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社會的根本性問題

作者:地球知識局   |   2020 / 07 / 02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虎嗅網


五月下旬以來,美國社會騷亂持續升級,由非洲裔公民弗洛伊德死於警察執法過程引發的抗議示威,已經蔓延到了美國多個州市。

針對喬治·弗洛伊德被害引發的示威和遊行遍布全國,其中大部分為和平示威。不難理解,這次執法事故只是一個導火索,美國多年來積累的無數社會問題,疊加上疫情期間民眾生活無著,才是引爆社會動蕩的現實原因。一些老生常談的因素,是美國逐漸擴大的貧富差距、地區差異、窮人生計福利問題,以及少數族裔的歧視問題,而這一切的根源,還是在於美國已經與立國時截然不同的種族人口結構。

美國的人口劃分依據

新大陸上的美國是全世界最典型的移民國家。而在美國的現代主流精英口徑中,美國之所以能夠成功,也正是基於這種對移民包容開放的心態,這種觀點是上世紀中葉美國平權運動的產物,成功地將少數族裔在法律和觀念上提高到了和白人相同的位置上。

所以對於美國這樣的國情,彌合族群矛盾的人就是有益於國家的偉大人物,平權運動可比內戰要好太多了。那麽美國究竟有多少種族裔呢?根據美國官方的人口統計學口徑,美國人口按族裔分為6大類,分別是:

白人(White)
黑人或非洲裔(Black or African)
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土著(American Indian/ Alaska Native)
亞裔(Asian)
夏威夷土著和其他太平洋島民(Native Hawaiian & other Pacific Islander)
其他(Other)

從總統就能看出來美國的主導族裔,除了奧巴馬之外,完全是白人總統,不過白人還可以細分,特朗普向上追溯是德裔(圖片來自:Pe3k / Shutterstock)

在美國這樣一個大型移民國家,這樣的分類方式顯然是非常粗疏的,很難確切地反映出受訪者的來源和文化認同。就比如在白人這個類別下,除了最經典的盎格魯-撒克遜白人,和後來移民的愛爾蘭、意大利、德國人,甚至還包括了土耳其人、亞美尼亞人和伊朗人,因為美國人認為這些文明都是古代歐洲已知世界的一部分。「其他」這個類別也比較一言難盡,這代表著一個人有兩種以上成分旗鼓相當的族裔血統,但具體是哪幾種,則也是不顯示的。

另外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在美國辨識度很高的西班牙裔和拉丁裔(Hispanic & Latino),也就是主要來自拉丁美洲的移民,並不是官方定義種族(Race)的一部分。這可能是因為拉丁裔本來是一個混血種族,很難僅僅從膚色和祖上的籍貫來確定他們的身份(他們本人可能也不清楚)。而且大量的西班牙裔和拉丁裔來自墨西哥或途徑墨西哥,所以他們的標簽應該是西班牙語?拉丁美洲?墨西哥人?天主教?

但西班牙裔和拉丁裔又確實是美國社會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民間對種族關係的描述中,他們的身影非常常見,因此官方在人口統計中還是以次級細分族群的方式把西班牙裔和拉丁裔納入了調查中,在人口普查調查實際操作中,官員在登記受訪者的種族前時,首先要確認對方是不是拉丁裔。如果是,就要和6大官方種族進行覆合描述,比如拉丁裔黑人、拉丁裔白人、拉丁裔亞裔(這主要是20世紀初去拉美淘金的中日韓人的後裔)等等。

由於拉丁裔在美國人數眾多,影響力很大,並且在持續擴張,因此在美國的非官方學術研究中,往往會把拉丁裔從6個種族中剝離出來,單列為一項,如此一來,最粗略的美國人口結構便是由白人(不含拉丁裔)、黑人、拉丁裔、亞裔、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土著、夏威夷土著和太平洋島民、其他,七類構成。

在當今美國的總體人口結構中,白人仍然占據了優勢,占比60%以上。而各種來源的拉丁裔,則在過去一百年近水樓台般的移民和繁衍中位居第二,之後才是黑人、亞裔、其他、土著印第安人。

2016年的抽樣調查族裔比例,以及預測2060年的族裔比例,目前的預測是白人比例大減,之後的三大族裔增加,尤其拉丁裔增長迅猛,但正如中國是一個幅員遼闊、情況覆雜的國家一樣,美國也是一個龐大、覆雜的國家。所有國家層面的統計信息一旦具體到細分領域,就會呈現出不同的面貌。

三足鼎立的人口分布

橫向來看,在全國總人口中只占40%的少數族裔已經在美國南方形成了自己的分布優勢。尤其是在被美國人稱為「太陽帶」(Sun Belt)的北緯36°以南區域,拉丁裔和非洲裔兩個族群的數量相當龐大。在太陽帶裡的某些縣,甚至出現了少數族裔和白人的倒掛。

比如東海岸南卡羅來納州的奧蘭治堡(Orangeberg County),最早是一個由荷蘭人建立的聚落,如今卻已經成為了南卡州黑人文化的中心,非洲裔人口占到該縣總人口61%。而在西南部加州的因皮里爾縣 (Imperial County),情況則更為誇張,拉丁裔已經占到了80%以上,當然,有人認為,這兩個縣都只是人口不多的小縣(均在20萬以下),在人口統計學上容易被少量數字增減干擾,樣本價值不高。

