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贏家未知,但輸家已經揭曉

作者:矽兔賽跑/Juni   |   2020 / 11 / 04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今年的總統大選可謂競爭異常激烈。不過很快,我們就知道在 “懂王” 川普(編按:懂王指川普總是對外宣稱自己什麼都懂。)與 “政壇常青樹” 拜登之間誰能夠勝出,領導美國走向下一個四年。面對失控的新冠疫情、水深火熱的種族矛盾、讓人數次見證歷史的經濟局勢以及四面楚歌的外交局勢,美國似乎並沒有 “再一次偉大” ,反而讓人覺得失控。

截止美國時間 11 月 2 日,美國提前投票(大選日之前投票)的人數已經超過 9,600 萬(比 2016 年提前投票人數的二倍還多), 2020 年也許將成為一個世紀以來美國選舉投票率最高的一次。

矽谷聖塔克拉拉郡的戶外投票站

各大企業宣布有薪假期

今年的大選氛圍相當濃厚,無論你是上 Google 、 Youtube、推特(Twitter, TWTR-US)或各式各樣購物網站,VOTE 四個大寫加粗的字母總是放在最顯眼的位置。而在大選日這一天,美國時間 11 月 3 日,矽谷以及全美各地將有超過 300 家公司放有薪假。

今年 6 月,推特宣布今後所有在工作日舉行的全國性選舉投票日都將是有薪假期,以便員工在各國大選中投票。而先前,推特只允許員工使用最多兩個小時的有薪假去參加投票。當月Uber也宣布將在全球各地把各地相應的選舉日定為公司假期。在這一場大選混戰中,矽谷的一眾科技公司也因為大選天天上演大戰。

發信給千萬用戶選拜登vs “談政治就滾”

作為美國 “最藍” 地區的矽谷,雖然大多數科技公司高層與員工,都是民主黨的忠實支持者。為了避免陷入兩黨爭鬥,引發不必要的爭議,矽谷科技公司的 CEO 們很少公開表明自己的政治傾向。但也許是形勢逼人,矽谷科技公司的 CEO 們這次也坐不住了。總部位於舊金山的企業財務管理報銷軟體公司 Expensify 創辦人兼 CEO David Barrett 10 月 22 日發信給 1,000 萬軟體用戶以及潛在用戶,呼籲他們為了捍衛民主,盡快去投票支持民主黨候選人拜登。

Barrett發信件號召大家給拜登投票

信件發出後遭議論紛紛,開發 Cardano 的區塊鏈研發公司科羅拉多科技公司 IOHK 的創辦人兼 CEO Charles Hoskinson在推特上表示,自己不能接受在行銷信件裡宣傳推銷政治議題,會立即要求公司終止與放棄Expensify的合作軟體。代幣化證券發行和交易平台 Securitize 的聯合創辦人兼 CEO Carlos Domingo表示,這樣的信件就是垃圾行銷,並線上求其他能替代 Expensify 的軟體。

創造無政治文化的企業

相比Expensify公開表明政治立場的舉動,同樣總部位於舊金山的比特幣交易平台 Coinbase 的 CEO Brian Armstrong 卻選擇了另外一種表達態度的方式,甚至被說是會影響 Coinbase 即將到來的 IPO 。 Armstrong 上個月在網路上發表一篇長文,而這篇文章也被廣泛認為是企業高層們在社會活動主義浪潮上升的 2020 年的 “叛逆之聲” 代表作。

文中 Armstrong 希望營造 “無政治文化” (apolitical culture)的企業,將激進主義和政治排除出 Coinbase ,以此讓 Coinbase 專注於構建其開放式金融系統的使命,同時盡可能少地關注更廣泛的美國社會問題和政治問題。

Armstrong 的文章

“我們已經看到了 Google 和臉書(Facebook, FB-US)等公司的內部紛爭對生產力的影響,還有很多小公司也因此遇到了挑戰。” Armstrong 寫道, “生命太短,不能在一家你不感興趣的公司工作” 。

隨後 Coinbase 宣布不同意這個倡議的需要在 10 月 7 日之前拿遣散費走人。結果是有 60 多位員工離職。 Armstrong 的這種做法引發了輿論大亂鬥。

Uber 和 Robinhood 的投資人,美國最知名的天使投資人之一的 Jason Calacanis 在推特上公開支持 Armstrong 的做法,稱 Coinbase 之後會收到現在十倍的簡歷,因為大部分人已經對美國滿天飛的政治和社會議題搞得身心俱疲了,工作的時候就該集中精神工作。Calacanis 甚至還發起投票,有 6,185 位參加 “你會想在無政治文化的企業工作嗎?” 的投票:

77.1% 的投票者想要無政治的工作環境

但是,反對 Armstrong 的不在少數。

推特創辦人 Jack Dorsey 也在推特上公開表示:比特幣和加密貨幣本身就是反對無法驗證的、排他性的金融體系而建立起來的。 “重要的是,至少要能夠意識到你的客戶每天面臨的社會問題” 。

員工管理平台Humu執行長兼聯合創辦人Laszlo Bock對無政治企業文化的概念進行了抨擊。他認為在一個全球流行病、種族不公、失業率攀升、野火和自然災害頻發的環境中,要求員工壓制情緒和觀點不僅是不可能的,而且是相當殘酷的事情。上文提到的給 1000 萬用戶發信件的Expensify的 CEO Barret更是嘲諷 Armstrong 是懦夫。瑞波幣公司 Ripple 執行長 Brad Garlinghouse 也加入反對 Armstrong 的行列,他認為矽谷科技公司有 “義務” 解決社會問題。

看來,即便是最 “藍” 的地區,也被這場大選攪得四分五裂。

“懂王” 到底懂不懂?

