豐田的策略是 “ 平衡外交 ” 。就在美國大選競爭最為膠著的 11 月 5 日,豐田章男社長對外表態稱,無論大洋彼岸的選舉結果如何,都不會影響到該公司在中美摩擦背景下的市場戰略,在全球新車市場前景尚不明朗的情況下,為了業績的持續成長,必須在中美兩大市場取得勝利。

在中美貿易摩擦的夾縫中實現利益最大化,豐田為建立 “ 戰略互惠 ” 的市場關係而費盡心思,當然,這也是日本汽車製造商面對區域摩擦的一個回饋縮影。

重新建構對美戰略

11 月 8 日,拜登政權正式誕生,美國新總統的任職,豐田有必要重新構築對美戰略。拜登曾提出未來 4 年向環境基礎設施投入 2 兆美元的公約,還包括為普及純電動技術而新設 50 萬個充電設施的計劃,如若美國未來對油耗限制進一步加強,豐田也不得不採取對應的措施。

對於美國來說,新一屆總統大選的落幕宣告著新時代的到來,而伴隨著新冠肺炎的陰霾正逐漸從中國等核心市場慢慢散去,包括豐田在內的部分製造商亦衝出疫情席捲的黑暗時刻。而面對下一回合的新挑戰,新一輪的戰術打法,想必豐田們的心裡已經另有打算。

 第一電動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第一電動網
第一電動網創立於2010年6月,以成長中的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為依託,在全球範圍內整合產業鏈資源,通過網路、會展、雜誌等多媒體形態,推動全球新能源汽車市場的商業及資訊交流。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