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師:Apple Car 團隊解散!蘋果造車大夢還能繼續做嗎?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分析師:Apple Car 團隊解散!蘋果造車大夢還能繼續做嗎?

2022 年 3 月 24 日

 
展開

市場需要蘋果( Apple , AAPL-US)造車。3 月 16 日,天風國際證券分析師郭明錤在 Twitter 發文,蘋果汽車項目團隊已經解散一段時間了,為了在 2025 年之前實現批量生產的目標,蘋果汽車需要在 3 ~ 6 個月內進行重組。多年來,郭明錤以提前揭露蘋果新產品相關資訊準確而著稱,歷年蘋果的預測也大多被證實。這則消息傳出後,同日彭博社知名記者馬克・古爾曼(Mark Gurman)在 Twitter 上發帖證實,並轉發了其在 1 月 23 日的一條評論:一年前整個 Apple Car 管理團隊幾乎全部離職。

馬克・古爾曼在《Power On》欄目中表示,蘋果汽車團隊軟體工程項目管理負責人喬・巴斯(Joe Bass)已經離開蘋果,入職Meta(原Facebook)公司,任VR技術項目管理總監一職。隨著巴斯出走,蘋果一年前組建的汽車管理團隊幾乎名存實亡,高層盡數離開。古爾曼直言, 2022 年將是決定蘋果汽車項目成敗的關鍵一年。如果蘋果還打算在 2025 年推出全自動駕駛汽車,他們需要盡快行動起來,如少犯錯,減少員工的離職等。一則消息,快速引起了產業內外的討論,背後除了郭明錤本身的影響力之外,是外界對蘋果造車的好奇和期待。

自從 2013 年蘋果發布 iOS in Car (後更名 Car Play )後,蘋果造車的消息幾乎每一年都會出現在大眾視野,被大家討論。 2014 年,蘋果啟動 “ 泰坦計劃 ” (Project Titan); 2016 年,收編 QNX 團隊及其聯合創辦人丹・道奇(Dan Dodge),從整車開發轉為自動駕駛解決方案開發,項目裁員百人; 2017 年,獲批無人車測試資格; 2018 年,前特斯拉(Tesla, TSLA-US)工程高級副總裁Doug Field加入團隊並成為負責人; 2019 年,收購自動駕駛新創公司Drive.ai; 2020 年,曝光供應鏈; 2020 年,Doug Field跳槽福特(FORD, F-US)。

在這近 10 年中,造車早就成為一個絕佳的好故事。《中國企業家》根據公開資料統計,僅 7 家造車新勢力在 2020 年就獲得了超 180 億美元融資,比 2019 年三倍還多。 2020 年理想、小鵬相繼在美股上市,上市當天,理想和小鵬開盤價均較發行價漲超 40% ,市值超過百億美元。截至 3 月 18 日收盤,特斯拉市值 9357 億美元,超過豐田(Toyota, 7203-JP )、大眾和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 GM-US)總和,讓馬斯克成功晉級為世界首富。看起來,不管蘋果是否造車,江湖上都會一直有它造車的傳說。

一、激進與搖擺:蘋果要造一輛什麼樣的車

2020 年 12 月 21 日,理想汽車創辦人李想在微信朋友圈直言: “ 智能電動車(自動駕駛),最強的兩位選手很快就要進場了。激動人心的時代! ” 兩日後,大眾集團 CEO 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在領英上宣稱,蘋果給大眾帶來的挑戰甚至要高於傳統競爭對手豐田。期待,又懼怕。

2020 年年底,有媒體據報導,關鍵供應鏈證實,蘋果預計 2021 年 9 月發布 Apple Car ,比原先計劃的提早至少兩年,其原型車已經在美國加州上路測試。造車新勢力和傳統汽車巨頭將其視為最有力的競爭對手。

