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E 軋空風暴之後!「做空機制」會有什麼調整?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GME 軋空風暴之後!「做空機制」會有什麼調整?

2021 年 2 月 8 日


WSB 論壇有人說,夢想著股價有朝一日一飛沖天直奔月球。可惜,夢想破滅了。GameStop (GME-US)已經連續暴跌 2 天了。截止美股上週二收盤,遊戲驛站(GameStop)股價暴跌 60% ,收於美股 90 美元。僅兩個交易日,股價已從上週五的 325 美元累計跌去 72% 。除了遊戲驛站,其他所謂的 “ WSB 概念股 ” 也紛紛下跌。 AMC 院線下跌 41% ,高斯電子下跌 42.86% 。

根據金融分析公司 S3 Partners 的數據,目前遊戲驛站的空頭部位下降至流通股的 53% ,該數字上週還曾達到 110% 以上。有分析人士稱,這場圍繞遊戲驛站的逼空大戰或許離結束不遠了。

上上週,放空機構香櫞的一句 “ 購買遊戲驛站股票的都將是輸家,股價會很快回到 20 美元 ” 推特(Twitter, TWTR-US),成功推到多米諾骨牌的第一張。遊戲驛站股價非但沒有腰斬,反而收盤大漲。接著,空頭不看好的股票紛紛成為美股散戶的 “ 逼空對象 ” 。Melvin Capital (梅爾文資本)平倉了GameStop的空頭部位,多家對沖基金損失慘重。正當美股散戶暴打華爾街之時, Robinhood 等券商 App 限制散戶對遊戲驛站等多支股票的買入。

美國的股票交易平台不能用,散戶就跑到加拿大交易平台,遊戲驛站買不了,他們將白銀定為新的逼空目標,在短期內將白銀期貨拉升到 8 年新高。不過週二全球最大白銀 ETF—iShares Silver Trust (SLV)跌幅 8% 。

從 “ 天堂 ” 到 “ 地獄 ” ,仍有人不放棄

23 歲的 Ian Poppel 是加拿大的一名消防員,在遊戲驛站股價起飛的前三天,他買入 18,000 美元的股票。上週三,也就是股票漲勢見頂的前一天,他套現了。以前他只是把炒股作為一種愛好。

“ 我睡不著,那幾天我也沒怎麼吃飯,我非常焦慮股票市場走向。 ” 套現之後,他淨賺了大概 4 萬美元,但他知道這與投資策略和技巧無關。 “ 我很幸運。 ” Poppel 說,因為他在網路上看到有人說失去了自己一生的積蓄。

上上週一收盤,遊戲驛站股價 76.79 美元,第二天漲幅逾 92% 。週二收盤,遊戲驛站股價下跌到 90 美元,比上週一收盤高出 14 美元。就像坐雲霄飛車一樣,美股散戶賺到,但又以同樣的速度失去了這些財富。

不過散戶興許只是冰山一角,研究公司 New Constructs CEO David Trainer 也指出,很可能由散戶最先掀起牌桌,機構投資者推波助瀾,助長了股價攀升。盈透證券(Interactive Brokers, IBKR-US)主席 Thomas Peterffy 稱, “ 也許他們都是個人散戶,但我對此表示懷疑,因為成交量之大。 ” 然而,專業的機構不會盲目跟風,吃虧的必然是接到最後一棒的散戶。

自遊戲驛站股價走高開始, WSB 又獲得了 600 多萬用戶。許多散戶投資者聲稱,要持有股票直到股價漲到 1,000 美元。 WSB 上,網友 DFV 表示已經在這支股票上損失超過 1,300 萬美元,但仍然不會賣出任何部位。正是 DFV 先前曬出自己 5 萬美元的單股投資組合漲至 1,117 萬美元, DFV 成為散戶心中完美的精神領袖。

像他一樣,很多散戶仍然將個人損失作為討伐華爾街的一個微不足道的 “ 插曲 ” 。 “ 我希望全世界看到,對沖基金因為他們的行為得到了什麼樣的懲罰。 ” 法律系學生Gregory Lu 說。

