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頻交易揭密:美國五大高頻交易商訪談錄

作者:撲克投資家   |   2017 / 06 / 01

文章來源:雪球   |   圖片來源:Mok


查理‧蒙格 (Charlie Munger) 曾炮轟高頻交易:它們就像是糧倉裡的老鼠!巴菲特 (Warren Buffett) 也補充說,高頻交易“並沒有提供流動性”。雖然高頻交易創造了交易量,但這個提供流動性是兩回事。

同樣在場的比爾蓋茲 (Bill Gates) 也評論說,高頻交易“沒有創造任何價值…因為當投資者需要流動性時,流動性卻 (因為高頻交易) 消失了。它們的利潤看起來非常奇怪。”

高頻交易即是惡魔,也是天使,它們讓人沉迷,也讓人憎恨,它們到底怎麼回事?請看 Futures Industry 雜誌早些時候對美國美國五大高頻交易商的訪談。

一些批評者對高頻交易的風險性表示關注。他們警告說,一旦高頻交易公司的電腦發生故障,成千上萬錯誤的買賣盤指令將充斥著整個市場,造成價格水平的巨大波動,甚至使得某一個交易所的系統崩潰。

眾多的批評和抱怨對監管機構帶來了無形的壓力 — 主要是證券交易委員會和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促使他們對此類交易活動提高了監督力度。監管機構也逐漸認識到,高頻交易已經占到市場成交總量不斷攀升中的大部分交易。

一家以市場結構分析而出名的機構經紀商羅森布拉特證券有限公司 (Rosenblatt Securities)  2009 年 9 月公佈了高頻交易在幾類資產類別中的交易分額數據。據羅森布拉特證券公司估計,高頻交易占到全美股票市場交易量的一半以上,全美期貨市場交易量的 35% 以上,以及股票期權市場交易量的 10% 以上。

同時這家券商還提醒說,鑑於高頻交易定義的不確定性以及數據的缺乏,以上統計尚屬保守估計的結果。

一般而言,高頻交易者仰仗於極快的連接 ,並以儘可能快的速度處理市場的數據訊息,同時以最少的延遲時間來傳遞他們自己的買賣盤指令。一些高頻交易公司能夠在瞬間的一秒之內發出數千個買賣盤指令,並根據不斷湧入的市場數據調整自己的交易模型在隨後的零點幾秒內立即取消或轉換大規模的買賣盤交易指令。

在許多情況下,高頻交易公司都是在最優的市場買賣盤價差中尋找獲利空間,或者充分利用極為相近的兩種以上產品之問的細微價差,例如股指期貨和交易型開放式指數基金 (ETF) ,尋求套利機會。

高頻交易監管風暴

由於高頻交易在透明度、公開性和對散戶不公平方面存在諸多弊端,它已招致美國政界人物的指責。

2009 年秋季,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 (SEC) 表示,他們計劃在 2010 年年初對股票市場結構進行全面深入的審查和評估以應對飽受非議的高頻交易和其他交易類型對市場造成的影響。儘管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 (SEC) 早已承認高頻交易可以為市場帶來一些好處,但他們還是非常關注此類交易的市場舞弊行為給市場造成的潛在影響。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 (SEC) 主席 Mary Schapiro 在 2009 年 3 月致美國參議員 Ted Kallfman 的信中說,“市場缺乏透明會削弱公眾對股票市場的信心,我們將繼續竭盡所能,調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工具積極追蹤由高頻交易或其他交易類型非法操縱市場的行為。”

Kallfman 是國會反對高頻交易的代表人物之一。納斯達克 CEO Robert Greife 也呼籲立刻禁止這類交易。讓美國金融監管部門更為擔憂的是,部分高頻交易策略給市場帶來的不僅儀是動盪,還有不公平。

“co-location” (設備共置,即容許券商將系統設置在接近交易所系統的位置,以加快傳輸速度) 是目前重點接受的交易手段之一。該交易手段通過將高頻交易公司的電腦服務器放置存某個交易所的數據中心附近,以縮短交易指令向交易所傳遞的執行時滯。這幾乎已成為美國以及歐洲所有大型股票和衍生品交易所的普遍做法。

對於高頻交易者來說,“co-location”是高頻交易操作成功與否的命脈所在。他們必須以極快的毫秒速度獲取最新的市場數據,以便更好地讀取下一秒中某個瞬間間隙市場買賣盤價格訊號可能的流動方向。根據許多交易所普遍實行的價格優先與時間優先規則,他們必須比所有的其他交易公司更快地發送他們的報價,以使成功交易的機率最大化。

