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爾進軍 5G 目的是什麼?背後的商業邏輯又是什麼?

作者:鐵雄   |   2017 / 03 / 17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Olivia


MWC 全稱為 Mobile World Congress,即世界行動通信大會。在 2017 年 2 月舉行的 MWC 2017 上,英特爾卻體現出了爆炸性的存在感:該企業展出的產品和解決方案甚至要比到場的手機廠商還要多。在以往的理解之中,英特爾的名氣更多的是停留於 PC 以及服務器領域,在外界眼裡,他們在行動網路領域的插入可能會產生一種莫名感。

事實真如此嗎?

讓我們把時間倒退回 2004 年,當時在通訊領域有這樣一種無線接入技術 — WiMax,即全球微波互聯接入。其面向網路的高速連接能力,長達 50 公里的數據傳輸範圍,QoS 保障等等,一併被認為是 3G 最具威脅的對手,沒有之一。

後來因為電信運營商認為 WiMax 是一種行動化的寬頻業務,欠缺了行動業務屬性,所以最終還是選擇了 3G。然而當 4G 誕生之後我們看到了這樣的現象:客戶需求更高流量,設備需求更低延遲。

因此,如果考慮 5G 所包含的產業規模,那麼寬頻行動化和行動寬頻化勢必合一。而 WiMax 是哪家的業務呢?答案是,英特爾。不過這只是一個鋪陳,並不能完全解釋為什麼英特爾要進軍 5G。

所以為什麼呢?

首先我們要先看 4G,2008 年 4G 技術商業化時,作為應用層的我們能夠感受到明顯的網路傳輸效率提升,因此影音,尤其是短影音的社會熱度大幅度提高,其流量變現的商業模式也一度成為了熱門話題。

但事實上,從 4G 流量成本來看,該技術手段仍然停留於智慧行動終端層面上。社會無時無刻都在進步,科技水平也隨著社會發展而在提升,由此我們引出了一個新概念 —— 物聯網。即設備連接雲端,透過雲端運算來完成本地無法完成的任務,像是無人車、VR 等等。

雖然這個概念很簡單,然而產業規模是巨大的,即使不算上保險業也能達到兆美元級別。

所以就有了 5G,這個人類歷史上最複雜的語言。 5G 流量成本相比較 4G 將會降低 1000 倍,同時傳輸速率也將大大加快。底層技術巨頭英特爾以計算量著稱,所以複雜度對於他們來說是不存在的。再加上之前 WiMax 的背景,這就使得英特爾有了一張進入 5G 領域的門票。

其次,如果想要實現端到端之間的掌控,那麼就必須要把握其中的通道。舉個例子,2017 年高通在每部蘋果手機上收取的專利費用達到了每台 15 美元,其中佔據比例最高的就是通信技術的智慧財產權,而且隨著社會進步,這種專利費用將會與日俱增。

那麼也就是說,即便英特爾實現了萬物互聯,如果通道技術無法自己掌控的話,每台設備為其產生的額外費用將會讓英特爾吃不消。這種運營成本可能會阻擋了技術的腳步,也影響了英特爾物聯網生態的建設速度。

同時,我們也引出了英特爾進軍 5G 的另一個原因:生態。據銷售與市場事業部副總裁兼全球物聯網銷售總經理 Rose Schooler 介紹,英特爾在物聯網生態上的戰略是一種“圓環套圓環型”的佈局,如下圖所示。

英特爾進軍5G,目的是什麼?背後的商業邏輯又是什麼?_01

由此我們可以看到,英特爾從雲端到設備端之間需要途徑至少兩個環節。出於對訊息安全的考慮,英特爾每層環都建立地非常謹慎,尤其是環與環之間連接的地方。如何才能做到最大程度上的安全呢?就是自己做,可以降低風險發生的機率,此外,出了問題能第一時間找到事發原因並且修復,提高了其服務能力。這些正是作為客戶所需要的能力。

還有一點,就是物聯網所涉及的邊緣處理能力。邊緣處理本身不是單獨的計算節點,邊緣和雲端應該是一個相輔相成的端到端系統,兩者是共同配合的。根據用戶對於應用的要求,合理地分配負載,最終實現這樣一個分佈式的最佳解決方案。

在某些應用場景裡,邊緣是相對數據做一個預處理預過濾的過程,從大量的數據裡把它的特徵訊息提取出來,再把這些被處理的數據傳到雲端進行進一步處理,而不是全部的原始數據,這樣可以極大地降低對網路寬頻的限制。於是乎,英特爾需要通道技術來支撐邊緣處理能力的拓展。

英特爾的做法是什麼?

