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的彼得・林區投資理念全整理

作者:價值 ETF   |   2017 / 10 / 28

文章來源:雪球   |   圖片來源:Haowei


在人們的眼中,他就是財富的化身,他說的話是所有股民的寶典,他手上的基金是有史以來最賺錢的,他就是 “股票天使” 彼得・林區——歷史上最偉大的投資人之一。他對共同基金的貢獻,就像是喬丹之於籃球,鄧肯之於現代舞蹈。他不是人們日常認識中的那種腦滿肥腸的商人,他把整個比賽提升到一個新的境界,他讓投資變成了一種藝術,而且緊緊地抓住全國每一個投資人和儲蓄者的注意力。當然,他也在這場比賽中獲得了極大的名譽和財富。

以下為各位整理出彼得・林區所發表的投資理念。

彼得・林區股票投資的四大規則

  • 規則 1:瞭解你所持有的股票

第一條規則是你必須瞭解你持有的股票。這聽起來很簡單,但是我們知道能做到這一點的人少之又少。你應該能夠在兩分鐘或者更短的時間之內,向一個 12 歲的孩子解釋你購買一隻股票的原因。如果你無法做到這一點,如果你購買這個股票的唯一原因是因為你覺得它的價格將上漲,那麼你不應該買入。

我可以給你說一隻簡單的常見股票——這種類型的股票大多數人都會購買。它是一家相對平凡的公司,生產的產品也很簡單。該產品具有 1M 內存的 CMOS、雙極 RSC 浮動點數 I/O 接口的處理器、16 位雙通道內存、Unix 操作系統、Whetstone 每秒百萬浮點運算的有機矽放射器、高頻寬以及 15 微秒的運算能力等。

如果你持有這種垃圾股票,你永遠都不可能賺錢,永遠不會。瞭解你持有的股票是非常重要的。你投資的企業應該很簡單。給我帶來優良回報的是我能理解的簡單公司,比如 Dunkin‘ Donuts、Laquinta 汽車旅館等。能夠帶來不錯回報的就是這些公司。

  • 規則 2:作經濟預測徒勞無益

預測經濟完全是徒勞無益的,不要試圖預測利率。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是聯準會主席,他無法預測利率,他可以升息或降息,但是他無法告訴你 12 個月或者兩年後利率將是多少。你無法預測股市。

我很希望能夠知曉這些訊息。對我來說,當衰退將要發生的時候獲悉這種訊息是很有幫助的,這會非常好。

在座的大多數人應該還記得 1980 年至 1982 年的衰退,那是大蕭條之後最嚴重的衰退。當時我們的失業率達到了 15%、通貨膨脹達到 14%、基礎利率高達 20%。你們有誰接到告訴你們會發生衰退的電話了嗎?你是否記得在你經常閲讀的那些雜誌上,有哪一本雜誌曾經成功地預見到了那種情況?沒有人告訴我將出現那麼悲慘的局面。

你可能不相信人們在預測一年之後將發生的事情上面浪費了多少時間。能提前知道一年後的事情當然很棒。但是你永遠無法知道。因此不要白費心機了。這沒有任何好處。

  • 規則 3:不要擔心指數

你必須尋找麥當勞(McDonald’s Co, MCD-US)和沃爾瑪(Walmart Inc, WMT-US)這種類型的公司。不要擔心股市。看看雅芳(Avon Products Inc., AVP-US)。在過去 15 年裡,雅芳的股票從 160 美元跌到 35 美元。15 年前它是一家偉大的公司。但是現在,所有的雅芳小姐全都不得其所。她敲門,可是家庭主婦要麼外出上班去,要麼和她們的孩子在外面玩。她們銷售的東西都可以在超市或者藥店買到。雅芳的盈利基礎土崩瓦解。這家公司只偉大了約 20 年。

今天股市的收盤價是 2,700 點。就算今天的收盤價是 9,700 點,雅芳仍然是一家悲慘的公司。股價從 160 美元跌倒 35 美元。因此在過去 15 年裡不管股市表現怎麼樣,你在雅芳公司上的投資都很慘淡。

同樣是在這一時期,麥當勞的表現非常好。它們進入了海外市場,它們推出了早餐和外帶,它們做得很好。在這一時期,它們的績效經歷了魔幻般的上升,盈利增長至原來的 12 倍,股價上漲到原來的 12 倍。如果道瓊指數今天的收盤價是 700 點而不是 2,700 點,你在麥當勞上面的投資仍然能取得良好的回報。它的股價可能是 20 美元,而不是 30 美元,但是你仍然能獲得 8 或 9 倍的盈利。

