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以為戒 從Valeant製藥公司身上學到的教訓

作者:Thomas Macpherson   |   2016 / 03 / 31

文章來源:GuruFocus   |   圖片來源:GuruFocus


時光回到1947年,五大湖海員總工會正在和美國鋼鐵公司(NYSE:X)進行勞資協商談判。當時,美國鋼鐵公司整體的決策方向大致圍繞在如何降低成本。在一次會議中,資方代表提議要將油漆船身底部的刷子刷毛從兩英寸減少為一英寸。此時,勞方代表(我的爺爺)諷刺地回應:“那何不乾脆將長度減為1/2英寸,這樣不是可以讓你們省下更多錢嗎?”後來,資方做出決定,要將工人油漆用的刷子尺寸縮減為原來的1/4,好讓公司能夠節省成本。

達人分享-財經媒體-Astrazeneca_scientist_laboratory_pharmaceuticals_hazmat_doctor

提起這件事的原因是Valeant製藥廠(NYSE:VRX)最近發生的一連串風波正如美國鋼鐵公司當初面臨的請況一樣。Valeant正在嘗試新商業模式,然而它打算節省成本的方式僅僅只是把風險從損益表轉移到資產負債表。它的操作手法替投資人在短期間創造很可觀的報酬,但不幸的是它的立基點非常的脆弱。

該公司中是擁有價值的。它的子公司博士倫在眼科界是第一流的公司,也能產生大量的自由現金流量。其他幾個能夠產生營收的公司也非常有價值。雖然也許只有一小部分的分析師這樣認為。然而,它帳上$300億美元的負債破壞了整間公司的價值。

通常,生物製藥公司開發新藥必須冒著非常大的風險。大多數的研發工作會被外包給專門處理研發程序的受託研究機構,但這不代表那些大型製藥公司完全不冒任何風險,也不做任何投資了;正好完全相反,大多數生物製藥公司支出將近18%的營收在開發上。要例子的話就看那些投資在研究阿茲海默症的公司就好。(提供一個數據,從2003年以來,FDA僅批准一款藥物上市,就是Namzaric,而這也只是把先前經過批准的藥物進行重整而已。然而截至目前為止,生物製藥在阿茲海默症上的投資已達$170億美元)。但現在Valeant卻宣布為了要避免風險,要終止所有的研發活動。該公司執行長Michael Pearson還套用了川普的名言,認為研發是“輸家”在做的事。

Valeant公司用債務換取研發

但是作為一間生物製藥公司,真的沒有辦法避免新藥的開發。你可以靠兩種方式獲得新藥,一個是像大型生物製藥公司一樣自行開發;或者出於貪婪,你可以用債務替代風險。但必須說,第二個方法在過去幾乎沒有成功過,現在也很難運作下去。想要得到治癒疾病後的經濟利益嗎?那你必須自行冒風險才對。

選擇第二個方法的Valeant公司,為了逃避風險,選擇併購產品已經在市場上流通的小公司,然後藉由提高產品價格去減輕巨額長、短期負債帶來的風險。然而隨著政府和付費者逐漸意識到漲價的議題,Valeant能夠應付債務的能力也就逐漸減弱。

Valeant公司的賭注

運用此策略的Valeant公司要得到最好的結果就必須押對寶。但Valeant公司最近的發展顯示出它並不像自己想的那麼有天份。他最近的案子是為了得到藥物Addyi(這款藥物可以想像成女用的威而鋼)去併購小公司Sprout,但事後卻造成Valeant公司很大的困擾。原因是因為保險公司拒絕或限制性地負擔日常用藥的規定,加上許多大型藥廠經理人基於利益因素去阻礙推廣該藥物。結果是,許多醫師開出的處方都沒有被實際執行。

原本預計要銷售$10億美元的計畫也被證明是錯誤的想法。根據IMS Health資料顯示,從1998年3月核准上市開始後一個月,威而鋼共開出598,452張處方;對比之下,Addyi從核准上市起一個月,只開出了227張處方。這其中的差異原因為何?因為Addyi需要每天、長期的服用,又副作用嚴重,加上有許多服藥規定,使得消費者對其興致缺缺。這樣一次錯誤對於需要穩定成長,讓自由現金流得以支付巨額債務的公司來說,簡直就是一場災難。

底下是三項我們可以從Valeant公司身上學到的教訓

當人們說他們正在開發新方法時,請小心你的荷包

綜觀醫療健保的歷史,人們一直在針對一些老問題去尋解決方法。在這當中會包含預防癌症的產品、減重產品等等聲稱讓你能零風險投資的機會。但幾乎在每一個案子裡,在既有問題上又會多上一些彎曲的道路,也因此這些典範移轉通常會花上你大筆金錢、時間成本,即使你投資的是像GNC (NYSE:GNC)研發的特殊減肥藥也是如此。

過度貪婪不會是好的公司策略

以長期來看,那些過分貪婪的公司都傾向以糟糕的結局收場。在商業界還是得保持正直的觀念,15%的利潤率可以被接受,但如果利潤率高達150%,那可真的得好好檢討一下自己觀念是否正確了。Valeant不只膨脹了財務報表,還在產品價格上顯現了自己貪婪無盡的本質。

建立在信任上的金融市場

金融市場最終都會建立在信任基礎之上。放款機構必須信任借款者會還錢;投資人信任標的公司的執行長。然而,在Valeant公司的案例中,投資人漸漸對該公司的能力、正直、公司策略等等皆失去了信任。當這種現象發生時,還在場內的投資人可就只有遭殃的份了。

結論

在1947年美國鋼鐵公司和勞工的協商案例,事後看來,該公司除了逐漸失去協商談判的主導權,也逐漸失去核心業務在市場上的影響力。Valeant真的應該好好去複習這個個案。它想藉著省下研發成本來開創新的商業模式,但結果只是把風險從損益表轉移到資產負債表。而它藉由漲價提高利潤的策略只會讓風險更高。當投資人開始發現Valeant公司並沒有藉著自己的策略讓風險減輕,反而是增加時,無法避免的虧損自然就發生了。不顧後果的策略勢必會讓該公司學到昂貴的一次教訓。(譯者/德克)

GuruFocus》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GuruFocus

GuruFocus.com核心理念為價值投資。也是Warren Buffett在長期獲得成功的投資方法。網站中提供許多投資所需研究工具、股票篩選功能以及價值投資相關文章。另有進階版Premium Membership

GuruFocus的最新文章
More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