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排買房遜掉了! 搶房軟體 上線 生意超夯!

作者:郭瑞嬋    |   2020 / 10 / 22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編按:當你看到新聞上說新竹有人徹夜排隊買房,已經覺得夠荒謬了。但現在在中國, 搶房軟體 甚至已經變成一種產業鍊,從傳統的代排,到比網速,到比誰的軟體設計較為精良。這樣一個新興個產業是怎麼運作?到底這樣搶房稱功率高嗎?貴嗎?一起來奇文共賞一下吧!

購屋者看房熱情在回溫

58 安居客房產研究院監測數據顯示,第三季度,北京周邊、上海周邊、廣州深圳周邊地區的新房找房熱度與上期相比去年均有所上漲廣州深圳周邊 9 個城市新房找房熱度與上期相比上漲 27.4%

新屋市場亦在加大供應量,滿足購屋者的需求,打新熱情隨之高漲。在多地政府調控的影響下,部分建案採取線上選屋的方式搶房軟體 進入購屋者的視野,搶房成為拼網速的遊戲

電商平台上,“ 0 秒搶房”的宣傳毫不遮掩。上千好評為商家營造搶房不敗歷史。“ 0 ~ 1 秒就搶下,成功率 9 成。”客服展示了多個成功案例,不乏深圳熱銷新房。

“ 0 秒就能搶到的機率很偶然,通常得 1 ~ 2 秒。”有多年代搶經驗的代搶人餘意對時代周報記者說,搶到 1 ~ 2 秒的黃金時間搶房成功率就可達到 85% 。“搶房失敗都會退款退單。所以,店鋪銷量越高,作假的可能性越大。”

誰都能找到軟體搶房,但不是誰都能搶到房

“想要的房源有 20 個人收藏,還給我搶到了!”購房者李東 6 月靠代搶人拿下了房子,嚐過甜頭後, 8 月再用軟體搶房替朋友搶下想要的房源。“確實有用。”

有人歡喜有人愁。購房者王曼準備好的 3,000 元代搶費沒花出去,房子也沒搶上,“代搶人說,突然遇到驗證問題,但卻幫我朋友搶到了,我覺得有點奇怪。”

軟體搶房效果幾何,無人能說清。

一、代搶人稱成功率超 8 成

決定搶房的成敗,是以秒鐘計算的。

“ 1.2 秒。”這是李東成功搶房的記錄,打敗了收藏同一意向房源的 20 人。但這不是他的功勞,“開盤前系統開放兩次模擬選房,靠自己根本選不到。”分不清是手速還是網速原因,抑或是兩者共同影響,李東想到了“作弊”。

李東從朋友那聽說過軟體搶房,再三對比後,他選擇了朋友用過的商家,收費 2 萬元。“對方也沒說一定能搶到,只說’先搶後收費不中不收錢。’”他想著,反正不先收錢,能搶到的多花 2 萬元也不算事兒,沒搶到的自己也不虧。

結果讓李東很滿意。“軟體搶房還是有用的。”

所謂軟體搶房,實質是利用各種代碼編制的搶房軟體,監控線上選房平台,在開啟認購的同時快速執行房屋認購操作。早些年新大樓流行線上選房,由此衍生這一行當。類似春運時期,靠自己拼手速拼網速都搶不來火車票,只得請“黃牛”代搶。

“一般在 1 ~ 2 秒內就能完成,”杭州人餘意就是搶房“黃牛”,自己開發搶房程式,根據不同選房平台特性,配套設計相應程式。軟體搶房的過程,與搶火車票無異。購房者認籌成功後,會提供選房平台的帳號及 5 ~ 15 個想要的房源,代搶人提前設置伺服器導入相應軟體程式,自動監視大樓選房平台系統開盤倒計時。時間一到,程式自動執行搶房操作。

明源雲客、樂居選房、萬科e選房等都是線上選房的主流平台。在開盤搶房的瞬間,選房系統的數據處理負載會達到頂峰,由於系統伺服器有承載能力限制,一定時間內必定會限制登記人數

自寫的程式擠進去了,搶到房子的機率也就提高了。“我們設計開發的軟體都能匹配使用這些系統,代搶成功率約是 85% 。”餘意自信地說道。當大部分購房者還擠在起跑線上拼手速拼網速時,用軟體搶房的購房者已經站在終點線上,手握房子。

二、“幾乎是清一色的好評”

