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l」重回顯卡市場!未來三強鼎立?還是曇花一現?
作者 36氪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36氪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Intel」重回顯卡市場!未來三強鼎立?還是曇花一現?

2021 年 8 月 23 日

 
展開

先前在 2018 年 5 月舉行的 SIGGRAPH 2018 上, Intel 方面首次宣布將重回獨立顯卡市場,並預計將於 2020 年推出相關產品。但在突然其來的此次疫情影響下,直到日前, Intel 才正式發布了全新的高性能顯卡品牌 Arc,而其中文名則為銳炫

顯卡大戰的碰壁

根據 Intel 公佈的相關資訊顯示, Intel Arc 專為消費端打造,涵蓋硬體、軟體和服務三個方面,其硬體將涉及多代產品,不僅包括首代基於 Xe HPG 微架構的 Alchemist 顯卡( DG2 ),後續產品的代號則分別為 Battlemage、Celestial 和 Druid。其中,第一代 Intel Arc 產品(Alchemist)將支持基於硬體的光線追蹤和人工智慧驅動的超級採樣,為 DirectX 12 Ultimate 提供全面支持,預計將於 2022 年一季度上市。

對此, Intel 副總裁兼客戶端顯卡、產品和解決方案總經理 Roger Chandler 表示, “ 幾年前,我們開啟了顯卡業務的探索旅程,今天,我們的顯卡服務迎來了新紀元。英特爾 Arc 品牌的推出和顯卡硬體代號的公佈,標榜著英特爾致力於為全球遊戲玩家和創作者不斷打造卓越體驗的堅定決心和承諾。 ”

從 2018 年年中宣布要重返獨立顯卡市場,到 2021 年夏季公佈高性能顯卡品牌 “ 銳炫 ” , Intel 對於顯卡市場的意圖也已經昭然若揭。相信有很多人會疑惑,為什麼 Intel 使用的是 “ 重返 ” 而不是進入,畢竟如今這一市場上 NVIDIA 與 AMD(Advanced Micro Devices, AMD-US)二分天下的局面已經非常穩固, Intel 的顯卡基本都是與自家 CPU 綁定的 “ 核芯顯卡 ” 。

事實上, Intel 與先前 3dfx 一樣,都是上世紀末 “ 顯卡大戰 ” 中的敗者。而 Intel 上一次推出的顯卡產品,還是在二十多年前的 1998 年,當年 2 月, Intel 與洛克希德.馬丁旗下的 Real 3D 聯合打造了獨立顯卡 i740 ,主要應用在 AGP 平台以及自家的奔騰 II 平台。儘管這款顯卡擁有同期最強的 2D 輸出能力,但當時正是 3D 畫面成為業界潮流的時代,因此相比於 3dfx 的一代神卡 Voodoo 2 與 NVIDIA GeForce 的前身Riva 128 , i740 則只能在低階市場徘徊。

由於在這一時期, Intel 還尚未 “ 掌握核心科技 ” ,再加上其堅持自己設計並生產的 IDM 模式,使得 i740 的出貨跟不上競品的步伐,所以市場表現並不理想。而最終的結果,就是在後續的 i752 在發布後甚至被撤回,最終成為了 i810 晶片組中 MCH 裡集成的顯示核心,也讓 Intel 在顯卡市場的這段 “ 蜻蜓點水 ” 經歷告一段落。

Intel 捲土重來

在這之後, Intel 開始從 “ inside ” 轉型平台化的 “ Leap ahead ” 。直到 2008 年,平台化戰略大獲成功的 Intel 又一次對顯卡市場有了想法,並提出了代號為 “ Larrabee ” 的獨立顯卡開發計劃。但 Larrabee 並不同於使用 Stream Processing(流處理)的 NVIDIA /AMD GPU,而是基於 x86 的可寫程式多核心架構,其性能可達到兆次浮點運算的級別。

