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C 明年每日增產 50 萬桶!全球石油秩序即將瀕臨崩潰?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OPEC 明年每日增產 50 萬桶!全球石油秩序即將瀕臨崩潰?

2020 年 12 月 8 日


經歷了艱難的談判後, 12 月 4 日凌晨, OPEC (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石油輸出國組織,簡稱 OPEC )與 OPEC + 的部長級會議結束。會議決定,從明年 1 月起,成員國將每日減產 770 萬桶,改為每日減產 720 萬桶,相當於讓每個成員國每日多生產 50 萬桶。

這次會議一開始,就傳出不滿的聲音,有的國家希望能在油價上升前就開始石油開採,以做儲備;有的國家則堅持必須減產,否則油價在未來就撐不住了。雖說成員國最後還是達成了協議,但這次會議也讓 OPEC 的危機再次暴露出來:以穩定油價、協調成員國利益為目的而誕生的 OPEC ,如果沒辦法實現目標,豈不是名存實亡?

▲截止 2020 年的 13 個 OPEC 成員國,主要有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委內瑞拉、阿聯酋、伊朗、伊拉克、利比亞、阿爾及利亞、奈及利亞等。圖片來源: OPEC

儘管在 11 月初,由於輝瑞(Pfizer, PFE-US)等幾家公司陸續公佈疫苗的研究成果,油價一度回升;但到了 11 月底(據半島電視台的報導),由於歐洲和美國再次出現感染人數激增和部分封鎖,油價又跌破 44 美元一桶。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上個月發表的一篇文章《 OPEC 終結了嗎?》(Is OPEC Over?)甚至寫到, OPEC 應該重新定義自己的角色: “ 在經歷了最初的猶豫和重大誤判之後,自 4 月份以來, OPEC 勉強扮演了市場穩定器的角色,以拯救瀕臨崩潰的石油工業。現在, OPEC 俯瞰著需求高峰,能源環境的競爭也比過去激烈得多, OPEC 應該放下做寡頭的野心,轉向發揮壓艙石的作用。 ” 今年是 OPEC 成立 60 年,它能否在未來繼續發揮作用,組織本身能否繼續存在,都是一個大問號。

俄羅斯爭奪石油市場

千禧年以後,世界經濟從 1997 年的金融危機得到恢復,新興經濟體不斷湧現。比如金磚四國(BRICs) ——巴西(Brazil)、俄羅斯(Russia)、印度(India)、中國(China)經濟持續成長,對石油需求旺盛。中國和印度是需求大戶,急需進口石油;而俄羅斯本身資源豐富,儘管 60% 的油田在北極地區,但消費之餘,還能大量出口,並且爭奪到中國市場,成為中國進口石油的主要國家。俄羅斯因此登上了與 OPEC 、美國爭奪石油市場的舞台。

與此同時,油價經過 90 代的劇烈波動之後,在 2000 ~ 2008 年間雖有波動,但一直逐步上升。 2008 年達到油價高峰後,由於金融危機又迅速下降。2000 ~ 2008 年間的油價能被撐住,原因不在 OPEC 做了什麼了不起的保價策略,最主要的是經濟發展,為油價兜底。無論是美國、 OPEC ,還是俄羅斯,都在這段時間賺夠了錢。

兩個革命使油價暴跌

但在 2014 年,國際油價暴跌,布倫特原油價格從 100 美元/桶,跌到 57.33 美元/桶。這一年,是 OPEC 命運的關鍵轉折點。 “ 革命 ” ,扭轉了這一切。第一個革命,來自美國的頁岩氣革命,讓美國從一個原油進口大國,搖身一變,成為出口大國。美國從 19 世紀初就在探索頁岩氣,兩個世紀以來,一直在不斷改良技術,開採頁岩氣作為替代能源。而在關鍵的 2014 年,美國利用水力壓裂技術,開採了地球深層的頁岩石中的石油,也就是頁岩油。美國這個消費大國對石油的需求瞬間降低。

另一個革命,來自烏克蘭。 2014 年,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被趕下台,俄羅斯趁機吞併克里米亞。已開發國家立即對俄羅斯進行制裁,為了經濟,俄羅斯不得不繼續大量出口石油。這樣一來,美國降低了需求,而供給側這邊, OPEC 和俄羅斯,一個不減產,一個加大出口,雙重夾擊下,油價暴跌也就不足為奇了。

