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光生研發報喜!疫苗公司為什麼會有官股色彩?

作者:股感知識庫   |   2020 / 09 / 09

文章來源:股感知識庫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國光生新冠疫苗初步看到效果,台大醫院參與國光生技新冠疫苗臨床試驗的專家指出,首波施打新冠疫苗的受試者,沒看到不良反應、監測上也看到抗體,從個案判斷,顯示疫苗有初步效果。-經濟日報(2020.09.09)

今年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搞得大家七上八下,帶來的麻煩不計其數。每個人都希望疫情可以趕快結束、恢復以往的生活。所以,如果有公司能開發出疫苗或特效藥就太好了!這也就是我們今天要介紹的公司、最近頻頻躍上新聞版面的「國光生技」( 4142-TW )。

公司名字上有「國光」的,來頭都不小。像「國光客運」雖然現在是民營公司,但之前也是公營的台灣汽車客運公司。所以,雖然國光生技是上市公司,但如果我們來看他的董監事及大股東明細的話,也可以看到濃厚的政府色彩。

像是「行政院國家發展基金會」就擁有將近 24% 的股份;第二大股東荷商Crucell則是嬌生(Johnson & Johnson, JNJ-US)旗下的子公司;再來,第三大股東「耀華管委會」的全名是「耀華玻璃股份有限公司管理委員會」,「耀華玻璃」是當初中日戰爭時代成立的公司,後來日本投降後國民黨政府接收了部份耀華玻璃的股份,然後隨著遷來台灣時一起帶來台灣。所以,這家「耀華管委會」就是政府負責管理「耀華玻璃」資產的公司,一向是由經濟部在管;

再來是誠洲,這是國光生技前任同事長廖繼誠創立的公司,也曾是台股的明星之一;再來,「中鋼( 2002-TW )」就不用多說了吧。
而國光生的董事長也各個大有來頭,像現任的董事長詹啟賢、前任董事長李明亮都曾擔任過衛生署長;這也讓當初詹董事長要接任的時候充滿了「酬庸」的質疑聲。

雖然官方色彩讓這家公司總有一些政治味的煙硝,但也讓國光生技有了許多資源,而能做出夠水準的產品。國光生技的產品就是疫苗,他們的流感疫苗在台灣也有 50% 的市佔率。那為什麼他們可以佔到 50% ?又為什麼做疫苗的公司背後要有官股色彩?這都得從「疫苗」這個特殊的產品說起。

我們對疫苗都不陌生,因為大家疫苗都是從小一路打到大,像孩子出生 24 小時內就要打B型肝炎疫苗,然後一路到小學都被政府安排好了打疫苗的時程;而像我的父母現在老了,他們還會固定去打流感疫苗。所以,疫苗就是我們生活中的一部份。

我們也知道,疫苗其實就是變弱的病毒,它不會讓我們真的生病,卻能讓我們體內的免疫系統先認識這個病毒,然後當下次相同的病毒再來侵犯的時候,免疫系統就知道該怎麼對付他了。就像大考前先寫考古題一樣。這也是我們從小要被政府一路規定打疫苗到大的原因,因為我們就更不容易染病了。

但是,疫苗跟藥一樣,都要經過政府嚴格的把關和審核。有把關和審核的費用就貴,速度就慢,因為廠商需要花上大把的時間和金錢來找出既有效又能安全通過政府把關的配方;不過,只要能熬過這段期間做出新藥,那就可以申請專利,讓別的廠商再也不能模仿,而藥本身製作成本又非常低,所以,如果做出的新藥剛好又非常有商機、全世界都用得到的話,那這個藥就會像印鈔機一樣,大把大把的帶進鈔票。

像 2018 年全世界賣最好的藥叫做Humira,它可以舒緩類風濕性關節炎的疼痛。它賣得有多好呢?光 2018 年一年就賣了 200 億美金,約 6,000 億台幣。中華電信 2019 年全年營收是 2000 億台幣左右,所以光是這一款藥, 2018 年幫藥廠Abbvie賺的錢,就是中華電信的三倍了。真是名符其實的印鈔機對吧。

可惜的是,疫苗沒這種好事。這款賣超好的Humira之所以能賺那麼多錢,除了它的效果好之外,也因為它每兩個禮拜就需要打一次。但是疫苗不是。很多疫苗根本打一次就能撐好多年,像有些疫苗我在小時候打完後就再也沒打過了,因為打進去之後身體就認識了這個病毒,之後就用不到了。

再說,疫苗通常都必須配合政府安排,政府也不可能讓疫苗賣太貴讓民眾負擔不起。所以,很多疫苗就是賣又不能賣太貴、又不能讓民眾重複使用的東西,對藥廠來說根本不划算。我想這也是國光生技背後必須要有官股色彩的原因,因為這麼燒錢又划不來的生意想必民間願意做的人不多啊。

所以,雖然國光生技是亞洲疫苗大廠,是亞洲唯一獲得歐盟GMP認證與美國FDA認證的流感疫苗製造公司,也是台灣唯一符合最新PIC/S 通用汽車P規範之人用疫苗生物製劑廠,目前新冠肺炎疫苗的研發也頗有進展。但是如果真的研發成功,是不是就能像我們想像的帶進大把鈔票呢?可能還需要好好觀察了。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股感知識庫
StockFeel股感知識庫是一個結合投資理財&資訊設計的平台。運用圖解設計簡化艱澀的知識,讓更多人認識產業全貌、完整了解企業,透過多元思維培養對投資的感覺。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