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地鐵票,竟讓智利 40 年威權憲法被廢!

作者:冰川思享號/陳季冰   |   2020 / 11 / 06

文章來源:虎嗅網   |   圖片來源:股感知識庫


魔幻的 2020 年,什麼都有可能發生。誰都不會想到, 0.04 美元的力量能廢除一部國家憲法。 10 月 25 日,智利舉行了一場全民公投,以決定是否廢除現行憲法,制定全新的國家憲法。結果是,將近 80% 的投票支持廢除憲法。

2020 年 10 月 25 日,智利舉行全民公投後,民眾在歡呼公投的勝利。圖片來源:REUTERS

這是智利延續了一年的抗爭,從 2019 年智利爆發示威遊行到現在,整整一年。早在去年,智利地鐵票價上漲了 0.04 美元(從 1.12 美元上漲到 1.16 美元,相當於智利幣 30 披索)。為此,在 2019 年 10 月 18 日,智利首都聖地牙哥,數百名高中生衝進地鐵站,翻過地鐵閘機,對公共設施進行大肆破壞。隨後幾日,有更多人衝進地鐵站、公共汽車站或商店,縱火破壞。迫於形勢,聖地牙哥地鐵線路全面癱瘓。

2019 年 9 月 22 日,智利民眾的一場示威抗議。圖片來源:AFP

一週之後( 2019 年 10 月 25 日),又有大約一百萬民眾走向街頭,舉行示威遊行。持續數週的抗議活動,導致數十人死亡。智利示威民眾的要求有兩個:

  1. 現任總統皮涅拉(Sebastian Pinera)下台。
  2. 廢除現行憲法(制定於 1980 年),並成立完全由民選代表組成的制憲會議。

對於第一個要求,皮涅拉宣稱堅決不會辭職;對於第二個要求,皮涅拉同意在 2020 年 4 月舉行公投,以決定是否制定新憲法、以及如何組成制憲會議。但由於疫情的影響,公投從 4 月延遲至 10 月 25 日。很顯然, 0.04 美元只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公投的訴求才是理解這場變革的關鍵。

0.04 美元背後的智利經濟

先說說為什麼民眾要總統下台。照道理說理說,智利是個經濟表現還不錯的國家。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公佈的數據, 2019 年智利總人口為 1,895 萬,GDP為 2,823.18 億美元,人均國民總收入為 15,010 美元。這是什麼樣的水平呢?我們來對比一下智利和其他國家的數據。根據世行 2019 年的數據,中國 2019 年的GDP為 14.343 兆美元,人均國民總收入為 10,410 美元;美國 2019 年的GDP則是 21.374 兆美元,人均國民總收入為 65,760 美元。

從數據上來看,智利也算個準已開發國家,而且近幾十年來,其經濟總量整體保持著中高速的成長水平。智利的經濟水平和經濟自由度相對較高,這也使得智利在 2010 年順利加入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成為第 31 個成員國。但是,智利的貧富差距卻是經合組織成員國中最高的。根據OECD在 2020 年 11 月最新公佈的數據,其 30 多個成員國吉尼係數前四名分別是:智利、墨西哥、土耳其、美國。

其中,智利吉尼係數為 0.46 ( 2017 年),墨西哥 0.458 ( 2016 年),土耳其 0.404 ( 2015 年),美國 0.39 ( 2017 年)。0.46 對於智利來說意味著什麼呢?一般來說, 0.4 是吉尼係數的警戒線,超過 0.4 就代表國民收入差距較大。如果超過 0.5 ,那就是收入差距十分懸殊。而智利是這些國家中最為逼近 0.5 這個數值的。

這就是為什麼地鐵票漲個價就能引發變革的經濟因素。貧富差距過大帶來的不公平感,就像一個積蓄已久的火藥池,只要一個火引便會爆炸。伴隨經濟發展不斷增高的生活成本、陳舊的稅收及養老金體制、智利(及整個南美)土著權益的呼聲……。等一直在往這個池子裡添加炸藥。