截至 11 月 1 日,美國境內共有 912 萬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例,其中死亡 23 萬,位居全球之冠。為了保證底層選民的選票能夠被收入囊中,川普一再聲明他將進一步開放國家,取消人們的出遊禁令。雖然這是這是一個飲鴆止渴的法子,但這對被一場疫情沖刷掉過往經濟功績的川普而言,恐怕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而在過去四年裡,忍受川普政策大棒的可不止頂著 “fake news” 名號的媒體從業者們。科技從業者們面對 “霸道” 的川普,也是怨聲載道,抓住機會就群起而攻之。川普為了 “報復” ,甚至頒布總統行政命令,威脅要對沒有保持中立的網路公司實施懲罰,限制他們在《聯邦通訊法》中的免責條款。

2018 年 4 月,川普就曾讓臉書創辦人祖克柏支付一張昂貴的帳單。祖克柏因 “劍橋分析公司事件” 被傳訊到國會聽證,在聽證席上拷問了整整兩天,被嚴厲指責沒有保護好用戶隱私,被要求對在平台上流傳的內容負起責任來。

在國會聽證的祖克柏

“劍橋門” 讓臉書承擔約 50 億美元的罰款。 2019 年 7 月,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批准這一對臉書的罰款。這是迄今為止美國聯邦政府對科技公司開出的最高罰單。

另一個巨頭, Google 也沒能倖免。在對 Google 公司進行長達近 16 個月的調查之後,美國司法部長 William Barr 10 月宣布,將會主導針對美國各大科技巨頭的反壟斷訴訟。10 月 6 日,美國國會司法委員會反壟斷小組委員會發布了針對四大科技巨頭的長達 449 頁的反壟斷報告,對蘋果(Apple, AAPL-US)、 Google 、亞馬遜(Amazon, AMZN-US)以及 Facebook 提出的 12 項指控。

反壟斷報告稱今日的 Google 為網路壟斷的守門人而這場反壟斷訴訟或成為自 20 年前微軟(Microsoft, MSFT-US)反壟斷案件以來,美國最大的反壟斷訴訟。

科技公司們並不是軟柿子

矽谷巨頭們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攻擊川普的機會,即便是川普的真愛 App ——推特,對於川普也毫不客氣,今年夏天開始推特為川普的一些推文貼上了警示標誌,因為他違反了有關 “選舉虛假資訊、新冠病毒不實資訊、煽動暴力” 等平台政策。

推特為川普推特標記 “鼓勵暴力言論”

但別看川普對於科技界開刀,在川普執政的四年裡,矽谷富翁們變得更富有。也正因為如此,很多富豪們不輕易表現政治傾向。貝佐斯與祖克柏雖然罵川普罵得起勁,但不代表他們支持拜登。畢竟,他們仍然需要川普支持者們購買他們的服務。而包括甲骨文(Oracle, ORCL-US)聯合創辦人、董事長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在內的部分科技巨頭的領導層表達支持川普的態度。

倒不是拜登魅力有多大,而是同業襯托得好

這邊川普和矽谷鬥得不可開交,那邊的拜登也與科技圈結下梁子。在過去的四年裡,他不遺馀力地抨擊大型科技公司,認為臉書散佈假消息並放任政治廣告,也呼籲撤除對科技業極為重要的法律盾牌。馬斯克甚至在近期一次採訪中說,他尚未確定要投票給誰,但他對拜登的思維敏銳度表示懷疑。

但在選擇面如此狹窄的情況下,很多科技公司只希望不投最差的那個候選人即可。Wired刊文稱:蘋果 Google 等科技巨頭員工向拜登捐 480 萬美元,比捐給川普的獻金多 20 倍。

Google 母公司Alphabet成為員工給拜登捐款最多的公司

其實,科技圈對拜登的好感並非僅僅是因為藍色的主色調以及對川普的厭惡。在拜登宣布由賀錦麗 Kamala Harris 擔任競選搭檔的那一刻,金融圈與科技圈都大鬆一口氣。這位加州參議員在處理科技業議題方面有豐富經驗,矽谷也包含在她的選區中,多家科技業巨頭也是她的金主。

不光如此,賀錦麗在移民、智慧財產權和寬頻普及方面等這些對科技業來說也是相當重要的議題也很有發言權。

臉書COO桑德伯格和賀錦麗

她的亞非裔背景和美國總統川普限制移民政策形成鮮明對比,而矽谷非常依賴移民所帶來的技術,更能贏得少數族裔的青睞;女性身份也順應了目前性別崛起的勢頭;以及連貫、完整的從政生涯,正處於政治事業的上升期的年紀,她甚至有可能繼續領導民主黨人衝擊下一屆大選。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賀錦麗多元、專業的形象,比拜登更能贏得科技公司的好感。

無論選上的是誰,都不好過

無論是川普還是拜登帶領美國下一個四年,他們對於科技業的政策 “變的是風格,而不是實質” 。民主黨與共和黨都支持加強對科技企業的監管,以限制它們的商業、社會及政治權力。總體來看,拜登和川普,都支持對大型科技公司採取反壟斷行動,並限制《通訊規範法》的 230 條款,該條款保護線上平台不為用戶發布的內容承擔責任。

2018 年,微軟、蘋果、臉書、亞馬遜和 Google 五大科技企業對政府部門的遊說支出高達 6,430 萬美元,以應對華盛頓一系列法律和政策挑戰。而這也符合自 2016 年以來,共和黨和民主黨對科技巨頭的批評越來越多的趨勢。所以,無論誰在十一月贏得大選,新政府都走繼續走這條路。

無論科技公司是否歸隊,科技業都會像一雙無形的手,在美國新時代政治中扮演不可或缺的作用。而美國也只能不斷適應科技為民主政治帶來的改變。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