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爾CEO科再奇閃電下台,Intel這五年做得如何?

作者:王毓嬋   |   2018 / 07 / 23

文章來源:好奇心日報   |   圖片來源:Berber


英特爾 (Intel, INTC-US) 歷史上的第六任 CEO 布萊恩·科再奇(Brian Krzanich)結束了他在這一職位上為期五年的工作,也結束了他在英特爾三十年的職業生涯。英特爾的公告直白地指出了他的離職原因 —— 與員工有染。

“鑑於所有員工都應該尊重英特爾的價值觀並遵守公司的行為準則,董事會已經接受了科再奇先生的辭呈,”英特爾聲明,科再奇違反了英特爾的“ 非聯誼政策 (non-fraternization policy)” ,即管理人員不得與有匯報關係的下屬談戀愛。

CNBC 引用一位內部人士的說法稱,其實這段親密關係已經結束了一段時間,英特爾公司只是最近才發現——但是科再奇還是得走人。

根據英特爾的公告,科再奇與該員工是 “你情我願”(consensual relationship)的關係,代表他並不涉及騷擾、權色交易或強迫等違法犯罪行為,甚至難以被定義為男權主義者。像科再奇這樣因為和員工談戀愛而離開工作崗位的 CEO 在全世界的巨頭公司之中並不多見,而英特爾的公告也沒給任何台階下 —— “出於家庭原因”、“出於個人原因” 都是高管離職的常見說法。

科再奇也不是做太差被趕走。在他任職 CEO 的五年內,英特爾股價累計上漲了 120%,過去一年漲了 54%,今年六個月以來也已經漲了 16%。

對於一直處於轉型摸索中的英特爾來說,科再奇應該說是有功有過,但總體來說公司也算是穩中有升。

智慧型手機處理器無望,英特爾靠通信處理器進入行動市場

2013 年科再奇上任時英特爾已經錯過了為智慧型手機做 CPU 的最好機會。

他的上一位 CEO 保羅·歐德寧 (Paul Otellini) 2007 年拒絕了第一代 iPhone 的生意,理由是他認為手機芯片不一定能賺錢。之後歐德寧也優先讓英特爾的新技術用於桌面處理器而不是移動處理器。

這樣的判斷後來被證明是一個成本極高的錯誤,雖然甩開 AMD (Advanced Micro Devices, AMD-US)、拿下伺服器市場,但卻完全錯過了增長更快的智慧型手機。英特爾一直在努力,但從未能彌補。

因為多年來將主要資源傾斜在 PC 和伺服器業務上,英特爾直到 2013 年年末才推出代號為 SoFIA 的系統級芯片(SoC),給手機做處理器。這款主板上除了 Atom X3 處理器,還加入了 3G 通信基帶。這款基帶是 2010 年英特爾花了 14 億美元收購來的英飛凌帶來的通信芯片技術。

後來,聯想 (0992-HK)、摩托羅拉 (Motorola Solutions Inc, MSI-US)、中興 (000063-CN)、華碩 (2357-TW)等手機品牌曾發布過使用英特爾手機芯片的產品,但三星 (Samsung, 005930-KR)、小米 (01810-HK)、華為 (002502-CN)、OPPO、Vivo (VIVO-US) 等出貨大廠始終沒有採用英特爾的芯片。

但近年來蘋果 (Apple, AAPL-US) 和高通 (Qualcomm, QCOM-US) 因專利費用之爭屢生齟齬,甚至鬧上法庭。受益於這場紛爭,英特爾有了新的機會。

2015 年,科再奇稱,英特爾有一支上千人的團隊正在為蘋果設計芯片,並且可能會在 2016 年開始為蘋果供應調製解調器。終於,從 iPhone 7 開始,英特爾有了與高通一起,共同向蘋果提供基帶的機會。