關注個股,忘掉全局(big picture)。

  • 規則 4:不要急躁,你有充足的時間

你有充足的時間。不要有以下的想法:你一想到某個概念就必須馬上把它付諸實施。其實你有足夠多的時間讓你對公司進行充分的研究。給我帶來豐厚回報的股票,都是我在關注它們第二年、第三年或者第四、第五年後才買入。在股市賠錢會賠得很快、但是賺錢卻賺得很慢。賺錢和賠錢之間應該存在某種平衡,但是實際上沒有。

我想和你們談談沃爾瑪這家公司,該公司於 1970 年上市。當時它們有 38 家店,一個漂亮的歷史經營記錄和一個堅實的資產負債表。在經過分拆——當然,沃爾瑪的股票受歡迎永遠不是因為分拆這個原因——調整後,它的售價是 8 美分/股。你可能會告訴自己,如果我不在下個月買進沃爾瑪股票的話,我將錯過一生中最好的投資機會。

5 年後,沃爾瑪有 125 家店,利潤增長至 5 年前的 7 倍。你猜怎樣?股價上漲至 5 年前的 5 倍,達到 41 美分/股。截至 1980 年 12 月,沃爾瑪有 275 家店,利潤再次上升至 5 年前的 5 倍。你猜怎樣?股價上漲至 5 年前的 5 倍,現在是 1.89 美元/股。1985 年 12 月,它有 859 家店,這並沒有把山姆會員店計算在內。

在這個 5 年期間內,利潤上漲至原來的 6 倍,股價現在是 15.94 美元。因此你可以告訴你自己,天啊,這股票從 80 美分上漲到 15.94 美元。我買入得太遲了。太瘋狂了!我不應該再買入這些笨重的巨型公司。不,你此時買入還不晚,一點不晚。因為今天沃爾瑪的收盤價是 50 美元,你有充足的時間買入。

1980 年,沃爾瑪已經上市 10 年了。它的銷售收入超過了 10 億美元,資產負債表好得不得了,經營記錄良好。真正讓人驚訝的就是這些——投資於沃爾瑪可能並不會給你帶來巨額的盈利,但是如果你在 1980 年買入沃爾瑪,持有至今你仍然能夠賺 25 倍,在這一個時期,這種回報率將把麥哲倫基金打得落花流水。順便說一下,在此期間我並沒有持有沃爾瑪。當時我覺得它的股價過高。

當我申請為富達工作的時候,富達共有 80 名員工。如今,我們的員工總數是 7,200 人。當時富達求職者中有 25 名來自哈佛,總共有 50 名求職者爭奪 3 個職位。我是華頓的,我們過去經常開玩笑說,哈佛是二流學校,我們華頓才是一流學校。不管怎麼說,有很多求職者來自哈佛。但我是唯一一個給總統當過 11 年球僮的求職者,因此我得到了三個職位中的一個。我在富達工作的早些時候,我們有一個笑話:能工作到下一個聖誕節的機會就是很好的聖誕節獎金了。這是一個可怕的開始。

股票市場常見的十個最危險的說法

  • 危險的說法 1:既然股價已經下跌了這麼多,它還能跌多少呢?

差不多在我剛開始為富達工作的時候,我很喜歡凱澤工業這股票。當時凱澤的股價從 25 美元跌至 13 美元。那時我就使用了危險的說法 1 這條規則。我們買入了美國證券交易歷史上規模最大的單一一宗交易。我們要麼買入 1,250 萬股,要麼就買入了 1,450 萬股,買入價是 11.125 美元,比市場價格低 1.5 美元。我說,“我們在這股票上面做的投資多好啊!它已經下跌至 13 美元。從 25 美元跌到這個水平,不可能跌得更低了。”

當凱澤的股價跌至 9 美元的時候,我告訴我母親:“趕緊買,既然股價已經下跌了這麼多,它不可能跌至更低。” 幸運的是,我母親沒有聽從我的建議,因為股價在接下來 3 個月跌至 4 美元。

凱澤公司沒有負債,持有凱澤鋼鐵 50% 的股份、凱澤鋁業 40% 的股份、凱澤水泥、凱澤機械以及凱澤廣播 30% 的股份——該公司共計持有 19 家子公司。在那個時點,由於股價跌至 4 美元,1 億美元可以把整個公司買下來。

回想那時,一架波音 747 飛機的售價是 2,400 萬美元。如今,我想這麼多錢你連波音 747 的一個廁所都買不了,或許可以買一個引擎。不過那時凱澤工業公司的市值可以買下 4 架波音 747 飛機。該公司沒有負債。我不擔心它會破產。但是我買入得太早了,我們不能買入更多股份,因為我們已經達到了上限。

最終在 4 年之後,他們清算了他們持有的所有部位,結果這股票成為一個極好的投資。最後每股的價值是 35 美元或 40 美元。但是,僅僅因為一隻股票的價格已經下跌很多而買入不是一個好的投資思路。

  • 危險的說法 2:股價還能上漲多少?

