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市場「惦惦發大財」!戴爾如何從絕境中重生?
作者 36氪
收藏文章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36氪
字體放大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電腦市場「惦惦發大財」!戴爾如何從絕境中重生?

2021 年 9 月 6 日

 
展開

如今的戴爾(Dell, DELL-US),早已不僅僅是一家電腦公司。

很少有人記得,僅僅在八年前,這家公司曾經被逼到了怎樣山窮水盡的絕境。

一、五年等待

2018 年 12 月 28 日,闊別美股市場五年之久的戴爾科技,終於重新在紐交所掛牌交易,開盤價46美元 / 股。這一天,邁爾克 · 戴爾足足等了五年。

作為戴爾科技的創辦人,這位曾經與賈伯斯、比爾 · 蓋茲齊名的矽谷老兵,是 IT 時代最後一位仍舊奮戰在一線的企業 CEO,也是個人電腦時代最後一位深耕自留地的公司創始人。

他 19 歲就在大學宿舍裡創辦了戴爾公司,憑一己之力挑戰藍色巨人 IBM(IBM-US),為萬千用戶帶去了更高效、更平價也更優質的個人電腦。而他一手創辦的戴爾科技,不僅一度成為全球最大的個人電腦供應商,更是在成立 8 年時就躋身《財富》美國 500 強企業——當時,戴爾本人只有27歲,是這一排行榜史上最年輕的 CEO,至今沒人能超越。

然而,世事變化快,輝煌時有多輝煌,落寞時就有多落寞。2004 年,年僅 39 歲的麥克 · 戴爾選擇退居二線, 11 年老將凱文 · 羅林斯接棒。令人沒想到的是,戴爾的噩夢竟從此開始。2005 年,全球發生了多起戴爾筆記型電腦爆炸起火事件,引發了消費者巨大的信任危機,隨著輿論的持續發酵,最終戴爾不得不全球宣布召回 410 萬塊電腦電池。

2006 年,戴爾又在中國陷入 “ 換芯門 ” 事件,消費者在購買戴爾筆記型電腦後發現,電腦採用的是英特爾酷睿 T2300E處理器,並非訂單上標明的酷睿 T2300。此後,又有近 500 名中國消費者反映,購買的戴爾電腦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換了晶片,戴爾一度被批評 “ 對華採用雙重標準 ” 。在自身品質與服務頻頻出錯的同時,個人電腦的市場大環境也在劇烈變化。

在智慧型手機、iPad 等新興設備的衝擊之下,全球個人電腦市場開始步入衰退,戴爾業績連續數年無法達到華爾街預期,營收利潤連續出現大幅下跌,財務狀況每況愈下。到 2006 年底,戴爾電腦銷量已被惠普(HP Company, HPQ-US)反超,丟掉了個人電腦全球市場老大的位置。

2007 年,麥克 · 戴爾被迫重新出山,推進公司轉型戰略,意圖力挽狂瀾。但市場對此並不買帳。到 2013 年,戴爾的市值僅剩 249 億美元——還不到鼎盛時期千億市值的零頭。被逼入絕境的邁爾克 · 戴爾,再度展現出超乎尋常的商業天賦。

2013 年,在老朋友比爾 · 蓋茲與銀湖私募的幫助下,麥克 · 戴爾舉債上百億美元,力排眾議,把公司從華爾街手裡 “ 買了回來 ” ,完成了 IT 史上最為驚人的一次私有化交易。2015 年,麥克 · 戴爾更是進一步撬動了高達 500 億美元的債務——這是美國金融危機之後風險最高、槓桿最大的一次交易——以 “ 蛇吞象 ” 的方式收購了有 40 年曆史的數據儲存業老大 EMC,推動戴爾重回產業巔峰。

完成收購後的戴爾搖身一變,從日薄西山的 PC 供應商變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數據存儲、服務器和 “ 超融合 ” 基礎設施公司,為萬千企業提供智能時代的 “ 水 ” 和 “ 電 ”。如今戴爾已不是那個我們所熟悉的電腦品牌商了,它手握著EMC(易安信)、VMware、Pivotal、SecureWorks 等七大業務群,在高性能存儲、虛擬化等業務上一騎絕塵,握住了整個企業訊息化服務的核心命脈。