據估計,約有 30% 的 iPhone 7 採用了英特爾提供的 LTE 基帶芯片,具體型號為 Intel XMM 7360,其理論最高下載速率為 450 Mbps,比高通的產品低 1/4。為了保證兩個版本使用體驗的一致性,蘋果故意對高通版 iPhone 7 的數據吞吐性能做了限制。這種做法曾引發輿論嘩然。

但為此聲討的主要還是行業媒體和少數硬體愛好者,實際上平時你在手機上不會感受到速度的差別。

在去年的 iPhone 8 和 8 Plus 上,蘋果繼續執行基帶芯片混用的策略。英特爾和高通分別為 iPhone 8 Plus 提供了 Intel XMM 7480 和 MDM 9655 芯片。XMM 7480 的理論下行速率為 600Mbps,而高通的 X16 基帶最高可以達到 1Gbps。

不過,不管實力相差多大,高通都注定要失去蘋果的基帶訂單了。今年 2 月,凱基投顧蘋果分析師郭明錤稱,今年起 iPhone 將全部採用英特爾基帶,高通將徹底被踢出供應商名單。

英特爾贏過高通,很大優勢在於它的 PC 業務有充足利潤,而科再奇允許英特爾降低利潤。以往高通價格最高時,蘋果交給高通的硬體費用和專利費占到了每台 iPhone 成本的將近 1/4,而英特爾的每台硬體成本要比高通低 20 美元,雖然它並未公開以何種標準向蘋果收取專利費。

手機的 CPU 已經和英特爾關係不大,甚至高端產品也和高通關係不大,三星、華為、蘋果都有自己的處理器。

基帶處理器是手機必不可少同時成本又高的硬體。拿下蘋果意味著英特爾拿下了這個行業裡最有錢的客戶。

高通也在回應,已在上個月降低了5G 專利授權費用標準,希望與蘋果和解,蘋果態度會否轉變還有待觀察。

另外,近年來蘋果自主研發基帶芯片的消息也會時不時傳出。對於英特爾來說,暫時贏下蘋果的訂單並不代表著勝利,而只是戰爭的開始。

漏洞危機中,科再奇做了些讓投資人質疑的決定

2016 年,科再奇治下的英特爾發起了近二十年來規模最大的一場裁員,風潮波及其全球 11% 的員工,共計 1.2 萬人。

“數據中心和物聯網的生意可為公司帶來 40% 的收入。在此基礎上,我們要從 PC 公司轉向一家支持雲端計算和數以十億計的智慧運算設備的公司。” 科再奇在給員工的備忘錄中寫得很直接。

這意味著英特爾曾經最主要的 PC 微處理器業務也將被弱化。科再奇和他的前輩歐德寧早就注意到了全球 PC 市場的下滑 —— 從 2006 年開始,PC 開始了它長達十二年的衰落,英特爾也開啟了它循序漸進的裁員和轉型。

從歐德寧時期開始,幾波裁員省下來的 30 多億美元被用於建立了英特爾現在最重要的業務 —— 數據中心,而且它也被證實是英特爾最賺錢的業務。今年一季度,英特爾的淨收入達到了45 億美元,每股收益為 93 美分。英特爾把增長歸結於數據中心業務的提升,因為這部分增長占到其第一季度營收的近一半。具體來說,數據中心在該季度帶來了52 億美元的收入,對比同期增長了 24%。

因為英特爾的這一業務起步較早,所以一直在市場上佔據壟斷地位。2016 年,根據水星研究分析師的統計,英特爾在商業伺服器領域佔據了 99.7% 的市佔率,而競爭者AMD 直到 2017 年才推出競品。去年 11 月,老對手高通也進軍雲端伺服器的市場,但僅僅六個月後就宣布 “放棄為數據中心伺服器開發芯片”,並關閉了 Centriq 伺服器處理器部門(Centriq server processor division)。

