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烏地與阿聯酋續翻臉!2014 油價「大崩盤」恐重演?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沙烏地與阿聯酋續翻臉!2014 油價「大崩盤」恐重演?

2021 年 7 月 9 日

 
展開

掌控全球油價的組織內訌,讓緊張不已的市場再次繃緊了神經。由於沙烏地阿拉伯和阿聯酋兩大核心成員國仍然存在難以調和的分歧,上週五 OPEC + 產油政策會議無果而終後,原定於當地時間 7 月 5 日下午 3 點(台北時間晚上 9 點)的會議再遭取消,目前未能就下次會議的日期達成一致。最直接影響是 OPEC + 今年 8 月將不會增產,這一預期使得油價升至三年新高,布倫特原油自 2018 年 10 月以來首次盤中升破 77 美元,WTI 原油也一度報 76.98 美元,升至 2014 年 11 月以來高位。

關鍵時候,過去 40 年在 OPEC 內一直追隨沙烏地阿拉伯的阿聯酋為何 “ 翻臉 ” ?若雙方繼續堅持各自立場並維持緊張關係,又會有什麼後果?

一、問題的核心是基準

減產或增產是根據一個基準來衡量的——這個基準數字越高,一個國家被允許開採的石油就越多。上週五 OPEC + 本可以透過部長級顧問委員會 JMMC 的建議,從 8 月到 12 月每月增產 40 萬桶/日,並將減產協議的期限延長至明年末。但阿聯酋拒不接受,要求上調對該國減產的產量基準,從而得以自身增產 70 萬桶/日。

阿聯酋目前的基準是從 2018 年 10 月開始計算的,當時的產量約為 320 萬桶/天。去年,這一數字升至 380 萬桶/天。阿聯酋認為, 2022 年延期的參考框架不應該從四年前開始。阿聯酋希望在將削減延長至 2022 年底之前修改其基準,因為它想要在目前基準配額的基礎上生產更多的石油。

然而,這樣的計算方法對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和俄羅斯來說是不可能接受的,它們拒絕重新計算阿聯酋的產量目標基線,並擔心向一個成員讓步會促使 OPEC + 中的其他所有人要求同樣的待遇,從而破壞已經進行了數週的協議談判。

獨立石油分析師 Anas Alhajji 解釋稱,在數據方面,其他產油國在 2018 年 10 月至 2020 年 4 月期間都經歷了產量下降,阿聯酋調整產量基準的要求會造成市場混亂,使 “ 創造原油市場穩定和清晰的目標無效 ” ,這也是沙烏地阿拉伯和俄羅斯極力反對該要求的原因。

二、阿聯酋為何 “ 翻臉 ” ?

作為沙烏地阿拉伯曾經親密的盟友,阿聯酋突然提出反對意見,某種程度上反映了海灣國家內部在石油市場的競爭正在加劇。過去 40 年來, OPEC 內阿聯酋一直追隨沙烏地阿拉伯,而如今二者不僅在石油政策方面,在外交、政治、經濟、防疫等多個方面的分歧也正在加大。

阿聯酋早就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增產計劃,並已投資數十億美元提高產能,為向更加多元化的經濟轉型提供資金。對阿聯酋而言,從煉油廠和石化產品生產,到新成立的大宗商品交易所,這都需要獲得大量的原油才能取得成功。

然而 OPEC + 減產協議使得阿聯酋計劃受阻,約 30% 的產能受到閒置。阿聯酋認為,亞塞拜然、科威特、哈薩克和奈及利亞等自去年減產協議達成以來,已經要求並提高了產量基準,自己的請求也應被允許。去年底,阿聯酋甚至還曾威脅退出 OPEC 。

三、結局一:油價大漲

布倫特原油期貨今年上半年漲超 45% ,WTI 原油期貨今年上半年漲超 50% 。整個 6 月,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上漲逾 8% ,WTI 原油價格上漲逾 10% 。如果 OPEC + 各方達成一致,並將減產協議的期限延長至明年末,將使得油價繼續升高。

目前, OPEC + 已恢復了去年疫情初期中斷的部分原油供應,但數據顯示,隨著燃料消耗持續復甦,一度膨脹的石油庫存已回​​落至平均水平。歐佩克秘書長 Mohammad Barkindo 上週表示,下半年的需求將比今年前六個月高出 500 萬桶/日。

瑞銀(UBS Group AG, UBSG-CH)集團大宗商品分析師 Giovanni Staunovo 表示, “ 由於石油市場已經處於赤字狀態,供應成長滯後於需求成長 ” , OPEC + 產量受限可能會繼續推高油價。

