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件引發的骨牌效應

作者:David Merkel   |   2016 / 06 / 14

文章來源:The Aleph Blog   |   圖片來源:Yeah


許多政客、記者、金融分析師和經濟學家等都面臨一個問題,就是他們並沒有系統性的思考。回到2006年末時,當時我寫了一篇房市大投機的崩壞正在逼近的文章,主要就是和後來的次貸危機有關。(註:我的編輯常會幫我重改文章標題,我原本的標題比較嚴謹)。你們也可以看看我在2005年中寫的房地產要觸頂了這篇文章,是關於住宅房地產價格,以及槓桿問題即將爆發的討論。這些文章都在RealMoney網站裡面,若你沒辦法看到的話我先在此跟你說聲抱歉。

當金融危機開始時,多數經濟學家,包含聯準會主席都稱這問題的影響是有限的,因為它所影響的區域只有住宅房地產市場。現在看來,當時聯準會和其它監管機關的回覆顯得他們沒有善盡職責,因為後來所有住宅房貸的品質都惡化了。

當一個經濟體的負債過高,這些負債又是經過一層一層的分割,這時就可能發生骨牌效應,儘管是小的錯誤卻會導致不成比例的嚴重後果。這就像是經濟體系在牛市階段中自我組織成了最大的可能錯誤。(自我組織系統長期並不一定都是維持在最佳化狀態)

槓桿過高的房地產住宅價格在全國性的大跌開始時,便可能自動加深本身的價格跌幅。儘管美國一些低階住宅市場的房價開始復甦,但現在我們仍面臨槓桿過高的房地產市場,有許多人欠的房貸金額還比房價更高。

Merkel)小事件比你想得更重要-01

小事件是很重要的。許多人或許認為,希臘債務問題怎麼可能對整個歐洲造成這麼大的風險?畢竟希臘的經濟體和整個歐洲相比是這麼的渺小。歸咎原因其實又是槓桿問題。

核心歐元區的銀行幾乎都有放貸給希臘企業,這些銀行並沒有雄厚的資本。若是希臘真的離開歐元區,並且用自己發行大幅貶值後的新德拉克馬來還債,這將造成嚴重的信心危機,大家會開始擔心西班牙、葡萄牙和義大利是不是也會這麼做。核心歐元區的銀行曝險相當明顯,到了某個時機這就可能演變成更大的危機。

當整個體系是處於最佳化的狀態,它就需要維持近乎完美來確保這過度變化的體系能有不錯的表現,而當這體系中的許多企業都在試圖賺取現金,多數企業的槓桿過高而且估值過貴的時候,小事情所造成的影響就會非常大。

一個東西處於最佳化的狀態就和建立骨牌相似,看起來雖然很漂亮,但當有人不小心打翻骨牌時就會帶來巨大災難。(小時候我喜歡自己建起骨牌的架構,但我通常會每排好10個骨牌後就留一點空間,以防我前面有犯錯時還有修改的餘地,不至於讓整個骨牌一起倒塌。另外,最後一個骨牌我一定會最小心的排放。)

目前市場有些擔心美國對歐洲的曝險,我認為除了一些大銀行外倒不必擔心。當然或許最後這個影響可能擴散,但我現在仍很懷疑這個可能性。若真的影響擴散了,這就再次證明了許多大銀行應該要放由他們自身自滅。我偏好的方式是像管理保險業一樣控管銀行,你可以跨到其他州去做生意,但仍要遵循原來州的規定,這將比我們現在有的制度好多了。

當足夠的報酬率不是藉由高槓桿所獲得,可以生存的體系就會自然存在。這或許聽起來很模糊,但在經濟體系中我們能做到最好的狀況也僅只於此。

Merkel)小事件比你想得更重要-02當債務很複雜的時候,試著把它簡單化,複雜的系統最終都會失敗,簡單的系統才會存活。這就是價值投資的原則,評估簡單性和報酬率。複雜的東西雖然也是有價格,但除非有很高的報酬率,否則盡量避免這類東西。(譯者/Chao)

The Aleph Blog》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David Merkel
David總喜歡說:「市場總會找到新方法欺騙(/瞞過)你。」所以他鼓勵大家在投資上必須小心謹慎。在長期投資中,切忌大膽前進(/行動),做好風險管控才是致勝關鍵。即便是過去曾經最成功的策略,也可能讓你在毫無預期下失敗。David 亦不例外,所以請了解,他過去的任何成功在未來皆有失敗的可能性。David雖經營Aleph Investments, LLC,但這部落格與其無關。
David Merkel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