這個說法跟上一個剛好相反,這和沃爾瑪的故事很像,既然股價已經上漲了這麼多了,它怎麼可能還會漲得更高?

我舉一個公司當例子,你可能認為它不是成長型公司。1950 年,菲力普・莫利斯(Philip Morris International Inc., PM-US)公司的股價是 75 美分。11 年後的 1961 年,股價漲到 2.5 美元——上漲了 3 倍。你可能會說,對一個處於衰退行業的公司而言,這麼大的漲幅已經夠多了。它還能漲到多高呢?它已經漲到 2.5 美元了。因此你可能會在 1961 年把它賣掉。

11 年後的 1972 年,該公司的股價上升到 28 美元。從你在 1961 年賺了 3 倍賣出之後又上漲了 11 倍。1972 年你可能會對自己說,既然股價已經上漲了這麼高,它還能漲到多高呢?然後你在股價上漲了 11 倍之後賣出,在上漲了 3 倍之後又上漲了 5 倍,你錯過了賺 7 倍利潤的機會。

因此我要說的是,不要捲入對股票表現的技術分析。股票評論員會使用所有這些術語、形容詞和開場白。如果一隻股票的價格上漲,他們不斷地添加新的稱謂。他們會說股價過於膨脹,然後是太高了,與內在價值嚴重不符,或者股價超級膨脹。他們掌握了所有描繪股票被過高定價的術語。

如果你喜歡這家公司,這不應該對你造成干擾。你應該對自己說:“我喜歡這售價 30 美元的股票。” 不過你永遠無法擺脫股票評論員的評論。但是你不得不擺脫這些評論。因為你是正確的,你應該說:“我喜歡這售價 30 美元的股票,這些評論員是錯誤的。”

不過,當這股票的價格漲到 50 美元的時候,評論員的話可能會浮現在你的腦海裡。你可能會說:“等等,在股價為 30 美元的時候,這些人就很確定股價被高估了。現在股價已經漲到 50 了,他們肯定是對的。”

因此你真的需要將這些評論隱藏起來免遭它們的影響。我曾經在 Subaru 上漲至原來的 20 倍之後買入。我很幸運,因為買入之後賺了 7 倍。我也買入過股價從 20 美元跌至 12 美元的股票。我買入過很多這種類型的股票。現在,你不能以 5 美元買入一盒 Hershey Bar 巧克力了——它們 5 分錢一塊。

因此,股票的歷史表現和未來表現無關。公司的績效才與未來表現有關。

  • 危險的說法 3:我能賠多少?股價只有 3 美元。

我永遠都能聽到這個說法:“股價 3 美元。我能賠多少?股價只有 3 美元。”

現在我們來做個算術,回到我們基本的數學知識。如果你買入兩隻股票,一隻股價為 60 美元,另外一隻 6 美元,你在這兩隻股票上面各投入 1 萬美元,如果他們的股價全都跌至零,你賠的錢完全一樣。這很明顯。結果就是這樣。人們就是不相信這一點。你們回家之後自己算一算就知道了。

很多人經常說:“天啊,這群笨蛋竟然買價格為 60 美元的股票,我買的股票只有 6 美元。我這個投資多好啊。”

但是,注意觀察那些通過賣空股票賺錢的人,他們不會在股價達到 60 或者 70 美元並且仍然處於上漲通道的時候賣空這股票。他們選擇在股價下降的過程中殺進來,在股價跌至 3 美元的時候賣空。那麼是誰在接盤這些人賣空的股票呢?就是那些說 “股價只有 3 美元,還能跌到哪去?” 的人。

  • 危險的說法 4:最終,跌去的全都將反彈回來。

以 RCA 公司為例。它曾經是一家非常成功的企業。RCA 的股價反彈回 1929 年的價位用了 55 年。可以看出,當時它過高定價的程度有多高。所以抱牢一隻股票並認為它終將反彈到某個價位的想法完全行不通。Johns Manville 公司、移動房屋公司、雙排鈕針織服裝公司、軟盤公司——Winchester 光盤驅動公司,記住這些公司,它們的股價跌下去之後就永遠沒有反彈回去。不要等待這些公司的股價反彈。

  • 危險的說法 5:情況糟糕得不能再糟糕了,我應該買入。

僅僅因為公司的情況很慘淡而買入它的股票。當情況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時候就是買入的時候(是很危險的)。

1979 年,美國有 96,000 節鐵路貨運車廂。截至 1981 年,該數字減少到 45,000 節。這是 17 年中的低谷。你對自己說:“鐵路貨運車廂已經從 96,000 節下跌至 45,000 節。這是 17 年中最糟糕的情形,還能變得有多糟呢?”如果這是你買入的唯一原因,那麼 1982 年你將發現貨運車廂數量從 45,000 節減少到 17,000 節,並且在 1983 年又進一步減少到 5,700 節。

