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金水龍頭該關緊了?卡普蘭籲 FED「縮減購債規模」
作者 雪球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雪球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雪球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資金水龍頭該關緊了?卡普蘭籲 FED「縮減購債規模」

2021 年 7 月 18 日

 
展開

過度的冒險行為和長期過於寬鬆的政策會造成意想不到的後果。目前,美國聯準會內部有一小部分官員認為應該開始收緊貨幣政策,哪怕收緊幅度不大也行。第一個公開表態的人是達拉斯聯邦儲備銀行行長羅伯特.卡普蘭(Robert Kaplan)。

卡普蘭曾任哈佛商學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教授,還在高盛(Goldman Sachs)工作過 23 年。目前他不是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擁有投票權的委員,但到 2023 年將擁有投票權。卡普蘭對通膨上升持謹慎態度,他認為通膨上升持續的時間要比美國聯準會其他委員認為的更久。卡普蘭還警告稱,過度的冒險行為和長期過於寬鬆的政策會造成意想不到的後果。

雖然卡普蘭算得上是美國聯準會立場最強硬的官員之一,但他說現在談論升息還為時過早,主張逐步縮減購債規模。此外,整體而言,相比失控的通膨,他似乎更擔心 2021 年過後美國經濟的成長形勢。《巴倫周刊》近日對卡普蘭進行專訪,和他討論了有關經濟走向、貨幣政策和金融市場等話題。以下是經過編輯的訪談內容。

通膨持續升溫,需要擔憂嗎?

《巴倫周刊》:目前通膨數據遠高於預期,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卡普蘭:達拉斯聯儲目前的預期是 2021 年底以個人消費支出平減指數(PCE)衡量的整體通膨率將升至 3.4%。這是一個非常高的水平,但到了 2022 年,PCE 將降到 2.4% 左右。

《巴倫周刊》:這仍比聯準會 2% 的長期通膨目標高得多,這是否意味著通膨升溫持續的時間會更長?
卡普蘭:隨著勞動力供需問題得到解決,一部分價格壓力將有所緩和。另一些價格壓力則會更持久,波及範圍可能擴大,例如如果今年原材料價格上漲,商品和服務價格會隨之上漲;房價上漲最終會導致租金上漲。

《巴倫周刊》:一些投資者不太理解美國聯準會所說的 “ 暫時性 ” 通膨和 “ 非暫時性 ” 通膨這兩個概念。
卡普蘭:我盡量不用這些詞,我更願意把它們稱為週期性的影響和與經濟重啟有關的影響,或者更長期、結構性的影響,也就是持續時間更長的影響。

《巴倫周刊》:那麼您認為目前通膨到了一個令人擔憂的水平嗎?或者說屬於週期性的通膨嗎?
卡普蘭:我想兩者都有一點。我很清楚貨幣政策和我們的工作要有前瞻性,如果現在就收緊政策,我認為通膨預期是可控的,而且和 2% 的通膨目標並不矛盾。

但到目前為止發生的事情不如未來發生的事情重要,我對未來幾個月通膨數據將持續上升這一事實非常敏感,因為這可能會開始滲透到通膨預期中,這也是美國聯準會應該強調我們會對這些趨勢保持警惕、力爭把通膨預期和通膨率保持在 2% 這一點很重要的原因。

聊聊聯準會政策走向

《巴倫周刊》:您之前說聯準會應該開始慢慢鬆開油門,以降低之後不得不踩剎車的可能性。您能展開聊一聊嗎?
卡普蘭:慢慢鬆開油門可以從每月購買的 800 億美元的國債和每月購買的 400 億美元的抵押貸款支持證券開始。這些措施在 2020 年我們處於危機中時是非常合適的,當時的情況好比大衰退(Great Recession),我們非常擔心需求不足的問題。

現在 2021 年已經過半,疫苗接種速度加快,預計今年 GDP 也會有強勁成長。我們不僅在控制疫情方面取得了進展,在解決就業問題和穩定價格方面也取得了進展。就我個人而言,我認為債券購買也不再適合目前形勢,現在需求很旺盛,所有證據都表明消費非常強勁。

《巴倫周刊》:鑑於您傾向於儘早收緊政策,那麼假如今年您有投票權,會在上次的聯準會會議上投反對票嗎?
卡普蘭:我這麼說吧:現在情況好得多,我們正就調整資產購買進行積極、公開的辯論。

《巴倫周刊》:您是否擔心市場對聯準會收緊政策的反應?
卡普蘭:我們必須謹記 2013 的教訓,這次當美國聯準會開始收緊政策時,必須向市場充分錶明我們的意圖,以漸進的方式逐步收緊。我們還必須記住,美國營大量養老基金資金在尋找固定收益,對他們中的許多人來說,美國國債報酬率曲線的變化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從全球範圍來看,美國的利率相對較高,因此美元和美國國債受到追捧。我認為我們所處的環境是有利的,有能力成功進行政策的收縮。