2009 年 8 月,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 (CFTC) 就一系列高頻交易問題致函美國期貨交易所,要求其提供有關“co—location”服務的詳細訊息。此外,該委員會還要求交易所提供使用這些服務的用戶數量,該服務所形成的交易量大小,以及服務資格要求和費率情況。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尚未披露此項調查的結果。

只比你快零點幾秒而已

在眾多批評高頻交易的輿論聲浪中,有一個觀點認為高頻交易是一種新生事物,然而從事高頻交易的公司卻對此持否認態度。他們認為自己在交易市場發揮的作用,與傳統意義上的交易商和造市商在交易所場內所做的事情樣。他們也照樣履行基本的職能和發揮基本的作用 一 提供流動性,只不過交易通過高度自動化的電子平台顯得更加快捷和更加有效率。

在隨後的圓桌會議討論中,來自五個高頻交易商 一 A1lsonTrading、DRW、Infinium、OuantLab 以及 RGM 的代表將各自介紹自己的業務並探討公眾所關注的問題 一 高頻交易商對交易型開放式指數基金市場造成的影響。

他們指出,高頻交易者在整個 2008 年秋季期間一直在為市場提供高度的流動性,而其他類型的市場參與者卻抽身退出。他們同時也表示,高頻交易技術給市場帶來的流動性好處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多。

對於公眾關心的高頻交易能夠“超前交易”客戶買賣盤指令問題,他們爭辯說,事實上,他們獲取的訊息與所有交易者得到的訊息是一樣的。不同之處在於,他們比大部分其他市場參與者擁有更快的速度發出指令的優勢。

但是他們也堅持認為,當買賣價差遠高於交易成本時,如果普通投資者願意付費,那麼利用這些可用的高頻交易服務工具進行交易,遠比過去通過造市商作為中介的交易機制更為合理和快捷。

美國五大高頻交易公司及交易類型簡介

Gorelick:RGM 顧問公司 CEO。RGM 顧問公司是一家位於美國德州從事自營業務的公司,創建於 2001 年。RGM 顧問公司利用全自動的量化模型在多類市場進行交易,包括美國和歐洲的股權和期貨市場、外匯現貨交易所及美國國債的現貨市場。目前公司有 100 餘人,大多數成員在德州,還有部分在倫敦辦公。

Smith:QuantLab 公司的副總裁兼總顧問。公司在休士頓,目前公司人數達到 100 人。自 2002 年以來涉足高頻交易領域,目前在全球的主要資本市場均有交易。QuantIab 建立於上世紀 90 年代,起初是一個對沖基金,在隔夜市場進行操作。後來發現日內市場有更多投資機會,所以把精力集中在這一市場。

Connell:Liam Connell,Allston Trading 公司的 CEO。Allston Trading 成立於 2003 年,由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一群資深場內交易者組建。Allston 公司既不對外進行投資管理,也不是一家純粹的投資管理公司。

Allston 公司盡其所能在許多市場進行交易,既有全美所有期貨的交易,也有在其他市場的交易,比如美國股市、美國或其它地區的期權市場、外匯市場以及商品市場等。

Lebovitz:Infinium 資產管理公司的合夥人,負責公司算法交易部門的工作。Infinium 公司由幾位場內交易者和一位 IT 專家一起在 2001 年成立,是一家典型的流動性提供商,在全球資本市場進行投資,主要是從事期權投資和期貨投資。

公司擁有一個混合的交易模型,其中一些交易在場內進行,一些利用電話進行,還有部分是電子交易。公司在芝加哥、紐約、倫敦和新加坡都有辦事處,共有約 240 名員工。

Wilson:DRW 公司的創始人兼 CEO。DRW 成立於 1992 年,那時在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從事歐元/美元的期權交易。現在公司員工人數已達 500 人,總部在芝加哥,並在紐約和倫敦有分部。與 Infinium 公司一樣只從事公司資本的營運,沒有外部投資者。

公司活躍於多種市場,既有場內交易,也有電話交易,同時也進行延時敏感性交易策略的研究,隨著資產類別的細化,公司關注期貨的力度要多過股票。公司目前在進行固定收益期貨、商品期貨和許多期權及國債和外匯現貨的交易。

如何定義高頻交易

FI (Fl 指美國《Futures Industry》雜誌,下同) :眾所周知,雖然最近媒體在熱炒高頻交易,但這些對高頻交易的熱議也是伴隨著其他市場結構問題和交易手段的變化事件而受到媒體關注的。作為一家從事高頻交易的自營交易集團,你們是如何對高頻交易進行定義的?

