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盛和夫:高層次的人,善於把複雜問題「簡單化」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稻盛和夫:高層次的人,善於把複雜問題「簡單化」

2021 年 4 月 15 日


我們往往有一種傾向,就是將事情考慮得過於複雜。但是,事物的本質其實極為單純。

抓住本質,複雜問題簡單化

京瓷員工之間、各部門之間往往為工作上的事發生爭執, “ 你說得不對 ” 、 “ 不,事情該是這樣 ” 。彼此雖然都態度認真,直言不諱,但不免唇槍舌戰,爭論不休。比如,有關新產品的價格、交貨期等等,製造部門說是 A,銷售部門反駁說是 B。當時我還是社長。每當他們各執己見、相持不下時,就會說: “ 那麼就去社長那兒。 ” 把問題擺到我面前,讓我裁決。

我先仔細聽取雙方的說辭,然後得出 “ 是什麼 ” 、 “ 該怎麼辦 ” 的結論。大家心服口服, “ 原來如此 ” 、 “ 您說得對 ” 。於是各自輕鬆滿意而歸,好像剛才唾沫橫飛的爭吵沒有發生過一樣。並不是因為我地位高可以一錘定音,而是超越糾纏不清的利害關係,冷靜地分析問題,結果發現爭論的原因其實極為單純,我如實地指出這種原因並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法。

比如部門間的紛爭看起來複雜,但糾纏成團的線頭一旦理出,原因卻是疏忽了必要的聯絡,僅僅是少說了一句感謝的話等等,幾乎都出於芝麻綠豆——多半是利己——的理由。把問題說清,回到 “ 作為人,何謂正確 ” 這個本質上來,問題就迎刃而解。我的判斷成為 “ 大岡裁決 ” ,被認為公正而有人情味。

要做出公正的、準確的判斷,關鍵是有一雙純淨的不帶偏見的眼睛,不被細枝末節所蒙蔽,直奔問題的根源。用這樣的目光觀察問題,不僅是企業內部的矛盾,大到國際問題,小到家庭糾紛,當事人出於各自的利害,成見、偏見一再疊加,把問題搞得複雜化。

因此,越是看似錯綜複雜的問題,越是要趕快回歸原點,依據單純的原理原則做出決斷。那些棘手的、貌似無法解決的難題,只要正面面對,以真誠的目光,根據單純明快的原理,從是非、善惡的角度判斷就能解決。我們應該具備把事情簡單化、直接抓住事物本質的 “ 高層次的眼光 ” 。正如著名數學家廣中平佑先生所言:

“ 看似複雜的現象,其實不過是簡單事物的投影而已。 ”

勇於在 “ 漩渦中心 ” 工作

為了推進公司或團隊的工作,無論做什麼事情,都需要有一個精力充沛的、起核心作用的人物。這樣的人將成為全體人的中心,宛如一股上升的氣流自平地而湧起,將全體人員捲入,帶動整個組織一起行動。像這樣自己主動帶頭、帶動周圍的人把工作有聲有色地開展起來的人,我把他們稱作 “ 在漩渦中心工作的人 ” 。

無論什麼工作,一個人單槍匹馬總是很難做好。你一定需要上司、部下以及周圍人的協助才能順利展開。然而,如果你不是漩渦的中心,只在漩渦周圍咕嚕咕嚕地跟著大家轉,就很難體會到工作的真正樂趣。讓自己進入漩渦中心,你就能品嚐到工作成功之後醍醐灌頂的欣喜之情。那麼,怎樣才能捲起漩渦呢?

一個組織裡總有這樣的人:沒有誰來要求他做,他卻自己主動提議要做這做那。如果能開口說出這樣的話,那麼此人就是 “ 在漩渦中心工作的人 ” ,他就有希望成為團隊的領導者。敢於說這樣話的人,不是為了裝樣子給別人看,而是真的熱愛工作,有強烈的 “ 問題意識 ” 。只有這樣的人,才有這種魄力。熱愛工作,就不會單純按照上司的指示辦,就會有自己 “ 製造漩渦 ” 的、自主努力的衝動。

樂觀構思、悲觀計劃、樂觀實行

開拓新事業並讓它獲得成功的人,多數是天性樂觀的人,他們能夠開朗明快地描繪自己的未來。“ 頭腦裡閃過這樣的念頭,按現在的情況實現的可能性不高,但要是拼命努力的話,一定能夠成功。那麼,幹起來吧! ” 這種性情樂觀的人容易接近成功。

因此,在推進看起來非常困難的新事業時,我們經常任用這種 “ 盲目樂觀的馬大哈式的人物 ” 。他們雖然頭腦簡單,但聽到我新的設想時,馬上就會天真地表示贊同: “ 這很有意思,一定得幹! ” 甚至當場捲起袖管,躍躍欲試。我常常委派這樣的人擔任新項目的領頭人。

頭腦聰明的人中悲觀論者居多。這些人頭腦敏銳,自以為有先見之明,似乎在事情實行之前就能判斷成敗。當和他們提到新的構想時,他們往往下消極否定的判斷: “ 這很難 ” , “ 實現的可能性不大 ” 。悲觀派雖然有一定的先見之明,但他們的消極態度往往抑制了項目的實行力和推進力。