不少專業人士已經開始擔心散戶投資者在這場逼空大戰中的結局,據《界面》報導, WSB 上很多用戶雖然在思想上依然支持逼空華爾街對沖基金,但實際上已經選擇獲利了結,還有部分用戶轉移陣地。

金融市場版的 “ 佔領國會 ”

從一開始,這場逼空就被 “ 描繪 ” 得充滿顛覆性,一邊是手無寸鐵,但有組織的抱團散戶,一邊是頗有投資經驗,以割韭菜為生的金融大亨,前者暴打後者放棄放空,重新做人。然而根據美媒的深挖, DFV 的真實身份是波士頓金融分析師,他在YouTube上開設了帳號,專門分析對於股市的看法。論壇上如 DFV 一樣有著與對沖基金研究水平的專家並不少。

WSB 上散戶存在兩種人,一部分精英人士,和另一部分憤怒的散戶——也就是矽谷知名投資人Chamath Palihapitiya唇槍舌戰CNBC主持人所說,今天很多 WSB 上的散戶在 2008 年金融危機時,眼睜睜看見父母丟掉了工作,華爾街追求高風險未受到懲罰,依靠政府救助活了下來,反而,普通人成了華爾街的 “ 接刀俠 ” 。

Robinhood 等免佣金的交易平台出現,讓買和賣更加容易,散戶投資者迅速擴大。只能說網路和社交媒體,個人的話語權被放大,許多個人依靠溝通聯結成為社會群體。貧富差距又在網路效應的加持下 “ 被加大 ” ,一種不甘被時代淘汰的憤怒和奮起掙扎油然而生。在華爾街對沖基金寡不敵眾的時候,機構 “ 勾結 ” Robinhood 等平台禁止散戶買入為自己爭取時間,期間,機構仍然可以自由交易,沒有任何限制。這種不太光彩的手段破壞了金融市場的基本邏輯,再次激怒了廣大普通民眾。

空頭機構香櫞退出放空的聲明中說道,公司建立之初是為了對抗華爾街 “ 建制派 ” ,而他自己現在已經變成了 “ 建制派 ” 。說到底,華爾街種種行為正在加重兩個階層之間的撕裂,散戶暴打華爾街其實是大多數普通人反精英階層——也就是他們眼中的建制派的一種體現,背後的驅動因素就是社會矛盾和社會不平等逐漸加劇惡化。

究竟顛覆了什麼?

1 月 30 日,Chamath Palihapitiya 發推特稱, 2008 年,所有的錢都是機構利用市場錯配而獲得。 2021 年,所有錢都是散戶利用市場錯配而獲得⋯⋯,直到機構介入。這兩件事有什麼區別?

《第一財經》引用基金經理的觀點稱, 2008 年的放空者,本質上遵循基本面分析或價值投資體系,發現房價、次貸、銀行股被高估,隨即進場放空,使其向價值中樞靠近,這屬於優化資源配置; 2021 年的這些逼空者,徹底顛覆和違背基本面分析體系,他們根本沒有發現股票價格的資源錯配,而是利用交易博弈技巧,加劇資源錯配。這也是Palihapitiya看似贏得與 CNBC 的辯論,但回頭看,他沒有正面回答的問題——遊戲驛站真的值得 350 億美元嗎?這是股票價格是否應該過度偏離公司實際價值的問題。

不過,這次事件暴露了美國資本市場槓桿的濫用。有分析人士稱未來放空機制將會被調整。 DFV 最初也提到買入遊戲驛站的理由,遊戲驛站被放空 140% ,只要遊戲驛站不破產,放空機構就有無法平倉的風險。Palihapitiya 稱允許對沖基金放空 140% 本就是不負責任的規則,對於華爾街而言,這是他們勾肩搭背,壟斷投資市場的遊戲。對此華爾街已經做出應對策略,大幅提高保證金,提高放空難度。

以前,資本市場的話語權被華爾街機構所壟斷,而散戶也有另一個稱呼,叫 “ 韭菜 ” 。這次逼空事件,意味著散戶投資者如果有了新的工具和專業資訊,可以具備與機構投資者同等的能力。

不是一次 “ 散戶起義 ” 那麼簡單,《華爾街日報》認為,這是一次對於對沖基金和散戶之間的傳統秩序的顛覆。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