然而此次 Intel 所選擇的技術路線並不契合時代,在經歷了兩年的漫長調適和準備後,2010 年只能無奈地宣布推出 Larrabee 獨立顯卡基本不可能。事實上,Larrabee 失敗的根本原因,是 Intel 試圖讓一切都是可寫程式的,但是卻沒能找到可寫程式性與高效率實現光柵化之間的平衡點,並且值得一提的,Larrabee 並非一敗塗地,它的遺產也促成了 Xeon Phi 加速卡項目。

既然先後經歷了兩次失敗, Intel 為什麼又要重返顯卡市場呢?因為如今 GPU 計算已經被證實是人工智慧技術,或者說深度/機器學習的基石。機器學習是基於神經網路,後者是典型的並行結構,每個節點的計算並不複雜,但總體數量龐大且獨立,這一結構與當下顯卡所使用的亂序計算類似,都是大規模並行的向量計算,而絕大多數 CPU 則屬於純量處理器,只能一次處理一個要素。

隨著人工智慧相關技術對於 GPU 的大量需求,更是直接導致 NVIDIA 在過去的 8 年間股價翻了 8 倍。而 GPU 在深度學習、雲端運算、數據中心等方面的大規模應用,無疑也使得 NVIDIA 產品在這一領域直接侵蝕了 Intel 的市場。所以在許多業內人士看來, Intel 推出獨立顯卡業務在面向消費級市場之外,同時或也是對 NVIDIA 高性能計算產品的防禦,並瞄準了未來的市場需求。

當然,由於 AMD 和 NVIDIA 在這一領域專利牆的存在,特別是買下 3dfx 光柵化核心專利的 NVIDIA 在圖形技術上的領先, Intel 的獨立顯卡產品想要問世即成功顯然並不容易,事實上先前僅限於 OEM 市場的 DG1 顯卡,表現就可謂是一言難盡,其性能大致僅相當於 NVIDIA GTX 760 的水平。

這也是為什麼有爆料資訊顯示, Intel Arc 產品線的最高端產品性能或許只能追平 NVIDIA 當下的 RTX 3070 ,但一些業內人士依然認為, Intel 的顯卡短期內難以在高端市場與 NVIDIA 和 AMD 一較高下的原因。而如果要效仿當年 i740 在低階市場上尋求突破,打價格戰可能是一種必然,所以或許在明年我們就可以看到 Intel 的顯卡產品也開始走 CP 值的路子了。

但 Intel 推出獨立顯卡,最難受的可能會是 NVIDIA 。畢竟自此之後,AMD 與 Intel 都有了 CPU + GPU 的組合,所以本著肥水不流外人田的理念,AMD CPU+AMD GPU 或是 Intel CPU+ Intel GPU 或將越來越普遍,特別是 Intel 為了推廣 Arc 顯卡,使用捆綁銷售策略幾乎是板上 因此即便在 DIY 市場上高性能的 NVIDIA 顯卡依然是玩家首選,但是在 OEM 市場, NVIDIA 顯卡可能就會很尷尬了。

而 Intel 加入顯卡市場的競爭,對於消費者來說當然是利多,畢竟多一種選擇,自然就能擁有更強的 “ 用腳投票 ” 權利,廠商的溢價空間也有望被進一步擠壓。但遺憾的是這種影響可能是遠期的,因為其很難對於當下的顯卡市場造成立竿見影的影響,畢竟遠水救不了近火。

剛剛過去的以太坊(ETH)倫敦硬分叉升級,其核心是打壓礦工收入,但這都沒能撲滅礦工的熱情,ETH 的價格和算力再次雙雙走高。而至於 ETH 方面表示今年年底前要結束顯卡挖礦,但以 ETH 團隊的效率和協調礦工群體利益的難度,或許明年這個時候能停止都已經是不錯的結果了。

更何況現階段顯卡價格上漲的表象,是幣價上漲帶動礦工大量購卡,但更深層次的原因則是半導體產業的供給不足,造成了供需失衡的情況,所以即便多了 Intel 這個玩家也很難改變現狀。即便 Intel 走的是自產自銷的路子,但更上游的原材料短缺問題顯然其也沒有太好的解決辦法。所以想要買到平價的顯卡,可能依舊需要等到礦難的到來了。

36氪》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36氪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