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 竟然在 敘利亞 “偷 石油 ”?挖出盤根錯節的中東利益糾葛

作者:深眸   |   2020 / 10 / 25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虎嗅網


近日, 美國 從 敘利亞 運走 石油 的事件,引發了各國媒體的關注和敘利亞政府的強烈譴責。據敘利亞國家通訊社報導, 9 月 19 日晚, 30 輛美國油罐車滿載敘利亞的石油,趁著夜色迅速越境,前往伊拉克東部的美軍基地。

但眾所周知的是,敘利亞的石油和天然氣資源在中東地區所佔比重很少,該國之所以能在地區能源博弈中佔據重要地位,關鍵在於其在該地區的能源傳輸線路的控製作用。顯然,美國此舉的目的不會只著眼於如此少量的石油,莫非還有其他圖謀?

 美國 以保護油田的名義,暗地偷運走 敘利亞 石油

其實從 2014 年以反恐為名駐軍敘利亞開始,美國偷運石油就變成了傳統藝能。敘利亞作為一個主權國家,自然不會同意美國將本國資源運到他處。幾年來,敘利亞國家情報部門隨時關注駐敘美軍的動向,敘政府還根據情報在國際層面“聲討”美國政府,不斷削弱駐敘美軍的存在合法性。

這嚴重威脅著美國的偷油計劃。於是,美國從 2015 年起便以“保護油田免遭恐怖分子襲擊”為名,將敘利亞石油運往受其控制的區域之內。敘利亞石油主要分佈於該國東部的代爾祖爾地區和東北部庫德族人控制區,這些區域也成為了美國政府重點滲透和控制的範圍。長期以來,美國政府暗中支持敘利亞的恐怖組織(特別是戰鬥力強悍的“征服陣線”),授意其攻擊敘利亞油田、炸毀油氣管道,以便利於美國製造“保護油田”的合法性。

(ISIS軍隊 圖片:Wikipedia)▼

美國 敘利亞 石油

從效果上來看,美國達到了目的。在美國及其盟友軍力的威脅,和編造出來的合法藉口下,敘政府多年來都只能口頭譴責卻無法採取實際行動。而美國的支持也成為恐怖主義勢力在敘利亞“剿而不滅、僵而不死”的關鍵因素。此外,為應對敘政府指責美軍通過“非法通道”偷運石油,美國與受其支持的敘利亞庫德族人展開了深度合作。在大多數情況下,敘東北部的石油便在庫德武裝的掩護下由美軍運往伊拉克邊境,而庫德武裝力量可以得到美國更加豐厚的武器援助。

當然,運走石油的短期目的是換取金錢收益,而美國更看重的是中長期利益。一方面,美國希望通過此舉來“以油養戰”。在敘利亞或者伊拉克駐紮的大批美軍需要大量的軍費,將“盜取”的石油進行出售,換取的金錢便可作為軍費,使美軍可以沒有成本地持續駐紮下去。

既不用耗費國力,又能一直保持在中東的話語權,沒有人能比他更懂成本管理了(圖片:白宮)▼

美國 敘利亞 石油

另一方面,美國也將一部分敘利亞石油留給了庫德族人,以增強這一代理人的經濟力量,從而對抗敘利亞巴沙爾政權。而敘政府在失去對主要油田的控制之後,便會陷入嚴重的“油荒”。 2015 年到 2017 年,首都大馬士革的加油站附近,隨處可見等候加油的車輛排成的幾公里長龍,這在中東國家還算是奇景一道。

由美國成立的能源公司”代理開採“,庫德族人只能默默接受

那麼,運走石油具體是如何操作的呢?最常見的方法是美國通過受其支持的反政府武裝,從控制區的油田開採石油,然後在美軍的保護下將竊取的石油從敘利亞運往伊拉克的美軍基地,或者自行出售給其他親美力量。但“美國保護”的形式“太過顯眼”,經常被敘政府情報部門發現並曝光。於是,到 2019 年 2 月份,美國建立了具體負責此事的“美國石油三角洲新月能源公司”,由該公司負責收取和協調對敘利亞石油的開採與運輸。

從公司名字就可看出,這是一家專門協調美國在伊拉克、敘利亞能源輸送問題的官方代表,既具有商業屬性,也具有政治目標,類似於近代英國的“東印度公司”。這一公司的發展之快也令人稱奇。成立僅僅兩個月,該公司就被美國財政部授予石油開採與運輸的許可證,並委派前美國駐丹麥大使詹姆斯·凱恩擔任公司總裁,具有軍方背景的約翰·貝爾擔任總經理。

