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解蘋果過去5年成績單 其實庫克做得還不差

作者:小小   |   2016 / 08 / 30

文章來源:網易科技   |   圖片來源:Joseph Wang


2011年8月24日,庫克(Tim Cook)被任命為蘋果公司執行長。庫克目前任期已滿五週年,我們回顧了其在任職期間內取得的成績,並作出評價。我們分享了庫克接任CEO之前蘋果(Apple)某些季和年份的業績,同時與截止今年6月份的數字進行對比。在過去5年間,蘋果成績報告單中至少發生了2種變化,但我們盡可能利用最相似的數據進行對比。

1. 損益表

讓我們從蘋果公司的損益表開始。無論以何種標準來看,蘋果的規模都已經遠遠超過5年前,以下是蘋果過去5年部分季度營收數據:

1

在庫克接任CEO前,蘋果四個季度的營收約為1000億美元。而在過去4季中,蘋果營收超過2000億美元。可是,正如你在圖表中看到的那樣,蘋果的營收也並非以連續遞增的方式進行。在2012年到2013年期間,蘋果營收曾出現強勁成長,而隨著iPhone6的發布,蘋果營收暫時達到瓶頸。當然,在過去1年中,蘋果營收成長率出現多年來首次負成長。

但總體來說,蘋果總體收入已經增加了一倍,但是其當前成長曲線卻呈下降趨勢。正如我以前的分析指出,我認為我們將在未來幾個季度看到這種趨勢被逆轉,因為蘋果還有許多“大招”。與此同時,蘋果利潤率也隨著時間推移而產生波動。在庫克接任蘋果執行長早期,蘋果利潤率曾起伏不定,先是下降至更低的水平,隨後穩定上升,接著再次下降。

2

對於蘋果來說,利潤率波動很大程度上與蘋果總體成長率有關,收入成長率越高就可驅動某段時間的利潤率提高,而隨著成本擴張,需要更多時間追趕營收成長率,因此其利潤率就會隨之下降,導致成長減緩。在運營利潤率和淨利潤率方面,5年後的蘋果比庫克接任前略有下降,但毛利潤率幾乎沒有變化。可是值得注意的是,無論在哪個市場,蘋果的美元利潤率依然在成長,而這恰是蘋果及其投資者最關注的標準。

3

從圖中看到,蘋果的運營收入與利潤率成長模式幾乎相同。但是以12個月為基準計算運營收入顯示,蘋果去年運營收入比5年前幾乎成長了一倍。

2. 研發

在損益表中,我還想分析下蘋果的研發支出,因為在過去5年中,這部分有了很大變化。下圖是以12個月為基準,蘋果研發支出以及其在總體營收中所佔比重情況:

4

在庫克接任執行長前的4個季度,蘋果研發支出不到25億美元。但是5年後,蘋果研發支出接近100億美元,幾乎翻了4倍。在此期間,並非蘋果收入也在以同樣速度成長。實際上,蘋果研發支出在營收中所佔比重大幅增加,從5年前的2%增至4%,幾乎翻了一倍。

這很有意思,因為在蘋果已故聯合創始人賈伯斯(Steve Jobs)第二次擔任蘋果執行長的大部分時間,蘋果研發支出佔蘋果收入的比重實際上有相當程度的下降。2001年頂峰時期,研發支出佔蘋果收入比重達到8%。但是到庫克接任前,這個比例已經降至2%。

在很大程度上,蘋果當時的收入成長靠iPod和iPhone驅動,其研發支出也從每年4億美元增至20億美元。但有意思的是,庫克逆轉了這個趨勢,研發支出成長速度甚至超過了收入成長速度。值得注意的是,在庫克時代,研發支出2%的成長率大致相當於其利潤率下降2個百分點。

3. 現金儲備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重要公司財務指標是現金。在過去5年間,蘋果的現金和投資資產有了巨大成長。

5

6

在上表第二張圖中,我們很容易看到蘋果現金儲備的起點和終點,但在上表第一張圖中更容易看出其穩定成長情況。截至2011年第二季,蘋果現金和投資資產總額為760億美元。而在2016年第二季結束時,蘋果現金儲備已達2315億美元。換句話說,在這5年中,蘋果現金儲備增加了1550億美元。與此同時,蘋果在海外獲得的現金和投資比例越來越高,5年前為63%,到2016年第二季結束時已經增至93%。

當然,在庫克時代前五年,還有其他值得關注的、與現金有關的指標,比如蘋果利用現金的方式,蘋果使用這些資金支付股息和回購股票。賈伯斯堅決拒絕支付股息,但庫克在接任執行長僅1年時間,他就制訂了這兩大方案,包括向股東返還收益。截止到今年4月份,蘋果稱已經向股東支付股息1630億美元,包括1170億美元用於回購股票。這使得蘋果現金儲備和投資成長更為顯著。

4. iPhone出貨量增加

回顧蘋果過去5年三大支柱產品出貨量的變化非常有趣,下圖顯示出它們出貨量的長期成長趨勢:

