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將轉型「虛擬世界」!五年後將如何影響你的生活?
作者 36氪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36氪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臉書將轉型「虛擬世界」!五年後將如何影響你的生活?

2021 年 7 月 29 日

 
展開

Facebook 作為創新科技產業的推動者之一,其在產業內的動作受到業內人士高度關注。今年 6 月底, Facebook CEO 祖克柏向員工透露了有關 metaverse 的全新計劃,未來將改變開發獨立的社群應用和硬體的模式,開始開發具有連續性的、大規模的一系列體驗,就像是科幻小說描述的那樣。

Facebook 的轉型方向

祖克柏表示: Facebook 所構建的用戶、創作者社群,以及商業模式、VR 平台在未來將融合在 Facebook 的 metaverse 將擴大其原本業務,應用於社群、辦公、娛樂等多樣化的場景。

Facebook 對於AR/VR一直有長遠的目標,自從在 2014 年收購 Oculus 以來,該公司一直是產業內最受關注的 “ 潮流引領者 ” ,它的動向常常會對產業帶來重要的影響。在 Facebook 的大規模投入下,Oculus建立了完善的 VR 一體機生態,而接下來, metaverse 似乎將成為 Facebook 加倍投入的一個新方向。

實際上,自從 Roblox 今年上市並在公開說明書中寫下 metaverse 以來,這個概念便快速被 AR/VR 產業抓住,不管是社群應用還是硬體廠商,似乎都不想錯過元宇宙這個新的風口(註:風口指投資機會或趨勢)。除此之外,NVIDIA 開始在工業場景、遠程協作等場景探索 metaverse 的應用,讓人們看到未來相關技術的潛力。不過,要構建大規模的 metaverse 基礎建設和生態,還需要一個科技巨頭來推動。

與此同時, Facebook 一直致力於打造大規模 VR 社群平台,並自行研發操作系統,希望在未來擺脫安卓、Windows、iOS 等平台的限制。而近期, Facebook 也公佈了 metaverse 相關的發展計劃,從該公司在 AR/VR 的發展軌跡來看,這個新方向似乎並不令人意外,只是選擇在近期公佈這個計劃,其背後還有哪些規劃則值得關注。

那麼, Facebook 眼中的 metaverse 什麼樣?有哪些發展規劃?為什麼要打造元宇宙?近期,祖克柏在接受外媒 The Verge 採訪時,首次公開談論關於這個新方向的大量細節,而接下來本文將重點關注以下幾點:

  1.  AR/VR只是 metaverse 的一部分,祖克柏認為它類似於具象化的社群平台;
  2.  metaverse 是 Facebook 的下一步發展方向, 5 年後將從社群公司轉型為 metaverse 平台;
  3.  metaverse 將帶來全新的工作形式和機會,以及虛擬經濟,未來將有數百萬人在 metaverse 中工作;
  4.  metaverse 不是一家公司開發的一種產品,而將由企業、政府、非獲利組織、開發者和創作者等多方建構;
  5. 未來 metaverse 將不只是遊戲娛樂、AR/VR,還將打通 PC、行動設備等平台和場景;
  6.  metaverse 讓網路交互更加自然、更具存在感;
  7. VR 辦公是用 AR 眼鏡辦公之前的過渡;
  8. Facebok 將致力於推動開放的 metaverse 生態。

Metaverse 有什麼看點?

The Verge: Facebook 對於 metaverse 的定義是什麼?具體有哪些規劃?

祖克柏:你可以將 metaverse 看作是行動網路之後的下一代平台,或者是具象化的網路。用戶將不再是瀏覽內容,而是進入內容本身,並且可以和其他人一起穿越到其他地點去跳舞或健身,是一種具有存在感的虛擬體驗。打造它將需要許多企業,才能成為一個完整的產業。接下來, Facebook 將與其他企業、創作者和開發者合作,共同構建 metaverse 的一部分。

我認為, metaverse 不只是 VR, Facebook 開發的 VR 只是 metaverse 的一個重要部分,遊戲、娛樂也只是 metaverse 的一部分。未來的 metaverse 將支援 VR、AR、PC、行動設備和遊戲主機,它的特點是具有持續性、遠程同步的內容,類似於具象化的社群平台。從表現形式來講, metaverse 可以是 3D 也可以是 2D ,在手機上也可以觀看 3D 演唱會。

