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嗎?蘋果也來玩微信小程序

作者:王毓嬋   |   2020 / 06 / 24

文章來源:36氪   |   圖片來源:36氪


6 月 23 日淩晨,首次在線上舉辦的蘋果開發者大會(WWDC)展現了超出預料的內容。除了如約而至的 iOS 14 和固定更新的 iPadOS、watchOS、macOS、tvOS 外,蘋果還帶來了升級版的 iMessages 聊天應用、改良版的蘋果地圖,以及全新的翻譯應用 Translate 等。

對於正處在「從硬變軟」進程之中的蘋果來說,在未來數年之內,我們會不斷看到它加大服務業務投入,把收入重心漸漸從硬體挪向軟體。所以蘋果進入新的移動服務場景,其實也是合情合理。

但官方親自下場分羹顯然會給蘋果生態中的應用開發者造成新的挑戰。而且,讓這種危機感更強烈的,還有蘋果淩晨推出的「應用程序剪輯」(App Clip)功能。

該功能讓用戶無需下載應用,就能使用 App——聽起來非常像微信小程序,但卻無需基於微信。

具體來說,它可以讓你在購物、點外賣、叫車等場景中,通過掃描二維碼、點擊 NFC 標籤等動作啟動 App Clips,無需跳轉網頁,也不需下載 App,直接可以調取服務。每個 Clips 占據的空間不到 10MB。

參考 2017 年微信小程序推出時應用開發者們的擔心,就可知如今他們的心情。用戶使用服務的流程被簡化了、應用與用戶之間的聯繫被抽離了,「先提供免費服務再提供增值服務」的商業模式會受到打擊。

裁判員親自下場,但也未必能勝

上周,蘋果宣布 App Store 在全球促成的交易額達到 5190 億美元。但雖擁有全世界最賺錢的應用商店,蘋果公司與應用開發者之間的關係卻變得越來越覆雜。

在 iOS 14 中,豐富了群聊和表情互動功能的 iMessage 顯然是想和 Facebook、WhatsApp、微信競爭;增加了地標、餐廳和聚集地信息,還能向用戶提供出行建議的蘋果地圖顯然是想和 Google 地圖、百度地圖、美團、大眾點評競爭;新的蘋果官方翻譯應用 Translate 則是要對標 Google 翻譯、搜狗翻譯、網易有道和科大訊飛。

圖片來源:蘋果

蘋果正在激進地以運動員的身份進入應用服務市場,而同時,它恰恰因被指控偏袒自己的應用和服務而在歐盟面臨反壟斷訴訟。上周,歐洲委員會宣布對蘋果應用商店和蘋果支付展開調查。

在線音樂流服務平台 Spotify 在歐盟反壟斷監管機構投訴蘋果公司不公平地支持自有音樂流服務。Spotify 認為,蘋果一面從 App Store 上的音樂應用開發者們那裡分走 30% 的收入,一面又自己做音樂應用,和第三方競爭,還不讓別人的音樂在蘋果的 HomePod 音箱上播放,實在是太霸道了。

Spotify 與蘋果之間的鬥爭已經進行了很多年,它不是唯一一個抗議蘋果既當裁判又當運動員的應用。2018 年 12 月,在得知蘋果要下場自己做影音訂閱服務後,流媒體巨頭 Netflix 與之決裂,離開 App Store,拒絕再向蘋果「交稅」。

蘋果之所以能從 App Store 中賺那麼多錢,是因為按照蘋果的規定,只要是虛擬物品,在 iPhone 的應用裡銷售都需要向蘋果繳納 30% 的稅。這筆交易的邏輯是,蘋果作為裁判,為應用提供平台和後勤服務,抽成理所當然——但蘋果如今還想親自與客戶競爭,勢必要破壞原有的生意。

今日的 WWDC 大會證明,鬥爭還在繼續擴大。不光要自己做音樂和視頻流媒體,蘋果還要把聊天、地圖應用都撿起來。

以往,第三方聊天應用如 Facebook Message、WhatsApp,以及第三方地圖應用如 Google 地圖、百度地圖與蘋果相安無事,是因為蘋果的官方應用真的做得太差了,對它們幾乎構不成任何威脅。

在過去 iPhone 賣得最好的幾年裡,蘋果形成了一邊賣高價硬體,一邊為軟體開發商搭台子收稅的良好商業模式。作為一家具有硬體優勢的企業,它沒有太強的動力去拿自己的短處碰別人的長處。