重回高光的戴爾,沒有了 PC 時代的浮躁,只顧低頭悶聲發財。無論落寞與輝煌,當人們說起戴爾科技,最繞不開的就是這位傳奇的創辦人——麥克 · 戴爾。

戴爾集團如今的業務矩陣

▲戴爾集團如今的業務矩陣

二、英才崛起

邁爾克 · 戴爾早年間的傳奇經歷,在美國可謂是家喻戶曉。他 1965 年出生在美國德州,從小骨子裡就流淌著德州人豪爽、大膽、熱愛冒險的天性。同時,作為猶太裔的他,自幼便展現出驚人的商業天賦。16 歲那年,邁爾克 · 戴爾就曾靠著為《休斯頓郵報》拉訂單而賺下了 1.8 萬美元——這筆金額甚至超過了他當時高中老師的年薪。在他 18 歲步入大學後,戴爾的商業天賦更是展現得淋漓盡致。

透過在市面上直接購買電腦零件,手動組裝升級後賣給同學,戴爾在短短一年之內就賺了上萬美元,甚至從宿舍搬了出去,在 27 層的豪華公寓租了一個小型工作室。19 歲那年,戴爾更是不顧父母的反對而毅然退學,成立了一家自己的公司,開始大規模銷售電腦。

僅僅在公司成立的第一個月,戴爾的銷售額就達到了驚人的 18 萬美元,第二個月 26.5 萬美元……幾乎就在眨眼間,戴爾已經成為了遠近聞名的電腦品牌,並開始走向全球市場,年銷售額超過 7,000 萬美元。

1992 年,戴爾電腦首次進入美國《財富》 500 強,麥克 · 戴爾本人也成為了史上最年輕獲此殊榮的CEO——這一年,他只有 27 歲。在 32 歲那年,戴爾已經成為了德州首富,擁有 43 億美元的淨資產。

在個人電腦市場快速爆發的 20 世紀 90 年代,戴爾的營收持續保持著超過 30% 的高速成長,一路披荊斬棘成為了 PC 領域的冠軍。在當時的美國, “ 戴爾 ” 這個名字意味著創新、傳奇。2004 年是戴爾歷史上的輝煌時刻,這一年裡,它正式超越統治 IT 界多年的藍色巨人 IBM,是世界上最大的個人電腦公司,成為了產業霸主。

 2006-2012 全球個人電腦市場佔有率佔比

▲ 2006-2012 全球個人電腦市場佔有率佔比

但從 2007 年開始,戴爾電腦的全球市佔率一路下滑,從 14.2% 持續跌倒僅剩 10% ,被 2012 年,戴爾電腦的市場佔有率僅剩 10.7% ,僅比第四名的宏碁高 0.5% 。

1996-2013 戴爾年營收變化

▲ 1996-2013 戴爾年營收變化

與此同時,戴爾的營收成長也逐漸陷入停滯,甚至一再震盪下滑, 2013 年,戴爾全年的營業收入為 569 億美元—— 6 年前,這一數字是 574 億美元。

消費者們已經不信任戴爾了,連同華爾街一起。 “ 從電腦巨頭到負債千億,市值縮水 10 倍,戴爾做錯了什麼? ” “ 從輝煌到沒落!戴爾叱吒風雲成往事 ” “ 戴爾式悲情沒落 PC 時代終結 ” 等標題充斥媒體。

在個人電腦多元化、完善經銷體系、加大品牌投入等一連串緊急的救亡政策都失效後,戴爾終於認識到,個人電腦市場已經沒有機會了。2009 年,戴爾宣布了向企業級資訊化服務的全面轉型。

