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曾經垂死公司的對比:柯達和富士

作者:麥睿投資   |   2017 / 03 / 20

文章來源:雪球   |   圖片來源:Lisa


之前寫了幾篇零售的感覺有點壓抑;好像是要倒的牆怎麼都扶不起來的感覺,商業模式大勢已去浪淘盡。那麼是不是有公司劫後重生呢?

之前我們說過 Netflix 的轉變,從 Blockbuster 的競爭對手到 streaming 再到內容提供者;應該說是每一步都走在時代前沿。而我今天想講講兩個公司:柯達和富士膠卷。

記得小時候拍照片,這兩個是必買的牌子;要說知名度,柯達的柯達一刻更出名。在 1997 年,當時的業餘愛好者照相市場規模達到 142 億美元,其中照相紙占到 20%,達到 28.4 億美元;而其中柯達的全球市場佔有率是 44%,富士是 33%。

柯達成立於 1880 年,曾經擁有美國 90% 的市場佔有率,在 1975 年開發出世上第一部數位相機;一直到 1990 年代位置,一直是全球五大最具價值品牌,利潤在 1999 年達到頂峰 25 億美元。數位相機的出現,市場環境的迅速變化,經過這些年的折騰,柯達於 2012 年申請破產。

事實上,兩家公司都預見到了數位變革的到來。柯達前高層 Larry Matesson 就曾在 1979 年寫過報告,預測到 2010 年數位攝影將全球普及;但是“聰明”的商人會認為,不要急於轉型,因為照相紙的利潤是 70 美分,而數位的利潤是 5 美分。

與柯達的淪陷不同,富士卻另闢捷徑,電子產品和健康保健。因為底片有點類似皮膚,都包含膠原蛋白,其化學反應過程與人體的老化過程相似,富士膠片決定開發預防老化的化妝品;從夕陽行業中看到朝陽行業的機會。

從 2004 年開始,富士膠卷開始二次創業,將過去萎縮的化學物質轉移到化妝品醫院產品事業。通過研究防止照片變色的抗氧化技術,通過累計的化合物樣本,找出有益皮膚的成分,創造出艾斯提 Astalift 系列化妝品。

此外,富士還努力在底片相關領域尋找新出路:比方說為液晶平板開發光學薄膜、數位相機等。富士的改革也並非一帆風順,公司裡也不乏拒絕變革堅守高利潤膠片業務的頑固派,不過最終改革派獲勝,古森重隆自 2000 年以來斥資 90 億美元收購近 40 家公司,同時削減成本開始裁員。

那柯達是不是就是運氣差沒有機會呢?實際上柯達也有動過腦筋在他的化學物料,希望可以發展藥業,但是計劃失敗,柯達在 1990 年代賣掉該部門。之後柯達專注於成像,發展數位相機業務,為用戶提供網上發布和分享照片功能;這又是一個新興領域,如果管理層有想法,完全可以變成 facebook、instagram;可惜柯達的管理層還是堅定原來的商業模式,不看重數位相機,而希望消費者買入利潤率高的膠片。

之後,柯達繼續改變戰略,將業務重點轉向數位列印,結果還是沒有逃出生天。柯達的失敗源於自滿,即使在海嘯來臨之際,仍然對自己的營銷和品牌實力過於自信,嘗試走捷徑;而拒絕任何痛苦的實質性變革。

比方說數位列印 Koisk,富士花大錢自己開發出了系統,而柯達則選擇走捷徑,利用自己的營銷和品牌和其他人合作,這樣柯達不單要分享收入,而且長遠發展上也有很多限制。

對比兩個公司,都預見了數位變革對行業的影響;富士更像是美國公司堅定求變,堅定改革,另闢一番天地,其膠片利潤從占公司 60% 到幾乎 0%。而柯達卻像是日本公司,固守成規,策略沒有延續不斷改變,還寄希望於走捷徑,最後淪為破產。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雪球
「雪球」是一個社交投資網絡,它有網頁版(xueqiu.com)和手機客戶端。用戶可以通過雪球:
● 訂閱股票、封基、ETF,全方位收取新聞、公告和用戶討論
● 通過自選股功能查看股票漲跌
● 通過持倉盈虧功能管理個人投資組合
● 和其他投資者實時交流互動
雪球的最新文章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