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在經濟成長中所扮演的角色

作者:David Merkel   |   2017 / 03 / 28

文章來源:The Aleph Blog   |   圖片來源:Jayroz


我這篇文章,主要是簡述我參與路透全球經濟展望論壇 (Thompson Reuters Global Markets Forum) 中談到的想法。當然,該論壇的議題所涵蓋範圍比本文內容更廣。

追求經濟成長

我認為現代社會一個隱憂,是來自於我們對政府的信任度,我們希望政府可以為我們做一切的事情,但事實是它們的能力有限。既使我們賦予政府更多的權利,但這也不代表它們可以或將會使用權力,來達到我們所預期的目的。

政府是由一群有個人目標的人所組成,這與股東將公司的權利委託給董事會沒有太大區別,他們會一起監督管理階層。但這些被賦予權力的人,常用此權力來滿足個人對權力以及金錢的追求。

那要由誰來監督政府呢?這就是我們為什麼在許多共和國內有“法治”的原因,因為有法條可以約束政府權力。這不同於在世界各地常見的“被法律所監管”狀況,有些國家是運用法條來約束那些他所想管理的人,藉以維持自身權利,中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有利於共產黨利益的自由是被允許存在的,但其它自由則不被允許。

很抱歉我離題了,我這裡要說的主要觀點是,即使擁有最大權力的政府也會陷入困境,不可能接近人們想象中的那樣全能。這很接近 Peter Drucker 所說,如果管理階層快速擴增,那麼你就會需要更多人來管理所有的人,但實際上你可能只需要較少的人就能完成工作。

政府面對的另一種限制,是因為人們認為它可以刺激經濟,所以我們允許它花費超過預算的限制,讓政府借了很多錢,以及許下很多根本不可能實踐的長期承諾。這不僅是美國的現象,這發生在全世界。要找到能夠維持預算平衡、有穩健貨幣政策、沒有過度承諾福利的政府幾乎不可能。

因此,政府在可支配支出上並沒有太大發揮空間。即使政府把資金分配在具有重要意義的計畫上,通常也不會有立即性的效果出現,因為多數工程都需要幾年後才會動工,且要花費數年才能夠完工。中國或許能夠對管理人民持強硬態度,但因為仍有法治存在,因此多數的計畫還是會推遲。歐巴馬 (Obama) 或川普 (Trump) 雖然渴望“推動”大型計畫,但這些計畫通常不存在,或者規模不是真的非常大。

因此,當我看到川普的計劃決策,我不會因為這些重大決策而增加我的投資部位。這邏輯同樣適用於美國總統、外國領導人、央行或其他重量級政府官員的決策。只要沒有戰爭,任何政府所做的具有影響力的決定都會受到限制,特別是負債沉重的政府。

那政府做的什麼事情才對經濟重要呢?我認為文化是很重要的一點。以下是一些可能影響經濟成長的文化因素:
政府在經濟成長中所扮演的角色-04

  • 什麼是我們承擔風險的首要重點?
  • 如何平衡債權人和債務人的需求?
  • 成立一間企業有多容易?
  • 我們如何看待利用自然資源獲利的人們?
  • 政策的可預測性如何,這樣人們才可以制定長期計劃,而不必擔心是否能夠看到這些計劃實現?

政府在經濟成長中所扮演的角色-05

  • 社會文化是否保護私人財產?
  • 我們鼓勵男人和女人結婚、共組家庭,並養育聰明的孩子嗎?
  • 我們是否鼓勵慈善工作,以便向渴望脫離貧困的人提供有效的幫助? (而不是永久援助?)
  • 我們對跨產業和同一產業間的掌握度有多少?
  • 我們有多大比例是透過稅務獎勵來刺激非經濟的目標成長,例如擁有一間房子而非租屋?
  • 我們願意讓科技取代多少工作,使勞動力從簡單的工作轉向更高複雜性的任務?

我認為,上述原因都能夠使經濟成長獲得更強大的動力,政府能夠刺激成長的事相當有限,除了可以制訂簡單的長期政策,並使國民跟著政策走變得更有生產力外。

我不認為現在有許多以上的事情正改善中,因而能夠刺激經濟成長。值得注意的是,股市強勁上漲並不一定需要經濟的高成長,但如果你想要社會中的勞動階層普遍能夠受益,經濟成長就是必需的。(編譯/Rose)

The Aleph Blog》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加入你的S夾!

David Merkel
David總喜歡說:「市場總會找到新方法欺騙(/瞞過)你。」所以他鼓勵大家在投資上必須小心謹慎。在長期投資中,切忌大膽前進(/行動),做好風險管控才是致勝關鍵。即便是過去曾經最成功的策略,也可能讓你在毫無預期下失敗。David 亦不例外,所以請了解,他過去的任何成功在未來皆有失敗的可能性。David雖經營Aleph Investments, LLC,但這部落格與其無關。
David Merkel的最新文章
More

追蹤股感的社群