但競爭並沒有結束。AMD 在去年 6 月發布了 EPYC™(霄龍)7000 系列高性能數據中心處理器;由遊戲公司轉型而來的圖像處理解決方案公司輝達 (NVIDIA, NVDA-US) 也推出了以人工智慧型為重點的數據中心芯片策略,發布了瞄準高性能運算(HPC)和 AI 運算的 GPU 。另外,一些雲端運算服務商也在為自己的 AI 和機器學習任務設計芯片。這些芯片不太可能取代通用伺服器處理器,但足以證明他們對英特爾保持著警惕。

在本月的財報電話會議上,首席財務長 Robert Swan 表示,儘管英特爾數據中心業務在 2018 年第二季度應該會繼續快速增長,但預計增速將減緩。

Swan 表示,相比上半年,2018年下半年英特爾將面臨 “更激烈的競爭”,因為多個數據中心處理器供應商都在加大新產品的出貨。野村證券分析師認為,在與 AMD 的競爭中,英特爾有可能會損失 15 – 20%的數據中心處理器市場份額。

對於 AMD 來說,要麼是發布更優異的新產品侵吞英特爾的市場份額,要麼是直接在定價上採用更多讓利策略,在價格上製造優勢。如果英特爾為了維護市場份額而與 AMD 競價,可能會導致收入增長放緩以及毛利和營業利潤率的下降等。

而且,不管是對於英特爾還是 AMD 來說,數據中心處理器的客戶大都是像 Google (GOOGL-US)、亞馬遜 (AMZN-US)、Facebook (FB-US) 這樣的大企業。和這樣的公司做生意,議價空間和話語權常常會受到限制。

野村證券報告發布後,英特爾回應稱,“我們確實需要為 2018 年『更具挑戰性』的環境做好準備,但我們很有信心,因為英特爾仍然處於優勢地位。”

今年鬧了大半年的 “漏洞危機” 會在多大程度上影響英特爾的 “優勢地位” 還有待觀察。雖然受到波及的設備不止英特爾一家,但因為它的處理器在 PC 和數據中心的市場份額最高,所以可能會受到最大的影響。

英特爾測試發現,更新後,設備的運算性能會受到影響。雖然大部分普通用戶的電腦察覺不到這樣微小的性能變化,但對於大規模採用英特爾處理器的數據中心和雲服務商、出售運算性能的平台來說,比如亞馬遜 AWS、微軟 Azure、阿里雲等,這個影響就無法忽略了。

更值得一提的是,科再奇在危機爆發前一個月出售了 3900 萬美元的英特爾股票,這讓他背上了 “不負責任” 的罵名。英特爾發言人稱,科再奇的銷售行為是按照預先安排的股票銷售計劃時間表來執行的,與 “漏洞危機” 並無關係,而且他仍然持有符合公司要求的股票數量。

但是這種說法並不難被攻破。彭博社報導稱,科再奇在 2015 年制定了股票出售計劃,計劃中的這一輪銷售應該在 2018 年 2 月,但他真正銷售股票的時間是 2017 年 11 月。科再奇在 10 月份更改了計劃,當時漏洞問題還沒向公眾公開,但據發現漏洞的 Google Project Aero 成員 Jan Horn 的記錄,他在 2017 年 6 月就向英特爾通報了他們的漏洞情況,所以科再奇修改計劃的時候不太可能不知情。

更尷尬的是,當時科再奇賣掉了 88 萬股股票,價格是每股 44 美元。漏洞問題被公佈後,雖然英特爾的股價在當週跌到了 42.50 美元,但不久後又漲了回來,第一季度收於 52 美元。如果不勞神去更改時間表,他反而會賺得更多。

最後離開 CEO 職位之前,科再奇只有按照公司要求持有 25 萬股英特爾股票。

通過 VR、無人機等新硬體找到 “下一個智慧型手機式的市場” 沒有成功

科再奇在任的五年是英特爾在諸多領域廣泛試錯的五年。英特爾一直在尋找著智慧型手機之後的下一個移動處理器市場,盈利情況良好的數據中心為這些或可靠或不可靠的嘗試提供了起碼的資本基礎。