總之,過去 Facebook 一直在探索的許多方向,比如:社群和創作者生態、電商業務、AR/VR等下一代計算平台、具有存在感的虛擬體驗等等,這些元素都是開發 metaverse 所需的部分。 Facebook 在 metaverse 這項技術上已經進行長時間規劃以及研發。我預計,大約 5 年左右之後, Facebook 將從社群公司轉型為 metaverse 公司,我們的用戶和開發者基礎將來自於目前現有的應用。

The Verge:你認為的 metaverse 概念,是否接近《頭號玩家》、《雪崩》中描述的科幻場景那樣,會讓人們的日常生活緊密相連?

祖克柏:就現有的行動網路技術來講,人們已經可以用網路做很多日常任務。因此,我覺得 metaverse 的重點不是讓人們更頻繁使用網路,而是在於它會讓人與網路的交互更自然、更舒適、更具存在感。

我不認為與手機交互是一種自然的體驗,長方形的手機螢幕並不能實現具有空間感和存在感的線上會議, 2D 影片並不是自然的社群方式,而且一格一格的app用起來也不自然。而 AR/VR 和 metaverse ,則將為你提供更豐富、更逼真的交互,可以讓你以全息的形式來到好友家,讓自然逼真的社群不受地理位置限制。

實際上,我在創辦 Facebook 之前就認為, metaverse 可能會成為社群互動的最佳形式,後來隨著技術逐漸成熟, metaverse 也越來越接近現實。而 Facebook 大規模投資 AR/VR 的目的是,為了塑造下一代計算平台,改變行動設備平台的不自然交互體驗,從用戶角度出發,開發出具有存在感的空間體驗。

The Verge:首先,我不太確定整天在 VR 中工作是否自然,也許需要一段時間適應吧。另外你曾經提到, metaverse 可能會創造出新的工作機會,帶來全新的經濟模式,那你認為在 metaverse 中工作會是什麼形式?

祖克柏:對於第一點,我認為VR技術會經歷多次革命,才能滿足全天候辦公的場景需求。這可能會在 2030 年之前實現。現有的 VR 頭顯依然笨重,重量、解析度等方面依然有待優化。

儘管 Quest 才迭代到第二代,但已經受到消費者廣泛歡迎,應用場景足夠多樣化,超出我的預期。最初,Quest 2 的定位是主玩遊戲,而社群可能是之後才會出現的應用。而現在,你可以發現受歡迎的Quest應用中有許多都具有社群元素,而且 VR 也在健身等場景

而在辦公場景,我認為可能會同時結合 AR 和 VR,比如 Quest 2 可以成為 AR 眼鏡出現之前的一個過渡,它足夠舒適、可以被人們接受。相比之下,AR 眼鏡目前還不適合全天候使用,外觀不夠自然和輕便。現有的 AR 眼鏡,需要考慮如何將電腦晶片、網路晶片、全息光波導、感測器、測量儀、電池、揚聲器等大量元件集成在一起,組合成眼鏡的形式,這可能是接下來十年內產業內需要解決的一大技術挑戰。

我認為,用 AR/VR來辦公可以讓你快速使用、查看多個不同尺寸的電腦螢幕,不受地理位置和時間約束,相當於將辦公設備隨身攜帶。此外,你可以用 AR/VR 邀請好友、同事共享 3D 場景和文件,並虛擬傳送到你身邊。

而具體的辦公形式來講,比如 Infinite Office 可以讓你在 VR 中同時查看多個任務和螢幕,這將有望提升工作效率,提升多任務處理能力。除此之外,VR 也可以用來舉辦虛擬會議,特點是具有空間感和存在感,你可以利用虛擬形象來代表自己,每個參與者都可以行動自己的位置,感受空間音樂變化,還可以共享多個文件,支援互動協作等等。當然,非 AR/VR 客戶端也可以加入虛擬會議。