MBS 頻頻出招

在這種情況下, OPEC 成員國必須考慮減少產量來抬高價格。因為 2015 年 12 月 4 日, OPEC 在維也納召開會議時,已連續 18 個月超過了石油產量的上限。因此,在 2016 年 9 月, OPEC 開始計劃減產,最開始是每天減產 100 萬桶,到了 2017 年則減少至每天 180 萬桶。但 2015 ~ 2016 年間,油價依然在下跌。油價衝擊下的沙烏地阿拉伯,又趕上了王位權力鬥爭。 2016 年,不滿 30 歲的 MBS ( Mohammad Bin Salman,簡稱 MBS )以副王儲的身份擔任國防大臣,之後在 2017 年正式成為沙烏地阿拉伯王儲。

這個做事狠辣殘酷的人,頻頻做出驚世駭俗的舉動。對於飽受油價下跌困擾的 OPEC 成員國, MBS 不僅沒有努力拉攏,反而將價格同盟的盟友推得更遠。一方面, MBS 以一副不幹掉伊朗就誓不罷休的姿態,和伊朗在中東不斷發起代理人戰爭。擦槍走火間,石油生產和供應很難不受到影響。短期內供應不上,就會直接影響收入,這對高度依賴石油的 OPEC 成員國,完全是致命打擊。另一方面, MBS 用強硬的態度,與卡塔爾宣布斷交、制裁、關閉貿易​​,逼得這個 OPEC 的成員國最後不得不退出。

這邊得罪了 OPEC 成員國,另一邊,沙烏地阿拉伯又在這個年輕衝動的王儲領導下,出了個昏招。既然是 “ 三國演義 ” 嘛,那就應該 “ 聯劉抗曹 ” ,沙烏地阿拉伯拉上俄羅斯,和 OPEC 一起來共同抗衡美國。俄羅斯正被制裁得難受,猛然收到沙烏地阿拉伯送的大禮,豈有不接之理?於是,在 2016 年,以俄羅斯為首的 OPEC + 成立。

對於俄羅斯以 OPEC + 的身份介入 OPEC 合作,並不是所有 OPEC 成員國都同意,畢竟俄羅斯是政治大國,搞不好引狼入室,不僅沒有穩住油價,反而還削弱了 OPEC 本身的話語權。但在沙烏地阿拉伯的 “ 好意 ” 下,俄羅斯還是加入了。 OPEC 和 OPEC + 之間,試圖以更加鬆散的價格同盟來撐住油價。最終,雙方同意一起減產,並簽訂協議到 2018 年底,以此來抵消美國的增產,並穩住油價。

油價繼續崩,各國舉棋不定

可事實上, 2016 年,油價跌得更加厲害了,幾乎腰斬到 25 美元/桶,比 2014 年跌得更加慘烈。除了前面提到的 2014 年油價暴跌的原因, 2 016 年的這次暴跌,其實是新興經濟體發展變緩的一個反映——需求再也不能夠支撐油價了。其實,沙烏地阿拉伯不是不知道,依賴石油是無法長久的。 2016 年,沙烏地阿拉伯以 MBS 的名義發布了《沙烏地阿拉伯願景 2030 》(Vision 2030 ),希望能夠在未來逐漸擺脫對石油的依賴,發展多元化經濟。

在這個願景下,沙烏地阿拉伯成功將沙烏地阿拉伯阿美上市。這家公司的前身是沙烏地阿拉伯和美國雪佛龍石油公司,由美國提供技術,在沙烏地阿拉伯進行石油開採。 70 年代,沙烏地阿拉伯王室買下美國的股份,成為王室的獨家資產。沙烏地阿拉伯阿美最奇特的地方在於,沙烏地阿拉伯整個國家的油田都屬於這個公司,開採和出口的權力,都捏在王室手上。這就是沙烏地阿拉伯王室富得流 “ 油 ” 的根本原因。

上市之後,沙烏地阿拉伯阿美應當說為沙烏地阿拉伯王室又賺了不少錢。但沙烏地阿拉伯與 OPEC 之間的關係,卻越來越緊張。在卡塔爾之後,厄瓜多也宣布退出了。不僅如此,雖然沙烏地阿拉伯最先拉俄羅斯入夥 OPEC + ,但兩個國家的關係並不好,最初的結盟也只是為了對付美國而已。自疫情以來,全球經濟進入寒冬,需求下降,油價雲霄飛車般跌宕,沙烏地阿拉伯和俄羅斯針對減產問題的談判,或者說 OPEC 與 OPEC + 的談判,更是屢次談崩。

今年年初,當沙烏地阿拉伯和俄羅斯的代表再次就減產進行對話後,雙方意見不一。俄羅斯雖然減產,美國卻在增產,並佔據了更大的市場佔有率。石油作為俄羅斯的主要出口能源,關係到俄羅斯的經濟命脈。對於選擇更多的產量,每桶更低的價格,還是更高的價格,更少的產量,俄羅斯舉棋不定。相比之下,沙烏地阿拉伯卻力主減產,並與美國加強合作。於是,兩國開始了一場石油價格戰。

