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正義如何計畫 他的千億美元願景基金?

作者:矽谷密探   |   2017 / 11 / 17

文章來源:雪球   |   圖片來源:Luby


解密千億基金背後。

自從日本首富孫正義主導了一個 1000 億美元的投資基金 Vision Fund  (願景基金) 後,一舉一動都備受科技創投圈的關注。

到底願景基金背後的投資邏輯是什麼?孫正義如何參與其中?運轉情況又如何?美國時間 11 月 1 日的沙丘路,舉行了一場跨境投資峰會 Cross-Border Venture Summit ,峰會當中的重磅環節之一是願景基金的管理合夥人、總經理 Jeffrey Housenbold ,與長城會旗下 GWC Inovator Fund 的管理合夥人 Barrett Parkman 進行了半小時的閉門對談。

15f9e228e1b83a13fe77cec1(對談現場)

台下的聽眾是來自沙丘路上數十家跨境頂尖 VC、PE 的合夥人、管理者、投資人們,他們包括 DST、OPIC、 IFC、紅杉資本、英特爾、Accel,GGV、丹華資本等…。

到底談了什麼?密探為你一一揭秘。

投什麼?孫正義參與每一個個案

作為願景基金的 CEO,孫正義對願景基金的參與度如何?Jeff 透露,孫正義會參與每一個單獨的投資個案。在細節上,他會檢查投資流程中的各個重要環節,如投資回報、投資策略、定位,如何補足投資組合等等。

在 Jeff 看來,孫正義做決策非常快 (密探此前曾報導,對垂直農場公司 Plenty 2 億美金的投資,孫正義跟創始人兩次見面後就敲定了) 。因為他是個非常有自信的人,他有信心、有經驗、也有能力快速識別一個創業者是否值得投入。

對於整個 VC 產業來說,願景基金的存在就像一聲響雷,他們看準的公司和領域,毫不猶豫,每次一出手就是 1 億美元以上。為什麼願景基金一出手就給這些公司這麼多錢?

Jeff 表示,基金的投資階段確實多偏向於後期,這決定了一定的投資門檻。此外,足夠的資本能讓公司的 CEO 不需要只著眼於當下,比如一個季度到另一個季度的收入是多少,而是希望他們像當年馬雲一樣,負責思考對阿里巴巴而言更有價值的內容就行了。而且足夠的資本還能保證一個優秀的團隊,幫助公司避開探索過程中的許多錯誤,更迅速實現規模化。

新創公司的早期階段就不在願景基金的目標了嗎?也有例外。

此前,願景旗下所投的一間生物製藥公司 Roivant Science,已經到了 PE 輪,Jeff 表示,研發藥物有很高的風險,因此無論什麼階段都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持;又比如,願景基金砸下兩億美金的垂直農場 Plenty,農場的迅速成長、擴張都需要錢投入。

在這類公司更早期時,如果有資本缺口,又可預見它能成為下一代成功的巨人公司的話,那是可以考慮的。但總的來說,早期階段確實不是願景基金最關注的範圍。

15f9e2290c483f23fce313d7(Roivant Science 公司介紹圖)

據彭博社今年 9 月報導,願景基金正在尋求新興科技業務的私人和上市公司的少數股權和多數股權收購,那些需要大量成長資金的數十億美元的公司都是它的對象。

怎麼投?“製造王者”是策略

梳理願景基金現有的投資組合發現,已涵蓋晶片、共享辦公空間、生物醫療、SaaS、農業等多個領域,預計用 100 億美元收購 Uber 20% 股份的新聞更被認為有望是願景基金最大的一筆投資 。到底什麼樣的公司才能被願景基金看上?Jeffrey Housenbold 毫不避諱,願景基金就是“製造王者”的策略 (Kingmaker strategy) 。

簡轉繁雪球)獨家揭秘 孫正義怎麼花他的 1000 億美元願景基金?-01(密探根據 Recode 圖表改編、整理,部分投資像 OSIsoft 並未披露,Flipkart 的投資尚未被證實)

以共享租車產業為例 — 這是軟銀過去集中在這一領域中砸了大手筆的產業。從東南亞版的“Uber”-新加坡公司 Grab 到印度的共享汽車公司 Ola,再到巴西的 99Taxis 等,再加上滴滴和 Uber,這些代表企業都是全球不同區域的領頭羊。

Jeff 坦言,如果有 5 家公司在嘗試同樣的業務,20 到 30 億美元就可以讓他們變得有所不同的話,願景基金樂意動用千億基金裡的一部分幫助他們。即使是投同一個產業,並不意味著互相競爭。比如滴滴和優步就各自擁有對方的股份。

如果用孫正義的前任助手 Takayuki Kamaya 的話說,他的老上司總是打算收購一個特定產業的最大參與者。

但是,對於一個千億美元的基金來說,會有這麼多好的項目嗎?畢竟,據 CB Insights 數據顯示,2016 年由風險資本支持的全球 8372 宗科技投資交易,總額也不過為 1008 億美元。

Jeff 笑稱,“我們當然不需要在一年之內花掉”。此外,願景基金並不是只投資私人公司,上市公司也是投資的目標。比如軟銀用 40 億美元購買的 Nvidia 的股份,已轉讓給了願景基金。

又比如,此前軟銀花 320 億美元收購了英國這家半導體公司 ARM,再把其中 25% 的股份轉讓給了願景基金。這些股份當然是願景基金需要拿錢出來支付的。

15f9e2294ed83a23fe6fdeb0
(圖片來自網路)

