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作惡也能賺錢」的谷歌哲學

作者:山崎良兵   |   2016 / 06 / 26

文章來源:日經技術   |   圖片來源:chieni


谷歌(Google)有著“不作惡也能賺錢”的信條。最近三菱汽車(Mitsubishi)燃效造假等醜聞頻發,谷歌則從最初開始就吸納了這樣的哲學。按照谷歌的機制,一旦出現造假現象,員工很快就會發現,自己“清理門戶”。在日本,谷歌的方式也可以為刷新企業面貌提供參考。

「不作惡也能賺錢」的谷歌哲學-圖01

2016年6月3日,在日本科學技術聯盟(以下簡稱“日科技聯”)舉辦的“第102屆品質管理研討會”(6月2~4日舉辦)的主題演講上,ALEX公司代表董事社長兼首席執行官(CEO)辻野晃一郎說了上面一段話。辻野曾經是索尼的高管,也曾是谷歌日本公司社長。

辻野根據他在這兩家公司工作的經驗,以“創新及孕育創新的企業文化”為中心發表了演講。

辻野說道:“我行我素的人才非常重要。創造時代的總是創新。不能重複和昨天一樣的事情,必須要去冒險,要去挑戰。重要的是敢冒風險。創意和技術再出色,如果不能廣泛普及,也不能說是真正的創新。”

“索尼(Sony)過去掀起的創新,是在‘小白鼠精神’這一挑戰精神的指引下,敢為人先、用作試驗臺的產物。那時的索尼擁有非常強烈的敢為人先、力爭第一的意識”(辻野)。

來到谷歌后,令辻野感受到文化衝擊的地方,是日本公司無論提出什麼新方案,最初都要被問一個問題:“這個創意能不能推廣到全世界?”技術革新不能只在日本管用,還必須推廣到全球。

站在日本看世界的眼光已然過時,如今需要的是從地球眺望宇宙另一端的視點。谷歌總部到處都有投影整個地球的投影機,即時顯示各種各樣的變化。員工們在工作的時候,就像是在通過“Google Earth”,虛擬地穿梭於世界各地。

在這樣的企業文化中,谷歌的工程師們都有自己是“人類研究開發中心”的意識,日以繼夜地研究著會大幅改變世界樣貌的技術。快速有效的經營也起到支撐作用,推動了人工智慧(AI)、自動駕駛汽車和機器人等研究的加速發展。

辻野指出,無論是索尼還是谷歌,掀起創新的人都有一些共同點,包括“為人所不為”、“不唯命是從”、“總是以自己的工作為重”、“將風險和困境視為機會”、“不成功決不罷休”等。

辻野認為,對於掀起破壞性創新,重要的是“反推”,通過勾勒未來社會的姿態,與現在進行對比,思考現在應該怎樣做。

日本廠商大多是根據過去的累積去思考未來。而美國純電動汽車(EV)企業特斯拉汽車(Tesla Motors)的董事長兼CEO馬斯克(Elon Musk)所採取的經營方式,是先展望遙遠的未來,再思考現在應該做些什麼。

比如說,到2050年世界人口接近100億的時候,考慮到人口壓力對於環境的影響,地球將不再適宜人類居住。根據這一前提,馬斯克正在認真思考“必須要讓人類移民到火星”這個問題。

為此,馬斯克創辦了名叫SpaceX的宇宙開發初創企業,開發能回收利用的太空火箭。該公司正在反覆進行試驗發射,也在推進火星移民計劃。由於這項計劃需要很長的時間,為了盡可能遏制環境惡化,馬斯克創辦了EV企業特斯拉,希望將汽油車趕出全球市場。

當然,如果使用石油、煤炭和天然氣等化石燃料生產電能,總的環境負荷並不會減少。為此,馬斯克還在參與光伏發電系統初創企業SolarCity的經營。採取的經營方式是展望美好未來,在當下全力以赴。

辻野介紹說,谷歌的無人駕駛車也出自有著想實現遙遠未來的“唐吉訶德”式理想的人。日本廠商要想提高創新力,也要先描繪理想的未來藍圖,由此反推現在應該做些什麼。

從職業圍棋棋手輸給人工智慧(AI)也能看出來,AI正在不斷進化。在所有技術都在突飛猛進的情況下,未來10年可能會取得比過去10年更驚人的變化。

企業和個人都要做好迎接猛烈變化的準備,並相應採取行動。通過利用AI等技術,原本似乎已經枯竭的產業,說不定又會煥發出新的生機。日本廠商不應該將變化視為威脅,而是要當成機會。