通過這一形式,美國軍方將對石油的“直接保護”變為了“間接控制”,或者說承包給了更為專業、隱蔽的資本公司。果然,在新月能源公司的強力運輸之下,每月都有數噸石油在敘政府監察不到的情況下被運往土耳其銷售,特朗普甚至於 2019 年12 月承認“通過開採敘利亞石油,美軍每月可獲得至少 4,500 萬美元的收入”。數量眾多的石油被運出敘利亞,對當地的經濟發展造成了嚴重阻礙,因缺乏石油而導致的失業現象頻繁發生,庫德地區的民眾抗議也持續不斷。

而美國也想出了應對方法,那便是強化對庫德區域改造,在庫德地區鼓勵民眾開辦遊樂場、娛樂公司、貿易公司和英語學校,一方面促進就業,另一方面增強庫德民眾對美式生活的嚮往,變得更加親美。但近兩年,美國對庫德族人的一再出賣已經使這一政策的效果“大打折扣”。

土耳其對庫德力量增強的警惕,最終演變為軍事打擊敘利亞北部的庫德族人,而土耳其對美國的重要性使其只能在這個“站隊問題”上保持沉默,放任土耳其的一系列軍事行為。但庫德族人還是只能配合美國運輸敘利亞的石油,因為一旦失去美國的支持,巴沙爾政權會隨時準備收復敘東北,這是庫德族人不願意看到的。

不只美國,俄羅斯、土耳其、伊朗的利益都牽涉其中

而在敘利亞石油資源爭奪的大棋中,除了美國和敘利亞政府兩方力量之外,俄羅斯、伊朗、土耳其也在發揮作用。對於俄羅斯而言,敘利亞是傳統的親俄國家。俄在敘利亞更是有塔爾圖斯海軍基地和赫邁尼姆空軍基地,並且敘利亞的“伊斯蘭輸油管道”對俄羅斯的經濟發展而言至關重要。

普京視察赫邁尼姆空軍基地(圖片:克里姆林宮)▼

所以為了在敘利亞對抗美國並滲透俄羅斯的影響力,長期以來俄都是鼓動巴沙爾政權譴責美國的“偷油行為”的,以此來佔據道義制高點。而與美國駐軍完全不同的是,俄羅斯是 2015 年 9 月應敘政府請求在敘合法駐軍,當前也積極參與敘利亞的戰後經濟重建。敘利亞政府控制區的很多新建石油工業部門中,都有親俄力量。作為油氣大國的俄羅斯,還無償提供了很多石油開採設備給敘政府。

正是因為俄羅斯在敘利亞石油體系中的地位越來越高,也使得美國對俄羅斯影響力的擴大提高了警惕。從某種方面說,美國加快對敘利亞石油資源的掠奪,俄羅斯因素也是一個重要背景。

而土耳其的作用更是不可忽視, 2014 年以來,土耳其在敘利亞的目標表現為遏制恐怖主義力量、推翻巴沙爾政權和打擊庫德族人。 2019 年以來,土耳其更是在敘北部發動多次軍事行動,雖然部分實現了目標,但耗費了大量的物質資源。

土耳其的動力就是幫助敘利亞反對派早已上位,以及同樣覬覦豐富的石油資源(圖片:A. Lourie / wikipedia)▼

美國 敘利亞 石油

土耳其便授意其支持的敘利亞反對派在當地倒賣石油,併購買美國支持的庫德族人出售的低價石油。戰爭不是目的,戰爭只是手段。為了擴大影響力,土耳其甚至可以與最為仇視的庫德族人進行貿易。而土耳其走上牌桌,也促使整個敘利亞北部成為一個大型的石油走私交易市場,每天都有數十輛卡車往返土敘邊境。

伊朗的作用則主要體現在支持敘利亞巴沙爾政權的方面。伊朗擁有豐富的石油天然氣資源,從 2011 年敘利亞危機爆發以來,伊朗每年都提供給敘政權充足而廉價的石油,以鞏固“什葉派之弧”的核心區域。

維持什葉派之弧的成本雖然很高,但只要維持住盟友,把主戰場放在國外,伊朗就可以免於被徹底孤立的境地▼

美國 敘利亞 石油

各國利益糾葛一團,美國偷油行為只會更放肆

儘管當前美國的石油走私活動在損害和削弱敘利亞國家力量,但憑藉著伊朗的強力支援,巴沙爾政權完全可以從容應對。但與俄羅斯類似,伊朗的石油支援使美國認識到必須要將伊朗和敘利亞的經濟同盟關係斬斷。在無法和敘政權直接談判的背景下,美國也必須通過加大走私規模、強化遏制伊朗來警告巴沙爾。

一出“偷運”敘利亞石油的戲碼,背後卻並不只是單純的能源格局,而是反映了複雜多變的敘利亞局勢和盤根錯節的利益關係。可以預見到的是,為了加強對俄羅斯和伊朗力量的遏制,以及對敘利亞政府的震懾,美國會增加在敘利亞的駐軍,運走石油也會越來越專業化、產業化……

參考文獻: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