Connell:目前的媒體輿論有將高頻交易視為市場異類交易公司的趨勢。我認為這些輿論都是正確的。任何一家現代交易公司都不得不盡自己最大的努力運用最先進的技術來保持競爭優勢,而且隨著時間的流逝,所有交易公司都必須尋求交易技術高度自動化的趨勢是不可避免的。

我認為之所以會發生現在這樣的事情,之所以會有部分人突然對高頻交易感興趣,是因為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在同一步調之內適應技術的變化程度。在過去的十年中,自營交易公司和交易所已經逐漸取代了傳統的流動性提供商。並在收縮價差和降低交易成本方面為市場創造了諸多好處。但也引起了部分投資者的不滿,因為一些投資者沒有能力跟上快速變化的趨勢,並在一瞬間之內看到這種 (交易) 變化。

Smith:我同意 Connell 的看法。每個市場都有自然產生的買賣雙方,也就是投資者,但也有一些因投資者之間流動性不足而提供流動性的市場參與者。歷史上把這些流動性提供者稱作券商或造市商,交易所授予他們與其他市場參與相關的訊息交易特權。而現在我們擁有完全使用電子交易的市場,那麼券商和造市商過去所享有的訊息優勢便不復存在了。

每個投資者都在公開市場上進行平等的競爭,所以流動性提供者現在為了以一種更高效的方式來製造流動性,他們必須使用先進的技術才能做到這點。

然而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人們卻曲解了高頻交易的含義。與別人看法不同的是,在我看來,高頻交易是市場健康和活力的一種象徵。與利用電話進行交易而存在訊息差異的市場不同的是,高頻交易市場是一個存在多層次參與主體的市場,而這樣的市場能夠以最優的價格更有效地在投資者之間進行公平的競爭。

Gorelick:每一種不同類型的公司都有高頻交易者的身影。銀行、投資基金商品交易顧問公司和自營交易公司都在利用電腦執行不斷變換部位操作的策略。所以說,這是一種被廣泛採用的交易方式。

就市場的交易規模來說,我認為高頻交易估計要占到美國股票市場 60% 的股票交易額。如果你對高頻交易下一個廣泛的定義的話,那麼它所占股票市場的交易比重更是讓人大吃一驚,但也在情理之中,因為這是一個電子化交易程度最高的市場。高頻交易也在其它市場發揮重要的作用,比如全球期貨市場和目益變得重要的歐洲股票市場和外匯市場。

但有一點必須要指出,高頻交易通常被描繪成一種突然冒出來的新的交易方式,並被貶為市場巨額交易量的始作俑者。事實是,所有的市場都不可避免地總是存在著一大批專業的市場中介機構在市場上呼風喚雨。最近幾年來,科技和監管的發展已經為多方市場參與者利用電腦進行競爭打開了方便之門。

想想這將對這些市場的參與者意味著什麼?由於技術帶來的激烈競爭和市場高效,投資者擁有了一個比任何時候都更好的市場環境。投資者將從一個更低的交易成本、更有活力、更有流動性、更透明和公正的市場中受益匪淺。所以這樣的市場比過去的任何一種市場結構更能承受市場波動的衝擊。

Wilson:媒體對高頻交易的口誅筆伐真是太搞笑了。高頻交易在去年秋天給市場帶來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雖然股票市場會暴跌,但高頻交易卻可以讓任何一個買賣股票的人都有能力在整個暴跌期間相對收緊的買賣價差之間獲利。

這與 1987 年市場崩潰時,投資者不斷地猛撥納斯達克造市商的電話,卻得不到他們任何回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所以我認為當前的系統更為有效,它們向終端用戶提供以往任何時候都沒有過的服務,這一點是勿庸置疑的。

Fl:去年秋季,我們看到一個情況:固定收益期貨市場的交易性和流動性都發生了大幅度的下降,許多人認為一個重要的原因是銀行與對沖基金之間去槓桿化造成的,那麼像你們這樣的公司是否在借錢來從事高頻交易呢?或者你們那時是否也進行了去槓桿化的動作?