但就在離因皮里爾縣不遠,洛杉磯所在的洛杉磯縣,拉丁裔也已經占據了明顯的人口優勢。當地的拉丁裔人口占總數48.6%,遠高於白人的26.1%,而黑人和亞裔在當地也為數不少,這樣一座經濟發達的大城市總是容易吸引所有想要淘金的人不斷加入。

事實上,如果對美國3100多個縣級單位作統計,以某一少數族裔人口占比超過20%為標準線,重新繪制一張美國人口地圖,人們會發現美國的人口結構呈現出了明顯的“三足鼎立”模式:

在太陽帶的西部,德克薩斯、新墨西哥、亞利桑那、加利福尼亞、內華達等州,拉丁裔占據了明顯的人口優勢。這一帶是美國通過美墨戰爭獲得的領土,有一定的拉丁裔人口基礎可以理解。再加上20世紀初,美國因勞動力短缺問題,曾長期引進墨西哥人和其他拉美農民,導致了當地拉丁裔社會基礎非常深厚。

而這些拉丁裔,還開發出了接應老鄉赴美生子的產業,進一步鞏固了當地的拉丁裔優勢。在不少縣,已經出現了拉丁裔比例占人口60%+、完全控制本地事務的局面。美國西南五州,拉丁裔的比例正在逐步逼近半數

當然,拉丁人的勢力版圖除了西南部,還有一塊飛地佛羅里達。不過這裡的拉丁裔主要是從古巴和加勒比群島國家移民來的中產階級,自帶財富和知識,思想也比較西化,在美國南方有一定社會地位,和西南部的拉丁老鄉們的聯繫並不緊密。

而除了佛羅里達之外的太陽帶東部,則幾乎全由黑人占優勢。這很容易讓人聯想到美國建國早期南方臭名昭著的蓄奴傳統。不得不說,美國東南部黑人較多確實和蓄奴有一定的聯繫,但當中也有一個曲折的過程,美國非洲裔的分布仍然基本集中在南北戰爭時期的蓄奴州,不過德州如今已是拉丁裔的天下。

事實上,當南北戰爭結束之後,美國正式廢奴,有很多重獲自由身的黑人農奴前往北方成為了城市產業工人,這被稱為美國黑人的「大遷徙」。也正是通過在城市裡工作、受教育,黑人換來了體面的收入和社會地位,才有了後來的平權運動,但進入20世紀末期以後,美國黑人又開始了反向的「新大遷徙」,從北方回到溫暖且能提供新興產業機會的南方。如今,有58%的美國黑人集中在這個國家的東南區域,在至少1/3的縣級單位具有絕對人口優勢。

如此一來,留給白人占優勢的土地已經不多了,且主要集中在北方。然而這些白人占優勢的地區雖然看上去土地廣袤,卻因為相對寒冷,以及沒有更好的海洋運輸條件,經濟發展停滯,人口也在持續流出,事實上,這些白人占絕對優勢的地區,他們的家庭戶數只占到美國家庭總數的30%。白人在這座大熔爐裡,已經不能隨心所欲地控制局面了。

人口結構的蛻變

如果說白人在按地域劃分的橫向比較中只是稍顯優勢不足,那麽在以年齡層劃分的縱向比較中,白人甚至已經開始出現了劣勢。

智庫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 高級研究員威廉·弗雷在2017年,對美國不同年齡層的人口結構進行抽樣調查後發現,在2007年以後出生的美國人中(也就是10歲以下的兒童人群,在美國被稱為Z+世代),白人的比例破天荒地降到了50%以下。

這未來,堪憂。與之相伴的,是美國有43個州和81個top100的大都會區,都出現了白人人口負增長。在首都華盛頓DC轄區內,10歲以下白人兒童的比例甚至只有35%,為全國最低。白人(不含拉丁裔),已經成為了一個逐漸消亡的群體,所以美國現在還能保持人口正增長,靠的完全是新移民和少數族裔的生育。為了研究移民和生育究竟哪一個貢獻更大,威廉·弗雷還統計了移民局的數據,結果發現少數族裔的人口增長中,有62%是本地新生兒。其中亞裔的增長比例最高,這主要是南亞裔和東南亞裔新移民的功勞。

隨著美國戰後一代嬰兒潮的老去,現在美國65歲以上老人的比例已經達到了17.4%,並將很快在2030年突破25%,在2050年時接近30%。屆時,也正是這批Z+世代年富力強之時,而這一代人的人口結構也已經完全倒掛了,在歷史上屢見不鮮的現象是,如果一個政治體內掌控權威的族群,無法在人口和文化上形成絕對的優勢,族群之間的利益鬥爭就會層出不窮。傳統上占據優勢地位的美國白人,已經幾乎能看得到這一天的到來了,而這種動亂的結果一般也只有兩個:或是以慘烈的形式完成利益重新分配,或是搶在矛盾徹底激化之前成功塑造一種所有種族都承認的共識,和平過渡,把結局引向何方,才是美國未來若干年裡最大的挑戰。

轉載自虎嗅網》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