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福 ( 2705 ) – 財務分析

作者:盧紀安   |   2020 / 01 / 14

文章來源:股感知識庫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六福( 2705 -TW )皇宮曾是六福集團最引以為傲的五星級飯店,但是不堪高額租金帶來的連年虧損,於 2018 年底正式停業。近年六福皇宮部門,每年導致 2 到 3 億元的虧損,使股價常年處於低迷狀態, 2018 年由於認列相關閉業損失,例如與國泰租約以及與萬豪集團合作的違約金,部門損失甚至多達十億元,使六福股價於 2018 年 10 月 29 日跌至 5.49 元的低點。

而在擺脫六福皇宮以後, 2019 年第一季的每股虧損縮減至 0.25 元,加上宣布啟動六福客棧改建的程式,股價開始走揚。此外,六福也於 2019 年初宣布減資 45% 彌補虧損,股價回到票面價值以上,也使財務報表得以美化。六福集團在虧損部門停業以及資產活化兩大利多之下,是否未來是一片坦途,本篇將就公司的財務報表進行分析。

營收分析

2014 年開始受惠六福村入園人數成長,且 2015 年六福萬怡飯店開幕,逐漸貢獻營收,六福自 2013 年的營收低點逐年持續反彈。但是由於 2018 年底六福皇宮停業,在損益表內列示為停業部門,因此 2018 年營收大減超過十二億,勉強保持約二十億元營收。

獲利分析與各部門未來獲利預期

六福除了受惠於 2015 年出售墾丁六福莊曾短暫獲利以外,近年多數期間處於虧損,除了六福皇宮與六福萬怡貢獻巨額損失外,其餘部門表現也差強人意。 2018 年除了六福皇宮的巨額虧損外,各個部門也都有幾千萬到上億元不等的損失,尤其六福多次聲稱即將轉虧為盈的六福萬怡,在 2019 上半年虧損甚至比 2018 同期來得多。

首先在六福村部分,包含六福村主題遊樂園、六福莊還有集團旗下的六福開發建設公司。本業的樂園與飯店業務近年大概在損益平衡上下, 2019 年上半年虧損主因來自一塊營建用地的存貨跌價損失,由於過去向行政院農委會提出保安林解編的申請遭駁回,經逐步程式提出訴願與訴訟, 2019 年第二季遭送送駁回,認列約 2.5 億元的損失,將繼續上訴。

六福村主題遊樂園今年前八個月入園人數相較去年同期成長 7%,全年入園人次上看 140~145 萬人。六福莊近年住房率偏低,幾乎都在 55~60% 間徘徊,有 161 間房間,推估的平均房價在 6500 元左右。若能提升住房率,或將帶動整體部門獲利提升。

六福村雖然是目前台灣表現較好的遊樂園,但若沒有增加其他吸引觀光客的因子,未來成長還是受限。而六福莊緊鄰六福村,主題也是以野生動物為主,與六福村雷同,無法獨善其身,部門的成長是相輔相成的。六福村位於新竹關西的這塊土地是集團最具價值的固定資產,如何更妥善的利用,創造更高價值,是經營團隊需要去思考突破的。

六福萬怡飯店自 2015 年底開幕後,每一年都處於虧損,雖然虧損在 2018 年以前逐年縮減,但 2019 上半年虧損卻略為擴大,全年轉盈甚至單季轉盈仍然有段距離。六福萬怡飯店位於南港車站的建築是向潤泰集團承租,每年租金高達 3.3 億元,甚至每三年可能調漲,此外,六福萬怡每年折舊也將近 1 億元,租金與折舊加起來已經超過一半的營收,對於飯店的成本結構來說非常不健康,營收仍須大幅提升才有機會轉盈。

根據報導(來源:https://money.udn.com/money/story/ 5930 / 4112424),六福萬怡平均住房率已提升至 70%,向上提升的空間已不大,藉住房率提升來增加營收,難度偏高。目前餐飲收入佔比約為 30%,相較同業以及六福其他飯店的五成以上比例偏低,仍有增加的空間。以目前的成本結構推估,住房率要提升至 75~80%,且餐飲收入要有  50% 以上的成長,六福萬怡才有機會轉虧為盈,難度極高。六福皇宮的停業主因就是租金過高,若無法繼續擴大營收,恐步上六福皇宮的後塵。

財務結構分析

隨著近三年虧損的擴大,資產負債表中的累積虧損持續擴大,進而壓縮權益項目,是負債比持續擴大,因此在六福皇宮停業後,預期公司虧損將明顯趨緩的情況下,宣布減資 45% 以美化財務報表,是可以理解的。但減資僅僅是報表上的文字遊戲,長期而言要避免重蹈覆徹,唯有使公司轉虧為盈才是根本之舉。

此外,目前六福的現金與流動資產分別約為 3 億及 6 億元,而流動負債則是高達將近 30 億元,可能會有流動性不足的疑慮。

六福客棧改建分析

六福客棧改建已經通過審核並獲得獎勵,對於土地價值能有顯著提升,相較不到 6 億元的帳面價值,估計獲得改建獎勵後價值可能達 15 億元,對於六福是相當大的挹注。然而改建也需要資金支持,在目前流動資產嚴重不足的情況下,甚至還有高達 30 億元的短期負債要償還,是否能撥出足夠經費投入改建的工程需要密切注意。但在目前土地通過改建審核的情況下,資產將獲重估增值,對於向銀行貸款是一大利多,然而此舉可能再度使因減資而降低的負債比率攀升。

此外,售後租回則是六福一個短多長空的選項,出售資產可在短期而言舒緩潛在的流動性問題,也不再需要擔心改建的資金,也能帶來一次性的出售資產獲利。然而長期而言,過去的六福皇宮、現在的六福萬怡都面臨高昂租金,使損益兩平非常困難,更不用說是獲利,未來的六福客棧若採取售後租回,租金問題恐怕使六福集團重道覆轍。

結論:虧損將縮減 但全年轉虧為盈仍有難度

今年六福本業的表現已經趨於穩定,第二季若沒有存貨跌價損失也將會只有小幅虧損,該營建用地帳面價值已不到成本的 10%, 2018 年發生的跳票事件也已經全數認列為呆帳,資產部分下行風險小。

六福客棧的改建或許對資產價值有貢獻,但一兩年內要藉此實現部門獲利不太可能,而六福萬怡轉虧為盈有難度。或許藉著第三季的旅遊旺季能帶動遊樂園入園數以及客房住宿率,進而達到單季轉虧為盈的目標,但一兩年內要能達到全年轉虧為盈難度極大。

六福客棧改建的話題或許是現在投資人關注的焦點,但六福村要如何重返開幕前十年的榮景,以及六福萬怡飯店要如何拓展餐飲收入進而使部門達到獲利,這兩個議題也是投資人應該關注的。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盧紀安
重度電子設備成癮者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