2013 年,意識到 PC 市場大勢已去的英特爾,曾抱希望於扶植平板電腦市場。為了將更多的 Atom 芯片放置於廉價的 Android 平板電腦中,英特爾一度大力補貼中國的平板電腦廠商。伯恩斯坦研究公司分析師 Stacy Rasgon 稱,2013 年,英特爾給中國深圳廠商在每一部英特爾平板上補貼了 51 美元,幾乎是平板售價的四分之一。2014 年,英特爾賣給他們的芯片價格也很低,僅僅只比成本價高一點點,幾乎毫無利潤可言。

但是平板電腦並沒有成為下一個移動處理器市場。2014 年,英特爾靠補貼湊出了 4,000 萬台的出貨量。而那一年,它在移動市場虧了40 億美元。到 2015 年年中,Atom 處理器的 Andorid 平板出貨量已經降到 1,080 萬台。

來自 Jackdaw 調研公司的分析師 Jan Dawson 認為,英特爾在移動市場至少浪費了 100 億美元。

其次是 AR/VR 和可穿戴設備。2013 年,英特爾成立了一個新設備事業部(New Devices Group;簡稱NDG), 2014、2015兩年,這個部門先後買下了健康手錶公司 Basis和自行車頭顯設備公司 Recon,還跟 Fossil、豪雅等時尚腕錶公司合作,為它們的智慧型手錶提供芯片。此外,英特爾還做過一些你可能聽都沒聽過的智慧型產品,像智慧型耳塞、健康手鐲等。

但這些業務從來沒給英特爾的營收做出過什麼貢獻,也顯然不是他們期待的下一個移動處理器市場。整個可穿戴設備市場也已經被不止一家巨頭或創業公司親身證明了什麼叫全都是泡沫。2016 年,有傳聞稱英特爾裁掉了 Basis 80% 的員工。2017 年 7 月,這塊業務終於被英特爾徹底砍掉。

NDG 隨後開始研發 VR 設備。2016 年底接受 Techcrunch 採訪時,科再奇還對 VR 市場抱有雄心勃勃的期望,他聲稱英特爾的 VR 項目雖然還處於起步階段,但最終將會成為英特爾的關鍵業務。事實上是這個業務五個月後就被放棄,後來他們還嘗試了 RealSense 深度感應和基於 WiGig 的無線耳機系統,但是也一樣失敗了。

今年 4 月,英特爾宣布放棄了 NDG 的最後一個重大項目——智慧型眼鏡 Vaunt。同月,英特爾表示將在近期關閉這個已經花費了他們數億美元的部門,所有員工將遷移到英特爾其它部門或被解僱。

最後,還有一個水花非常小的嘗試,就是無人機。2014 年 9 月,英特爾開始與美國無人機初創公司 3D Robotics 合作,共同研發 Edison 芯片。同年 11 月,它花了 1,000 萬美元投資初創無人機公司 PrecisionHawk,第二年 5 月,以未知金額投資了美國無人機公司 Airware,8 月,又花了 6,000 萬美金投資了中國無人機企業昊翔。第三年年初,英特爾又以未知金額收購了德國無人機公司 Ascending Technologies。

我們無法知道英特爾這一通買買買下來具體花了多少錢,但是可以看得出無人機曾一度是英特爾在移動處理器市場的賭注之一。2016 年,英特爾終於拿出了第一款打著英特爾商標的用於測繪的商用無人機產品  Falcon 8+  和第一款專門用於燈光秀的無人機 Shooting Star,但後來幾乎毫無聲音。