僅僅因為某個行業的景氣狀況正在惡化這唯一原因,而在這個行業投入大量資金是很危險的。

再舉一個石油鑽井的例子,1981 年美國有 4,520 台在岸石油鑽井。1984 年這一數量減少了一半至 2,200 台。這時,許多人闖入該行業。人們說是時候買入石油服務行業了,因為鑽井數量減少了一半。兩年後,鑽井數量減少了 70% 只有 686 台。現在,該數量仍然在 1,000 台以下。因此僅僅因為某家公司的狀況很糟糕而買入是不明智的。

我見到過處境不佳的公司,下一次你稱它們的情況糟糕得讓人難以相信,然後你會用可怕、失望或者慘不忍睹等字眼來形容它們的境況。

因此我從紡織行業學到的最好經驗是柏林頓工業,這間公司是一家相對比較新的紡織公司,因為它成立於 1908 年,而紡織工業存在了很長時間。紡織行業經歷過慘淡的時期,它們知道那是什麼樣的。它們見識過衰退時代。

紡織公司和成衣展覽公司的人不一樣。後者是一個相對樂觀的群體。如果你問它們展覽的效果如何,它們的答案永遠是很好、精采絶倫、太棒了、每個人都很喜歡等這類字眼。它們永遠是歡快的,和軟體公司的人很像;但是紡織行業的人比較平靜,它們經歷過衰退和艱難的市場行情,紡織行業有一句絶妙的諺語:「否極泰不來。」

  • 危險的說法 6:當股價反彈到 10 美元的時候,我就賣出。

一旦你說這句話,股價永遠不會反彈到 10 美元——永遠不會。

這種情況發生了多少次?你挑選了一個價格,然後說:“我不喜歡這股票,當股價回到 10 美元的時候,我就賣出。” 這種態度將讓你飽受折磨。股價可能會回到 9.625 美元,你等一輩子可能都等不到它回到 10 美元。如果你不喜歡一家公司,不管你當時的買入價是 40 美元還是 4 美元,如果公司成功的因素不在了,如果基本面變弱,那麼你應該忘記股票以前的價格走勢。

希望和祈禱股價上漲沒有任何用處。我曾經試著這麼做過,沒用。股票可不知道是你在持有它。

  • 危險的說法 7:永遠不賣長島照明公司

ConEd 的股價在 18 個月之內下跌了 80%,然後上漲至原來的 6 倍。印第安納州公共服務公司、灣州市政公司以及長島照明公司這三家公司,每一家都下跌過 75%,然後又出現了大幅上漲。德州一些質地良好的銀行(我說的這些銀行權益對資產的比率都在 8% 到 9%)股價下跌了 100%。公司是動態的。他們的發展是由一些力量推動的。你必須清楚這些力量是什麼。

人生的一個悲劇是有時候人們會繼承股票。他們繼承了一隻股票,不知道這股票是什麼,但是他們的母親告訴他們:「不管你做什麼,永遠不要出售長島照明公司的股票。」我說的不是閲讀報紙的財經版面。該公司有一個小型工廠叫 Shoreham,這座工廠的建設已經逾期七八年了,並且預算超支了 50 億到 70 億美元,人們不想要它。

  • 危險的說法 8:因為沒有買入而賠的錢

第八個危險的說法很可怕:“看看我因為沒有買入而賠了多少錢啊!” 這個說法一直困擾著我。記住:如果你不持有某隻上漲的股票,趕快查你的銀行帳戶,你沒有損失一分錢。如果你看到家庭銷售網路的股價從 6 美元漲到 60 美元,並且你不持有該公司的股票,你並沒有賠 30 萬美元。只有當你持有股票並且股價從 60 美元跌至 6 美元的時候,你才會賠錢。

為踏空感到煩惱的人多得難以置信,根據我的想像,如果股市一天之內上漲了 50 點,有人可能會說:”我剛剛損失了 280 億美元。” 所以記住:若你沒有買入某隻股票,然而股價後來漲了上去,你實際上並沒有賠錢。在美國,賠錢的唯一方式就是持有了某隻股票,然後股價下跌。這種情況我經歷了很多次。有一個很常見也很基本的事實是,如果你在一隻股票上面投入 1,000 美元,除非你瘋了去做保證金交易,不然你的全部損失頂多是 1,000 美元。

  • 危險的說法 9:這是下一個偉大的公司

不管什麼時候,當你聽到 “這是下一個……” 的時候,趕緊試著中斷你的思維不要聽後面的話,因為後面的話將永遠是激動人心的。下一個偉大的公司永遠都沒有成功過、下一個玩具反斗城沒有成功、下一個家德寶沒有成功、下一個施樂沒有成功——施樂自己做的也不是很好,下一個麥當勞等等都失敗了。

