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導體最大併購案!輝達收購安謀,收購背後誰該害怕?

作者:腦極體   |   2020 / 09 / 14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Arm 收購案終於敲定了!

2020 年 9 月 14 日,輝達(NVIDIA, NVDA-US)正式宣布,將以 400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軟銀(SoftBank Group Co, 9984-JP )集團旗下半導體設計公司Arm,輝達將支付價值 215 億美元的輝達股票,以及 120 億美元現金,包括即刻支付的 20 億美元。

若交易成行,這將是半導體產業有史以來最大併購交易, 400 億對於輝達來說也是一筆巨款,輝達目前的市值約為 3,002 億美元,而 2019 年全年的銷售額為 109.18 億美元,今年 4 月收購Mellanox 輝達是迄今為止最大的一筆收購案,金額達到 69 億美元,如今這一數字被刷新到 400 億。

Arm出售的肥皂劇似乎終於迎來了大結局。 2016 年軟銀收購Arm的價格是 320 億美元,而那時輝達的市值也差不多在這個區間;而如今輝達市值翻了近十倍,而Arm的出售價格卻只提高了不到 100 億美元,這也讓輝達有了收購Arm的可能。輝達加上Arm 如今巨大的規模和影響力,如果交易成行,我們將見證一家半導體超級巨頭的誕生。

互補才能走到一起?

輝達是如今科技產業的最熱門的幾家公司之一。今年 7 月,Nvidia 自成立以來首次超過英特爾(Intel, INTC-US)成為美國市值最高的晶片生產商,以及全球第三大半導體廠商,市值領先英特爾近 1,000 億。

遊戲就不說了,老本行依舊穩固,輝達CEO 黃仁勳此前財報會議中已經明確提出, 2020 下半年很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好的遊戲季之一。而最新的一季度財報,數據中心業務已經超過遊戲,成為輝達最大的收入來源,在全球超算 TOP500 中,前 10 名中有 8 家用的都是輝達的GPU。數據中心冉冉升起,自動駕駛、AI 等故事講得通,都支撐著市場對於輝達業務發展空間的看好。

輝達此前曾推出基於Arm 架構的Tegra 系列處理器,但在手機、平板等行動平台表現並未突出。不過,離開手機的Tegra 還依然活躍,比如任天堂(Nintendo, 7974-JP )的Switch 就採用了定制的Tegra X1 晶片,截止到 2019 年 12 月 31 日,Switch 主機在全球銷售 5,248 萬台,而車機方面,奧迪(Audi, NSU-DE)、BMW、特斯拉(Tesla, TSLA-US)等車企的車機系統晶片(主要是導航、娛樂),也有不少來自輝達的Tegra,如今輝達大力發展的自動駕駛業務,依託的平台也是Tegra,輝達與Arm 的合作沒有問題。

目前,輝達在智慧型手機、平板、電視、IoT 等領域幾乎沒有份額,而直接收購Arm,有望填補這一部分的空白;而反觀Arm,雖然行動端已經是龍頭統治級別,但在桌面CPU、GPU、數據中心等領域幾乎沒有客戶,而這是輝達的老本行。性格相近還是性格互補更適合在一起?輝達和Arm 認為是後者。

雙方重疊的業務並不多,也因此想像空間也就更大。如果交易最終成行,那麼輝達將成為一家在IP 授權和設計,數據中心和遊戲。行動、PC 與伺服器,自動駕駛、AI、 5G 與IoT 等各個領域都有領先佈局的超級半導體企業。

從短期來看,對於銷售和業務是一大利多。協議中提到,輝達會擴展Arm 原有的IP 授權策略,未來給你搞個全家桶捆綁銷售也不是不可能。

而更長遠來看,佈局全面的輝達將成為下個時代的“收割機”,黃仁勳在接受《富比士》採訪時提出:“我們將進入一個全新的階段,我們要創建一個比今天使用的互聯網大數千倍的互聯網。因此,我們希望為這個AI時代創建一家電腦公司。”

這次的收購背後誰該害怕?