誰都想成為那個站在終點笑著的人。

李東嚐到軟體搶房的甜頭後就向身邊朋友推薦,但他漸漸發現當中的不尋常之處:越是熟悉區域大樓的,要價越高。

8 月,李東的朋友看中的大樓中籤率僅 10% ,有過軟體搶房成功經驗的他就幫著朋友聯繫“黃牛”,在電商平台用“軟體搶房”“搶號”等不同關鍵詞搜尋,還有賣房仲介留下的搶房小廣告,一問,“動輒 5 萬。”

最高要價 10 萬元!”李東說,像賣房仲介與購房者聯繫緊密,對熱門樓盤也很熟悉,要價都是 5 萬~ 10 萬元;電商平台上的商家大多是以區域來定價,基本要價 3 ~ 5 萬。李東最終在電商平台找到了要價 3500 元的商家,結果也讓人驚喜:“還真替朋友搶到了意向房子。”

除了搶房,對方還提供搶火車票、門票的服務。

“他可能是純做技術的,不了解大樓行情。”李東分析道,真有技術的人,會花時間和精力去研究、優化程式,而不是研究大樓。“其實,要價 10 萬元和 3500 元的都一樣。”他認為,報價未必是技術水平的體現。價格高,很有可能是交易過程裡捲入了好幾層仲介。“這個東西(軟體搶房)不是說越貴越好。”

有需求自然有市場。

時代周報記者在某電商平台輸入“搶房”關鍵詞,一連串號稱“ 0 秒搶房”、“一對一服務”的商品出現,當中不乏月銷 1000 +的爆款。商品標價大多為 100 元,但這只是為方便客戶下單,具體價格還需與客服另行商定。“不論地域,只要是線上開盤的都能操作。”時代周報記者以購房者身份諮詢店鋪客服,對方表示搶房收費一口價 2,000 元,搶不到全額退款。

對於搶房的成功率,這位客服比餘意更有信心,“如果是微信大眾號的選房平台,只要房源不是內定,成功率達 9 成。”

店鋪幾乎是清一色的好評。“店家真的特別專業,第 000001 名,用了 0.01 秒。”也有個別的評論表示,“能搶到,但不是最想選的,搶到的是備選。”

三、意外

即便是軟體搶房,也無法保證能 100% 成功。

王曼就是客服沒提到的那 10% 的失敗者。正好攢夠了首付,王曼想安個家,理想房型是不低於 5 樓的三房兩廳。於是,她開始做一手房的功課,選定了某個熱門樓盤。中籤率 33.3% 。王曼看中的樓盤可售房源 1232 套,認籌人數 3696 人,相當於 3 個人搶 1 套房。此前,當地已湧現多個“日光碟”。

“聽說有些樓盤一兩秒就被搶完了,”王曼意識到新房選購異常激烈,在一同買房的朋友推薦下,兩人在電商平台找了同一個代搶人,把選房平台的帳號密碼以及 15 個意向房源交給對方。代搶一次收費 3000 元,搶不到不付款。

王曼把搶房的事全都交給對方。“他很有信心的啊,我也只能相信他了,反正自己搶也不一定能搶到。”當天 10 點開始,代搶人的消息來得很快,王曼的心一下子揪起來。“沒有搶到。”懸著的心很快掉下來,王曼看到代搶人的解釋,“遇上驗證問題:’這次認籌金多少?’”沒回答出問題,房子自然沒搶著。回頭再看選房平台,王曼收藏的 15 個想要的房源都被搶完。又一次陪跑,王曼不免失望。“聽說是有人投訴搶房軟體,所以大樓臨時設置了問題。”雖然心有不甘,但她也能理解,“突然跳出問題,大家多少有點意外。”

但弔詭的是,一同搶房的朋友也遇到問題,代搶人卻答對了,成功搶房。明明找了同一個代搶人,同樣遇到驗證問題,但結果如此不同?王曼猜測,開盤前有銷售提前透露了驗證問題,代搶人有所準備,但偏偏漏了自己的問題。

“很多搶房軟體的技術含量不高,選房系統一升級,就倒下一大批’黃牛’。”混跡多個樓市群的李環環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為了能順利搶到房,丈夫就研究過軟體搶房的原理,自己寫出一套程式,選房時用這個程式搶到了房。她發現,王曼想買得大樓裡,她的遭遇不是個案,“很多找’黃牛’的人都沒搶到房。”

“黃牛”似乎也在升級。

電商平台有搶房軟體商家為打消時代周報記者疑慮,表示自己有題庫,軟體可以用“人工智慧”自動解鎖驗證問題。至於題庫從哪裡來,軟體能否應對臨時變更的驗證問題,商家含糊表示,“我家除了內定,基本沒失手過。“

四、“沒有那麼多搶房的人”