任何時候你聽到下一個什麼什麼的時候,不要理它就是了。

  • 危險的說法 10:股價上漲了,我的看法肯定是對的

股價上漲了,所以我的看法肯定是對的;或者股價下跌了,我的看法肯定是錯的。

這些電話永遠讓我覺得驚奇,有人來電說:“我不久前剛以 10 美元的價格買了一隻股票,現在它漲到 14 美元。你應該買這股票。” 他這話是什麼意思?他 10 美元買進的,現在漲到了 14 美元,我為什麼應該買呢,就因為股價從 10 美元漲到了 14 美元嗎?顯然,人們覺得股價上漲的事實意味著他們是對的。

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可以指點別人。這什麼都意味不了。我曾經在粉單市場上買入了一隻股票,股價從 10 美元漲到 14 美元,然後跌到 3 美分。我沒有開玩笑。我也買入過從 10 美元跌到 6 美元的股票,後來漲到 60 美元。我可能在 6.125 美元就賣出了。

彼得林區的 10 條忠告

一、遠景型公司不能給你帶來回報

避免遠景型公司(longshots)。每一次你聽到有人向你推薦股票,他們推薦的股票讓人如此興奮,以至於他們在電話上和你交談的聲音很輕柔。我不知道這是因為他們擔心隔壁的鄰居聽見,還是因為擔心 SEC 的監聽。或許如果你以輕柔的腔調打電話,你就不用坐牢或者只需要服一半的刑。

不管怎樣,他們輕聲細語地說:“我給你推薦的這家公司非常好、好得不可思議,或者這是一家實力強大的公司等。” 但是他們漏掉了一些東西,對這些股票有一個非常技術性的術語 NNTE 即短期無利潤(no near term earnings);這些公司沒有盈利,它們沒有歷史記錄,它們有的僅僅是一個很好的想法而已。實際上,這個想法可能行得通。可是經常行不通。

記住:如果股票從 2 美元漲到 300 美元,你在 8 美元買入同樣可以獲得很高的回報,甚至在 12 美元進入也可以。當別人向你推薦這類遠景型公司時,你可以在一年之後跟進,把它們寫在紙上,然後放到抽屜裡面。一年之後再拿出來看看,三年之後再拿出來看看都行。考察這些公司三年之後的基本面如何再作投資決定。

我曾經買入過 25 家遠景型公司。我跟蹤了它們 5 年。沒有任何一家公司取得突破,我買了 25 家,沒有一家公司成功。

二、不要把成長和賺錢混為一談

避免高成長、容易進入的行業。高成長行業是一個可怕的領域,因為每個人都想進入這個行業。有多少人聽說過 Crown Cork Seal 公司?這是一家了不起的公司。它們製造罐頭以及罐頭和瓶子的瓶塞。在座的全是有影響的人。這周有多少董事會將開會決議是否進入罐頭行業?去年有多少?過去 7 年呢?過去 20 年呢?

這家公司的股價漲到起初的 50 倍。它們永遠保持著技術上的領先。它們是行業的領頭羊。他們沒有把公司的名稱改為像 Crocosco 這樣的首字母組合詞。罐頭是一個無成長的行業。山姆・沃頓(Sam Walton)所處的零售也是一個無成長的行業。這很好—你要找的就是一個無成長行業中的成長型公司。因為沒人想進入這個行業,但是 Winchester 光碟驅動公司的情況就不一樣了,每個人都想進入它所在的行業。

20 世紀 50 年代的地毯行業好得讓人吃驚。電腦行業最快的成長時代也是 20 世紀 50 年代。那時,地毯行業的成長率比電腦快。我記不太清了,在 20 世紀 30 和 40 年代,地毯的售價好像是 20 或者 25 美元一碼。所有有錢人家裡鋪的都是地毯,其他人都是地板。

後來有人發明了一個特殊的製作流程,地毯的價格降至 2 美元/碼。地毯遍及各個地方,機場、學校、辦公室、公寓、住房等,人們先鋪一層膠合板,然後在上面舖上地毯。

現在,地毯已經過時了。最好鋪木板。人們的口味就是這麼反覆。但是在 20 世紀 50 年代地毯行業經歷了波瀾壯闊的成長。不幸的是,地毯生產商從 20 世紀 50 年代開始時候的 4 家增加到後期的 195 家。結果沒有一家公司賺到錢。由於行業的成長,它們全都賠了錢。因此不要把成長和賺錢混為一談。實際上,成長通常導致虧損。