正如上文所說,Arm與輝達的“互補”,會讓各自都殺向曾經陌生的戰場,雙方技術的結合也很值得期待。黃仁勳表示,合併後的公司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以Arm為架構覆蓋的龐大網路帶來輝達的技術。”

《富比士》提出了幾種設想:

  • 更多“大核” Arm數據中心通用處理器
  • 更大的CPU,GPU,NPU和網路數據中心組合
  • 適用於HPC市場的CPU-GPU-NPU與共享內存系統結合
  • 基於NVIDIA的智慧型手機和平板電腦GPU / NPU IP
  • 適用於Windows筆記本的基於Arm的SoC
  • 基於Arm的大核心CPU,可提供最高性能的Windows桌上型電腦
  • 任何一個組合看起來都很值得研究。

最直接的,Arm 加上輝達會給 X86 帶來不小的壓力。Arm Soc 未來可能會獲得輝達的GPU 支持,甚至像蘋果(Apple, AAPL-US)那樣,直接把Arm 帶到高性能的桌上型電腦上;伺服器、數據中心方面,如今,GPU 被越來越多的嘗試作為加速器使用,這使得英特爾的老本行面臨不小的壓力,伺服器上 X86 架構依然是主流,但Arm 攜手輝達,直接殺向了英特爾的大本營。

英特爾以外,高通(Qualcomm, QCOM-US)們也確實應該為此而感到緊張。高通此前在行動端的戰爭中已經擊敗了輝達,成為這個領域最大的贏家,把Tegra 擠到了邊緣業務上。此次收購Arm,輝達可以重拾回歸行動領域的野心了,Tegra 的手機回歸?不是不可能。

另外,收購Arm 後,輝達將進一步拉開與AMD(Advanced Micro Devices, AMD-US) 的差距,儘管後者近日叫好叫座,但Arm 能為輝達帶來的,顯然是AMD 追不上的。

美好的背後卻是阻力重重

看起來似乎很美好,但美好過頭的交易,都沒那麼容易成行。這項交易需要面臨嚴格的審查,還需要經過中國、美國、歐盟和英國的批准,預計監管審批可能需要 18 個月的時間。各國政府、反壟斷部門、曾經競爭合作的公司,都是這樁超級交易面前的阻力。

此前Arm 被賣給了軟銀,後者畢竟是一家主要以投資為背景的企業。而輝達,則是完全的業務公司,和高通、蘋果等Arm 的大客戶,都有著業務上的競爭,也因此,會面臨“既是運動員也是裁判”這樣的情況,這很容易就會引起反壟斷部門的注意。但也有一些觀點認為二者的業務並不重合,可能不會受到來自壟斷部門太多的阻力。

對此,黃仁勳表示,他喜歡Arm 的商業模式,並希望擴大其廣泛的客戶基礎,黃特別強調輝達為此次收購花費了大量資金,沒有動機做任何會導致客戶背離的事情。

英國相關部門也需要斟酌收購的影響,畢竟Arm 是英國科技產業最重要的企業之一。為此,輝達特地在聲明中強調Arm 總部繼續設在劍橋,並將再次建造由Arm CPU 驅動的最先進的AI 超級電腦,支撐Arm 劍橋總部將成為世界一流的技術中心,另外,Arm 的智慧財產權將繼續在英國註冊。

而當Arm成為一家美國公司之後,對於中國的科技產業來說就更不是一個好消息了。此前,台積電( 2330-TW )已經無法為華為提供代工服務,海思等企業已經獲得了Arm V8 永久授權,當輝達成為美國公司,未來的授權就更加困難,甚至設計能力也都要鎖死,畢竟海思等企業使用的都是Arm公版架構。另外,Arm在中國還有全球唯一一家合資公司安謀中國,後者正處在換帥的風波當中。此前,高通收購恩智浦( 440 億美元,也是Arm收購案之前半導體產業最大的收購案)的交易,就被中國一票否決了。輝達與Arm,也要面對同樣的壓力。

針對中國的情況,黃仁勳認為,有辦法解決中國合資企業的管理問題,情況“在控制之中”,對於收購Arm得到中國監管機構批准有信心。

這樁交易存在被否決的風險,Arm 這樣份額巨大的平台型公司,想找個合適的賣家確實不容易。但無如論如何,這都會是近些年來半導體產業最重要的節點之一,影響深遠。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