四、結局二:油價崩潰

阿聯酋和沙烏地阿拉伯的新近表態均堅持各自立場,雙方的關係目前看來十分緊張,缺乏溝通,整個 OPEC + 聯盟土崩瓦解的風險明顯增加。而且媒體提到業內人士稱,阿聯酋高層一直在就是否退出 OPEC 展開激烈討論。阿聯酋一旦退出 OPEC ,可能引發大規模增產。正如彭博在一篇文章裡所說的,將會有一種更戲劇性的情況發生—— 2014 年感恩節的油價崩潰將重新上演,因為 OPEC + 會有完全崩潰的風險,也就是各方各自混戰,並導致油價繼去年的危機以來再次暴跌,噩夢再次重演。

在去年,正是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和俄羅斯之間的分歧引發了一場懲罰性的價格戰,這才引發了 2020 年 3 月的恐慌。值得一提的是,當被問及是否可以在沒有阿聯酋參與的情況下提高產量時,沙烏地阿拉伯外交大臣阿卜杜勒阿齊茲表示他們不能,如果歐佩克崩潰,每個石油出口國都會為自己而戰,在短暫的價格飆升之後,石油將再次暴跌。

而阿卜杜勒阿齊茲的話,也印證了若協議破產,高機率會滑向第二種情況。與此同時,還有一個潛在事件會導致石油供應更加氾濫,這也將重挫油價:一旦伊朗與拜登政府達成核協議,就會重返石油市場,從而增加數百萬桶石油的供應。

加拿大皇家銀行全球大宗商品策略主管 Helima Croft 表示,如果談判陷入僵局,一場價格戰可能迫在眉睫,如果談判以完全的不和諧結束,就有可能回到人人為己的生產局面,這可能導致今年油價漲勢的逆轉。雖然他們不認為這是最後的可能結果,但也不能完全忽視它。

彭博首席能源記者 Javier Blas 評論稱,阿聯酋擴大供油只是時間問題,可能下個月、可能明年,還可能明年 4 月以後,反正該國肯定要提高目前的限產基準。整個 OPEC + 聯盟土崩瓦解的風險明顯增加。對油價來說,本週一的結果是非常看漲的,但到明年會非常看空。這可能是短期的利多,中期的利空。

不過,高盛大宗商品研究主管 Jeff Currie 新近表示,油市現在預期 OPEC + 協議將減產協議執行到明年 4 月,但不會再延期。Currie 認為,這將為阿聯酋敦促提高產量基線爭取時間,目前的市場環境可能是幾十年來最好的, OPEC + 的任何一方都不太可能現在發動價格戰,破壞這個機會,這場危機 “ 極不可能 ” 淪落為去年價格戰的重演。

五、 2014 年那場油價 “ 大屠殺 ”

在 2014 年的感恩節,發生過一件類似的事: OPEC 關於減產的談判發生破裂,最終各方並未達成一致,導致各國在石油產量上各自為戰,隨後原油價格斷崖式下跌。2014 年 11 月 27 日,包括沙烏地阿拉伯、伊朗、伊拉克和委內瑞拉在內的石油生產國組成的卡特爾—— OPEC 在維也納舉行了一次大型會議。會議之前,有人猜測歐佩克國家可能會削減自己的石油產量以支撐價格。

在那次大會中,委內瑞拉和伊朗等一些國家希望卡特爾(主要是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削減產量以支撐石油價格。原因是這些國家需要高價才能在預算上達到收支平衡並支付他們累積的政府支出。

爭論的另一端是全球最大的產油國沙烏地阿拉伯,該國反對減產,並願意讓油價繼續下跌。最終, OPEC 無法就價格達成一致,並維持產量不變。隨後,原油價格迅速暴跌,布倫特原油價格直接從 110 美元/桶跌至 70 美元/桶。而在先前的 2011 年至 2014 年期間,由於需求的激增,油價曾一度徘徊在 100 美元/桶左右。

當然, 2014 年的那次原油價格下挫,和美國頁岩油產量的增加也脫不了關係。有分析師表示,在美國頁岩油產量增加的情況下,維持產量的策略旨在保持 OPEC 的市場主導地位。因此,維持產量也是 OPEC 不得已的決定。並且隨著油價下跌,頁岩油的生產也變得不那麼經濟了,這也將讓美國減少頁岩油的供應。因此,保持低油價實際上對歐佩克來說可能是有意義的。

而當年的美國,也和目前的伊朗相似——作為原油供給最大的不確定方,它們的加入也將讓可能情境下搖搖欲墜的原油價格承受更大的下跌壓力。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