去年 12 月接受媒體採訪時,庫克透露了蘋果正在重點專注的三大領域:人工智慧(AI)、擴充實境(AR)和自動駕駛汽車。除了AI,被譽為蘋果下一個革命性產品的 AR/VR 頭顯多次跳票,據 DigiTimes 報導,最快可能今年年底上市;而自動駕駛汽車隨著團隊解散, 2025 年能否上市不確定性很大。

在古爾曼看來,蘋果汽車團隊的解散,是蘋果意識到研發並製造電動汽車的困難,所以決定將計劃縮水到僅僅開發自動駕駛軟體的規模。 “ 在這種情況下,那些原本致力於 Project Titan 的人才紛紛出走,投奔特斯拉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

據記者了解, 2021 年初,便有 4 位蘋果汽車高層領導相繼離職,涉及機器人、自動駕駛汽車安全和監管、感測器等核心部門。高層離職之外,整個團隊裡 100 多名工程師也悉數被 Meta 公司挖走。接連不斷的人員流失,且多數轉向其他車企繼續從事造車,很難不讓外界懷疑這是否與蘋果造車的進展過慢有關。

事實上,蘋果的造車故事,最早可以追溯到賈伯斯時代。 2010 年,賈伯斯不僅與時任大眾集團 CEO 馬丁・文德恩見面,討論一款名為 “ i Car ” 的產品,甚至在公開場合表示 “ 在不久的將來我們要打造一款汽車 ” 。賈伯斯認為 “ 汽車有電池、發動機和機械結構,iPhone上也有,它們甚至都有發動機 ” 。這被外界解讀為蘋果造車要走 “ 軟體+硬體 ” 相結合的道路。而這個最早由蘋果提出的造車理念,最終卻在特斯拉 Model 3 上得以實現。

不過,此後隨著第二代 iPhone 的研發提上日程,以及 2011 年賈伯斯的猝然離世,蘋果的造車計劃被迫擱淺。直到 2014 年,一個代號為 “ 泰坦計劃 ” 的項目在蘋果公司內部秘密啟動,由初代 iPod 團隊領導史蒂夫・紮德斯基(Steve Zadesky)擔任負責人,蘋果造車計劃正式啟動。

據外媒報導, “ 泰坦計劃 ” 曝光之初,蘋果集中發揮效果硬體,致力於製造整車。為了達成目標,庫克授權紮德斯基建立 1000 人的汽車團隊,並在公司總部附近建立了一座汽車實驗室,不斷從 Google、特斯拉、賓士(母公司 Daimler, DAI-DE)、福特等公司高薪挖人。泰坦項目成立後的一年時間裡,據 LinkedIn 不完全統計,團隊人數增至 1200 人,其中 300 多人來自特斯拉, 170 多人來自福特。

大量人才流入,讓蘋果汽車團隊研發出了靜音電動門、無方向盤或油門的汽車內飾、AR螢幕等新技術。但整合一個 1000 多人的團隊並非易事,項目延期、內部衝突與管理問題頻發。據外媒報導,項目組的高層對於蘋果應該優先造車還是優先開發軟體,開發自駕駛汽車還是半自動駕駛汽車產生分歧,這導致 Apple Car 一直沒有明確的開發路徑。

2016 年 1 月,整車製造的支持者紮德斯基宣布從蘋果離職,泰坦計劃也被暫時擱置。同年 7 月,《華爾街日報》據報導,蘋果返聘退休 4 年的蘋果前硬體高級副總裁鮑勃・曼斯菲爾德(Bob Mansfield),泰坦計劃的研發方向也正式從造整車改為自動駕駛軟體研發。隨後的兩個月,數十名曾負責整車製造的員工遭到解雇。