Wilson:就 DRW 公司而言,我們一直非常積極地為市場提供流動性。不管怎麼樣,我們的投資活動在不斷增強,但是我們並不需要借錢來進行交易,除了期貨合約自己本身存在槓桿之外,我們並沒有依靠槓桿來賺錢。

Lebovitz:這就是我們的交易模式與大型金融機構之間的最大差別。像我們這樣的公司沒有太多的外部資金。我們都非常小心地管理好自己的資金。正如 Wilson 所言,除了期貨合約本身所存在的槓桿之外,我們一般都不會使用槓桿。

我們大規模地使用技術是為了最有效地提供流動性。與其它行業一樣,我利用自動化操作技術來降低生產成本和服務成本。另外一個原因就是,這是一個交易反饋週期。隨著買賣價差被壓縮,市場的深度就被釋放出來,從而吸引更多的投資者加入,這樣就會進一步降低我們的交易成本並擴大了我們的經濟規模。

反之,任何大幅度抬高提供流動性成本的舉措都會造成惡性的交易反饋循環,即低流動性導斂市場參與人數減少,而市場參與者減少就導致造市商的經濟規模下降,而這又進一步降低了市場流動性。

來自華盛頓的審查

FI:華盛頓市場監管當局最近盯上了高頻交易,正在考慮他們是否需要更多的高頻交易訊息和實施更多監管的可能性。你對監管當局的這種興趣有何看法?

Smith:我認為問題小是他們是台高頻交易的訊息,而是他們是合能夠有效地利用這些高頻交易的訊息。在 Quantlab 公司,我們所有的股票交易郜足通過我們自己的經紀商和第三方的經紀商進行,所以監管機構很容易看劍我們個部的交易活動。這種情形也與我們的交易一樣,市場上的期貨交易都是由 CFTC (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 來監管。我想最大的問題是監管機構是否足夠的能力力掌控整個局面。

從歷史上來說,每一個市場以及它們的監管力都曾經試圖以封閉的手段來審自己的市場。由於今天各個市場之間存在千絲萬縷的關係,所以監管機關確實需要對整個市場的數據進行監控。儘管股票市場之間,股票與期權市場之問就有場內數據監控,但是我不知道這種監控手段有多先進,它們是否能跟得上市場變化的步伐。

這是我認為監管機構需要大幅度整改的地方,而像我們這樣的公司都可以向監管機構提供一些建設性的意見,加強對一些容易被疏忽的交易手段的存線監管。

Wilsonn:事實上,目前絶大部分的市場都是電子化交易的市場,這使交易追蹤審計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準確。這不但為市場的參與者創造了無與倫比的市場透明化,而也為監管機構的透明化監管提供了保障。作為負責任的市場參與者,提出一些對市場有益的建議以及對有關市場一些合適的結構和規則與監管機構進行協商對我們來說也是十分重要的。

超前交易

Fl:高頻交易被認定是一種超前交易 (front—running) 方式,也就是說高頻交易員利用技術偵測其他投資者的交易活動,並趕在他們買賣盤指令之前“插隊”交易。你們對此有何看法?

Wilson:首先,我們必須要保證我們所有的人都理解什麼是“超前交易”。我的理解是這樣的,它是一種利用非公開訊息進行的一種交易。具體來說,就是客戶的買賣盤指令還沒有向市場公眾公開。如果人部分進行高頻交易的公司並沒有客戶買賣盤的指令,他們是不可能進行超前交易的。此外,監管機構的追蹤審計系統是非常先進的,因為任何交易都是基於電子化的交易,每一筆交易邯電腦中被打上時間標記,所以如果有公司對客戶買賣盤指令做任何超前交易操作的話,是很容易被監管機構發現的。

因此撇開“超前交易”的法律定義不談,我可以這樣推斷,有人提到的“超前交易”,他們的意思是指,高頻交易者具有搶在人手買賣盤指令前面“插隊”交易的傾向。這並不是市場新出現的一種擔心。我們可以回頭看看這些市場中所發生的諸如此類的交易行為。很顯然,這些市場提供了即時的價格訊息以使經濟資源得到最佳化的配置。如果市場是均衡的,那麼事實上,市場中所有可以使用的訊息都被投資者充分利用了。

