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資透明能不能促進職場平等

作者:秦佩璇   |   2018 / 12 / 12

文章來源:好奇心日報   |   圖片來源:Koko


你有沒有好奇過自己的上級能賺多少錢?

好奇心研究所的話題 “你覺得同事之間,工資應該是透明的還是保密?” 中有一個叫郭子的讀者寫道:“超想知道老闆拿了多少,畢竟不想往上爬的人不是奮鬥中的人”。這種看似調侃的想法雖然看起來有些 “異想天開”,但也是真實存在的一種需求。而最近,哈佛商學院的一項實驗證明了對收入差距知情和不知情的影響:越清楚自己上級賺多少,工作積極性可能就越高。

該實驗調查了 2,060 名不同職位的銀行從業者,先讓他們猜自己的上級賺多少錢(平均而言人們把這個數猜少了 14%),結果發現那些被告知準確答案的人要比那些被蒙在鼓裡的人工作效率要更高:當上級比他們想的多賺 10% 時,比起那些不知情的人,他們會多花 1.5% 的時間在辦公室,多發 1.3% 的郵件,業績也提高了 1.1%。

更有趣的是,當實際情況與猜測的數字出入越大,也就是上司的薪水越出乎意料,員工的工作積極性就越高:當差異達到 50% 時,工作效率翻了五倍。

這背後的原因主要是激勵作用—— “上級就是你發展幾年後的樣子”,這變相相當於你知道自己未來升職以後能賺到多少錢,這種憧憬多少會給人帶來一些晉升的工作動力。

而另一方面,實驗也發現:當得知同產業中的同齡人比自己多賺 10% 時,員工的工作時間少了 9.4%,工作郵件少了 4.3%,業績下滑了 7.3%。很顯然,未來升職加薪還不好說,比起從別人身上找到激勵,遠不如眼前的打擊給人帶來的影響更深。

所以說,讓你知道朝夕相處的同事賺多少真的好嗎?薪酬公平的前提討論就在於是否應該透明公開,人們對此態度也不同,這在好奇心研究所的開放式調查中可見一斑:

有人認為沒必要比較,只要覺得跟自己的勞動成正比就可以了;有的認為要公開才平等,但要講究方法不能完全透明;有人說 “薪資算法應該透明可見”;也有人覺得公開不公開無所謂,反正即使不說大家也都 “心知肚明”

人們的意見很難統一,這也側面說明要實現薪水公開透明目前還不太可能。按常規來說,公司不允許員工透露工資情況,甚至問別人 “工資多少” 也一度被視為禁忌話題,但這種想法可能會慢慢改變。最近來自 Bankrate 的一項美國調查發現,千禧一代有三分之一(33%)會跟同事分享自己賺多少,而相比之下父母一輩嬰兒潮一代只有 18%;並且男性比女性更容易在職場談錢,雖然差異很小,但 29% 的男性與同事分享工資,而女性只有 20%。芝加哥洛約拉大學(Loyola University Chicago)人力資源教授道格·斯科特(Dow Scott)說:“男性對薪酬在溝通行為上比女性更積極,男性對薪酬公平和薪酬滿意度的態度也更為積極。”

這或許跟社交平台分享功能的發展也有關聯,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經濟學教授卡多卡多·佩雷斯·圖利亞利說:“鑑於大家都樂於在社交平台上發布生活資訊,出去玩曬定位、開什麼車 … 這些分享的資訊幾乎都已經透露了你的財務情況,所以坦白自己賺多少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相比之下老一輩的人則可能更注重收入這方面的隱私”。

總體而言,雖然薪資公開透明是不是有益還有待商榷,但談論和充分了解自己的薪酬水平無疑是必要的。好奇心研究所的 “薪資透明” 調查中,有一個較為中肯的回答是說:“員工把工資視為隱私沒問題,但公司禁止員工互相詢問工資,怎麼想都不對。”

關心自己的待遇是否平等是正常的,跟他人進行工資的交流對比也能幫助你更好地規劃職業道路,包括:入職找工作時談多少工資、如何爭取升職漲薪,甚至讓你在跳槽時心裡更有譜。

當然,以免談收入時陷入無意義的攀比,“怎麼談” 就顯得格外重要。

DMD & Associates 職業諮詢公司的創辦人 Dayries 就建議說:“不要跟上級或者是 HR 打聽薪水情況,而是在 Glassdoor 或LindkIn 等職業網站上跟同產業的人進行交流,還包括已經離職的前同事 … 總之去跟同產業中不存在直接利益相關的人談。” 這樣一來即不會跟身邊同事產生分歧,也能夠掌握足夠多準確的薪資資訊。

如果非要跟身邊的同事談工資也不是不可以,但 Bankrate 的調查里發現還是關係好的能信任的同事之間聊這種話題效果才好,並且最好是給一個範圍而不是具體數目,這也跟研究所關於 “薪資透明” 調查里排在第一位的答案:“薪水等次公開,具體薪資數額保密” 如出一轍。

好奇心日報》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分享
loading animation
好奇心日報
「好奇心日報」WeChat ID:qdailycom — 與你有關的商業新聞。每日報導與你有關的商業新聞,無論它是科技、設計、營銷、娛樂還是生活方式。另外還有一個“好奇心研究所”供你吐槽生活。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