如今市場對生物工程類公司的熱情讓人驚奇。大部分這類公司都有 102 位博士和 102 台顯微鏡。人們像瘋了一樣購買它們的股票。而讓我賺錢的是 Dunkin’ Donuts。我不用擔心韓國的進口以及貨幣供應量數據。當你持有 Dunkin’ Donuts 的時候,你不用擔心這些事情。

三、五年級的數學足以滿足投資所需

一定要考察資產負債表。這非常重要。如果你接受了五年級的數學教育,那麼這就足夠投資所用了。我不錯,數學是我的強項—直到數學中出現微積分之前。我在數學方面真的很好,還記得這個數學題嗎,兩輛火車一輛從聖路易斯出發,另外一輛從達拉斯出發,多長時間兩輛火車相遇。我很喜歡這類問題。

但是突然之間,數學中出現了二次方程式和微積分。還記得嗎?微積分的意思是曲線下面的面積。歷史上有沒有人能理解這一點?他們不停地說微積分就是曲線下面的面積。我永遠無法理解曲線下面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不過股市的好處在於你不必與任何這類事情打交道。如果你學過五年級的數學,你可以在股市上做得很好。股市上用到的數學十分簡單。

你不需要使用電腦。人們說電腦時代弄壞了股市。我的意思是如果電腦能算出該買哪個股票,不該買哪個,那麼你要做的就是花點時間在 Cray 計算機上就行了。

四、花 15 秒時間在資產負債表上

但是你必須得考察資產負債表,我持有並且讓我從中賺到錢的每一家公司幾乎都有良好的財務狀況。只需 15 秒就能看出一家公司的財務狀況如何,你看看資產負債表的左邊,你再看看右邊;右邊一團糟,左邊很可疑,不用花太多時間你就知道這家公司不值得投資。如果你看不到任何債務,你清楚這家公司相當令人滿意。

當我剛踏足這個行業的時候,你得不到每季資產負債表。如今,你可以得到每個季度的資產負債表。過去,公司不會列示債務的到期時間。現在它們不得不列示所有債務的到期時間。你能從中知道公司欠銀行的錢有多少。

我估計現場應該有幾個銀行家。30 年的錢和 30 年期的銀行貸款之間差別巨大。你知道銀行是什麼樣的。它們只會錦上添花,當你經營得很好的時候,它們請你吃飯,願意為你提供各種各樣的貸款,但是一旦你連續幾季績效慘淡,它們就想收回貸款,從來不會雪中送炭。

但是你可以閲讀資產負債表。你可以考察一家公司,看它是否有債務。或者你發現公司確實有 3,000 萬美元的債務,不過這些債務要 30 年後才會到期。

五、就像你研究微波爐那樣研究你要購買的股票

當我幸運地買入克萊斯勒(Fiat Chrysler, FCA-IT)的時候,當時該公司有 10 億美元現金,並且沒有三年之內到期的債務。他們實現了盈虧平衡,現金流為正。因此,即便對週期性公司而言,花一分鐘考察資產負債表也是值得的。

有一種現象讓我感到很驚詫,人們在最終購買冰箱之前會先對比 10 台冰箱。他們會在《消費者報導》中查看到不同冰箱的測評。他們會逛 15 家商店。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們對股市感到如此神秘,他們沒有意識到聽從一個司機的小道消息,而在某隻生物工程公司的股票上面投入 1 萬美元,根本一點賺錢機會都沒有。最壞的情況是股價在他們買入之後上漲了 30%,他們又投入 2 萬美元;最好的情況是股價在接下來三個月中下跌 30%。

這種情況太讓人吃驚了。當人們投資股票虧錢的時候,他們會埋怨程序化交易(program trading),他們會把責任歸咎於機構:「就是這些該死的機構讓我虧錢的。」如果你買一台冰箱,後來發現買的是一台次級品,你會說:「我真是個笨蛋。我本應該做更多研究,我買的那台冰箱質量不合格。」

兩天後相同的這些人前往夏威夷,為了節省 98 美元而花了一個半小時購買往返機票。人們對待這些事情非常小心,但是一到股票上面,他們就很不小心了。

就像你研究微波爐那樣研究你要購買的股票,這種投資方法將給你帶來更好的股市投資回報。

六、你只能在事後知道哪個股票是偉大的

偉大的股票永遠是意外。這是毫無疑問的。如果有誰在買入沃爾瑪的時候,就知道他可以賺 500 倍,那麼我覺得他是外星人。你永遠不可能在事前知道誰是偉大的公司。

你買入一家好公司,回顧這股票過去 8 年、10 年甚至 12 年的表現,你說:“天啊,看看我賺了多少錢!” 但是你永遠無法知道未來你將賺多少、或者賠多少,你只能在事後知道盈虧。

