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利是一場「 謊言 」?這 10 個真相你必須知道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複利是一場「 謊言 」?這 10 個真相你必須知道

2021 年 5 月 16 日

 
展開

假如你買了茅台股票並拿幾年,就有 10 倍。或者買特斯拉(Tesla, TSLA-US)或是蔚來汽車(Nio, NIO-US)的股票,不到一年,你就能賺 10 倍。 “ tenbagger ” 一詞出自世界級投資大師——彼得・林區的自傳《成功投資》一書,意譯為 “ 能翻 10 倍的股票 ” 。有人算了一下,假如你想在股市十年變 10 倍,每年 “ 只 ” 要 26% 回報即可。於是,關於複利的傳說,又多了一個美妙的數字: 26% 。然而,假如你相信如上 “ 複利法則 ” ,也許掉入了一​​個謊言的陷阱。不止在投資領域,關於個人的 “ 成長 ” 和 “ 精進 ” ,也流傳著一年抵 N 年的夢想。

最近,有人問我:一個人可以做到持續的每天進步百分之 0.1 或者說百分之 0.05 嗎?如果可以或者說有可能達成的話,關鍵點在哪裡呢?難點在哪裡呢?我回答:不可能。

我小時候曾經得過一本武林秘籍,上面介紹了一種看起來很可靠的方法,讓人學會 “ 飛簷走壁的輕功 ” 。具體方法是:挖一個大坑,在裡面墊很多層草蓆,一次墊到接近地面;每天鍛煉跳出地面,直至輕鬆自如;取掉一張草蓆,繼續鍛煉;再取掉一張;每層草蓆才多厚呀,這樣,你就神不知鬼不覺戰勝地心引力,掌握絕世輕功了。可惜,少年的我胸無大志,沒有親身實踐。你看,這是不是也是 “ 複利思維 ” 的一種簡化版?

“ 複利思維 ” ,這個看似有些雞湯的話題,其實包含了 “ 不確定性、連續性、對稱性、預測、冪律分佈、下注、決策、貝氏、長期主義 ” 等好多個有趣的話題。本文的觀點是:絕大多數人對於複利的理解是錯誤的;極少有人能夠靠複利獲利。以下,是複利謊言背後的 10 個真相。

真相 1 :世界被隨機性主宰

未來是極度不確定的,並不存在一個清晰的軌跡,讓你像爬坡一樣每天進步一點點。先來看看隨機遊走假說。這是是金融學上的一個假說,認為股票市場的價格,會形成隨機遊走模式,因此它是無法被預測的。1863 年,法國的一名股票掮客朱利・荷紐最早提出這個概念。1900 年,法國數學家路易・巴舍利耶在他的博士論文《投機理論》討論了類似觀念。另一條主線是,愛因斯坦在他 1905 年的一篇論文中,從物理界的角度出發研究了 “ 隨機過程 ” ,揭示了布朗運動,間接證明了原子和分子的存在。

回到金融。又過了整整半個世紀, 1953 年,莫里斯・肯德爾提出:股票市場價格的變動是隨機的主張。1964 年,史隆管理學院的保羅・庫特納出版了《股票市場的隨機性質》。1965 年,尤金・法馬發表了《股票市場價格的隨機遊走》,正式形成這個假說。1973 年,普林斯頓大學波頓・麥基爾教授出版了《漫步華爾街》。

我很早以前看過這本書。很坦率說,極少有人能夠第一次就讀懂並接受麥基爾苦口婆心的觀點:別瞎忙了,買點指數基金吧!即使你讀懂了,也不甘心照他說的做。這本和我一樣老的書裡,許多洞見今天看起來也閃閃發光,例如談及對基本面的專業分析未必可靠,作者寫道:無數研究都顯示了與此類似的結果。放射科專家在觀察 X 光片時,竟然讓 30% 具有肺炎症狀的 X 光片從眼皮底下大大方方的溜走,儘管這些 X 光片已清清楚楚的說明了疾病的存在。另一方面實驗證明,精神病院的專業人員竟然不能把瘋子從智者中分離出來。

隨機性是個太大的話題。笨人很難理解隨機性這回事,而聰明人總覺得自己可以控制隨機性。例如,我在澳門賭場裡觀察了一陣子,發現在押大小的賭桌前,假如連續出現了十次大,那麼:新賭徒們就會繼續跟著押大,認為大的火氣正旺;老賭徒們則會押小,他們認為根據大數定律出現小的機率更大了。可惜,二者都錯了。新賭徒們迷信,老賭徒們犯了 “ 小數 ” 的謬誤。一個公正的大小遊戲,每一次或大或小是沒有記憶的。

對於隨機性裡關於 “ 無記憶 ” 的這部分,人類的大腦很難接受。例如,假如讓你扔 100 次硬幣,下面哪個結果更 “ 真實 ” ?