而地鐵票價上漲的 0.04 美元,就成了這個引信。炸藥被引爆後,憤怒的民眾將矛頭直接指向了總統皮涅拉。有時候,社會的劇變不在於多麼精妙的設計,而在微不足道的偶然瞬間。

皮諾契特的政治遺產

從經濟角度來看,智利民眾要求總統下台好理解,但為什麼會要求修改憲法呢?答案是,智利人民正在清算皮諾契特(Augusto Pinochet)的政治遺產。智利現行的憲法,是曾經的右翼獨裁軍政府領導者皮諾契特在 1980 年制定的。

奧古斯圖・皮諾契特。他在 1973 年透過軍事政變,結束了為期三年的智利社會主義黨與智利共產黨的聯合執政,並建立起獨裁軍政府,統治智利長達 17 年(至 1990 年)之久。圖片來源:Wikipedia

實施獨裁統治

皮諾契特,可以說是拉美獨裁者的代名詞。和歷史上的其他獨裁者一樣,皮諾契特充滿爭議;和其他獨裁者不一樣的是,皮諾契特得以善終。 1973 年 9 月 11 日,原為智利陸軍總司令的皮諾契特透過軍事政變上台,這次政變,也被稱為智利的 “ 9 • 11 ” 。前智利阿葉德政權解體後,擺在皮諾契特面前的首要任務就是恢復經濟。皮諾契特在政治上是實打實的獨裁統治,他中止民主選舉,大肆抓捕政治犯……。

休克療法重振智利經濟

獨裁者在政治層面喜歡幹的事,皮諾契特都沒少幹。但獨裁者在經濟層面喜歡幹的事——計劃經濟,更甚者是命令經濟,皮諾契特卻真的沒幹。可以說,在經濟道路上,皮諾契特不走尋常路,選擇了自由市場。為了挽救智利的經濟,皮諾契特急需經濟思想上的資源來為自己謀劃。於是,在 1975 年 3 月,皮諾契特和風頭正盛的芝加哥學派第二代領袖米爾頓・佛利民進行了歷史性會面。儘管在智利逗留的時間只有短短六天,但是佛利民的思想精髓幾乎完全被皮諾契特吸收。

時任智利總統皮諾契特(右一)與佛利民(左二)。

之後,皮諾契特任命多名芝派經濟學家為智利政府官員。在芝加哥學派經濟學的製度設計下,智利成了自由市場的試驗場,開始採用 “休克療法” ,停止印刷披索、大幅度削減政府開支,裁掉冗雜的政府員工,解除管制,放開市場⋯⋯。就這樣,智利從阿葉德社會主義管制經濟的陰影下走出來,不僅在短時間內控制住通貨膨脹,還實現了連年的經濟成長。雖然政治獨裁的黑歷史無法洗白,但皮諾契特交出的這份經濟答卷,讓世人不得不服。智利經濟上的成就,還被佛利民本人稱讚為 “智利奇蹟” 。直至今日,智利仍是世界上經濟自由度最高的國家之一。在拉美國家接連掉入陷阱,腐敗、經濟衰退纏身時,智利還能獨善其身。

暴君還政於民

不過,當人們的溫飽不成問題之後,人的權利就成了新的問題。隨著智利經濟逐漸復蘇,民眾要求民主、人權的呼聲越來越高。通常,獨裁者面對爭取權利的民眾,多半會採用暴力鎮壓,抵抗到底的策略,但是皮諾契特再一次做了出奇的選擇。1988 年,年過七旬的皮諾契特允許智利舉行一場全民公投,決定他是否能再連任八年智利總統,這事關智利的未來與皮諾契特的命運。

一般而言,獨裁者搞公投,前提都是利用民粹主義搞定了民眾,比如委內瑞拉在查維茲導演下的公投,勝負早已是定局,公投不過是過場。可是,皮諾契特輸了。輸掉公投後,皮諾契特竟然沒有搞暴力鎮壓,而是選擇還政於民,軍政府執政徹底結束。第二年,也就是世界政治風起雲湧的 1989 年,出身基督教民主黨的艾爾文在競選中獲勝,並於 1990 年正式擔任智利總統。在長達 17 年的軍事統治後,智利終於迎來了一位民選總統。