7

我們已經十分熟悉iPhone近年來的銷售曲線。值得注意的是,庫克接受任命時,正值蘋果決定將新iPhone的發布日期從6月份推遲到秋季,2011年10月份推出了iPhone4s。這也可以解釋,為何上圖中iPhone銷量成長平平的情況。而在2012年和2013年,我們看到iPhone銷量強勢成長,接著進入成長平穩期,直到2014年末和2015年iPhone6發布再創高峰,2015年末和2016年上半年銷量降低。

當然,我們依然需要看看總量。在到2011年第二季的前4季,蘋果iPhone出貨量為6900萬台,而最近4季iPhone出貨量增至2.14億台。這顯示蘋果iPhone業務大規模擴張,儘管最近再次進入平穩期。在2015年第四季,iPhone出貨量達到2.315億台,創下史上最高紀錄。

值得注意的是,在庫克任期內,蘋果iPhone出貨量已達8.59億台,而庫克以前iPhone出貨總量僅為1.3億台。換言之,蘋果出售的10億台iPhone中,87%是在庫克擔任CEO期間賣出的。

更有意思的是,蘋果電腦Mac和平板電腦iPad的銷量情況,它們的銷售情況與5年前幾乎大致相同。

8

正如上圖中所示,與iPhone銷量在5年間幾乎成長1倍相比,Mac和iPad的銷量成長顯得微不足道。在2013年,iPad銷量首次出現大幅成長,最高季度銷量達到2600萬台,四個季度總銷量超過7400萬台,自此以後銷量成長開始下降。

Mac的銷售軌跡也基本差不多,其多數季度銷量都比最近1季強,儘管其高峰期的銷量也與今天差不多。這兩種產品銷量有望在未來幾季反彈,蘋果最終推出了新Mac和iPad Pro幫助提振銷量。值得注意的是,在iPad3.3億台總銷量中,有3億台是在庫克任期內賣出的。此外,庫克任期蘋果出售了1.12億台Mac。

當然,我們還未看到蘋果智慧型手錶Apple Watch的官方出貨量數據,儘管市面上有各種估值。但我們無法忽略它,因為它是庫克時代推出的首款全新產品,第一年銷量大約在1500萬支。這比iPhone的運轉率快得多。按照轉運率標準計算,iPad推出第一年的轉運率最快。有意思的是,在庫克紀念自己接任蘋果執行長五週年時,我們看到蘋果正將產品發佈時間從上半年推遲至下半年,這同時再次促使其銷售成長速度進入穩定期。

5. 產品和業務收入變化

除了產品出貨量發生明顯變化外,蘋果的產品和業務收入也有了很大不同。在庫克任期內,蘋果各項產品與業務收入已經發生了相當大的變化。在過去5年間,蘋果按產品和業務類別發布財報的方式也發生了改變,iPod不再被單獨列出,而是與Apple Watch、“其他產品”整合為Accessories業務,iTunes、軟體以及服務則統稱為服務業務。在下表中,可以看到蘋果業務分類:

9

其中,iPhone在蘋果總體收入中佔絕對比重,過去5年中佔據了更高的支配地位,從2011年第二季前12個月的45%增至2016年第二季度前1年的64% 。但其它業務在蘋果總體收入中也出現升降變化,iPad從16%降至9%,Mac從20%降至11%,而iPod、Accessories以及其他硬體產品也有所下降。唯一有所成長的業務是服務業務,從9%增至10%。儘管看起來增幅不大,但卻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10

目前,蘋果服務業務已經從2011年第二季前12個月的不到100億美元,增至最近12個月的超過200億美元,而且近幾季成長速度更快。在過去1年中,儘管服務業務佔總收入比重僅為10%,但其實際上卻是蘋果成長最快的業務。

有意思的是,蘋果不同業務部門的成長曲線與出貨量和營收曲線不同,它需要通過改變平均銷售價格(ASP)驅動。我們可以看看iPhone的收入情況:

11

儘管與5年前相比,iPhone的營收曲線十分相似,但值得注意的是其以12個月為基準的成長數字,從400億美元增至1400億美元。這是很微妙的情況,出貨量成長了3.1倍卻可促使其營收成長了3.5倍,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平均銷售價格上升的功勞。下圖是庫克接任前和接任5年後,蘋果三大支柱產品平均銷售價格變動曲線,以2011年第三季與2016年第二季數據進行對比:

12

如你所見,過去5年iPhone的平均銷售價格在上漲,儘管其產品日益成熟,並引入了兩款更廉價的新手機iPhone5C和iPhoneSE。Mac的平均銷售價格稍有下降,而iPad的平均銷售價格下降幅度相當大,這可能是因為蘋果2012年推出iPad Mini所致,同時也因為蘋果以更低價格出售較老設備的策略所影響。但是有意思的是,儘管iPad出貨量連年遞減,但其營收卻變化不大。

13

上季收入趨於穩定可能受到iPad Pro驅動,它在相當大的程度上提高了iPad的平均銷售價格。一年前,iPad平均銷售價格降至415美元,但在2016年第二季提高至490美元,比第一季提高了60美元,重新回到2012年末的水平。