▲上圖左側是請某個人類 “ 隨機 ” 畫的,是有意識的隨機;上圖右側是真正的隨機(應該是模擬的)。

看起來,是不是左邊更隨機一些?因為右側有太多 “ 連號 ” ,看起來不夠隨機。實際上,恰恰相反。這就是人類對隨機性的偏見之一。世界是隨機的,並不符合 “ 決定論 ” ,更不是線形的。“ 複利思維 ” 為什麼看起來如此有吸引力呢?因為 “ 複利 ” 製造了一種虛幻的確定性。我們的工作、生活、投資,大多是透過尋求事實和真相,來尋求生活中的確定性。

但是,什麼是確定性?假如你不能在某個 “ 確定性 ” 之前,加上一個機率數值,那麼這個確定性就是一個大坑。有次我聽見兒子在玩遊戲的時候,和別人說 “ 百分之百確認 ” ,就很認真地對他說: “ 記住,以後不要說百分之百確認,哪怕某件事你非常非常非常確認,你也只能說我 99.999% 確認。 ” 進而,你對於事實的 “ 確定性 ” 的判斷,本質而言,其實只是某種信念。人類事務,就是由一大堆信念在隨機性的沙灘上堆砌而成的。

真相 2 :連續性很難實現

複利有一個重要的假設,那就是連續性。只要你每年賺 26% ,連續十年,你就可以……下面,我們來看看連續性有多難。我在《機會泵:如何管理你的運氣? 》一文裡寫道: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現實中很少有福爾摩斯?通常而言,福爾摩斯的神奇之處,在於他能夠做一連串推理,大致結構是這樣的:因為A,所以B;因為B,所以C;因為C,所以D;因為D,所以E……所以,兇手就是大魔王!之所以極具戲劇性,是因為上述一系列推理,就像馬戲團的疊羅漢,疊得越高,越有衝擊力。

然而,現實中很難見到雜技團的這種極度不穩定結構。我們算個簡單的帳吧:假如福爾摩斯的每一步推理的可靠度高達 80% (這算料事如神了吧,有這種預測能力去炒股票的話很快會成世界首富),那麼從A推理到E的可靠度,就是:

80% ✖️ 80% ✖️ 80% ✖️ 80% = 40.96%

也就是說,即使每次推理的準確率再高,經過多個環節的疊羅漢,也變成不那麼可靠了。對於隨機遊走的股市投資而言, “ 連續性 ” 更難實現。別說連續十年每年回報達 26% ,就連年化 10% ,也沒多少人做到。有人根據wind數據分析,全市場只有 33 位基金經理,連續十年做到年化報酬率超過 10% 。那麼私募高手們呢?據統計, 10 年期年化報酬率超過 10% 的私募基金經理,僅有 37 人。複利極大地高估了 “ 連續性 ” 。

時間並不是複利的朋友,更多時候是敵人:時間 “ 有先有後 ” 的特性,讓我們容易將先發生的作為因,後發生的作為果;時間 “ 自動駕駛 ” 的特性,讓我們容易以為事件的發生就像將一個雪球滾下山坡。然而:時間的先後次序,並不能決定前後的因果關係;時間的連續性,更不能成為事件連續性的燃料或證據。休謨早就說過,這麼想是很幼稚的。

作為 “ 致富工具 ” 的所謂 “ 複利思維 ” ,按照休謨的話說,是取決於我們的情緒、習俗、和習慣,而不是取決於理性、也不是取決於抽象、永恆的自然定律。讓我截取休謨的一段話,來擊碎複利的 “ 連續性 ” 謊言:

“ 我們就可以問,它包含著關於數和量方面的任何抽象推理嗎?沒有。它包含著關於事實和存在的任何經驗推理嗎?沒有。那麼我們就把它投到火裡去,因為它所能包含的沒有別的,只有詭辯和幻想。 ”

真相 3 :現實是不均勻的

複利的神話裡,還包含著一個假設:這個世界是均勻的。然而,現實不僅是不均勻的,而且連 “ 不均勻 ” 的那部分,也很不均勻。這並非繞口令,而是聰明人對 “ 不均勻 ” 這個概念的多層級理解。

第一層級:理解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第二層級:聰明人試圖用 “ 常態分佈 ” 來馴服隨機性;

第三層級:理解冪律和肥尾;

第四層級:機率與賠率的不對稱性。

複利神話裡描述的那種 “ 每天進步一點點、每年賺一點點,就能成長為巨人 ” 的場景,在現實中並不會出現。確切說,在現實世界, 99% 的時間你會感覺一無所獲,只有那 1% 的時間會感覺到收穫的喜悅。即使聰明人理解了隨機性,也會過於相信常態分佈的鐘形曲線,而忽視黑天鵝出現的頻率以及導致的破壞。

有些事情是常態分佈,例如人的身高;有些事情是冪律分佈,例如人的財富。常態分佈與冪律分佈最大的區別在於,某些現象中,常態分佈嚴重低估了極端事件發生的機率。再比如,當歐巴馬說 “ 我國經濟 2009 年以來成長 13% ” 時,有可能真相是:美國人只有最富的 1% 收入成長了;剩下 99% 的人收入反而比之前略微下降。

原因是:財富的分佈並非常態分佈,而是冪律分佈;美國 1% 最富有的家庭擁有的財富占美國家庭財富總額的 34.6% 。我隱約覺得,複利神話對人帶來的錯覺,可能與 “ 小數法則 ” 有關,同是賭徒謬誤。反過來說,我們在有限的空間、有限的時間、有限的樣本量下,高估了大數定律的作用。

大數定律依然起作用,但收斂得可能很慢。如凱因斯所說的市場非理性的時間比你破產的時間要長。你也許可以用指數基金來投資,正如博格所說,別去草堆裡找針,乾脆買下整個草堆。但是,萬一你選錯了草堆呢?不確定性的一部分,正是分佈的 “ 不均勻 ” 。打個比方,就像你開輛車,打算來一次數千公里的自駕之旅,計劃一天五百公里,然後艱難而快樂地抵達目的地,享受挑戰自我的樂趣。結果呢?也許前三天走得好好的,第四天就陷入一個沼澤地,完全動彈不得。

我想過一個問題:假如一個難題是均勻的,那就不算一個真正的難題。例如,我每天做一百道圍棋死活題,一年我就可以升兩段。這並不是一個難題。問題是沒有這樣一馬平川的難題。假如有,圍棋可能就不是一個很難的遊戲了。其實,AI就將圍棋變成了一個均勻的難題,所以滿大街都是隨便滅掉人類冠軍的圍棋AI了。又比如 “ 戈壁挑戰 ” 那種人造的均勻的難題,也許只是另外一種精神按摩的商務人士廣場舞而已。

真相 4 :回報是不對稱的

我們的世界有太多對稱性,例如對稱的身體,好與壞,陰與陽,正與負,人類對 “ 對稱性 ” 也有很高的期望值。複利神話,也包含了 “ 對稱性 ” 的幻覺。然而,由於以下兩個關於 “ 對稱性 ” 的真相,複利神話被戳破了:

  1. 現實世界裡,財富的委託代理機制的權力和責任是不對稱的;
  2. 在數學上,不懂期望值會導致機率與賠付之間的不對稱。

塔勒佈在《非對稱風險》裡,提及了人類事務的對稱性原則,包括公平、正義、責任感、互惠性。他尤其嘲諷了金融業的高層們拿別人的錢冒險賺自己的大錢。該書譯者這樣寫道:

在權利和責任不匹配和非對稱的委託代理機制下,代理人只會考慮如何盡可能地延長遊戲的時間,以便自己能夠獲得更多的業績抽成,而不會考慮委託人的總體回報水平。塔勒布從數學的角度,在機率密度函數中突出了 “ 矩 ” 的概念,揭示了看似能夠產生 “ 長期穩定回報 ” 的投資策略其實隱含了本金全損的巨大風險。看起來高機率低風險的收益,由於不對稱性(既有機制上的,又有期望值上的),忽視肥尾和黑天鵝,委託人最終會因遭遇爆倉風險而損失全部資產。