軟體搶房能否成功,連同業都保證不了。

“一般搶房軟體分兩種運作方案,快速點擊與抓包、發包,”餘意說,前者效果與人工搶房無異,後者則在速度與成功率更勝一籌,但平台更新是它的軟肋。

跑不贏平台更新速度,做不出配套軟體,那就花錢找同業。

“你找的商家很可能做不出軟體。你找了他,他就再找別人代搶。”有代搶人向時代周報記者提供了同業的轉帳截圖以佐證自家技術。截圖上,號稱“ 0 秒鎖房”的同業支付前一單幫搶費用,順帶打聽 9 月末深圳新上線的選房系統。新上線的選房系統,代搶人開出了 1 萬元要價。“新出的系統不難操作,但很多人還來不及寫出程式。”他說,要是找不到能搶的程式,有的會乾脆人工搶房,即使不中,對於商家來說也沒有任何損失。

曾在電商平台接單的餘意認同這番說法。“電商平台的商家絕大部分都是仲介,接單後就會轉手把單分發至陌生代搶人組成的群裡隨機派單,客戶甚至不知道是誰在搶房。”

搶房可以作弊,好評自然也可以刷單作弊。

“現實生活中沒有那麼多搶房的人。而且,搶房失敗都是退款、取消訂單。所以,店鋪銷量越高,作假的可能性越大。”餘意說,要是看到店舖有好幾萬條評論的可以直接跳過,“基本都是刷單刷出來的。”

利益衝突者,對軟體搶房產業嗤之以鼻。

(軟體搶房)就是智商稅。”選房平台明源雲客表示,公司一直對搶房軟體的真偽存疑。“這種現象就像是江湖野醫生包生男生女一樣,生到了就給錢,生不到就不給。”公司經常為此報警,曾有“黃牛”冒充公司內部員工行騙,警方核實後發現這些都是假軟體搶房,都是用人工搶的。“他們賭的是機率,一次搶房大概能賺幾千到一萬,只要多幾個人交智商稅,他們一個月下來賺得很舒服。”

潛在的利益分享者,不敢輕易冒險。

深圳房產銷售何娜曾遇到拉客的“黃牛”,想讓她合作推薦客戶。她想都沒想就拒絕,“我不想讓客戶冒這樣的風險,要是花了錢又搶不到,負責任的人說不定是我。”偶爾遇到客戶諮詢軟體搶房是否有效,她也一律不作推薦。“還不如去買一個 5G 手機或者借一個,把手機裡面的軟體都刪掉,就有可能比別人快 1 秒、 2 秒。”

五、防得住嗎?

軟體搶房流言紛紛,房地產商亦發出了預警。

9 月 30 日,明源雲客對時代周報記者回應,平台持續升級與更新並擁有嚴格的防控機制保證安全性包括設置問題驗證在內的多種方法來規避軟體搶房

8 月 30 日,線上選房前一天,深圳中海寰宇時代發布特別提示,為保證線上選房的公平性,系統會開啟防刷單機制,一經觸發系統將自動拉黑刷單帳號,且無法繼續參與當天選房活動。 9 月 11 日,另一新樓盤光明電建洺悅府在正式選房前也發布了一樣的防刷單提示。

購房者似乎並不擔心。

“你看看他們(代搶人)的朋友圈,全國各地都有人找代搶。”王曼說,即便真的被拉黑,也不是只有自己,更不需要過多擔心。

於代搶人而言,威懾力更弱。

“是否真有防刷單機制還有待證實。”餘意說,確實有樓盤開盤後設置了驗證步驟,但現在軟體能夠完成這類驗證問題。“其實開發商只在乎把房子賣出去。”

法律有震懾力嗎?

盈科(上海)律師事務所陳曉薇律師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遊戲外掛已被認定為提供非法侵入電腦資訊系統程式罪搶房軟體與遊戲外掛相似, 2018 年即有軟體搶房案件以構成非法獲取電腦資訊系統數據、非法控制電腦資訊系統罪為判決結果。“這是新興的罪名,打擊力度還不是很大,以後可能會陸續對於這些違法犯罪行為進行嚴打。”

“專門開發軟體用來作弊,且以盈利為目的,基本都屬於刑事違法。”上海秦兵律師事務所徐斌律師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防範這些違法行為的責任應當在開發商,提供更科學有效的選房方法。

迫於搶房競爭過於激烈之下的作弊,始終有違公平。王曼意識到,軟體搶房背後“一家歡喜一家愁”的兩面性。“大家本來同一個起跑線,都有機會,但是那些用搶房軟體的人比較快,相對來說也失去公平性。”

但在買新成屋這件大事面前,誰也不敢說自己不想贏在起跑線。“下次再有線上選房,我也沒想好要不要繼續用軟體搶房。”王曼坦言。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