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組合管理與多樣分散的思維

作者:John Huber   |   2016 / 05 / 01

文章來源:Base Hit Investing   |   圖片來源:Yeah


名家分享-社群達人-投資組合管理與多樣分散的思維01

投資者一直討論和爭辯多元化的好處—甚至可以追溯到所羅門王時期(雖然他的多元化的定義—7或8個“企業”可能不能運用於現代投資組合理論,共同基金經理可能持有30、50或100家的企業)。

上週末我重讀了這篇Walter Schloss的文章,這讓我聯想到了投資組合管理。我之前曾在網站上談到一位投資家Schloss。他也是我最喜歡的投資者之一,並不是因為他的策略,而是他對投資的簡單觀點。對Schloss來說,投資很簡單,就是購買相對於他容易辨認的淨資產公平價值來說較廉價的股票,或低P / B值的股票。他利用適合自己的個性天賦,並且將自己的優勢發揮地淋灕盡致來設置他的投資組合,這導致了不可思議的結果。他的強項是他的耐心、紀律,他不會輕易被別人的想法所左右。

本週,一位朋友和我聊了些關於投資組合管理的事情,我想我會寫下關於這一個主題的各種評論。我時常被一些潛在的投資者問到和這個主題(投資組合管理和要持有多少股票)相關的問題,所以我想對此感興趣的讀者應該有很多。Schloss持有的是一個非常多元化的投資組合,他買了很多不同的低價股,他沒有打算去管理它們。他靠的是數字、機率,他相信買了一籃較帳面價值低的便宜股票,通常隨著時間的經過,都會運作良好。

多樣化的程度要達到多少?

與Schloss相比,我更偏好聚焦在我的投資上,但這個問題的答案取決於幾件事情—即正在實施的投資方法。購買一些沒有獲利能力的便宜股票的投資者,最好使用更多元化的投資做法。Schloss從Ben Graham那裡學到的方法也是如此。他們兩人的成績都相當不錯,在幾十年內每年的平均報酬約在20%左右。

他們怎麼能夠不斷取得如此優異的成績?因為要買這兩個人持有的股票不容易。Schloss表示:

“這些企業和產業聲譽不好,沒人想要它們,一方面是因為它們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另一方面是因為它們沒有賺到多少錢。由於市場注視著盈餘,誰想要一個不賺錢的公司呢?所以,假設你買到的是因為人們由於種種原因而不喜歡的衰退公司,如果情況稍微好轉一下,便對你有利,你的槓桿作用就能夠發揮得宜”。

Schloss的個性和技能夠契合這種投資風格,因此對他的來說是有效的。雖然我也喜歡便宜的股票,但對我來說,我認為構建一個具有耐久性企業的投資組合,且它們的獲利能力和股票價值能夠以複利的形式成長的模式是比較安全的。引用Bruce Greenberg曾經說過的話,即使在發生1987年的股市暴跌事件,我仍希望能感到安心,即使股價有下跌的情況,但我所擁有的企業群體不會永久受到損害。

名家分享-社群達人-投資組合管理與多樣分散的思維02

現在,我認為股票的折價和特殊情況有可能在投資組合中佔有一席之地,但並不是所有的投資都能歸類至特定的類別。我曾談過投資者應該不要太專注於將投資分類,但要注重如何去理解它們。忘掉那些投資風格的框架,忘掉投資是否適合你預先定義的策略,專注於尋找卓越的價值。

正如Alice Schroeder談論Buffett時表示:“如果有人給他一美元的紙鈔,並要求用2個25美分去換它,他會立即說好。他不會說,‘那美元鈔票沒有護城河’”。

專注於少數的優秀企業

硬幣的另一面是選擇的幾個高品質的企業,它們能夠幫你分擔重擔(即它們隨著時間經過能產生複利價值)。我也認為,安全邊際指的就是那些優秀企業─擁有有完善管理、持久業務及可預見的獲利能力。我已經寫了一些和投資資本報酬率(ROIC)概念相關的文章,還提到為什麼這是價值的重要驅動力。

在股價低於公平價值時買入這些企業,提供兩種帶來潛在收益的來源:

  1. 價格與價值之間的差異縮小而產生的收益
  2. 在一段時間內的獲利能力的成長

因此,如果價值的差距需要一年或兩年的時間才有辦法自行修正,相較於你一開始買進時,持有一段時間後會因為企業具有較高的獲利能力和較高的內在價值而受益,它讓你的投資報酬率得以增加,也讓你的投資組合多了一名生力軍。

與此相反,那些便宜的股票,可能只是平庸或差勁的企業。它的獲利能力已經出現下降,內在價值也開始下降。在它們出現折扣的情況時購入這些公司,可能會給你帶來賺錢的機會,畢竟幾乎所有的股票的內在價值都是大於零。因此在理論上來說,任何的股票,不管企業是好或壞,都有可能被低估,也可能會吸引那些專撿便宜貨的投資者。但是,在最便宜的情況下,通常會出現兩種問題:

  1. 你必須非常精確地估算價值,因為隨著時間的經過,企業也不一定能“解救你”。
  2. 時機很微妙。如果你買了一個低於內在價值,衰退中的企業,你必須在它的內在價值下降到你的購買價格之前趕快賣掉。

換句話說,以折扣價買了優秀的企業,安全邊際會隨著時間增加。在打折時買到了差勁的企業,安全邊際就會隨著時間而縮小。正如投資界一成不變的老生常談,Buffett曾說過的:“時間是完美企業的好朋友”。

可預見的前景

商業中也有可預測性這一元素。許多Schloss和Graham買的股票,在未來的前景是不可預知的:

“我所持有的企業的特徵是它們都處於衰退期,它們都遇到許多問題,不能保證它們其中的任何一個人會成為贏家。但如果你買進其中的15間或20間…..”

因此,使用這種方法,你需要分散目前以獲取大數法則所創造的好處,因為你不知道哪檔股票會賺錢,但如果是一個群體,投資組合會有不錯的效果,類似於保險承保的概念。

擁有精心挑選的優質企業是另一種方法。

我認為因為有一些投資的可預見性較高,這也意味著你只需要一定數量的企業來保持適當的多樣化。我最近曾提過Berkshire Hathaway,這是一個企業非常多元化的的例子。它也有高度的可預見性,未來的5-10年的獲利會遠高於他們現在的獲利。你不需要10檔像BRK這樣的股票來維持一個多元化的投資組合。其他的股票(大多數的其他股票)更難預測,或許你需要更小的部位的其他股票和更多的BRK來保持多樣化的舒適性。但我個人認為擁有5-8個優質的企業就差不多了,另外,也許一些特殊的情況或偶一出現的折價能夠在不削減你最好的想法的情況下提供了豐富的多元化機會。

結論

當我完成了我Vaiue Line的項目,我將開始討論在我的觀察清單中的一些企業。我認為,如果你建立一個有50-100個優質企業的觀察清單,在任何情況下,你總會因為一兩個原因而得到一些機會。

從Schloss那我學到一課,我認為當務之急是每一個投資者應該:

  1. 制定一項可以在任何時間下執行得不錯的策略(正如價值投資會做的)。
  2. 採用適合自己的個性並能最大化自己的優勢的方法。

名家分享-社群達人-投資組合管理與多樣分散的思維03

擁有優質企業讓我在晚上能夠睡得好。無論股市短期的前景是什麼,利率將會有什麼樣的改變,或者明年的經濟情況會如何,我的投資組合都將隨著時間的經過而做的很好,這會讓我感到自在。有一些事物能夠成就或打垮某些公司,因此我覺得尋找持久並能夠禁得起各種測試的企業會讓我感覺到安心。這些或許不是Graham和Schloss喜歡的,從P / B值看來最便宜的股票,但它們的價值仍會隨著時間經過而成長,這也是我所嚮往的。

這些公司不會經常被低估,你也並不需要投資許多的不同的股票在你的投資組合當中來創造一個巨大的安全邊際,因為安全邊際會隨著時間而增長。但無可否認,生活和企業往往是不可預測的,有時災難可能隨時降臨,我想分散於高品質的少數企業,能夠同時滿足將糧食安全送達以及得到足夠的回報的兩個目標。

Base Hit Investing》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John Huber
Saber Capital Management, LLC的投資組合經理,已取得美國投資顧問執照(Registered Investment Advisor,RIA)。Saber使用價值投資策略,中心目標是以長期的耐心持有以達到資本成長。
John Huber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