戴國晨在解讀《肥尾分佈的統計效應》時總結道:

1. 重視機率忽視賠付在肥尾條件下會導致更大的問題。
2. 肥尾條件下對實際分佈估計的微小偏離都可能帶來巨大的賠付偏差。

第一點好理解。例如我最近沒時間下棋,但會在網路上看高手下棋並虛擬下注。我並不是總押獲勝機率更大的棋手,而是關注賠率,也就是計算期望值。

從投資看,就是:一個高機率賠錢的策略不一定是糟糕的策略,只要沒有破產風險且小機率能獲得巨大收益即可,如尾部對沖策略(例如Universa);一個勝率 99.99% 的策略也不一定是好策略,如果不能完全規避破產風險前期獲利都會歸零,如槓桿統計套利(例如長期資本)。

關於第二點,塔勒布給出的是數學解釋:由於存在非線性關係,市場參與者的機率預測誤差和最終賠付誤差完全是兩類分佈,機率預測誤差是是統計量,在 0 到 1 之間,因此誤差分佈是薄尾的,而賠付的誤差分佈是肥尾的。

稍微總結以上三節, “ 連續性 ” 性的幻覺,對 “ 均勻性 ” 的幻想, “ 非對稱 ” 的風險和回報,經常是財富的致命殺手。在這三個 “ 不確定性 ” 殺手的圍剿之下,複利謊言走不了多遠,就粉身碎骨了。

真相 5 :勤奮無法替代思考

希望每天進步 0.1% ,進而疊加出驚人的複利,與其說是一種幻想,不如說是試圖每天都獲得 “ 即時滿足 ” 。複利神話,其實是一種反智的智力販賣。為什麼呢?因為要獲取世俗上的成功,除了運氣之外,你需要兩個步驟:

  1. 做正確的事情;
  2. 把事情做正確。

複利神話過於強調第二點,讓人忽略了第一點。還有那種 “ 每年只要賺 26% ,十年能變賺 10 倍 ” 的說法,除了教會你一點兒小學數學,實在是害死人。例如談起定期投資,假如你在一件錯誤的東西上定期投資,做得再正確也沒用。在捕鼠夾上雕花,你做得再極致也沒用。如果你沒有方向,任何方向的風都是逆風。

真相 6 : “ 種下樹 ” 的驚險一躍

假如說種樹是你說的這種 “ 每天長一點點 ” ,然後長成參天大樹,枝繁葉茂,那麼這裡的關鍵點不是每天長一點點,而是 “ 種下樹 ” 這個 “ 充滿驚險一躍 ” 的大決策。這類決策,很難外包。這方面,投資和教育孩子也有點兒像,你應該做一名園丁,而不是木匠。在一個充滿隨機性的世界裡,並不存在 “ 設計和打造 ” 的木匠。

對未來的預測,和算命沒什麼區別。那些關於所謂週期預測的神話,當事人其實是像算命先生那樣,提前說了很多模棱兩可的預測。人們總能從中挑出偶爾對的只言片語。連一個不走的鐘一天走能對上兩次呢。

“ 充滿驚險一躍 ” 的大決策,仍然只是一個 “ 信念 ” 而已。你需要不斷更新自己的 “ 信念 ” ,而不是捍衛自己的觀點。並且,你需要有一種這樣的心態:種下樹,享受這個過程,哪怕你本人不能親身享受樹蔭。

真相 7 :驚濤駭浪裡的貝氏

所以,厲害的人,本質上是個貝氏主義者。他們能夠做到:隨時在根據目前境況重新判斷;打出無記憶的牌;不介意自打嘴巴;勇於自我更新。他們絕非像驢子拉磨那樣,以為只要堅持轉圈兒就能每天進步。

例如亞馬遜(Amazon, AMZN-US)的股票,自上市以來年報酬率的確很驚人,但是並不是每天一點點穩定爬坡漲上來的,中途經歷過好幾次大跌,跌到讓人懷疑人生。那麼,複利神話的 “ 死磕到底 ” ,不正好可以讓人抓住亞馬遜的這種大機會嗎?問題是,你怎麼知道自己死死抓住的股票是亞馬遜?