6. 地區趨勢與中國崛起

在庫克時代,蘋果最具戲劇性的變化之一是在中國崛起,成為其兩大主要市場之一。蘋果幾年前也改變了發布財報的方式,不再將零售數據獨立出來,而是將其納入不同的地區數據中。為此,我們使用2011年第四季數據代替第二季數據作為起點,並以2015年第四季作為對比終點。儘管我們據此得出過去4年(而非5年)的變化,但是依然可以看出這種變化相當顯著。下圖是蘋果按地區營收狀況:

14

圖表中顯示,大中華區營收在蘋果總體營收中所佔比重日增,從10%增至24%。而其它地區在總體營收中所佔比重則在縮水。在2015年第四季,大中華區與歐洲營收在蘋果總體營收中所佔比重相同。圖中是起點和終點蘋果地區收入對比圖:

15

首先值得注意的是,在過去4年中,蘋果在每個地區的收入都有所成長,但是大中華區顯然比其他地區成長速度更快,收入從45億美元增至180億美元。這是非常可觀的成長,也是庫克任期內取得的最大成就之一。庫克最近再次訪華,在中國投資打車公司和建立研發中心。我們也可以按照地理劃分看看蘋果的運營收入,因為中國同樣做出巨大貢獻。

16

7. 零售業更加國際化

與過去相比,蘋果財報中更少提及零售業務,因為零售業務已經被併入地區數據中,但它曾對蘋果戰略非常重要。庫克始終在致力於擴大蘋果零售業務,特別是海外,儘管零售業曾讓庫克擔任執行長以來犯下最大錯誤之一。庫克曾任名John Browett負責蘋果零售業務,可是Angela Ahrendts的任命似乎幫助庫克彌補了錯誤。圖中是蘋果的零售足跡:

17

18

截至2011年第二季結束時,蘋果共有327家零售店,其中270家(或72%)位於美國。到2016年第二季結束,蘋果全球零售店增至488家,其中218家(45%)位於海外。庫克任期內,蘋果在四個大陸的7個新國家開設了零售店。

19

當然,蘋果在中國的零售店大幅增加。截至7月末,蘋果在中國零售店已經增至36家,而在庫克之前還只是個位數。

結論

  • 在庫克任期內,蘋果出售的iPhone和iPad數量遠超過賈伯斯任期,其中87%的iPhone和90%的iPad都在庫克任期內賣出。儘管賈伯斯推出了這些產品,但卻是庫克極力確保其供應鏈順暢運轉,從而保證需求。在過去5年中,隨著蘋果規模不斷擴大,也是庫克帶領蘋果進行供應鏈大幅擴張。
  • 伴隨著收入成長,庫克決定增加蘋果在研發方面的支出。實際上,隨著蘋果收入大幅成長,蘋果研發開支在收入中所佔比重幾乎增加一倍。這與賈伯斯領導的蘋果完全不同,蘋果增加在研發領域的投資大致相當於利潤率下降的幅度。庫克在研發方面押下重注,更看好未來產品。
  • 庫克讓中國成為特別焦點,這個焦點為他提供了巨額回報。在大中華區,蘋果收入成長了3倍,運營收入也有相當大的成長。大中華區在蘋果總體收入中所佔比重已經從10%增至24%,蘋果零售店也大幅擴張。在過去5年中,在中國的成長為蘋果總體成長做出巨大貢獻。庫克顯然繼續將中國視為特別焦點,這從他最近訪華、加大在中國投資力度就可窺一斑。庫克也開始更多談及印度,但我懷疑印度是否真有如此巨大的潛力。
  • 在庫克任期內,蘋果只推出了一款全新硬體產品—Apple Watch,而我們至今還沒有得到其官方數據,以便評估其表現。對於如何評價Apple Watch,輿論存在分歧。但我傾向於Apple Watch取得了相當大的成功,已經顛覆了其所在的智慧型手錶市場。就像庫克接任蘋果執行長時的iPhone,蘋果將發布會從上半年推遲至下半年。但我懷疑,就像2011年末的iPhone,Apple Watch很有可能在2016年末之後熱賣。
  • 當前的蘋果服務業務主要受App Store和音樂流媒體服務Apple Music驅動,但我認為這只是庫克大計劃的開始。他已經多次暗示,將整合更多服務,電視機顯然是個焦點。但我認為,有關服務業務的許多言論都被誇大了,它目前依然只佔蘋果總體營收的10%,而且不太可能大幅成長,除非蘋果將其服務與設備分離,但這將是個巨大錯誤。

或許在這些圖表中,庫克對蘋果最重要的貢獻還無法展示出來,因為在他的領導下,蘋果的企業文化也在發生改變。增加了開放性,最典型的例證就是庫克和蘋果其他高層頻頻接受採訪,經常定期參加各種活動等。儘管蘋果對未來產品的保密性依然如同往常那樣嚴格,但社會責任感的增加,特別是對環境關注和社會事業的貢獻是另外一大變化。這不會產生直接的財政影響,但的確做出了積極貢獻。如果不承認這些事實,對庫克任期的評價就算不上完整。

網易科技》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網易科技
網易科技有態度的科技門戶,以獨特視角呈現科技圈內大事小事,內容包括互聯網、IT業界、通信、趨勢、科技訪談等。
網易科技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