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能源的穩定成長 是否能夠解決氣候變遷問題?

作者:K@W   |   2016 / 11 / 19

文章來源:K@W   |   圖片來源:Yeah


紀錄片電影《難以忽視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公映至今已有10年之久。美國前副總統戈爾在影片中闡述了氣候變遷可能帶來的可怕後果。他曾說,解決的辦法就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只要我們有意願加以解決。

戈爾說,解決氣候變遷的辦法包括將可再生能源提升為降低溫室氣體排放的一個重要手段。

然而由於經濟衰退,他的這個想法曾經一度不再有人提起,各國也未能就減少排放達成共識。

好在如今,各方正逐步重建共識,市場也有所回應。「可再生能源產業在過去幾年經歷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成長。」沃頓商學院商業經濟學與公共政策教授Arthur van Benthem這樣說道。

風力和太陽能發電價格急速提升,對於未來的風力和太陽能發電部署各方也持樂觀態度。Benthem指出,根據多個可靠來源的預計,很多地方的可再生能源發電成本正逐步與化石燃料發電成本持平。

不過,Benthem等觀察者仍然認為,可再生能源發電比例的大幅增加僅僅是解決氣候變遷問題的其中一個方面。

Benthem指出,風力和太陽能發電無疑是大勢所趨。但即便目前的市場增速驚人,想要完全取代現有的發電廠仍需要數十年的時間。布隆伯格新能源金融公司(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的高級分析師Nathan Serota也表示:「能源系統有其自身的慣性,燃煤發電和其他發電形式並不會快速消失。」

換而言之,儘管戈爾的一個期待正在變為現實,但僅憑目前的辦法想要解決氣候變遷問題仍是不夠的。Serota表示,可再生能源的發展和應對氣候危機「是兩件事情,不能等同論之」。

發展速度快於預期

戈爾將可再生能源發電的興起和無線電話做了一個對比:隨著創新的發展,銷售速度將快於任何人的預期。

2010年,全球新增風力發電產能為35千兆瓦;2015年,新增發電產能58千兆瓦。2010年,全球太陽能發電產能僅增加了18千兆瓦;但是2015年這一數字新增56千兆瓦。

Serota還透露,與此同時,美國風力發電合約價格自2009年以來平均下降60%。他指出,風力發電價格的簽約價通常低於普通的「棕色」電網電價。而太陽能模塊成本自2010年至今已下降69%。

同時,對於未來的發電量部署,各方預期將呈現爆炸式成長。彭博預計,從現在到2020年之間太陽能發電裝置的總安裝量將翻四倍,而成本則會繼續降低。而國際能源署更是對2000年時做出的風力發電產能預計進行了調整,增加到五倍。

Serota指出:「在美國,可再生能源市場的發展勢不可擋,前所未有。」

部分原因包括在2015年年末,美國政府為保證自身運作,調整了可再生能源的稅收減免政策。Serota認為,減免措施足以確保未來五年內風力和太陽能發電市場的繼續成長。

Benthem表示,美國太陽能發電市場之所以能夠不斷壯大,除了發電板成本下降之外,還在於SolarCity、Sunrun等公司發現了更高效的客戶獲取、設備加工和發電板安裝方式。

政策方面,主要的推動因素包括稅收減免、可再生能源產品組合標準等。後者是州層面的要求,規定可再生能源發電必須在總發電量中佔據固定比例。

儘管如此,太陽能產業公司的儲量一般來說波動性較大。今年也不例外。投資者紛紛表示,SunEdison、SolarCity以及Yingli等主要公司的負債過高令人擔憂,導致這些公司的估值有所下跌。

宏觀層面解決問題

戈爾在《難以忽視的真相》中早就承認,可再生能源只能是解決氣候變遷挑戰的一個方面。他還曾提到過高里程用車、交通系統創新等手段。

實際上,Serota也表示,發電行業儘管佔了相當比例,但是在美國的溫室氣體排放中卻只是一個因素。其他部門加在一起,包括交通、供暖和冷卻、水泥製造和工業等,才是更主要的溫室氣體排放來源。