讓我們起底產品,英特爾基本上把所有和 5G 有關的項目都拿到了 MWC 2017 上做出了展示:

5G FIRST:一個涵蓋了諾基亞 AirScale 大規模 MIMO 自適應天線、數據包內核和行動傳輸解決方案的諾基亞無線接入網 (RAN) ,以及一個採用了英特爾架構的完整的服務產品。諾基亞將採用英特爾 5G 調製解調器,應用於 5G FIRST 的初期部署,從而為使用固定無線接入的家庭提供超寬頻,以替代當前的光纖部署。

5G NR:英特爾與眾多行業夥伴聯合推進 5G NR 標準化進程,併計劃於 2019 年早些時候實現大規模的試驗和部署。

中國電信基於 RSD 的 NFVi:基於英特爾 RSD 解決方案的 NFVi 可在一個單一的機架解決方案中,提供可擴展性、靈活性和多廠商硬體管理等功能。 RSD 能夠動態地分配機架資源,以便管理 NFVi 負載和各類網路流量。

此外,硬體功能感應 (Hardware property awareness) 和 EPA 等其它功能提供了負載均衡的工具。可管理性還能透過一個通用接口 —— DMTF 的 Redfish API,實現跨多廠商硬體之間的管理。該接口是一個開放行業標準規範和模式,用以管理現代的可擴展平台硬體。

中興通訊 IT BBU:這是面向 5G 的下一代 IT 基帶產品 (ITBBU) ,IT BBU 是世界上第一個基於軟體定義架構和網路功能虛擬化 (SDN/NFV) 的 5G 無線接入 (RAN) 解決方案。它採用了 SDN/NFV 虛擬化技術,兼容 2G/3G/4G/Pre5G,支持 C-RAN、D-RAN、5G CU/DU,演進能力強。

新一代模塊化基帶處理平台,基於英特爾 x86 架構的晶片,具有高容量、高集成、多模靈活組網等特點,透過先進的算法和機制大幅降低設備能耗,支持垂直業務和多場景的靈活部署,支持 4G、5G 混合組網,可以有效保護運營商的投資。

展訊SC9861G-IA:該Soc由英特爾和展訊合作推出,採用14奈米8核64位LTE系統晶片平台。該晶片平檯面向全球中高端智慧型手機市場,採用英特爾14奈米製程工藝,內置英特爾Airmont處理器架構。支持五模 (TDD-LTE/FDD-LTE/TD-SCDMA/WCDMA/GSM) 全頻段 LTE Category 7 (CAT 7),雙向支持載波聚合以及 TDD+FDD 混合組網。使下載速率可達 300 Mbps,上傳速率達 100 Mpbs。

這個晶片對於英特爾來說意義很大,這是他們久違的行動智慧終端市場佈局。同時,這款 Soc 並非試水溫作品,而是被英特爾內部非常看中的市場戰略。

英特爾 XMM 7560 調製解調器:首個採用英特爾 14 奈米製程製造的 LTE 調製解調器。支持LTE Advanced Pro,1 Gbps的Category 16 下載鏈路速度,225 Mbps 的 Category 13 上傳鏈路速度。

這款調製解調器的架構已進行了優化,透過功耗及設備內共存功能的提升,從而支持 LTE 與 Wi-Fi 的鏈路級集成。

英特爾 XMM 7560 調製解調器支持下載 5 載波聚合 (總寬頻最高可達100 MHz) 和上傳 3 載波聚合 (總寬頻最高可達 60 MHz,適用於高速數據服務) 。並且額外支持 4×4 MIMO 和 256QAM。

採用英特爾 SMARTi 7 無線電射頻收發器最多可支持 35 個 LTE 頻寬,可以利用一個單 SKU 開發實現全球覆蓋的行動設備。英特爾 SMARTi 7 無線電射頻收發器和英特爾 XMM 7560 平台最多能夠支持 230 個載波聚合組合。

該如何看待呢?

觀點來源於做法,我們看到英特爾 5G 的商業部署通常位於:VR、無人車、大型飯店、賭場、工廠和港口以及一些諸如紅酒的零售業。

此處應該有一個疑問:為什麼英特爾不會與大眾太脫節?在我的理解裡,英特爾已經完成從 IT 到 OT (operation technology) 企業的轉型,在前端應用方面並不會出現這樣子的情況。

事實上之所以選擇這樣的商業部署,原因可能在於場景的聯網能力以及產業成熟度。當整個場景都被雲端運算業務覆蓋時,才能保證聯網解決辦法的完整性,這是一種加強監督能力的做法。

另外,成熟度高則代表從後端到前端中包含的不穩定因素少,業務中出現差錯的機率小。相當於在 5G 普及化之前做的熱身運動,畢竟大家都是先有通用解決辦法,再有的客戶定制產品。

英特爾對 5G 野心非常大,誰讓這塊蛋糕太好吃了呢?讓我們跳回寬頻行動化和行動寬頻化那裡,這便是現今跨界融合的一種反饋。所以到了今天,不能再用一家半導體製造商的眼光去評價英特爾,而是該去思考 5G,或者說物聯網對於英特爾來說是怎樣的意義。

作為底層技術廠商,英特爾每年百餘億美元的研發經費位居世界第一,但是到了應用層,他們的前端戰略、產品質量、營銷手段都將會影響英特爾的地位,這也是每個 OT 企業都需要面對的。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虎嗅網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