2017 年 4 月,蘋果拿到加州自動駕駛汽車測試的上路許可證。此後,庫克也在接受採訪時,首次公開表態蘋果將專注於自動駕駛技術。2018 年 8 月,原特斯拉副總裁道格・菲爾德(Doug Field)被蘋果招至麾下,與曼斯菲爾德共同負責泰坦計劃。道格的加入,被外界解讀為蘋果仍未放棄整車製造的訊號。當時一名參與泰坦計劃的工程師也向媒體透露稱,蘋果仍然在致力於研發一款 “ 蘋果汽車 ” ,並預計於 2023 年至 2025 年上市。

直到 2020 年 12 月 8 日,據彭博社報導,曼斯菲爾德從蘋果公司二次退休,泰坦團隊的負責人緊急更換為蘋果機器學習與 AI 戰略高級副總裁 John Giannandrea,而他先前的經歷顯示毫無硬體製造背景。在經歷裁員、洗牌、造車擱淺等波折後, 2020 年 Apple Car 重啟招聘,一年發布了 300 多個職位,希望能填補泰坦計劃的空缺,並且多方接觸合作夥伴。而此時,距離蘋果啟動泰坦計劃已經過去 6 年,特斯拉已經觸及年銷百萬輛的目標, “ 蔚小理 ” 也在向年銷 10 萬輛大關逼近。

手握 2500 億美元現金,加上豪華的團隊,庫克時代的蘋果似乎是要在汽車賽道上大幹一場,但在去年 9 月,道格突然離開蘋果加入福特,蘋果汽車項目又迎來了第 5 任領導凱文・林奇。 8 年過去,汽車項目 4 任領導離職,數千名員工更叠,外界才發現蘋果傑出的全球供應鏈管理能力、百餘項汽車專利技術,並未完全在造車這件事上發揮優勢。截至目前,蘋果要造一輛什麼樣的車,不知道是否會再次改變方向。

二、造出一輛寫著 “ 蘋果 ” 名字的車

蘋果造的車,應該怎麽樣?

電池技術:會讓所有電芯直接融合到一起,消除傳統電池組各個電芯之間存在的空間浪費,降低電池成本,增加車輛續航;自動駕駛:用戶透過安全帶就能在車內實現與他人交流,安全帶上的感測器還能測量乘客的生命體徵,包括心率、體溫、血液酒精含量等等;智能車身和座艙:車門可以滑動,車輛能夠主動調節懸架,保險杠可以伸縮,車窗還能根據乘車人的需求調節顏色、反射率和透明度;智能體驗:蘋果研發的 AR 擋風玻璃,可以把時速、導航等行車資訊投影到風擋上,讓駕駛員不低頭就能看清車輛狀況。

以上關於 Apple Car 的四大猜想,都是在蘋果公開的專利中, Apple Car 可能會實現的功能。它會是一台顛覆你想像力的未來汽車。

創新者之外,蘋果還有一個綽號——控制狂。為避免一家代工廠霸占話語權,蘋果往往會採用多種方式牢牢占據掌控權和議價權,收購合資、扶持新手、專利控制、人員派駐都是常規選項。《庫克傳》中曾提到,庫克為了加強對供應鏈的掌控,曾說服供應商搬到蘋果工廠的附近,以使得組件交付的效率更高。之後又投資了最先進的企業資源規劃(ERP)系統,並直接打通零件供應商、組裝廠和渠道的資訊系統,從系統中就能把每週銷售預測的具體情況、零售渠道精確的庫存統計、向外包工廠發出訂購需求、庫存是否積壓過多等等細節一手掌握,並隨時調動。

但,造車是一件非常複雜的事,從產業鏈來看,汽車產業鏈相比手機更封閉,更冗長,所以擁有整車製造平台,是造車的核心競爭力。一方面體現在零組件數量上,例如傳統燃油車零組件多達 3 萬個,電動車零組件數量雖只有燃油車的 2 / 3 ,但仍遠超手機。另一方面體現在製造能力上,手機可以慢慢試錯和叠代,週期也相對較短,數月或者一年即可。但造車對組裝能力要求很高,因為涉及到安全問題,所以週期也相對較長,通常為 2 至 3 年。蘋果也毫無例外。

