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羅斯的睿智─投資五步驟

作者:美股隊長   |   2015 / 09 / 01

文章來源:美股隊長   |   圖片來源:Jean


精彩回顧上集內容─索羅斯的睿智:投資操勞,陣亡愈快

1970年,索羅斯、羅傑斯「雙斯」組合正式成立,十年後才拆夥,過程威力驚人:期內「量子基金」獲利3,365%,而同期標普500指數,回報只為47%。就算股神巴菲特的投資旗艦巴郡(BRK/A),同期帳面值也「只」增長900%而已。

「雙斯」傳奇

「雙斯」最傳奇之處,是真真正正的二人組合(還有一位秘書,估計是負責文書和斟茶遞水)。羅傑斯負責研究,索羅斯則身兼研究員、交易員、銷售員。如果時光倒流,回到七十年代的紐約,量大家也不一定敢投資於「量子基金」(前稱「索羅斯基金」):有點寒酸的辦公室,遠離華爾街(卻靠近中央公園),夏天員工都是穿球鞋,羅傑斯更是踩單車上班。

索羅斯如此回憶當年「青衫磊落險峰行」的日子:「當年,就是我們二人,力抗全世界…我既是船長,又是機房的小散工,負責鏟煤入火爐。有時我會走上艦橋敲鐘,大叫:左滿舵!然後自己跑回機房,下手執行[買賣]。跑來跑去途中,若然有空,我還會做些分析,想想有甚麼股票可買。」

超人回報秘訣:順勢而行

兩個人,四隻手,三十六倍回報,究竟秘訣何在?索羅斯歸因於自己獨門投資心法:自反理論(theory of reflexivity),還特地洋洋大觀,寫下《金融煉金術》一書,希望理論能超越自身,流傳後世。但細心分析炒神訪問,實際上操作的心法,並沒有《金融煉金術》寫得那麼複雜:

「很多人覺得我信奉相反理論,但我其實對於逆眾而行,戒心很高。根據我的[自反]理論,趨勢的特性,在於先自我強化,然後在過度極端後反轉,大部份時間,趨勢是你的朋友。順勢而行,只會在反轉點(inflection point)來臨,趨勢逆轉時,受到傷害。絕大部份時間,我是趨勢的跟從者,但跟歸跟,我時刻提防,緊記自己跟很多『羊生羊太』同路,一定要盯得緊緊的。」

趨勢投資五部曲

「大部份時間,趨勢動力澎湃,只有故事不如想像中淒美動人,而價格走得太前時,趨勢才會修正。這是唯一你可以逆勢而行的時機。」

「我生性多疑不安,只有能找出投資故事的破綻時,我才覺得安全。找到了,不等於要即時離場,我細心觀察隱密的訊號,看趨勢何時斷氣。那我就立刻彈射,再尋新的投資主題…甚至反手造空。大部份時間,人會因為逆勢而行,被市場懲罰。只有在反轉點出現後,逆勢才能賺錢。」

試將上述心法提煉、簡化如下:

趨勢投資五部曲

最難是步驟1和3,這也是「雙斯」優勢的來源。今集先講尋找新趨勢的心法。

先買後驗 捕捉先機

很多人買股票前,研究彷如法醫驗屍,花上數天,或至數周,去蒐集資料,計得一清二楚,方才動手。「雙斯」恰恰相反,奉行「先投資,再研究」(Invest first, investigate later)。為甚麼?

他們的邏輯,是一個全新的投資故事,淒美動人到連職業老手,都覺得心猿意馬,恨不得立即開機下單、狠狠買進,故事一廣傳,股價短線上升,機會較高。如果最終做完功課,發現故事堅實無比,早買,建倉的成本較低。萬一敲完算盤後,發現不對勁,大蝕離場,機會也不會太大。至於若一買入,股價已大爆炸,更好,連研究都省了,止蝕輸錢就好,不用再傷神。

此外,地球上的股票,多如牛毛。如果每支都研究個三、五天,基金只得兩個腦袋,就算「雙斯」已經勤力如牛,每週工作八十小時,也不可能看得完幾隻,更遑論年復一年地,找出大幅跑贏指數的股票。個人估計,觸發索羅斯和羅傑斯入手研究的公司,要麼就是股價忽然異動,或者碰巧聽到鬼哭神嚎的故事(事實上,兩人對於當年如何操作和經歷,都守口如瓶,估計因為這跟他們後來努力營造的大師形象相違背)。

材料有點硬,寫一點題外話。以前在香港中環混日子時,跟某分析員,都很喜歡看索羅斯的書,閒時碰面,都會交流一下新收集到的故事。這分析員的口頭禪,就是「先投資,再研究」,不論出席投資飯局、跟行家吹牛、拜訪公司,一聽到「性感」的故事,就會在三分鐘內飛身買入。以前不懂人情世故,多口問道:「這麼心急,不用先多看兩眼?似乎較穩妥…」,對方會立刻以「三字經」問候,囂張地回應:「Invest first, investigate later.你懂個屁!」股價上升,指定動作是致電全世界,宣揚自己的眼光;若股價續狂飆,則再跟大家分享故事的2.0版,以及(起碼)幾倍的潛在上升空間。但卻從不花上幾天,紥實地研究,看看之前的第一印象,有破綻與否?

萬一一買即沉呢?當然絕口不提,若有人不識趣,舊事重提,就會晦氣地爆幾句:「被那股票黑了!」,再輔以「國罵」聲討。古人說,越淮而枳,真的充滿睿智。Investigate later,來到中國人的社會,就會變成Investigate NEVER!

「雙斯」的做法,就認真得多,鎖定目標「立案調查」後,除了讀年報等例行工事,他們甚至會加入行業組織,例如1978年時,基金的主戰場是電子股,兩人會不遠千里,參加美國電子聯會(American Electronics Association)的會議,從中取經,跟不同公司的管理層會面,然後再仔細選股。炒神追憶往事時,自豪仍溢於言表:「那段日子,是我們這二人組,表現最極致之時。之後兩年,全靠『儲備』這些功課,得以大魚大肉。」

寫到這裏,想到中國內地《三國演義》電視劇的片尾歌《歷史的天空》:

暗淡了刀光劍影
遠去了鼓角錚鳴
眼前飛揚著一個個
鮮活的面容
湮沒了黃塵古道
荒蕪了烽火邊城
歲月啊你帶不走
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興亡誰人定啊
盛衰豈無憑啊
一頁風雲散啊
變幻了時空
聚散皆是緣哪
離合總關情啊
擔當生前事啊
何計身後評
長江有意化作淚
長江有情起歌聲

盛衰,豈會無憑?

美股隊長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美股隊長

美股隊長

本地家族資產管理辦公室(Family Office)投資總監。《信報》專欄作家,個人著作:《值博率煉金術》(合著)。美股投資入門書籍,《美股隊長手冊》已經出版,謝謝大家的支持。
美股隊長的最新文章
More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