在複利思維的 “ 指引 ” 下,有些人喜歡用 “ 不斷攤薄、加倍下注 ” 的投資方法。這是一個複雜的話題,但大多數時候對大多數人而言,這是錯誤的做法。這兩年,特斯拉的驚人反彈,會讓很多人再次對 “ 死磕到底 ” 與 “ 抓十倍股 ” 產生幻想。我只能說,從進化的角度,馬斯克是有益於人類的,市場也給予了馬斯克和貝佐斯比巴菲特還高的回報。

真相 8 :達人需要持之以恆

概括而言, “ 複利思維 ” 鼓吹持續每天進步百分之 0.05 ,只是追求一種所謂確定性的幻覺,稍微遇到一點兒風雨就被打散了。此外,厲害的人還要能夠在沒有任何激勵、沒有任何 “ 進步跡象 ” 的情況下,依然每天持之以恆。為什麼能做到這一點呢?秘密在於:他們既有心中的北極星,又敢於走入黑暗的森林。

此外,別忘了,我們人性和社會性。達人們會利用人性和羊群效應,幫助他們對資源有更強大的獲取能力。

真相 9 :一邊 “ 滾雪球 ” 一邊 “ 補血 ”

複利思維描述的理想化的滾雪球,在現實中經常會掉血。高手們需要一邊 “ 滾雪球 ” ,一邊 “ 補血 ” 。例如特斯拉在中國建廠,蔚來汽車拿到政府投資,都是生死一線間的 “ 補血 ” 。為了擁抱大數定律,你需要長期在場,實現遍歷性,所以投資人要講故事,要製造自己的傳說,要持續募集更多的錢。他們懂資源聚集效應。

當然,這背後自然還有對 “ 機率權 ” 的理解。職業投資人和業餘投資者最大的區別之一,在於職業選手有源源不斷的彈藥。巴菲特有保險公司的浮存金,可以發債(不缺錢的他今年四月在日本借了 18 億美金)。他還強調所投公司有很好的自由現金流,他有一個極小的總部,只在乎旗下公司的經理人們把賺到的錢源源不斷地交上來。據知情人士稱,高瓴 2020 年上半年正在從投資人那裡籌措可能多達 130 億美元的資金,準備抓住疫情之下經濟當中出現的新機會。

上一次融資是在 2018 年,最終募集到 106 億美元,創造了紀錄。即使牛如巴菲特和高瓴,也在源源不斷地獲得資金,為下一次下注準備籌碼。只有如此,無限遊戲才可以持續下去,英雄一直留在場上,大數定律發揮作用,財富因為遍歷性中的機率優勢以及最大化的正期望值得以實現。這才是 “ 長期主義 ” 背後的道理。換句話說,他們一邊滾雪球,一邊不斷往前面的雪道上撒雪。

真相 10 :西西弗斯向上滾雪球

那麼,批駁複利思維,這是否定了 “ 滾雪球 ” 的存在嗎?巴菲特不是靠滾雪球成為首富的嗎?人生也許像是滾雪球,可惜不是順著坡往下滾,而是想西西弗斯那樣往山上滾雪球。而且,這雪球隨時可能砸下來。指數型的崩潰,往往比指數型的成長 “ 容易得多 ” 。所以,即使我們能夠有足夠耐心慢慢變富,慢慢成長,也不能令 “ 變富 ” 和 “ 成長 ” 因為 “ 慢慢 ” 而變得容易。

忘掉複利神話吧。人類唯一可以什麼都不幹就增加的,只有年齡(也許還有體重)。人生就像逆水行舟。即使你只想做一個防守者,也要主動防守。為自己種下一些樹,也許惟一能夠每天進步一點點的,只有我們的心靈之樹。

最後

複利神話,是對 “ 躺著贏 ” 的另外一種包裝。很不幸,這個世界並沒有 “ 躺著贏 ” 這回事。我們將看到越來越多的複利式成長的傳說,甚至包括那些巨無霸公司。然而,我們並不能以此逆向推導,得出脆弱的 “ 因果關係 ” ,去找成功者的秘籍,指望自己也能實現 “ 十年十倍 ” 的神話。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