1990 年到現在,智利儘管按照憲法規定選舉總統,但始終活在皮諾契特的政治遺產之下。對於智利人來說,軍政府獨裁時期的歷史遺留問題並沒有得到完全解決:皮諾契特下台後,仍有大量前獨裁政府要員被保留在政府機構中,更別說皮諾契特本人更是手握軍權、擔任陸軍總司令到 1998 年。更重要的是, 1980 年的憲法,是一誕生於獨裁時期的獨裁憲法,它完全由軍政府一手製定,缺乏民眾參與。

獨裁舊憲法壽終正寢

獨裁畢竟是獨裁,倘若經濟的發展,犧牲的是人的權利,就不應該為獨裁唱讚歌。在智利民眾的抗爭下,如今,這部憲法 “壽終正寢” 的時刻終於到了。相比起其他國家政治變革充滿暴力與鮮血的場面,智利可以說要溫和得多。不滿意就公投,公投後的結果,上至把持政權的政府,下至平民百姓,都願賭服輸。

什麼樣的社會能讓民眾有這樣的戰鬥力和想像力呢?在一個憲法只是廢紙的社會,很難想像民眾能有什麼辦法捍衛自己的權利,也很難想像民眾的訴求會指向憲法。也許只有生活在真正的憲政框架下,信奉憲法的權威,民眾面對獨裁政府時才能有辦法、有能力抗爭。某種意義上說,智利的獨裁時代,是憲政框架下的獨裁,就像韓國的威權時代,是民主框架下的威權一樣。

後皮諾契特時代的智利

在國際社會看來,皮諾契特下台之後的智利,一直是個偏左翼的國家。智利實行多黨制,主要政黨有基督教民主黨(Partido Demócrata Cristiano, PDC)、社會主義黨(Partido Socialista,PS)、社會民主黨(Partido por la Democracia, PPD)、民族革新黨(Renovación Nacional,RN)等。其中,基督教民主黨是中間偏左的政黨。在阿葉德執政時期,它反對阿葉德的社會主義改革;在皮諾契特執政時期,它又反對皮諾契特的右翼政策。

輪流當總統

社會主義黨和社會民主黨,從名字上就可以看出,均為左翼政黨,只有民族革新黨屬右翼政黨。在紛雜的政治分野中,這些政黨相互聯合,整體形成了左右翼對立的政治形態。2006 年到現在,智利左右搖擺的政治格局,可以用 “二人轉” 來形容。智利總統每四年一選舉,且不得連屆連任。

2006 年,出身左翼政黨 “社會主義黨” 的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勝出,成為智利第一位女總統。2010 年,巴切萊特任期結束。這一年,出身於右翼政黨 “民族革新黨” 的皮涅拉上台,成為智利自 1990 年實現民主化以來的第一位右翼總統。結果到了 2014 年,皮涅拉下台後,左翼的巴切萊特再次勝出,當選總統。2018 年,巴切萊特的第二次任期結束。有意思的是,皮涅拉再次參選獲勝,二度當選智利總統,直至今日。

在右翼總統的任期內,智利社會有左轉的趨勢。左翼政黨不贊成完全放任自由的經濟政策,民眾也要求更完善的福利制度與更舒適的經濟生活。早在這次全民公投前,智利共產黨、進步黨等左翼政黨和組織還曾聯合起來,鼓勵民眾投票廢除現行憲法。這不僅是對社會經濟不平等發出不滿的聲音,也是對皮諾契特政治遺產的徹底清算。

但,這也成為一部分智利人所擔心的問題。在少數反對製定新憲法的智利人眼中,智利良好的自由經濟傳統可能遭到破壞。智利經濟,會在放棄自由市場後,更加繁榮嗎?福利制度,會讓智利變得更美好嗎?智利的未來,一切都有可能。

虎嗅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相關個股
loading animation
虎嗅網
虎嗅網是一個聚焦創新創業的資訊獲取與觀點交流平臺,是目前中國發展最快的商業科技平臺之一。我們關注互聯網及其正在影響的其它行業。
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