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等待 將帶來最美好的事物

作者:The Science of Hitting   |   2016 / 08 / 28

文章來源:GuruFocus   |   圖片來源:Joseph Wang


股票市場中高品質的公司已經變得相當地昂貴了。像是嬌生(Johnson & Johnson, JNJ)和可口可樂(Coca-Colas, KO)的本益比都在20倍以上。同時長期債券僅能提供有限的報酬,這使得投資人相當地苦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股市持續創下新高。

綜合以上的情況來說,投資人的選擇不多了。在這樣的情況下,投資人應該如何是好呢?

我們很幸運,2013年GMO的分析師曾寫過一篇文章,他指出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投資人可以選擇四個不同的途徑。在這裡我要特別強調的是第四個:保持耐心

這是我們相當贊同的作法。我們簡單地僅尋找考量風險過後所能夠達到的最佳報酬,儘管投資的機會相當地吸引人,我們也不該將所有的資金全部投入。你應該保有一些籌碼讓你隨時在機會浮現時能夠保有優勢。持有現金的優勢在於當股票跌落至“公平價值”時,整體的資金不會完全受到傷害。

當然,這個方法的前提是機會在未來的某一個時點即將會來臨。這對我們來說似乎是一個相當合理的假設,因為當資產的定價相當地完美(就像現在這樣的情況)時,不需費盡吹灰之力就會讓人感到失望了,價格會出現重新修正的機會。換句話說,只要目前已經維持15萬年的人性保持不變,當我們在絕望和不理性的繁榮之間來回擺蕩時,就很有希望能夠走出這個低報酬率的環境了。就像我的祖母時常告訴我的,“只有那些持續等待的人才能夠得到最美好的事物”。

這個想法相當地合乎邏輯。或許也是因為如此,當市場開始混亂、盲目地持續成長、估值持續達到新高時,要遵從這樣的原則才會變得困難。無法乘上市場的趨勢,可能會被市場拋在後頭的恐懼開始浮現。南海泡沫時,在艾蕯克・牛頓(Isaac Newton)身上,也看到了這樣的現象(以下節錄至2009年麻省理工學院(MIT)教授Thomas Levenson的文章):

在1月份時,南海公司(South Sea)的股價是128歐元,到了2月份則上升至175歐元,3月份則成長至330歐元。牛頓一開始相當地冷靜。他在四月份將股票賣出,他對當時的獲利相當地滿意。但是在4月份至6月份之間,股價成長了兩倍,達到了1,000歐元以上,這時他再也無法忍受了。他已經“損失”了三分之二的潛在利潤,牛頓在高點買進,而且在7月份稍微下跌的時候買進了更多的股票。

後來泡沫破滅,南海公司的股票價格跌落至原本泡沫前的水平。牛頓損失了將近2萬歐元,換算成目前的價值約落在4百萬至5百萬之間。在這場災害發生之後,他再也無法忍受人們在他面前提到“南海”這兩個字。只有一次,他終於承認,雖然他知道如何預測天體運行的軌跡,但是“他卻無法預測人們內心的瘋狂“。

要對付這些狂熱份子,我有一個解決的方法。如果你無法找到符合你的標準的股票,那就持續等待。雖然隨著市場走勢的上升,保有現金似乎變成一種昂貴的成本,但事實正好相反,在市場狂熱時的高點時買進,意味著未來所能夠獲得的報酬率將會減少。就像拉橡皮筋一樣,越拉越長,最後一定會有斷裂的一刻。未能理解事實的人們,將會變成最終的受害者。

嬌生就是一個有趣的例子。當嬌生的股價低於10倍的自由現金流量時,分析師們對它的抨擊接踵而來。但當股價上漲了50%之後,分析師們則前仆後繼地給予它“買進”的評價,宣稱它的醫材部門已經渡過了它最艱困的時光,因為有幾季都有“相當穩健”的成長(其實排除併購的Synthes,該部門只有0.5%的成長),而消費品部門終於有正常的營運狀況(這對嬌生來說從來不是重點,因為即使是在它表現最突出的那幾年,該部門的營收只佔了全部的10%)。

目前我仍持有嬌生的股票,這也是另一種“保持耐心”的態度。這樣的態度是應該要受到重視的。有許多人喜歡依據一些絕對的指標來作決策,特別是在交易的時候。像是在一些數據(像是本益比或企業價值倍數(EV/EBITDA))達到臨界點的時候買進或者是賣出(特別是賣出的時候)。我認為這樣會把自己的交易範圍變得狹窄,特別是我們以長期的角度來看待市場的時候。嚴格的標準,會使交易的次數增加。

雖然這個方法是相當聰明的一種作法,但我並不認為它符合現實。最大的缺點就是這個策略並沒有顧及整個大環境。投資組合的相關決策必須考量個人的財務狀況以及他的現有持股。

舉例來說,我還很年輕,接下來的數十年我還能夠存下一些錢,每個月我會為我的投資組合增加2%的現金,當有機會的時候,我會用這些錢來買進股票。從2013年初到2013年的7月份,我沒有買進任何一檔股票,目前也沒有計劃要買進股票。也因為如此,我的現金餘額越來越多,因此我的手頭上會有充足的資金。

而我也沒有賣出任何一檔股票,我仍持續持有嬌生和百事(PepsiCo, PEP)。我什麼時候會賣出股票呢?這是個很難的決策,但如果股價較目前的範圍有著大幅的提高,高到足以讓我放棄這間比一般公司還要優異的企業,我會希望在價格達到能夠充份地反映出公司優異表現的情況(並考慮已實現利得、對稅額的影響以及其他標的對我的吸引程度)下賣出。對於只考慮短期,報酬由市場先生決定的投資人來說,這些都不會是他們考量的重點。

如果以長期的想法來考慮,像是將目光放遠至10年後,20%或25%的起伏並不是那麼地重要。當個別公司的股價上漲,投資人在調整資本配置的時候,特別是調整那些表現優異公司的持股時應該要有耐心。就像Montier的祖母所說的,只有持續等待的人們會獲得美好的事物。對投資人來說,應該要等待優異的公司持續為你的投資帶來高額的報酬,我相信等待是值得的。(編譯/Ing)

GuruFocus》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GuruFocus

GuruFocus.com核心理念為價值投資。也是Warren Buffett在長期獲得成功的投資方法。網站中提供許多投資所需研究工具、股票篩選功能以及價值投資相關文章。另有進階版Premium Membership

GuruFocus的最新文章
More

社群熱門分享排行榜
本週
本月
追蹤股感的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