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巴菲特:他的動作是什麼?

作者:寧澤西   |   2020 / 03 / 31

文章來源:新芽   |   圖片來源:新芽


美股隨風起起伏伏,而 90 歲的巴菲特,早已看穿一切。

「投資和做事,都要有好機會,但是好機會太難界定了。所以等等看,有沒有恐慌蔓延的時候,比方說,流感爆發的時候。」 24 年前, 66 歲的巴菲特面對媒體鏡頭直言。但謹慎起見,他又補充到,「但我不確定,這個方法好不好。」

實際上,巴菲特自己正是這一方法的踐行者。回顧過往,巴菲特打過最漂亮的幾仗多發生在“非常時期”,這位大師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來自市場下跌時的低價買入。 1973 年、 1987 年、 2008 年股災發生時,巴菲特果斷出手買入鐵路公司 Burlington Northern SantaFe Corp.、可口可樂、中石油等低估值的高價值公司,持倉數年後套利,回報率驚人。

此次新冠疫情全球蔓延, 3 月 9 日,油價暴跌,美股在 10 天內熔斷 4 次,創造了美股有史以來的奇觀,恐慌情緒蔓延至全世界,長達 10 年的大牛市面臨終結。

儘管從人文層面來看,這無疑是一出「沒有勝利者,只有倖存者」的悲劇,但對投資者來說,卻是難得的低價買入高價值股票的好時機,這也是巴菲特的拿手好戲,此次疫情期間,他入手了 976,507 股達美航空,增持紐約梅隆銀行股票至 8,900 萬股。

雖然巴菲特自己也損失慘重,最高時虧損達 800 億美元,跌幅超過 30% 。但在 3 月 11 日接受美國媒體 CNBC 採訪時,他好幾次差點笑出聲,似乎並沒有受到股市暴跌的影響,甚至可以說心情不錯。

「我們購買股票或公司後都偏向持有 20 年或 30 年。我們認為,新冠肺炎疫情並不會改變 20 年和 30 年的前景。」不確定性和恐慌情緒導致市場如今日般波動加劇,巴菲特建議,不能根據每日的新聞頭條標題來作出投資決定,因為人們「無法通過讀報紙來預測市場走勢」

好消息是, 3 月 27 日,受參議院 2 萬億大規模經濟刺激法案影響,美股在熔斷 4 次後迎來了三連漲,道指三天上漲了大約 20% 。市場還在繼續關注全球疫情的發展以及各國相關刺激舉措。

「巴菲特老了?」

每次嘲笑巴菲特時,大概率是美股崩潰的前夜

有關巴菲特,那句萬試萬靈的老話在疫情期間再次被驗證了:一旦華爾街開始質疑巴菲特,美股離崩盤就不遠了。

一切還得從巴菲特的波克夏去年 11 月份公佈 3 季報開始說起。

根據報告顯示,巴菲特經多輪股票拋售,波克夏現金流增加至 1280 億美元,創下歷史最高現金流。去年年底,美股屢創新高,一年漲幅將近 30 %,而伯克希爾僅僅漲了 11 %,是十年來最糟糕的表現。

對於巴菲特囤積現金的行為,有一些投資人堅決反對。波克夏的長期股東、Wedgewood Partners 的首席投資官羅爾夫去年下半年清倉了波克夏的股票,理由是「巴菲特錯過了這個輝煌的牛市」。

市場上也有言論指責「巴菲特老了,跟不上時代了」,「手握大量現金卻不知道投什麼」。各大媒體的標題也都是「股神跌落」、「錯失良機」、「跑輸大盤」等等標語。

巴菲特解釋稱,手持大量現金是因為沒有找到足夠「便宜」的標的,而很多優質資產價格太高了,一直沒有合適的時間和機會。

一個被忽略的事實是,早在數月前,分析師們就一直在警告,股票的倉位配置和定價都非常高,多數投資者孤注一擲投入股市。自去年10月底以來,股票基金的資金流入一直非常強勁,與全球經濟溫和增長和反彈的基本面現狀脫節。換言之,當增長脫離了理性水平,便意味著離股市暴跌也已不遠,高位的到來也預示著危險將至。

2020 年 2 月 22 日上午 8 點,巴菲特年信如約而至,巴菲特警告, 「未來股價可能發生任何變化。偶爾,市場會出現大的下跌,幅度可能達到 50 %」。不過,對於不做槓桿炒股的人來說,股票依然還是很好的選擇。所以,建議大家要消除自身的負債,其二遠離泡沫資產。