而且,AR/VR 會議和辦公場景將支援定制,可以塑造成實體辦公室的。

那麼,AR/VR 又可以創造出哪些新的工作崗位呢?我認為,其中一種就是 AR/VR 設計者,藝術家可以為其他用戶設計和創建適合不同應用場景的空間,比如戲劇表演等等。先前,我們就曾經在《Horizon》中創建了一場虛擬戲劇表演,我覺得很好玩,而且具有互動性。

另外,也可以為 VR 演唱會設計場景,或是設計虛擬形象、虛擬體驗、虛擬服裝和道具等等。實際上,從我經營 Facebook 所獲得的經驗來看,開發出受消費者喜歡的產品並不夠,還需要考慮對社會帶來的積極影響、生態環境,以及商業機遇、包容性等方面。我希望,未來將有數百萬人在 metaverse 中工作,並為其創造內容、體驗、空間、虛擬物品、虛擬服裝,或是提供審核和監督等服務。我認為, metaverse 有必要存在,而且這將需要一場潮流推動大量從業者,僅依靠某種產品並不夠。

The Verge:從我讀到的 metaverse 相關資料來看,這個平台似乎將包含大量資訊,遠多於現有的社群平台。因此,用戶在 metaverse 上可能將不止花費 20 到 30 分鐘來瀏覽新鮮事,甚至可能花費 8 小時在上面工作。

那麼, Facebook 的 metaverse 平台是否會朝著安全和健康的方向自然發展?另外,如何去規範 metaverse 上大量的共享資訊,比如 AR 視覺內容等等?

祖克柏:即使是 2D 平台的社群 app 也需要不斷去解決用戶騷擾等安全問題,因此我認為 Facebook 可能會需要 3 到 4 年去完善 metaverse 平台的安全系統,包括優化 AI 檢測系統,以及擴大人工內容審核團隊等等。

對於第二個問題,我認為如何去控制大量的共享資訊將成為目前最重要的問題之一。不過,大量的資訊共享有有利有弊,它的好處是可以讓你比以前獲得更多資訊,與更多人建立聯繫,並將有望解決社會的資訊和經濟不平等。

此外,共享的資訊也將推動遠程辦公,而全息、AR、VR 技術將進一步提升遠程辦公的效率。同時,我看 因此,管理平台內容和資訊的工作將分配給多個企業。此外,也需要像全球資訊網聯盟那樣的組織,為 metaverse 平台製定通用的 “ W3C 標準 ” 規範,比如:Oculus。

The Verge:風險投資人 Matthew Ball 去年在文章中指出: metaverse 的關鍵特徵之一是,它將帶來前所未有的協同和互聯。那麼, Facebook 是否將構建一個具有比現有技術更具協同和互聯性質的系統?

祖克柏:是的, Facebook 的目標是盡可能幫助更多人實現互聯,通過低門檻一體機吸引用戶使用 VR,並且支援更多不同的平台,實現跨平台通訊等等。

關於 Matthew Ball 的文章,我看好他對於 metaverse 多種特徵的描述,不過我認為現在假設 metaverse 會朝著某種特定方式發展,有點理想化。Matthew Ball 指出的協同和互聯特徵,也是我對 metaverse 的期待。不過就像當代的電腦平台一樣,不同的公司會發展不同的方向,有的公司可能更傾向於封閉的獨占模式,有的公司願意更開放,支援協同和互聯。

封閉和開放兩種模式都會存在,而 Facebook 則將致力於推動開放和協作的 metaverse 。這是我們的目標,而具體實現起來則需要考慮許多問題,比如:是否採用類似於區塊鏈的去中心化模式?還是通過部分機構制定標準,來實現部分

The Verge:你認為 metaverse 中會存在博物館、公園等公有或政府擁有的空間嗎?

祖克柏:我支援在 metaverse 中構建公有空間,它可以由政府或非獲利組織開發和監管,形式類似於私有空間,不過區別是以大眾的利益為目標。除了政府和科技公司外,電信營運商、開發者和創作者們也可以幫助構建 metaverse 。

總之,與《頭號玩家》不同,未來的 metaverse 將不止由一家公司開發,而由多個組織和企業共同構建的平台。

36氪》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36氪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