高頻交易者存這個過程中起到了推動作用。例如,套利策略的操作路徑是這樣進行的:向投資者發出交易型開放式指數基金 (ETF) 與其對應的期貨合約之間的大手買盤訊息而獲利。所以最有效的操作策略足:當和我們一樣類型的公司偵測到買賣盤流向的不平衡時,馬上抬高此類資產的價格並向市場顯示出這麼一種事實,在及時交易的那一瞬間,讓人感覺到買家多於賣家。

Connell:Allston 公司沒有處理任何的客戶買賣盤的指令。我們也沒有解讀對手交易企圖的任何優先訊息優勢。我們沒有任何途徑取得這些訊息而且對這些也毫無興趣。我們的交易方式並不是這樣的。我同意 Wilson 的說法,更接近一點的說法是,高頻交易公司對買賣盤記錄變化的反應速度要快於其他傳統的投資者。

我認為問題的癥結在於在不影響市場的情況下向市場發出大手買賣盤指令的公司之間存在一種自然的緊張關係,而與我們一樣類型的公司也不想在大手買賣盤指令蜂擁進入市場時放過這樣的交易機會。所以這種對抗關係在市場中是永恆存在的。為瞭解決這一問題,買方的公司便試圖以許多不同的交易機制進行交易,即買方對買方,也就是暗池交易  (darkpool) 。

他們擁有試圖掩蓋自己交易意圖的算法。這些算法對他們來說都是合法的交易方式,因為它們可以最低限度地減少大手買賣盤對市場造成的衝擊。而我們避免被對手超越的措施就是通過掃瞄任何得到的公開市場數據來觀察市場是否真的處在不平衡狀態或向公眾發出市場即將處於不平衡的訊號。

我們已經盡我們所能對這種交易策略投入了大量資金。我們認為這對市場是非常有利的。值得一提的是,只有在過去的 10 年中,買方公司才可以通過各類手段來最低限度地減少因他們進行大手買賣盤交易對市場造成的衝擊。在此之前,買方公司需要在華爾街的櫃檯才能進行大手買賣盤交易,而且手續費奇高,他們經常需要諮詢多個櫃檯才被接受。很顯然,超前交易只有在這種情況下才有真實存在的可能性。

設備共置

FI:引起華盛頓的政策制訂者擔憂的交易方式之一就是設備共置 (co—location) ,特別是一些市場參與者擁有比別人更快的讀取市場數據的電腦和配對引擎是否公平。高頻交易公司都在使用設備共置的交易方式。你們對此有何看法?

Connell:設備共置 (co一location) 如果在價格一致性和讀取市場數據方面處理得當,並且保持透明度和公正性,那麼它將為有交易時滯問題的投資者提供很好的解決方法。對於我們公司而言,儘可能地提高我們的交易速度是十分重要的。如果在同等條件下每個投資者都能以這種方式進行交易,那麼我認為是一種非常公平的交易方式。

反而言之,如果你不需要,你得到的是一個虛擬設備共置,這樣的話這項服務是沒有任何效率可言而且是不公平的。

Leboyitz:交易所擁有設備共置的服務政策和設施,並對任何人開放,條件是你要買的起這項服務。一般來說,對於流動性的客戶來說,設備共置是一項不錯的服務,因為它提供了更多的流動性和選擇空間。我們的利益是和其他投資者捆綁在一起的 — 我們都需要健康、透明和活躍的市場。因此 Infinium 公司對於設備共置有非常正確而且清晰的認識,那就是能使市場在更多選擇下變得更加透明和公正。

Wilson:讓我們想像一下,如果我們禁止設備共置將會發生什麼情況。行業內所有擔心時滯的投資主體都會極力猜測配對引擎在哪裡,都會極力與當地的電信公司員工交朋友,將會想方設法在大街上購買靠近配對引擎機器的小屋來獲得更大的競爭優勢。很顯然,一些人將比另一些人擁有更好和更有效的交易方式,而且整個交易過程缺乏透明。我認為設備共置的一個重要性就是將市場向多層次的交易者開放 ,讓他們進行更多的競爭,從而創造一個更公平、更透明和更具競爭性的市場。

風險管理

FI:一些對高頻交易持懷疑態度的人總是搬出高頻交易是造成市場;ACL 的罪魁禍手。他們擔心這些高頻交易算法將瘋狂地以錯誤的買賣盤指令衝擊並佔據市場的交易主導地位甚至可能會導致市場崩潰。你對此擔心有何反應?