這和房子一樣。許多人在 20 世紀 60 年代買房。卡洛琳和我就在那時以 4 萬美元的價格買了一套房子。後來房價上漲了很多。我們買的時候,沒人告訴我們將賺很多錢。回想 20 世紀 60 年代,沒人說:“買房子吧,買房是很好的投資,你將賺很多錢。” 你瞧,15 年過去了,房價上漲了一大截。這完全是一個意外。然而,過去四、五年來,人們大量購置房產,他們的第二套住房,他們覺得他們將從中發大財。這種方式行不通。

股票也一樣。我買入了麻省的一個零售公司 Stop&Shop。當我買入的時候,它的股息收益率是 7%。股票的表現平平,我當時覺得我可能會賺 30%。

4 個月後,在我做了更多的研究之後,我發現該公司在收購了 Bradlees 之後的表現非常好。在現在這個時點上,沃爾瑪仍然不是 Bradlees 的對手。Bradlees 開始進入沃爾瑪的市場。不過整個東北市場都是它們的。Bradlees 是一家折扣倉儲商店,現在做得很好。它們轉變了 Stop&Shop 的經營方式,推出了超級 Stop&Shop。它們做得非常好。股價在 11 年的時間內上漲到原來的 15 倍。

對我來說這完全是一個意外。不過公司不斷變得越來越好,我也一直持有。

七、散戶具有巨大的優勢

在股票投資方面,散戶絶對具有難以置信的優勢。有些散戶在化工行業工作,有些則在造紙行業就業。他們將比我提前 9 個月獲悉化工行業的景氣狀況變化。他們能最先知道氯出現了短缺。他們可以率先知道腐蝕劑缺貨。他們能第一時間知道庫存銷售完畢。但是他們卻去買生物工程類股票。

他們也知道修建一座氯氣工廠需要 5 到 6 年。如今在美國,得到一張保齡球館的環保批准都很困難,更不用說具有腐蝕性的氯氣工廠了。人們能獲得他們所處行業的很多訊息。

我最喜歡舉的一個例子是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 GSK-UK)。這是一家規模相對較小的醫藥公司,是它發明了治療潰瘍的藥 Tegamet。直至那時,治療潰瘍沒有其他方法只有手術。對一家公司而言,類似 Tegamet 這種藥非常好。一個不好的藥是你喝了之後病就好了,然後你說聲謝謝,並支付 4 美元的診斷費就完了。但是你不得不持續服用 Tegamet,不然的話潰瘍就會復發。

這家公司的股價上漲至原來的 15 倍。在他們買入必成器具之前叫史克。你不必在 Tegamet 還在做臨床測試的時候買入這家公司。你甚至不必在它剛上市的時候買入。不過,當你的親戚朋友使用了這種藥,發現對潰瘍的治療效果不錯的時候,那時你應該買入。想像一下所有的醫生都開這種藥,所有的藥劑師都配這種藥就知道這筆投資有多好。

在座有多少人曾經從醫生那裡得到關於醫藥公司股票的提示?有多少人從醫生那裡得到石油或者電子公司的提示?

我曾經從假日旅館公司的副董事長那裡,得到過一個非常好的提示。大約 12 或 13 年前,他告訴我德州有一家名為 LaQuinta 的汽車旅館公司。他說:“他們打敗了我們。他們的產品很好。他們的經營範圍已經超出了聖安東尼奧,他們做得很好。” 結果證明這的確是一隻很好的股票。

每隔幾年,你只需要投資幾隻你擁有豐富訊息的股票就可以獲得良好的回報。你只需要專注某個領域,購買你熟悉的本地公司就可以了。

在麻省威爾伯雷市有一名消防員,他對股市知道的不多。但是他有一個很好的理論。他發現他們鎮上有兩家公司不斷擴大工廠,於是他每年在這兩家公司的股票上面投入 1,000 美元,連續投了 5 年,結果他成了一名百萬富翁。他不看《華爾街日報》,他也不讀《巴倫週刊》,沒有 Cray 計算機。他只是看到公司在不斷成長,因而得出判斷公司的情況一定很不錯。他們是了不起的本地公司。

散戶具有一些優勢,我真的想著重強調這一點。散戶一般覺得他們是業餘籃球隊員,卻要與洛杉磯湖人隊對決,因此毫無希望獲勝。其實這是完全錯誤的。散戶具有很多特定的優勢。

八、職業投資者一個難以置信的矛盾

我知道,你們聽說過經常被人引用的矛盾說法 “大蝦(jumbo shrimp)”。這一矛盾說法我一直很喜歡。由於我曾經在軍隊服役兩年,因此另外一個我喜歡的矛盾說法是 “軍事情報(military intelligence)”。