為什麼要全盤收購 ARM?從更深層次來看,這恰恰踐行著另一種“王者製造”的策略。目前,95% 的智慧型手機,80% 的數位相機以及 35% 的電子設備都在使用 ARM 技術。不管是未來的雲端運算,還是人工智慧、深度學習等方面,都離不開 GPU,而恰好 ARM 已經在 GPU 這個領域形成了一種壟斷。所以說,孫正義希望用 320 億美金收購世界上最後的一個壟斷。

“很多人是看不清這個問題,但孫正義是已經看清了這個趨勢,而且還敢下手。”一位人工智慧和雲端運算的創業者評論道。

投資背後:數據很關鍵

按照孫正義所希望的,願景基金投資的公司,每一家都是未來能支撐起全球變化的支點。它們把人工智慧帶入交通運輸、食品、醫藥、金融領域等多個領域,其中“數據”就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因為,數據對於創造機器的“大腦”至關重要,這樣機器才能創造出與人們更好地共存的工具。

而孫正義所相信的,正是機器人會不可避免地改變勞動力,機器會變得比人們更聰明,這也被稱為“奇點” (singularity) 。

Jeff 在會議上證實,願景基金每一筆投資背後捕獲的的確是“數據”,這些數據是能夠被打通在下游,乃至在全球使用的。像共享汽車,並不是載人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而是看中背後的出行數據,這未來或許就能用在自動駕駛。

分析願景基金更多的投資可以發現,這些公司背後確實都有一個共同特點:數據。更準確說,它們都參與收集大量的數據。

像製造駕駛攝影機的 Nauto 收集的是駕駛員疲勞和分心的數據,這可以是未來運用到自動駕駛的重要數據集;在智能製造和 iOT 領域,“工業物聯網”主要軟件開發商 OSIsoft,其軟件可以從石油和天然氣、公用事業、礦業、紙漿和造紙等產業捕獲船舶、化工鍋爐、發電廠等機器的數據;連乍一看並不怎麼體現“數據”概念的共享辦公空間 WeWork,軟銀也相信 WeWork 使用“自己的專有數據系統”來徹底改變人們的工作方式”。

最近一次披露的收購是 10 月中對 Mapbox C 輪 1.64 億美元的投資。Mapbox 是一個集地圖、位置搜索、定位服務一體的平台,每天收集超過 2 億英里的匿名感測器數據,並對其進行實時處理,從而實時更新地圖。這些數據都被認為有望用於移動設備、汽車和更廣泛的物聯網項目。

15f9e22968c83f33fd18188f(Mapbox 平台上的新 3D 功能和數據驅動樣式,顯示舊金山的人口密度,越高代表越密)

如何改變產業:跟時間做朋友

2016 年,美國地區 253 支基金總共募集資金約 420 億美元,千億基金的存在,從數字上來說,就已經攪動了整個 VC 產業,但與其說是決策快速,或是金額巨大影響了 VC ,Jeff 倒認為,願景真正對產業產生影響的是改變了“時間”觀念。

Jeff 說了個小故事。有家非常著名的對沖基金,它的高層在某家公司上市前曾進行討論,到底應該持有該公司的股票多少天,有人說應該是 23 天。突然,這家基金的頂層決策者拍桌子發話了,說,不,我們應該持有 34 天。

現場笑聲一片,但 Jeff 坦言,這其實就是 VC 或者說 PE 產業當中需要改變的部分,要對公司更有耐心,要有更長遠的視野和格局,願景基金不是侷限在一家公司的三五年,而是至少未來 5 年、10 年、15 年甚至 25 年。願景基金會希望是所有風投資本中,最有耐心的一個,有耐心等待下一個阿里巴巴、臉書 (Facebook) 、蘋果 (Apple) 、富士康等類型公司的出現 (Patient, long-term 這幾個詞多次出現在他的回答裡) 。

就在這場閉門會議不久前,孫正義透露了願景基金過去 5 個月的運作情況。投資回報率達到 22%,已獲利約 30 億美元,但沒有具體透露不同細分領域的獲利情況。

Jeff 現場並沒有透露具體的 IRR,但他稱,因為願景基金專注於後期投資,並不需要很多個公司退出,比如 40 億美元的投資裡面,有 10 家公司退出,那已經是很好的結果了。總而言之,願景基金的投資是謹慎的,是有耐心的,投資的都是最好的公司,所以有信心會有好的回報。

所以,你又是怎麼看待願景基金的呢?歡迎留言討論。

這次精采對談是 2017 Cross-Border Venture Summit 的一部分。本次跨境風險投資峰會由長城會 (GWC) 主辦,邀請來自 Vision Fund、DST、OPIC、IFC、Hone Capital、富士康、Accel、GGV 等知名 PE、VC 和大公司風投部門的創始人、管理合夥人、執行合夥人等發表演講,還就全球主要市場 (印度、中國、以色列、東南亞、矽谷) 進行了分析,深入探討科技趨勢和全球投資策略。

峰會還進行了 G-Startup Worldwide 全球總決賽的展示,來自班加羅爾、首爾、特拉維夫、北京、雅加達、聖保羅和矽谷的七大地區賽的冠軍團隊爭奪最終大獎,最後由特拉維夫代表隊 Donde ,一家基於人工智慧在電商領域進行視覺搜索的公司摘得全球總冠軍,贏得 25 萬美元投資大獎。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雪球
「雪球」是一個社交投資網絡,它有網頁版(xueqiu.com)和手機客戶端。用戶可以通過雪球:
● 訂閱股票、封基、ETF,全方位收取新聞、公告和用戶討論
● 通過自選股功能查看股票漲跌
● 通過持倉盈虧功能管理個人投資組合
● 和其他投資者實時交流互動
雪球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