Gorelick:大多數的自營業務公司都強烈地意識到這類交易對他們自己公司帶來的風險,因為他們的資金正在冒風險。知道這一點是很重要的。當然了,在 RGM 公司,我們一直在考慮這方面的問題並採取了一系列的防範措施,包括技術和程序等各個方面的措施。我們的系統和組織能夠解決我們避免高頻交易算法潛在的交易風險問題。

Connell:正如 Gorelick 所言,我們都高度警惕我們能夠避免這種風險給我們帶來的損失。我知道我們都在交易流的各個層面佈下了眾多線路。我們擁有比任何交易櫃檯更龐大的操作櫃檯,我們利用各種手段確保自身的安全。

Lebovitz:我想一個令人感興趣的事情就是風險經理人職位的變遷。我在 20 世紀 90 年代在許多大銀行從事過交易工作,我們的風險經理人整天都在做相關算法陣矩和價值風險回報的計算,並以此限制我們的操作。

在 Infinium 公司,風險經理人除了用這些工具來監控這些市場風險之外,同時也審查我們的技術防範措施。我們的風險管理團隊負責保證公司的軟體品質,在公司進行交易之前測試軟體的性能。他們通常會設置我們進行交易時的風險參數,就像交易系統中的斷路開關一樣,一旦風險不可控,即可斷開交易系統連接。

Connell:電子化交易的風險問題不是什麼新鮮事。當只有場內交易時,你不得不依賴單個的人為你做正確的事情。你確實對他們沒有什麼控制權。電子化交易環境最大的好處就是你可以牢牢地控制住許多風險。

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現在的系統要比以前的系統有更少的風險。但很顯然,由於它是自動化的,你還是會面臨各種不同的風險因素。電腦工程師會犯錯誤,但你在測試的時候找不出錯誤點在哪裡,所以你就向市場發出了你無意發出的買賣盤指令。

高頻交易未來展望

FI:你們認為高頻交易有什麼新的發展機會嗎?

Wilson:目前國外市場逐漸開放,並且提供了更多層次的交易市場,這為我們提供了更多施展拳腳的平台。因此這將是我們重點關注的發展方向。

GoreIick:電子交易市場一直是金融市場中表現最好的部分。在此次的金融危機中,場外市場並沒有發揮出其應該發揮的功能。我認為如果監管機構對市場的系統風險問題認真對待的話,他們將對透明度較低的 OTC 市場施加更多的壓力,那麼 OTC 市場將變得更為透明和安全,並更具競爭力,並將成為我們可以進軍的市場。

Lebovitz:我也這麼認為。透明度最大的一個因素就是集中清算。回頭看看去年出現的情形,正是雙邊信用風險導致了恐慌和不確定性。如果將風險放在集中清算對手身上的話,這將向增加市場透明度和流動性的方向邁出重大的一步。

FI:成本是否將成為高頻交易繼續前進的障礙?

Gorelick:今天在場的公司都是在多個市場使用多類交易的大型公司,並投入巨額資金進行技術開發。但是較小的、擁有明確目標和策略的公司則可以以萬元為單位的成本進入到這個市場中來。

Smith:我認為市場準入的主要障礙是情報訊息,也就是說何時進行交易為合適。許多人都誤以為高頻交易需要的僅僅足最快的服務器或者交易網路,但是事實上最重要的條件他們並小瞭解。進入這個行業最主要的阻礙在於創造一個正確的可用來進行市場方向預測的策略,至少要比市場預期要更準確。

Lebovitz:我認為最主要的市場進入障礙是智慧財產權。如果有人有一個好的想法,那麼他就不用花太多的錢來配置硬體和網路連接。面臨的主要挑戰足知道如何把這些東西整合起來以更有效地發揮他們的作用。

這其中就包括了硬體、軟體、網路連接以及決定何時如何提供流動性的業務邏輯。要知道所有的技術是如何影響到你的交易方式,以及你如何才能更有效地提供流動性,而不是一種擺設。擁有這樣的 IT 知識將使你沒有任何競爭對手,別人也很難複製你的交易模式。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雪球
「雪球」是一個社交投資網絡,它有網頁版(xueqiu.com)和手機客戶端。用戶可以通過雪球:
● 訂閱股票、封基、ETF,全方位收取新聞、公告和用戶討論
● 通過自選股功能查看股票漲跌
● 通過持倉盈虧功能管理個人投資組合
● 和其他投資者實時交流互動
雪球的最新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