不過 “職業投資者” 這個說法也是矛盾說法中的精品。職業投資者具有所有那些偏見,他們只買大型股,他們只買具有多年歷史的公司,他們不會看有工會的公司。

我曾經持有過有工會的公司,它們給我帶來豐厚的回報。他們也不會買無成長行業的股票。我們卻在該行業獲得了很好的回報。我曾經買入過破產公司的股票。我還買入過即將破產的公司。這些投資並不愉快。你可能不相信職業投資者的偏見,有些人不會買入以 Y 開頭的公司等等。

另外,職業投資者還有一個最重要的規則。如果你是一名職業投資者,如果你在市場公認的藍籌股上賠錢,你會沒事,但是如果你在其他股票上面賠錢,你就會遇到麻煩。

比如,如果你在 IBM(IBM-US)上面的投資虧了錢,所有人都會說:「IBM 出了什麼問題?」但是如果你在 Taco Bell或者 LaQuinta 汽車旅館上面虧了錢,他們會說:「你出了什麼問題?」你在後者這樣的公司上面賠錢,他們會把你掃地出門。但是你卻可以在 IBM、明尼蘇達礦業公司或者柯達公司(Kodak, KODK-US)上面無限虧損都沒事。

九、永遠有一些事讓人擔憂

最後一個需要考慮的因素,是永遠有一些事讓人擔憂。你必須問你自己,“我對痛苦的容忍程度有多大?” 如果你準備進入股市,你就必須做到能夠承受痛苦。永遠有一些很嚴重的事情讓人擔憂。

我在 20 世紀的 40 和 50 年代長大,股市在 40 年代的表現不太好。人們真的很害怕再次出現蕭條。相對比較嚴肅並且很關切的人是國家的領袖,他們認為我們走出大蕭條的唯一原因是二戰。他們覺得這個國家如此不穩定,以至於如果再發生一次大蕭條,整個社會就會崩潰。後來就是對核戰爭的恐懼。20 世紀 50 年代人們像瘋了一樣修建防核塵地下室、囤積罐頭食品。他們修建了成千上萬的防核塵地下室。

20 世紀 50 年代人們不願意購買股票,因為他們擔心核戰爭,擔心蕭條再次出現。20 世紀 50 年代不是那麼輝煌的年代,可是道瓊指數仍然上升至原來的 3 倍。普通的股票也漲至原來的 3 倍,雖然這個時期人們擔心很多大問題。

十幾年前,我清楚地記得石油價格從 4 美元/桶、5 美元/桶暴漲到 30 美元/桶。所有人都預言說石油將漲到 100 美元一桶,那樣的話世界將遭遇蕭條,全球都將崩潰。3 年後,石油的價格跌至 12 美元/桶。那是人們又說石油價格將下滑至 2 美元/桶,我們將遭遇蕭條。我沒有開玩笑,這是相同一批人說的。人們擔心石油價格下降將導致與石油相關的貸款出現大規模違約。

再後來人們擔心的是貨幣供應量的增長情況。你們還記得嗎?貨幣供應量的數據通常在週四下午公佈。我們全都等著看最新的數據。沒人知道這些數據是什麼意思。但是他們會說 M3 增速平緩、M2 增速下降等等。每個人都對貨幣供應量的增長憂心忡忡。

但是這與 Melville 公司一點關係都沒有,Melville 公司的盈利連續 42 年保持上漲,HJHeinz 的盈利連續 58 年上漲,Bristol Meyers 的盈利連續上漲了 36 年並且沒有債務。你認為這些公司在乎貨幣供應量嗎?人們是在杞人憂天。

現在人們開始擔心臭氧層和氣候變暖。如果這是阻止你購買好公司的理由,那麼你就有麻煩了。實際上,如果你看星期天的報紙,裡面的新聞如此消沉以至於你很可能週一都不想去上班了。

你得聽我的,美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在過去 10 年中我們新增了 2,500 萬份工作,儘管大公司裁減了 100 萬份工作。二戰之後我們經歷了 8 次衰退。以後我們還將碰到衰退。在過去 70 年裡股市下跌幅度超過 10% 的次數共有 40 次。我們還將經歷更多下跌。

但是如果你將一直為這些事情擔心,那麼你應該把你的錢存在銀行或者貨幣市場帳戶。

十、投資真的很簡單

因此,你需要找到一些你掌握很多訊息並且能理解的公司,然後和這些公司綁在一起就行了。

雪球》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分享好文章

loading animation
雪球
「雪球」是一個社交投資網絡,它有網頁版(xueqiu.com)和手機客戶端。用戶可以通過雪球:
● 訂閱股票、封基、ETF,全方位收取新聞、公告和用戶討論
● 通過自選股功能查看股票漲跌
● 通過持倉盈虧功能管理個人投資組合
● 和其他投資者實時交流互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