媒體報導紛紛鼓吹電動汽車所帶來的革命,呼籲降低電池組價格,將作為能源儲存單位的電池組第二壽命延長。

GreenCarReports.com編輯John Voelcker表示,電動汽車可以幫助美國實現減排目標。但是對電動汽車本身來說,現在就談革命尚有些早。

Voelcker指出,電動汽車的銷售量比某些最為樂觀的行業觀察家幾年前所預計的要低得多。這是因為第一代電動汽車,距今也就是六年的車齡,其設計里程一直都是時速60-80英里,這個速度對於日常駕駛來說是足夠的,但人們卻希望得到保證,自己需要開得更快時車輛可以做得到。

不過他說,雪佛蘭Bolt和特斯拉Model 3都有望提供200英里的時速,而價格則和六年前銷售的時候持平。這樣做也許有所幫助。

Voelcker指出,還有一些因素阻礙了電動汽車的發展。汽油價格較低,無助於從價格方面說服潛在購車者。車商通常會選擇阻力最小的方式,引導客戶購買更為傳統、更便宜的汽車,特別是電動汽車的銷售時間可能會更長。

Voelcker還說,恐怕還是要等到電動汽車的競爭力足夠強,才會有更多消費者購買這種車。不過這一天正越來越近,只是尚未真正到來而已。

Voelcker說:「我想說,這是一個清潔能源的奇蹟,還需要數年才能實現。」

成長預期

對於電動汽車,Benthem有自己的擔憂:目前,包括美國中西部地區在內的電網仍然使用大量的煤炭。

「當然,未來的電網將隨著太陽能的普遍推行而變得更加清潔。」Benthem說。他認為應該增強電動汽車的吸引力,強調電動汽車可以大大有助於無污染交通的實現。

不過就目前而言,Benthem說:「決策者截至目前為止仍沒有意識到,他們將電動車作為‘零排放’技術加以展示時過於誇大了它的成就。」

可再生能源的全球成長預期一直與各國為滿足《巴黎氣候變遷協議》中設定的目標所作出的努力密切相關。該協議於2015年12月達成。作為其中的一部分,各國承諾會減少溫室氣體排放。

Serota認為,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是《巴黎協議》成為可能的原因之一。在此前的氣候問題對話中,各國並沒有過多考慮商業因素。

但是氣候專家則表示,該協議只是全球朝著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避免引發最壞結果的方向邁出了一半。而最壞的結果包括引發洪水、乾旱、糧食短缺以及破壞性暴風雨等。

「可再生能源的飛速成長無疑令發電產業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呈現出前所未有的下降態勢。」Serota指出:「但即便是按照當前的速度繼續發展,我們仍然很可能無法完成聯合國和氣候科學研究界的減排目標,無法真正避免氣候變遷的災難性後果。」

沃頓商學院法律研究與商業道德教授布萊恩•伯基(Brian Berkey)則認為,即便可再生能源繼續保持這樣的發展趨勢,並在整體能源使用中佔據更大比例,但只要繼續使用化石燃料和其它排放源,「我們就仍然會面臨和氣候變遷有關的一系列嚴重後果」。

賓州大學機械工程學與應用機械學教授Noam Lior指出,為了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可再生能源革命,政府需要對化石燃料排放設定上限。然而,這樣做卻面臨來自石油產業的巨大阻力。歐巴馬政府曾試圖通過《清潔空氣法案》(Clean Air Act)對排放設限,但該法案現在仍卡在最高法院有待審理。

由於美國的頁岩油氣價格較低,無助於向土耳其、埃及和歐洲等地出口。利奧爾指出,這些都會打壓對可再生能源的興趣。

Benthem說,如果政府想要認真對待氣候變遷導致的問題,就必須通過碳排放限額交易或者碳稅市場等機制「推動綠色創新,促進各行業普遍推行減排技術」。

Benthem指出:「正如對待任何環境問題那樣,經濟學家早就意識到單憑市場自身是無法解決氣候變遷危機的。」

K@W》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K@W
賓州大學的華頓商學院致力於在他們的線上刊物Knowledge@Wharton當中分享他們的智慧資本。網站中提供以下的免費資訊: 近期商業趨勢分析、與業界領袖和Wharton教授的訪談 、近期商業研究相關文章 、研討會概述、書評以及相關連結包含6,300多篇文章和研究摘要的檢索資料庫。
K@W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