“ 跨界造車的企業,現有業務大多成長受限,而新能源汽車產業的成長確定性是看得見的,技術發展也相對成熟,是他們擺脫企業現有客戶群,尋找新成長點的一個突破口。 ” 原東吳證券產業研究員孫興告訴記者,雖然跨界融合現在是一種趨勢,但企業面臨的挑戰也很大。 “ 跨界造車是一個風險高、週期長、容錯率低的產業,即便是像產業鏈豐富的蘋果,也會面臨同樣的問題。在造車上的技術和經驗累積不足,節奏會很難把控。 ”

過去兩年,汽車圈掀起過一陣轟轟烈烈的造車運動,恒大、蘋果、百度(Baidu, BIDU-US)、滴滴、小米、OPPO等先後宣布入場造車,華為雖然強調不造車,重點卻一直在自動駕駛上。但從目前所透露的消息來看,幾家跨界造車的企業還一直陷在泥沼裡。恒大在 2020 年一次性發布 6 款恒馳新車後,量產和交付時間一直是謎;滴滴和比亞迪(BYD, 002594-CN )聯合推出了定制網約車 D1 ,但市場反應平平;百度自動駕駛同樣歷經 8 年,年燒上百億,目前仍沒有實現獲利;相對而言,小米的進展還算順利,雷軍在馬不停蹄的招人,擴充團隊,最新的消息是在小米投資日上,雷軍透露 “ 預計 2024 年上半年正式量產 ” 。“ 這些企業在生產成本、產品可靠性上,很難在短期內與傳統車企站在同一起跑線上。 ” 孫興說道。

在《華爾街日報》採訪中,道格表示從零開始啟動一個汽車項目,是一件很酷的事情,但也因為新項目或許缺乏長久的耐力和資源,讓造車變得艱難。據 FT 報導,多位已經離開泰坦計劃的員工也表示,蘋果還沒有選擇一條明確的前進道路。古爾曼根據蘋果內部員工的爆料稱,即便在過去幾年,汽車團隊仍然一直在探索兩條同時進行的道路:一種是具有有限自動駕駛能力的車型;一種是具有完全自動駕駛能力、不需要人工干預的車型。但早在曼斯菲爾德時期,他就認為當時的條件下,想讓蘋果第一款車型直接上 L4 級別的自動駕駛系統 “ 幾乎是不可能的 ” 。

而剛剛上任的凱文・林奇,更傾向於選擇第二種,這也導致汽車項目逐漸流失了很多員工。值得注意的是,與之前 4 位負責人不同,凱文・林奇既沒有硬體方面的專業知識,也沒有在汽車領域的經驗累積,他在蘋果一直負責 Apple Watch 和健康項目,更早之前則是Adobe(ADBE-US)公司的高層。

此外,根據市場市調研究機構 Navigant 的研究報告,蘋果在自動駕駛競爭力上也排行墊底,與 GoogleWaymo、通用、百度等存在很明顯的差距。伯恩斯坦分析師阿恩特・埃林霍斯特(Arndt Ellinghorst)在接受FT採訪時表達了他的擔憂: “ 我就是看不出蘋果將在哪裡擁有技術優勢。蘋果汽車可能是自動駕駛的,但目前全世界都在研發這種技術。在這個很難賺錢的市場上,沒有優勢並不是個好兆頭。 ”

通用汽車自動駕駛部門 Cruise 的前工程師薩沙・奧斯托基奇(Sasha Ostojic)補充稱: “ 我在 Cruise 時,面試過很多來自蘋果的人,包括泰坦計劃的工作人員。但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對蘋果項目感到失望,認為其大多數研究都是沒有方向的,他們寧願參加更嚴肅的項目。 ”

蘋果到底要如何造車,造怎麽樣的車——隨著蘋果造車團隊解散的消息,疑惑再度籠罩於大霧之中。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