報復性增產,美國調停

2020 年 3 月 6 日,沙烏地阿拉伯報復性增產,當天開採量就增加到 1,200 萬桶,石油價格創波斯灣戰爭以來最大跌幅。俄羅斯由於相應增產,導致盧布大幅貶值。兩國的價格戰一直持續到 4 月。期間,我們也歷史性地見證了美股 10 天熔斷四次的景象,中國和印度也都受到波及。沙烏地阿拉伯和俄羅斯的價格戰,最終由美國調停。

而美國的介入,讓 OPEC 和 OPEC + 之外,產生了 OPEC + + 的價格協調形式。在美國撤軍的威脅下,沙烏地阿拉伯停止石油增產,開始轉向收縮。今年 4 月 9 日,沙烏地阿拉伯和俄羅斯都同意減產 1,000 萬桶,油價在之後的幾個月有所回升。到了 7 月份,按照 OPEC 石油市場月度報告(MOMR)的分析,油價基本穩定在 40 美元一桶。危機看似平息了,剛結束的部長級會議似乎也談妥了,但 OPEC 的未來仍然堪憂。

油價能被撐住嗎?

實際上, OPEC 作為一個價格同盟,的確應該調整自身的定位,就像《外交雜誌》評論的那樣。畢竟,凡是能影響對 OPEC 石油需求的因素,都會加大價格同盟的危機。美國的頁岩油,俄羅斯的石油,都屬於 OPEC 之外的石油供應,必然會分流石油消費大國對 OPEC 的需求,讓這個價格同盟出現危機。

而且,在談論 OPEC 的石油時,不能忽視掉一個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油品是有質量差異的。世界各個石油國家中,沙烏地阿拉伯不僅石油儲量高,產量高,而且油質非常好,每桶油的開採甚至不到 10 美元。相比下來,石油儲量排名第一位的委內瑞拉和排第三位的加拿大,所儲存的都是劣質油砂,開採成本極高,委內瑞拉的成本( 27.62 美元/桶)相當於沙烏地阿拉伯的三倍,加拿大( 41 美元/桶)相當於沙烏地阿拉伯的四倍。以委內瑞拉為例,其儲量 87% 的石油都是超重質原油,加工難度比沙烏地阿拉伯的輕質原油更大,成本更高。

當國際油價保持較高水平時,那些買不起輕質原油的消費國家,會選擇買委內瑞拉的超重質原油;可一旦價格下跌,就會轉向物美價廉的輕質原油。換句話說,當油價高於 40 美元時,委內瑞拉和加拿大這樣的石油儲量大國都能加入市場供應;如果油價一路走低到 10 美元,只有沙烏地阿拉伯還能開採,保持競爭優勢。

從需求端看,只要需求保持旺盛,就能救價格同盟的命,哪怕這個同盟裡有的成員國油品並不好(比如委內瑞拉)。前面也提到, 2000 年以後,中國、印度因為經濟發展,需求大幅增加,就能把全球油價穩在一個相對高的位置,大家都能愉快地賺錢。反過來,世界經濟發展慢,新興發展國家也不行了,那麼需求下滑,價格同盟內部就會打架。從供給側看,這就是 OPEC 成員國要聯手的原因,穩定一個合理價格,讓各方都能有錢賺。

但就市場競爭的本質而言,價格每跌一段,石油不夠優質、開採成本高的生產者就會被淘汰。在實際的操作中,油價狀況越不好,開採成本低的生產者總想自己單幹,用自己的產量把其他人趕出市場,這就是沙烏地阿拉伯經常衝動,要自己加大產量的經濟原因。另外,價格波動,尤其是價格特別低的時候,一些本就不穩定的石油國家容易出內亂,委內瑞拉就是一個典型案例。

2014 年,油價暴跌後,一半 GDP 靠石油出口的委內瑞拉爆發經濟危機,惡性通貨膨脹讓貨幣成了廢紙,普通民眾一夜之間成為 “ 百萬負翁 ” 。經濟危機讓委內瑞拉長久以來的社會矛盾急劇激化,民眾再也忍受不了馬杜洛的獨裁,紛紛走上街頭抗議。委內瑞拉也因此出現了一個國家,兩個總統的憲法危機。這是石油的力量,也是石油的 “ 詛咒 ” 。

回顧石油經濟史,撇開地緣政治因素,沙烏地阿拉伯和 OPEC 在這 60 年來,幾乎都在吃老本,沒有做出實質性的能源革命和產業轉型。所以,來自需求的波動,最能影響 OPEC 這類價格同盟的命運。只有那些不斷創新、探索的國家,才會始終成為全球石油秩序​​,乃至全球文明秩序的制定者。 OPEC ,終將會過時。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虎嗅網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虎嗅網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