在個人電腦市場陷入成長停滯後,戴爾卻發現企業級市場依舊在高速成長當中。如今企業一年內處理的數據,已經比過去十年的數據還要多。整個全球 IT 產業總價值達到 3 兆美元——其中有 0.25 兆美元是 PC 等消費級市場,另外 2.75 兆美元則是政府和企業級市場,足足是 PC 市場的 10 倍。然而,儘管賽道光明,但戴爾的轉型之路在一開始並不順利。作為一個年營收高達幾百億的 IT 巨頭,這場轉型並不是一般的策略調整,而是相當於重塑一個 “ 新戴爾 ”。

為了補足自身在企業級服務上的短板,戴爾從 2007 年開始就進行了一系列的併購活動,斥資上百億美元收購了 20 多家公司,其中包括: 2007 年以 14 億美元收購儲器製造商 EqualLogic; 2009 年以 39 億美元收購 IT 服務供應商佩羅系統公司; 2012 年以 24 億美元收購企業管理軟體製造商 Quest Software。

企業併購整合需要時間、精力以及進行磨合,而戴爾在短短幾年間如此大開大合地瘋狂併購,只會讓華爾街的投資者對深陷泥潭的戴爾公司產生更深的擔憂。

在戴爾宣布轉型的幾年之內,戴爾的股價仍舊持續下滑,市場一片悲觀狀態。到了 2012 年,戴爾的股價已經跌到了谷底, 5 月 23 日當天甚至創下了 12 年以來最大單日跌幅—— 17% ,市值縮水到了 220 億美元,甚至不到戴爾巔峰時期的零頭。最可怕的是,這場持續下跌的勢頭並未減緩。2012 年,在戴爾的至暗時刻,私募股權公司銀湖聯席 CEO 埃根 · 德班來到麥克 · 戴爾的家裡,對他說:

“ 你應該私有化。事實是,你甚至不需要我們的錢,因為你公司的價值被低估了。 ”

私有化,將公司從證券市場手裡 “ 買回來 ” ,遠離華爾街的指手畫腳。這是個極其誘人的主意,卻遭到了來自戴爾股東們的強烈反對。關鍵時刻,戴爾在矽谷多年的老朋友比爾 · 蓋茲出面,以微軟的名義向戴爾公司提供了 20 億的貸款,解了戴爾的燃眉之急。

在微軟(Microsoft, MSFT-US)、銀湖以及其他四家投資銀行的幫助下, 2013 年,麥克終於以 249 億美元的價格完成了對公司的私有化收購。

私有化後,麥克將繼續擔任戴爾 CEO,並持有高達 75% 的絕對控制權,為戴爾的全面轉型掃清了最後一道障礙。然而,完成公司私有化,重新掌握話語權只是戴爾轉型成功的第一步。真正拯救了戴爾的,是一場 “ 蛇吞象 ” 式的驚天豪賭。

三、成功轉型

2015 年,戴爾把目光轉向了數據存儲的行業老大——EMC。EMC(易安信)成立於 1979 年——比戴爾還要早 6 年——是企業級服務的 “ 祖宗級 ”人物。在八九十年代,EMC 靠新技術模式革了 IBM “ 全家桶 ” 方式的命,讓儲存系統成為一個獨立的物理形態,從此開啟了獨立儲存的時代。

EMC 是全球最大的企業數據儲存廠商,市場佔有率長期維持在 30% 左右,並且在近 40 年的時間裡陸續收購了網路安全、軟體開發、虛擬化軟體等眾多企業,牢牢把控著企業級服務的市場。然而,近年來,雲端運算對企業儲存市場的衝擊已經日益明顯,EMC 這種獨立儲存公司的形態越來越難以為繼。

2014 年,恰逢 EMC 靈魂人物喬圖斯面臨退休之際,EMC 遭遇功利投資者艾略特管理公司的分拆狙擊,不得不考慮賣身自保。一個想買,一個想賣,EMC 與戴爾幾乎是一拍即合。 2015 年 10 月,戴爾正式宣布將以每股 33.15 美元現金和特殊股票,總計折合約 670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 EMC。