當然它也不是沒碰過。2012 年,蘋果在 iOS 6 中,莽撞地用蘋果地圖替換掉了默認的 Google 地圖,結果僅僅一個星期就因自己的軟體產品跟 Google 差距太大而引發大量投訴。蘋果 CEO 蒂姆庫克甚至為此罕見地發布了公開的道歉信,從賈伯斯時代就在蘋果立下汗馬功勞的老臣 Scott Forstall 甚至因此被庫克解雇。

「我們的地圖服務未能充分實現此承諾,由此為用戶造成的失望,我們表示深深的歉意,我們將採取一切可能的舉措,使地圖服務變得更好。」庫克在信中寫道,「在我們改進地圖服務的同時,你可以嘗試其他選擇,例如從 App Store 中下載必應、MapQuest 和 Waze 地圖應用,或到 Google 和諾基亞網站使用它們的地圖服務。」

這種原本想強勢入場,但後來卻讓 CEO 出來推薦別家服務的虎頭蛇尾的故事聽起來確實「很不蘋果」,但也讓它意識到了補足自己的短處並非一日之功。到今天,距離蘋果推出影音訂閱服務已經半年多,但它看起來仍然沒什麼水花,相比迪士尼幾乎同時推出的 Disney+,Apple TV+ 看起來簡直像一個 PPT 產品。

如今,蘋果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依賴服務業務。對於它來說,要拯救僅用來接受垃圾廣告和驗證碼的 iMessage 和 iPhone 裡的「僵屍應用」蘋果地圖,就不得不用自己的短處去碰別人的長處了——這是一場它即便既當裁判又當運動員也不一定能贏的戰爭。

蘋果看起來更像 Android 了

當中國用戶看到「應用程序剪輯」(App Clip)功能時,可能會感覺它很像微信小程序。實際上,這種在原生應用的框架上增加接口的做法更像 Google 曾推出的 Instant App 和 Slices。

圖片來源:蘋果

2016 年, Google 在 I/O 大會上首次推出了 Instant Apps。它能夠在傳統 App 中增加 Instant 支持,當用戶要使用某個沒有安裝的 App 時,系統可以在後台直接加載 App 的部分模組,並直接運行使用,無需下載整個 App。

蘋果如今要做的事情幾乎與 Google 4 年前的想法一模一樣。但是 Google 在更早前已經失敗了。實際上開發者對 Instant 的熱情並沒有那麼高,用戶能夠使用的 Instant App 非常有限。

對於開發者來說,讓用戶用完即走真的是個虧本生意,它實際上是讓開發者失去了掌控權——不能發推送,不能創建快捷圖標,無法向用戶推銷增值服務,那公司怎麼賺錢?

微信小程序也經歷了類似的質疑。但微信作為中國最大的流量入口,對開發者來說是不得不搶占的一塊灘塗,所以進入小程序生態的熱情也會稍大一些。但即便如此,微信創始人張小龍曾經所設想的「在線下用完即走」的場景實際上也失敗了。

2017 年 1 月,在關於小程序的第一場公開演講中,張小龍稱小程序的重心在於服務線下,現場演示的 7 個場景包括餐廳點菜、車站買票、查公交車班次、找附近便利店購物等等。

這與今天蘋果想做的事情何其相像——但 2020 年,小程序大數據智慧平台阿拉丁發布的《2020 年 5 月全網小程序 Top 100 榜單》顯示,榜上出現最多的是網路購物類、政務公益類和遊戲類小程序。

前十裡的生活服務類小程序只有一個,排名前三的是拼多多、滴滴出行和京東出行——它們全是騰訊投資的公司。

擁有約全世界四分之一人口作為活躍用戶的 iPhone 能幫助蘋果做成 Google 沒做成的事情嗎?

除了戰略上的雷同,iOS 14 中最讓人感覺眼熟的還有「桌面小組件」——你可以長按應用圖標,直接在桌面查看天氣、時間、備忘錄等信息,也可以拖拽移動它們,把這些大小不一的小組件固定在桌面上。這看起來太像 Android 的桌面小部件 Widget 了。

毫無疑問的是,蘋果與安卓在某些方面會越來越相似,而在軟體服務方面並不擅長的蘋果會進入一個漫長的學習與模仿的時期。

《轉載自36氪》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Lewis
信奉系統化選股與系統化操作,對股票市場與金融交易充滿興趣與熱情。
臉書粉絲專頁:【小路投資日記】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