3 月份,美股熔斷,暴跌。巴菲特一語成讖。

無獨有偶,早在去年11月,全球第一大對沖基金橋水(Bridgewater)已針對全球股市到今年 3 月時會下跌押注 15 億美元。

TCX 投資管理公司 30 歲的外匯交易員朱利安卡瓦賈(Julian Carvajal)認為:「有了冠狀病毒,市場找到了一個理由,以一種我從未見過的方式進行修正。」,換言之,本輪疫情衝擊讓全球避險情緒得到了快速釋放。

所有人都知道預防比治療更重要,但預防只能得到很少的獎賞。

「別人恐懼時我貪婪」:非典時投資中石油大賺35億,現今增持航空和銀行股

資本的天性是追逐高投資收益率,在股票市場上,獲得的根本秘訣只有一個:低買高賣。巴菲特也是如此。當恐慌來襲,普通人慌忙拋售時,巴菲特的策略則是反其道而行之。

2 月 27 日,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爾公司逢低購入了 976,507 股達美航空股票,意味著“股神”有信心航空板塊會在疫情後恢復元氣。除了航空股,巴菲特對銀行股也情有獨鍾。3 月 3 日,他再次出手,增持紐約梅隆銀行股票至 8,900 萬股。

雖然目前看來,股神“抄底”似乎抄到了半山腰,但信奉“長期主義”“價值投資”的巴菲特抄底成功的經驗豐富。

早在 2003 年,“非典”爆發期間,香港恆生指數經過長年的盤整和下跌,跌回十年前,最低達到 8,409 點。巴菲特通過閲讀中石油財報發現,這家公司被嚴重低估了,當時中石油的市值只有其內在價值的 40% 。正是此時,巴菲特覺得時機成熟,開始再次大量購入中國石油的 H 股。

2003 年 4 月 9 日至 24 日的 15 天內,巴菲特 7 度出擊,共購入中石油 23.47761 億股,價值約為 4.88 億美元。

最重要的是,與許多普通散戶投資者不同,巴菲特持有中石油的股票,一拿就長達 5 年之久。即使中間股價有大波動,巴菲特也不為所動。

直到 5 年之後,  2007 年,巴菲特在每股 11 至 15 港元的價格區間拋售了手中所有中石油的股票,賣出總市值約為 40 億美元。加上 5 年裡,伯克希爾共收到稅後分紅約 2.4 億美元。總體算下來,巴菲特借助非典疫情股市低迷之機入手中石油淨賺 35 億美元以上。

盤點巴菲特打過最漂亮的幾仗,多發生在“非常時期”: 1973 年,受石油危機、水門事件和越南戰爭影響,美國股市出現了一段長時間熊市,巴菲特看準時機,依照“別人恐懼我貪婪”的原則,在 1974 年指數暴跌進入階段性谷底時大肆進場,最終獲得了超過 75 %的回報率。

1987 年,震驚世界的全球性股災過後,巴菲特開始購買可口可樂的股票, 1994 年,他繼續增持後總投資達到 13 億美元,到 1997 年底,他持有的可口可樂股票市值上漲到 133 億美元。

2008 年金融危機,他大膽抄底,以 236 億美元吃下鐵路公司 Burlington Northern SantaFe Corp.,大賺了一筆。不過,事後他回憶,自己依然還是太早出手了。因為如果能再多熬幾個月美股觸底,勢必賺得更多。

回顧過去巴菲特的投資方向,可以看出巴菲特是一位很容易在危機中獲利的投資人。一邊堅信“恐懼氣氛是投資者最好的朋友”,一邊指出複雜的市場需要耐心和淡定,不能計較暫時的得失,這就是巴菲特最基本的投資理念。

正如他所說,和更好的公司綁定,看 10 年、 20 年或 30 年的回報率,而不只是眼前。

反脆弱:在不確定性中獲益

尼采有句名言:「殺不死我的,必使我強大。」正如人體骨骼在負重和壓力下反而會越發強壯,謡言和暴動在遏制和鎮壓下反而愈演愈烈一樣,我們生活中的許許多多事物也會從壓力、混亂、波動和動盪中受益。

經歷了股市的大風大浪,巴菲特能夠一直屹立 80 年不倒,正是因為他能夠在堅持正確的投資思路,經受住不確定性的考驗,並從中獲益,變得愈發強大。在疫情中,依然能夠笑對動盪的股市。

因為他相信,「冠狀病毒不會改變 20 年至 30 年的前景」流行病不會阻止國家和世界的進步。

新芽Newseed》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新芽
新芽NewSeed,正如其名字一樣,我們專注於對新銳創業項目和新興趨勢的挖掘與報導;在嘈雜的創業大潮中,我們試圖去更加清晰地解讀創業背後的新浪潮。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