《巴倫周刊》:您認為是過早收緊政策的風險更大,還是行動太晚風險更大?
卡普蘭:如果實施資產購買措施的時間過久,會造成經濟、金融市場、當然還有房地產市場的過度失衡。儘早退出這些非常規措施是更健康的一種做法,能夠為今後提供更多的政策靈活性。

我們不宜採取先發制人的行動,這樣做會扼殺經濟成長和全面就業,但也不能行動太晚,這樣做會陷入被動,最後不得不採取更突然或更激進的行動。如何取捨是我們需要討論的問題。

《巴倫周刊》:聯準會說希望在實現通膨目標和就業目標方面看到 “ 更多實質性進展 ”,您所說的 “ 宜早不宜遲 ” 是什麼意思?
卡普蘭:我一直很謹慎,在收緊政策的問題上沒有給出具體的日期,但 “ 更多實質性進展 ” 來得會比人們想像的更快。如果我在開車時看到路上有潛在的障礙和風險,我寧願以每小時 55 英里的速度行駛,而不是以每小時 80 英里的速度行駛。我很高興地看到現在官員們正在討論調整資產購買。我對收緊政策具體日期的看法會在 FOMC 會議上私下告訴我的同事們,這是有意而為。但我認為,當我說 “ 宜早不宜遲 ” 時,人們明白我的意思。

如何看待房地產市場以及利率變化?

《巴倫周刊》:您是否擔心房地產市場以及抵押貸款支持債券購買帶來的影響?
卡普蘭:目前房價處於歷史高位,這一點我們都看到了。此外,我們還聽到越來越多的消息稱,許多獨棟住宅的中標者並不是家庭,而是某種類型的基金,這些基金不看實物就買入,然後計劃將其出租。越來越多的家庭被擠出買方市場,尤其是首次購房者和犯罪率高、就業率低的社區。這些現象正在產生連鎖反應,比如租金上漲和財產稅上升等。

《巴倫周刊》:您對首次購房者有什麼建議?房價會降嗎?還是說他們徹底沒機會了?
卡普蘭:從我的工作的角度來說,我不會去預測市場或房價的走向。但我要說的是:在現階段,資產購買計劃無意中產生的副作用正開始大過好處。我當然不認為房地產市場需要美國聯準會現在提供的那種類型的支持。在新發行的機構抵押貸款支持證券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美國聯準會買的,期權調整利差(OAS)目前處於歷史低位,有時甚至是負值。

《巴倫周刊》:在疫情前的上一個緊縮週期中,在失業率處於 50 年低點的情況下,聯準會未能將利率提高到 2.5% 以上。在那之後,家庭、企業和美國政府累積了更多的債務。為什麼這一次聯準會就有能力收緊政策了?
卡普蘭:我認為現在還不是談論升息的時候。在我們度過危機之際,2021 年的經濟成長會非常強勁,到了 2022 年和 2023 年,經濟成長將在一定程度上放緩,我們將回歸趨勢成長——大約 1.75% 到 2% 。

《巴倫周刊》:由於利率長期處於低位,家庭、企業和美國政府背負了大量債務,這會讓聯準會最終提高利率的難度更大嗎?美國聯準會會永遠陷入超低利率的困境嗎?
卡普蘭:我確實擔心過度冒險。我無法判斷某個市場是否出現了泡沫,但我關注的是投資者在風險曲線上的動向。儲蓄者無法從儲蓄中獲利,他們不得不承擔更多的風險。

當貨幣政策促使人們承擔高於自己承受能力的風險時,我非常擔心這樣做帶來的影響。當這些人最終意識到他們的風險過高、需要去槓桿時,他們容易受到以下情況的影響:金融環境可能嚴重收緊,高收益債券和投資級債券之間的息差可能擴大。當我們處在危機中時,這些都是必須承擔的事情,但人們應該讓自己的風險狀況更加平衡,這是一種更健康的做法。

《巴倫周刊》:有批評人士說聯準會被金融市場 “ 綁架 ” 了,您對此有何看法?
卡普蘭:我們的主要關注點必須是做對經濟有益的事情,但也要認識到美國聯準會的資產購買給金融資產造成的影響,接受其中的一些批評對美國聯準會是有益的。這些非同尋常的貨幣政策帶來的好處之一是對金融資產的積極影響,這也是為什麼當我們擺脫危機後,應該儘早退出這些非常規措施。

《巴倫周刊》:感謝接受我們的採訪。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雪球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雪球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