而樂觀派正好相反。雖然看到前景中有暗淡處,但他們卻有前進的動力。所以在項目構思和開始階段,我會藉用樂觀派的力量,讓他們當牽頭人。但是,當這種構想進入具體計劃時,再全部委託樂觀派就很危險。因為樂觀派的動力容易失控、陷入莽撞,或誤入歧途。這時就要委託性格謹慎、深思熟慮、對事物善於觀察的人當副手,事先設想到所有的風險,慎重細緻地建立起實際的行動計劃。

不過,一味謹慎也不行。這些人在設想的困難和障礙面前,往往鼓不起實施的勇氣,所以計劃一旦進入實行階段,又要回到樂觀論,必須採取堅決果斷的行動。

“ 樂觀構思、悲觀計劃、樂觀實行。 ” 我認為,這就是向新課題發起挑戰最好的方法。

▲稻盛先生在閱讀《南洲翁遺訓》(攝影:菅野勝男)

事先 “ 看見完成時的狀態 ”

想要成就某項事業,就應該時時描繪這一事業的理想狀態。同時,對於實現這個理想的過程也要反覆思考,直到 “ 看得見 ” 這個過程為止。這一點很重要。

就是說,不僅要有 “ 想這麼幹 ” 、 “ 想做成那樣 ” 的強烈願望,而且要在頭腦裡反覆周密地推敲這個願望實現的具體方法,將這個願望實現的過程預先在頭腦裡進行模擬演練。就像下象棋,可走的棋步有幾萬種之多,通過一次次排練,在棋譜中消除錯誤的方法。這樣就可以擬定出切實可行的計劃。當你對事情的各個細節都有了明確的印象,最後的結果一定是成功。

最初只是理想,然後逐步與現實接近,最後理想與現實的界限消失,好像理想已經實現。這種實現的狀態,已經完成的形象,就會在頭腦中,或者在眼前鮮明地呈現:不是黑白色,而是要以鮮明的 “ 彩色 ” 出現——更逼真、更自然的狀態。反過來說,缺乏強烈的願望和深入的思考,事先看到結果,那麼事業和人生的成功都是靠不住的。

比如,在開發新產品時,滿足客戶在規格、性能方面的要求當然是必要的,但僅僅如此還不夠。新產品必須達到一種理想的水準,就是你反覆思索、模擬演練時所 “ 看見 ” 的那種完美狀態。否則,即使達到了客戶要求的標準,也不是好產品,無法得到市場的普遍認可。

以前,一位與我同年的名大學畢業的研究員,他與部下經過幾個月的艱苦努力,做出了一件新產品。但我只看了一眼,就冷冷地說了一句 “ 不行 ” ,退還給他。

“ 為什麼不行!這個產品的性能完全滿足客戶的要求啊。 ” 他很不服氣地頂撞我。
“ 不對!我期待中的是更高水平的產品,首先顏色就太暗淡。 ”
“ 你也是技術出身,什麼顏色不好,請不要講這種帶情緒的話。這是工業品,請給予科學的、合理的評價。 ”
“ 不管情緒不情緒,我原來頭腦裡看見的就不是這種灰暗的陶瓷。 ”

因此不行,我命令他們重做。他們付出了辛苦、產品卻被退還時心中的怒氣,我都能體會。但是不管怎麼說,做出來的東西與我事先想像中看到的東西有明顯差距——雖然僅僅是外觀上的差距。後來,他們經過反反覆覆的試驗,最後終於成功地做出了非常理想的產品。

敢於 “ 走別人沒走過的路 ”

“ 我們接著要做的事,又是人們認為我們肯定做不成的事。 ”

這是得過新聞界最高榮譽 “ 普立茲獎 ” 的美國著名記者戴維・哈爾伯斯坦先生所引用的我說過的話。戴維在其所著的《下一世紀》一書中,專門用一章的篇幅,講述了京瓷及其創業者,也就是我的故事。他說,京瓷自創業以來,稻盛就以這樣的氣魄不斷開發新產品,不斷向新事業發起挑戰。

確實,回顧我自己走過的人生,人們都熟知的 “ 走慣的路 ” ,我從未涉足過。昨天走過的路,今天再走一趟,或者去重複別人已經走過的路,這與我的天性不合。我總是選擇別人沒走過的新路,一直走到今天。當然,這樣的道路絕非平坦,因為誰也沒有走過。 “ 鋪裝平整的大道 ” 是大家都想走的、大家正在走的路。在那樣的大路上跟著別人亦步亦趨沒有趣味。若只知步別人的後塵,則絕不能開拓新的事業。

和別人幹一樣的事,很難期待獲得出色的成果,因為那麼多人走過的路上不會剩下什麼有價值的東西。而無人涉足的新路,儘管寸步難行,卻可以有許多新的發現和巨大的成果。我一直這麼想,也就這樣一路走來。實際上,那些沒人敢走的泥濘之路,行走雖然艱苦,卻通向難以想像的光明燦爛的未來。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