Shooting Star 最近一次吸引公眾注意,是在今年 2 月的平昌冬奧會開幕式上進行了一場無人機燈光秀表演。“不過我們不會在商店中出售它。”科再奇說。

科再奇靠巨額投入買進了無人駕駛市場,但這代價有點高

2016 年 7 月,科再奇在《財富》雜誌舉辦的頭腦風暴科技大會上,再一次聊起了公司的未來。

“很遺憾我們已經錯過了智慧型手機的生意。希望不要再錯過智慧型汽車。”科再奇說,智慧型汽車將代表下一代的移動設備生意。

輝達的佈局比它早得多。早在 2011 年,特斯拉就在自己的首款四驅轎跑 Model S 中用上了輝達的顯卡。2014 年,奧迪、藍寶堅尼等 14 家汽車製造商都成為了它的客戶。2015 年 3 月,輝達發布了自動駕駛汽車車載系統 Drive PX,內置了兩塊輝達 Tegra X1 芯片,並號稱比美國國防高等研究計劃署(DARPA)研發的自動駕駛技術 DAVE 快 3,000 倍。當年 5 月,輝達又開始向汽車製造商出售軟體和硬體工具包,為自動駕駛汽車提供識別和避讓障礙的技術。

但直到 2016 年的此時,英特爾才組建了一支智慧型汽車研發團隊,宣佈為 BMW (Bavarian Motor Works, BMW-DE) 計劃 2021 年量產的無人車提供數據處理和分析技術。這番工作將由英特爾與 Mobileye 合作完成。

對於姍姍來遲的英特爾來說,要想避免差距進一步拉大,直接花錢買是最簡單有效的操作。在和 Mobileye 合作了一陣之後,英特爾在去年 3 月花了 153 億美元將它納入麾下。在這之前,英特爾還買下了 Yogitech、Arynga、Itseez、Nervana Systems、Movidius 等一大堆來自各國的和無人駕駛沾邊兒的公司。

Mobileye 是無人駕駛領域頗有實力的一家以色列公司,其主要產品是 “高級輔助駕駛” 芯片和方案。Mobileye 的自動駕駛方案曾被特斯拉的初代 Autopilot 系統採用,像BMW、通用 (General Motors Company, GM-US)、大眾、特斯拉 (Tesla, TSLA-US) 等汽車公司也都是它的客戶。Mobileye 自稱已經佔領了超過 70% 的市場。英特爾此番收購獲得的不僅是市場份額、研發經驗和數據,還有非常重要的客戶關係。

這是英特爾歷史上數額第二高的收購。收購前兩個月英特爾的財報顯示,公司整體現金流為 218 億美元,所以這次收購花掉了它至少 70% 的現金儲備。不管是對於英特爾,還是科再奇來說,這場交易的重要性都可想而知。

在收購 Mobileye 前幾個月,英特爾成立了新的自動駕駛部門,專門負責全部和汽車相關的業務。成立一個月後,該部門推出了針對自動駕駛汽車的開發平台 Intel Go。據了解,選用 Intel Go 的廠商可以任意選擇英特爾旗下的現有處理器產品作為車輛處理單元的核心,從最弱的 Atom 凌動處理器到最強的 Xeon 志強處理器都可以,而且還可以得到英特爾雲端數據中心的支持。對於英特爾來說,這又是一個推廣自家處理器的好機會。

今年 5 月,Mobileye 對外透露稱,已經簽了一筆大合約,要向歐洲汽車製造商的 800 萬輛汽車提供自動駕駛技術解決方案,但沒說明具體是哪個廠商。如果此言不虛,花了一大筆資金的英特爾應該就有機會見著回頭錢了。根據英特爾此前自己的估計,自動駕駛市場在 2030 年有望達到 700 億美元的規模。

總的來說,科再奇在位的這五年,英特爾經歷了主營業務的調整和各種以大額投資為手段的新領域嘗試。作為曾經的 PC 芯片頭號玩家,全世界市值最高的芯片公司,英特爾跟隨著科技世界的潮流,艱難而勤奮地做著各種轉變 —— 也許換個 CEO 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好奇心日報》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loading animation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分享好文章

好奇心日報
「好奇心日報」WeChat ID:qdailycom — 與你有關的商業新聞。每日報導與你有關的商業新聞,無論它是科技、設計、營銷、娛樂還是生活方式。另外還有一個“好奇心研究所”供你吐槽生活。
好奇心日報的最新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