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大廠股東中的積極份子對公司是利或弊?

作者:TONY KONTZER   |   2016 / 05 / 14

文章來源:IBD   |   圖片來源:IBD


近年來,沒有哪個行業或科技能夠給予積極的股東機會去造成公司改變或產生財務收益。Moody在去年11月所發佈的2015年股東行動主義報告中,截至去年10月15日為止,所追蹤的178件股東行動主義案例當中,有33%皆聚焦於科技公司,這樣集中的情況遠遠超過其他產業。

諷刺的是,科技公司將他們的成功和失敗歸因於積極股東的偏好。該產業的成長潛力吸引了避險基金和不太願意袖手旁觀的股票投資者。債券評等公司Moody Investor Service的分析師Gerry Granovsky表示,“你必須真的對它感興趣,很多時候你是處於敵對的狀態,你必須不怕激怒他人”。

科技大廠-股東-積極份子

許多著名的股東行動主義案例皆專注於經營不善、有翻盤機會的公司包括不少的科技公司,此外,也有許多科技公司因為股東認為公司財富分配得不夠而被針對。分析師Granovsky指出,科技產業在過去十年來的成長已趨穩定,它也很樂意增加負債。與此同時,隨著科技企業全球業務的蓬勃發展,有許多公司已經累積了大量的海外資金,與其支付美國的稅金,不如選擇存在當地。

蘋果終於願意分享一些獲利

現金和公司解釋選擇繼續持有現金的原因引起積極股東的注目遠超過其他任何的事情。分析師Granovsky表示,“這些積極的份子一點也不關心政策。他們看到Apple有2,160億美元的現金。在某種程度上,他們也有自己的考量”。

這些股東積極份子的行為,至少可能使一大群的股東獲得潛在的利益,而且這些股東的行為就像是一種監督企業的舉動,所以他們必須願意為此而犧牲自己的名聲。

Apple(AAPL)積極的大股東Carl Icahn和David Einhorn對它施加壓力後,Apple在過去幾年內一直按計劃將現金還給股東。

同樣地,積極分子對ATM製造商NCR(NCR)所持續施加的壓力刺激它,由與Blackstone達成的協議來資助,著手回購價值10億美元的股票。這也使得金融諮詢公司佔NCR的董事會席次達到了三席,而積極投資人NCR的股東—投資公司P. Schoenfeld Asset Management也提出了質疑。

針對過剩現金並不是一個新的股東行動主義的策略。事實上,它似乎是原始策略之一。

投資組合經理和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副教授Jeff Gramm在他剛出版的書中表示,“親愛的主席:董事會的較量和股東行動主義的興起可以追溯到1920年代的股東行動主義。Gramm研究了1927年的案例,被認為是價值投資之父的經濟學家和投資者葛拉漢致力於讓Northern Pipeline將部分閒置的現金準備發還給它的股東”。

近年來這一個策略被用在科技公司,並發揮巨大的作用,許多公司屈服於相同的壓力。Granovsky表示趨勢直到利率上升才有可能達到巔峰,這也使得科技公司減緩借貸,而開始利用這些海外現金儲備。

但也不用太擔心。即使所有現金充裕的科技公司開始回饋股東,總有表現不佳的公司會背道而馳。

微軟,高通也是他們的目標之一

Granovsky指出,在高科技市場處於穩定狀態下,仍有很多科技公司發現自己因為其他原因而深陷積極分子的囹圄之中。在2013年,Microsoft  (MSFT)把第一個董事會席位授予積極份子—投資公司ValueAct Capital,而公司的發展因為在一系列新興技術趨勢如雲端運算和行動的落後而飽受批評。

去年,積極的避險基金Jana Partners對Qualcomm(QCOM)施加壓力,要它將岌岌可危的晶片業務從其獲利良好的授權業務分拆後, 它推出了一項“策略調整計劃”。也是在去年,由Icahn帶領的幾名積極份子對eBay(EBAY)施壓後,公司PayPal (PYPL)各自獨立,Icahn認為,如果兩家公司分開將表現更好。

隨著網路巨頭Yahoo(YHOO)在過去十年中已經無法達成更高的收入成長後,它已準備好和它其中一個最大的股東Starboard Value一較高下。

而Motorola Solutions (MSI)也是如此。從2007年Motorola被指控誤導財務報表而被捲入了一系列的法律爭論後,積極的股東已困擾公司許久。(它最終在2011年被拆分成兩家公司,其中一個是Motorola Solutions,主要負責通信供應,另一個手機業務Motorola Soluation則在2011年被Google收購,然後在2014年賣給中國的聯想)。

在2007年和2015年間,摩托羅拉把董事會席位授予股東積極份子Icahn和ValueAct,還有私募股權投資公司Silver Lake Partners。

Motorola Solutions的投資者關係發言人Shep Dunlap與IBD談到該公司與ValueAct的經驗,將他們的關係描述為“一般的合作”,並不像其他眾所皆知的積極股東,如Icahn與公司產生有爭議的鬥爭。 Dunlap表示,“他們的做法採用更有建設性的管理,而不是對公司施加壓力和採用新聞媒體作為股東的代言人”。

Motorola Solutions減少5.5億美元的成本

他指出,ValueAct一開始就和Motorola的領導階層有一致的目標,ValueAct的指導使公司簡化。特別是他提及了自2012年開始,精簡了超過500百萬美元的費用,並透過股票回購將120億美元還給股東。Dunlap表示,“公司在成本結構的最適化有了很大的進步,在當時我們專注於任務關鍵通訊”。

當然,ValueAct也從這段關係中獲利,目前它仍持有4.7%的公司股票,以目前市值132億美元計算,它仍持有價值6.19億美元的股權。

Dunlap指出這一事實,ValueAct自2011年以來一直是Motorola的股東,比大多數積極分子停留的時間都長,這也是它致力讓公司在長期能夠有良好表現的證據。他表示並不是每一個積極份子都想要引起軒然大波、套現,最後再換下一間的。他指出,“在瞭解一個投資者時,無論他是否為積極份子,你都必須保持開放的心態。我認為每個公司都應該接納投資界給公司的建議”。但這樣的關係不太可能像Dunlap描述的那麼美好。

他說,“有些公司不想與那些積極份子打交道”。也就是說,如果公司要蓬勃發展,他們必須要作點壞事,Motorola可能就是這樣的一個例子。有一件事是肯定的:積極的股東目光緊盯著科技公司,他們成堆的現金和偶爾的失誤顯然都在他們的視線中。(譯者/Carl)

INVESTOR’S BUSINESS DAILY》授權轉載

© [2016] Investor’s Business Daily, Inc.
Investor’s Business Daily, Inc. (IBD) does not license, review or approve of, and is not responsible or liable for any investment advice or other services provided by the user. The user is not an agent of, sponsored by, affiliated with, or owned by IBD and is not authorized by IBD to make any representations, warranties, or promises.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IBD
IBD 是商業人士及投資者的首選刊物。它提供讀者關於企業、財務及經濟的最新動態,以及投資、商業和工作上做決策所需的必要資訊。IBD報導具新聞價值的事件,並以獨到的眼光洞察政治議題,有系統地以專欄來教導投資人建立穩固的投資方法。
IBD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