消息一出,幾乎震驚了整個產業。如果交易成功,它將是科技史上的最大併購案,同時也是 2008 年金融危機以來最為巨大的金融槓桿。為了籌措到這筆併購資金,戴爾將在私有化負債的基礎上,進一步籌集高達 500 億美元巨額債務。即便早已見慣了科技界的大手筆收購,這筆 670 億美元的巨額交易——是戴爾公司自身私有化價格的兩倍多——也讓整個產業覺得太過瘋狂。

如果戴爾仍舊是一家上市公司,這是一筆註定會被全體股東投票反對的驚天豪賭,但在公司私有化之後,麥克 · 戴爾擁有公司絕對的控制權。

德州人熱愛冒險的血液在他的血管裡沸騰著,猶太人的商業天賦又賦予了他老鷹一般敏銳而毒辣的商業眼光。戴爾力排眾議, 2016 年,戴爾科技成功完成了對 EMC 的收購整合。而且,併購了 EMC 的戴爾不僅沒有像人們所擔憂的那樣,陷入一個超級混亂臃腫的龐大機構裡,而是有條不紊地對其進行了整合與再創新。

事實上,戴爾科技與 EMC 的合作可以追溯到 2002 年。 2002-2008 年,戴爾以 DELL & EMC 的聯合品牌轉售 EMC 的中端儲存,每年可以做到 20 億美元的營業額。

老友合作自然是格外順手。再加上戴爾科技本身的企業服務業務和 EMC 有著高度的加乘作用,在 1 + 1 > 2 合作之下,併購後戴爾科技在企業數據儲存領域佔據了超過 35% 的市場佔有率,牢牢把控住了這一市場。

與此同時,戴爾科技在內部快速推進著公司轉型的步伐,不僅把公司原來業務先進行了全面重組,大幅精簡管理團隊,讓公司的收入更加多元和均衡,重新恢復生機。

在 2018 年中的一次採訪中,麥克 · 戴爾回答記者說, “ 在退市的 5 年裡,我們進行了徹底的轉型,上季度( 2018 年第一季度)有 17% 業務的成長,獲利也以雙位數增加。

“ 在如今的 5G 、AI和物聯網時代,我們就是贏家。 ”

2018 年 12 月 28 日,闊別美股許久的戴爾科技終於重新登陸紐交所,成為了 2018 年全球科技界又一個重大新聞事件。此時的戴爾,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在 PC 市場被打得落花收入的頹唐老將。如今的它,手握 EMC(易安信)、VMware、Pivotal、SecureWorks 等七大產品線,已經成為了世界上最大的數據儲存、伺服器和 “ 超融合 ” 基礎設施公司。

根據 IDC 數據, 2020 年第三季度,即便在全球新冠疫情的不利因素影響之下,戴爾科技仍舊是全球最大的外部企業儲存系統供應商,市場佔有率高達 28.8% ,第二名 HPE / 新華三的市場份額僅為 10.8%。

戴爾蟬聯全球企業儲存系統第一

▲戴爾蟬聯全球企業儲存系統第一

自從 2018 年底重新上市後,戴爾的股價一路高歌,從 46 美元漲到了 100 美元以上,公司年營收逼近千億美元大關,市值一路飆升。截至發稿前,戴爾科技的市值已經突破了 700 億美元,如果加上戴爾集團其他 VMware、Pivotal 等其他上市公司,整個集團的市值早已突破千億美元大關。

而那些戴爾 PC 時代的老朋友,那些曾經超越戴爾成為 PC 時代的霸主們:惠普市值 357 億美元、聯想( 0992-HK )集團市值 132 億美元( 1,024 億港幣)、宏碁市值 28 億美元( 780 億新台幣)。

從市場地位岌岌可危、負債數百億美元的 PC 老將,到如今引領全球企業級技術服務的大贏家,戴爾在市場的質疑聲中完成了一次驚天逆轉,將老對手們遠遠甩到了身後。

傳奇仍在繼續。

36氪》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週餘
 
 
分享文章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收藏 已收藏
很開心您喜歡 36氪 的文章, 追蹤此作者獲得第一手的好文吧!
36氪
分享至 Line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相關個股
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
什麼是地圖推薦?
推薦您和本文相關的多維知識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