辻野還說道,“(日本電器企業等的)衰敗成了熱議話題,但新的機會已經到來。挑戰機會不能靠延續20世紀的老一套。而是要像谷歌一樣,加快決策和行動的速度”。

在此次研討會上,豐田先進技術開發公司總裁兼專務董事伊勢清貴也登臺發言。他以燃料電池車(FCV)為軸心,介紹了混合動力車、插電式混合動力車、純電動汽車等環保型汽車的戰略。

對於誰將成為新一代環保車的主角,伊勢說:“多種傳動系統共存、混戰的狀態與(汽車黎明期)100年前相似。(電能、氫氣等)石油替代燃料各有長短,發展方向還不確定。豐田正在全方位進行開發。”

首先,累計銷量突破900萬輛的混合動力車凝集了電機、變頻器等節能化的關鍵技術。因為混合動力車在擴大電池容量、加入外部充電功能之後,就成了插電式混合動力車。再增加電池容量、去掉引擎和油箱,就是EV。

關於插電式混合動力車,伊勢介紹了預定2016年秋季投放市場的第2代“普銳斯PHV”。該車提高了純電模式下的行駛性能。鋰離子電池容量增加到現行款的2倍,純電續航最大可達到60km以上。純電行駛時的最高時速達到135km/h。還可以使用天窗上配備的太陽能電池發電,為驅動用電池充電。

伊勢在介紹FCV時花的時間最長。他強調,要想解決環境問題,重要的是整個社會都要積極利用氫能源。

伊勢說:“不只是汽車等交通工具,重要的是實現家用燃料、工廠用燃料、發電用燃料等方方面面都使用氫氣的社會。因此,本公司決定推出FCV。”

豐田(Toyota)為何看好氫能源?

首先是氫氣在使用時完全不產生二氧化碳。而且製造方法多,不用擔心像會石油等化石燃料那樣枯竭。如果利用風能和太陽能發電製造氫氣,在製造過程中也不會產生二氧化碳。而且,氫氣還能長期保存。

FCV與充電時間久的EV不同,只需要約3分鐘,就可以在高壓罐中充滿氫氣。而且,豐田的FCV“MIRAI”的續航距離達到了約650km。還可以作為緊急備用電源,供應普通家庭5天的用電量。

由於“氫氣是否安全”備受質疑,豐田在開發FCV時非常重視安全性。高壓氫燃料罐採用強度和耐久性優良的設計,不會漏氣,而且配備了檢測漏氣的感測器。

伊勢表示,豐田為了確認氫燃料罐就算被子彈打出孔也不會破裂,還實施了“槍擊試驗”。700個大氣壓的氫燃料罐就採用了“被子彈擊穿也不會破裂”的設計。

豐田還在面向FCV的量產研究成本削減對策。2008年~2014年期間,燃料電池系統的成本降低到了原來的1/20。豐田今後還打算進一步降低成本。

現場有人提問,豐田要大力發展FCV,但為何計劃的量產規模卻那麼小?

對於這個問題,伊勢說:“(FCV)雖然看上去酷炫,但內容乏善可陳,技術上也還有很多課題。我們雖然在力求通過量產削減成本,但(FCV)並不是簡簡單單可以製造出來的。我們重視量產的穩定性,在向前推進的同時,還要確保產品品質不會參差不齊”。

MIRAI的生產能力目前為每年3000輛,計劃到2020年提高至每月3000輛。伊勢表示,“我們制定了沒有退路的目標,正在朝著目標前進。我們希望每天都取得一點進步,盡可能地擴大產量”。

在研討會上,味之素常務執行董事兼創新研究所所長加藤敏久、IIJ Innovation Institute董事淺羽登志也等人也發表了演講。

日經技術》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日經技術
「日經技術在線!」為製造業綜合技術資訊專業網站,主要面向製造業及高新技術產業的技術人員和研究人員。承蒙廣大讀者和廣告主的支援,由日經BP社(日經商業出版)亞洲業務本部運營管理。
日經技術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